改變了奧林匹克運動的薩翁,墓碑上沒有墓志銘

來源︰新華社作者︰王子江責任編輯︰康哲
2017-10-03 15:49

采訪手記︰拜謁薩馬蘭奇墓記

■新華社記者 王子江

在巴塞羅那皇家馬球俱樂部采訪國際馬聯國家杯場地障礙賽,第二天晚上的比賽結束後,場上舉辦了一個特別的儀式,為參加過1992年奧運會馬術比賽的四名運動員頒獎,以紀念他們在同一座場地奉獻的精彩表演。

25年過去,當年的騎士們都難掩歲月留下的痕跡,可接過刻有巴塞羅那奧運會標志的獎牌時,他們激動的笑容,如同天真爛漫的孩子。

西班牙隊當時並沒有獲得獎牌,他們以微弱差距錯失銅牌,最後名列第四。這次的頒獎儀式,其實是為了通過這些運動員來紀念那屆非同尋常的奧運會。

那是1972年以來第一屆沒有遭遇抵制的奧運會,也是讓中國人記憶深刻的奧運會,不僅僅因為那屆奧運會之後,中國歷屆奧運會上的金牌數再也沒有低于15塊,而且因為當時北京正在申辦2000年奧運會。

“既然你對那屆奧運會如此感興趣,我建議你去和皇家馬球俱樂部的主席蒙塔諾拉聊聊,他25年前就在現場觀看了比賽。”國際馬聯新聞官露絲說。

蒙塔諾拉回憶起那屆奧運會時仍然感慨萬千︰“奧運會影響了巴塞羅那每個人的生活,我們每個人都對奧運會充滿自豪。從小處來說,它使我們俱樂部在業界聞名;從大處來說,巴塞羅那曾經是一個很小的城市,因為奧運會它成為一座世界性的大都會。”

話題自然涉及到薩馬蘭奇,這位生于斯長于斯死于斯的國際奧委會前主席。

“每個巴塞羅那人都欠著薩馬蘭奇先生一份情,是他把奧運會帶到了這個偉大的城市。”蒙塔諾拉說。

薩馬蘭奇已經去世7年多了。2010年4月23日,他的葬禮在市中心大教堂舉行,西班牙國王夫婦以及當時的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等政界和體育界4000多人出席,納達爾等負責抬靈柩,那是老人留給世人最後的畫面。

他被安葬在蒙錐克山的巴塞羅那公墓,山的另外一側就是奧林匹克公園。公墓接待處的女孩並不知道薩馬蘭奇是誰,我以為發音有誤,等我用手機搜出了他的照片,她依然搖頭,最後還是通過電腦系統查出了薩馬蘭奇墓位于7號墓區,她在地圖上給我標出了位置,並告訴我需要走很遠。

沿著盤山的公路蜿蜒而上,兩側既有高聳如小教堂的豪華紀念碑,也有密密麻麻掛在牆上尺寸很小的普通人的墓碑。用大約20分鐘走到7號墓區,才發現墓區面積很大,順著路邊一個個數過去,根本無法找到。絕望之際,恰好有清潔工人經過,他們也一臉疑惑,琢磨了半天地圖,終于指出了大體的位置。于是再走5分鐘,果然看到一座擺著藍黃黑綠紅絲帶的墓地。

那其實是一座家族墓,正中間大的墓碑上寫著薩馬蘭奇的家族姓氏,每個家族逝者都在墓的周邊擁有一面小小的墓碑。薩馬蘭奇的白色大理石墓碑平放在最前面,長不足1米,寬約30厘米,墓碑左側刻著五環標志,還有西班牙奧委會等其他五個會徽。右側上方是他的全名,中間一行字是“薩馬蘭奇伯爵”,最下面是出生和逝世的年月日,這是全部的文字。

沒有簡介,沒有光輝的頭銜,更沒有墓志銘。

從這里我們看不出他曾經擔任國際奧委會主席21年,是一位改變了奧林匹克運動的偉人。

薩翁曾經29次訪問中國,並在2001年7月13日,宣布北京為2008年奧運會舉辦城市。如果說1992年奧運會改變了巴塞羅那,那麼2008年奧運會對北京的改變甚至對整個中國的影響都是顯而易見的,我們每個中國人都應該感謝他。

我走到墓碑的後面,才看到五環顏色的絲帶是系在一個花圈之上的,花圈因為時間太久,已經枯萎,這是誰送的花圈呢?

轉身離去之時,突然發現地上有一張白色的紙片,上面有彩色的五環標志,正文是打印的西班牙語,但很容易就能猜出其中的大意︰紀念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感謝你對國際奧林匹克運動做出的特別貢獻。署名是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

于是想起巴赫在紀念巴塞羅那奧運會開幕25周年之際,曾經到此參加過紀念活動,但那已經是兩個多月以前的事情,花圈都已經干枯變黃,為什麼這頁紙還能平整如新,沒有被風吹走,甚至沒有雨水浸泡的痕跡?

我將這頁紙壓在花圈下面,悵然下山。墓地面朝一望無際的地中海,波光粼粼,海邊巴薩羅那集裝箱碼頭一片喧囂。午後的陽光灑滿了蒙錐克山,整個公墓見不到其他的人影,甚至听不到一絲的風聲。

(新華社巴塞羅那10月3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