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出不一樣的人生,腦癱患者5年單腿完成33場馬拉松賽

來源︰人民網作者︰蔣雲龍 胡 虹責任編輯︰李丹妮
2017-11-15 09:19

熊軍奔跑在重慶市萬州區北濱路上。冉孟軍攝

你可能見過他,在重慶市萬州區第五人民醫院門口,每天早上,他都單腿立在這兒,經營著一個小小的早餐攤。一站就是3小時,他總是笑容可掬。

但你肯定不知道,他7歲才學爬,14歲才能單腿蹦。26歲時,他單腿蹦著完成了北京全程馬拉松。

他就是重慶萬州人熊軍,天生腦癱,卻天生不屈。

7年,從學會爬到學會蹦

“蹦跑”的青年,曾經連爬都是奢望。

熊軍出生後兩三個月,父母發現他有點不正常,去了大醫院檢查,診斷結果︰天生腦癱,活著也是個植物人。

“親戚朋友都勸他們放棄,醫生也建議不要治了,但是父母沒有放棄我。”熊軍說,家里再艱苦,也花錢為他治療,父母的堅持讓他6歲時終于開始牙牙學語。

“雖然腳不能走,嘴不能說,但我很清楚自己給家里帶來多大的負擔。7歲的時候我咬過舌頭,割過手腕,想一了百了。我媽發現後,對我一頓痛打,然後抱著我傷心地哭。”熊軍說,“我決定不再讓母親傷心,我走不了,但我可以學爬。”

他在田坎上爬,在院子里爬,在公路邊爬。

熊軍10歲時,妹妹開始上小學。由于熊軍行動不便,生活不能自理,學校不願意收他入學,他就趴在妹妹教室外“蹭學”,一趴就是一天。

慢慢的,熊軍能自己爬著上學。從家到學校5公里的路,無論刮風下雨,熊軍每天都堅持爬到學校。

爬行的日子里,有人幫助過他,有人嘲笑過他,有人欺負過他。但是家人不離不棄,熊軍知道要爭口氣,他開始學站。

爬起來摔倒,摔倒了再爬起來,意志和現實艱難地磨合。今天牙磕斷、明天手摔斷,擦傷劃傷更是家常便飯。無數次嘗試之後,他終于站了起來,還能蹦跳著走幾步。

“這輩子,我記憶最深的就是站起來的那一天。我和我媽在被窩里哭了一晚上。”熊軍說。

用了7年時間,熊軍完成了從“爬”到“走”。妹妹讀初中的時候,他已經能從這座山蹦到那座山。

5小時57分鐘,完成全程馬拉松

中專畢業後,熊軍幾經周折,到浙江溫州開了一個水果店。他曾以為自己的人生就這樣了。但是一個突然而來的契機,又一次改變了他的人生。

2011年,溫州舉行“萬人萬米健身跑”活動。這個消息驚醒了熊軍,他想用跑步證明自己不是廢人,想讓大家知道父母當初的堅持是對的。

報名並不順利,主辦方不同意。但熊軍不想放棄。

“我在報名現場站了三天兩夜,胸口上掛了一個牌子,寫著‘我要跑步’。”熊軍說,自己鍥而不舍的精神感動了主辦方,讓他拿到一個跑號。

雖然拿的是5公里的參賽資格,但熊軍用1個多小時的時間,完成10公里全程。到達終點時,熊軍仰天大吼。回家後,他卻只是輕松地跟媽媽說了一句︰“媽,我今天去跑步了,跑贏了。”

這事被媒體報道後,很多人都到水果店里跟他合影、交流,熊軍也因此結識了很多跑友。通過和跑友的交流,熊軍學到更多的跑步知識,讓他對跑步有了更深的理解與追求。之後,跑友給他報名參加了2012年杭州馬拉松,還資助他路費和住宿費。

“人家是跑馬拉松,我是單腿‘蹦馬’,消耗的體力是人家的幾倍。但是,我真正意義上參加了第一場馬拉松,還‘跑’完了半程。”熊軍說,在“蹦”的過程中,很多參賽運動員都對熊軍豎起大拇指;有的還會犧牲成績,放慢速度跟他一起跑;有的則會扶他一把,給他遞水、擦汗。幾乎沿線的每個人都在為他吶喊、加油。這樣的場景,讓熊軍覺得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2013年,北京馬拉松。寬闊的長安街,雄偉的天安門,夢中的地方出現在眼前,熊軍越“蹦”越興奮,腦海里只有“蹦!蹦!蹦!”最終,他用時5小時57分鐘完成了全程。

到達終點的一瞬間,他再也堅持不住了,癱倒在地上。緩過氣來,他哭著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媽媽,我‘跑’完了全程。”

5年多時間,杭州馬拉松、西昌馬拉松、天津馬拉松、重慶馬拉松……33場馬拉松,熊軍越“蹦”越快,越“蹦”越遠。

以後,要帶動更多人一起跑

名氣大了,熊軍接到很多殘疾人打來的電話。熊軍的事跡和精神,給了他們很大的鼓勵。

“既然我的事跡能鼓勵殘疾人自立自強,那我就要主動幫助更多的殘疾人。”熊軍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層意義,“我的人生,就是一場單腿的馬拉松。我要跑得好,也要幫助更多和我一樣的人。不幸的人,要一起跑。”

2013年,在河北秦皇島參加完馬拉松比賽,熊軍見到了殘疾人網友章輝(化名)。一場意外讓年僅30歲的章輝坐在了輪椅上。無法接受現實的章輝,脾氣變得暴躁,在家經常砸東西發泄。他總覺得命運不公,還覺得家里人也嫌棄他。

熊軍誠懇地跟章輝聊天,跟章輝講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想法。一次見面、多次網聊,章輝逐漸走出了陰影。

熊軍說︰“我曾經是一個被宣判了‘死刑’的人,是馬拉松讓我活得精彩,我要以馬拉松般的堅持回報社會。”

現在,熊軍和兩名殘疾人朋友在重慶成立了一個小工作室。他們謀劃著為當地的殘疾人開通一個電商通道,組織殘疾人在眾創空間內學習一些簡單的手藝。

有人說愛情像長跑,起初緩慢充滿期待,中途艱苦總想放棄,最後沖刺看見幸福曙光。而熊軍的長跑更像愛情,從最初的求而不得盼望擁有,到最後的長相廝守彼此相伴。跑步,讓他擁有了不同的人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