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爭取東京奧運會門票,U20國足選拔隊前往德國“以賽帶練”

來源︰中國青年報責任編輯︰李丹妮
2017-11-15 14:34

這個周末,U20國足選拔隊一行50人前往德國,其中隊員30人,他們要參加德國西南區聯賽(第四級聯賽)的4場比賽,隨後回國跟隨俱樂部冬訓,明年2月再次赴德,等待孩子們的是大約3個月的繁忙賽季——兩年之後,這支球隊升級為國奧隊,要擔負沖擊東京奧運會的足球使命。

“朋友說這一年我顯得滄桑了很多,我想說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用更多的個人滄桑,來換取孩子們的進步,來換取中國足球的進步。”U20選拔隊教練組組長孫繼海說,“全隊這麼多人到德國參加比賽,用實戰來發現問題、檢驗隊伍,我覺得這是中國足球在戰略模式上的一次創新,我相信小球員在德國一定可以學到很多東西,這對他們的成長很有幫助。”

2016年中德兩國簽署足球層面的《十年戰略合作協議》,作為協議的重要內容,U20國足前往德國參賽本身對于雙方而言都是全新的嘗試——西南地區聯賽屬于德國第四級別聯賽,是德國最高等級的業余聯賽,參賽者只是半職業球員,他們只是下班後參加訓練和比賽,最終5個賽區的總共6支球隊爭奪晉級德丙聯賽的3張門票。

盡管只是半職業聯賽,但德國足球的嚴謹和快節奏已經滲入到草根層面,U20選拔隊的這次嘗試,用“知難而上”形容亦不夸張,而德國方面多家西南地區聯賽的球隊在開始階段並不歡迎U20選拔隊參賽,德國足協為此做了大量工作,並作出“單獨計算U20隊積分,不計算U20隊排名”規定,11月18日、11月25日、12月2日和12月9日的4場比賽,是U20選拔隊的先期“試水”。

“開始階段的這一個月非常重要,教練和隊員們都要盡快適應。而且國奧隊壓力確實不小,奧運競爭非常激烈,尤其東京奧運會,日本已經先佔了東道主的名額,等于亞洲還有3個名額,以目前球隊的實力,我們佔不到便宜。”孫繼海說,“接下來的兩年,我們會頻繁和強隊交手,因為我們的底子比較薄,要想提高水平,必須下苦功夫。”

奧運足球是中國足球傷痛史的重要組成部分——近20年來,中國國奧隊唯一一次挺進奧運賽場,是借2008年北京奧運會東道主之利躲開預選賽煎熬直接晉級。當年國家體育總局一度要求中國足協將中超聯賽“南北分區”並實行跨年度賽制以便為國奧集訓讓路,“一切為了奧運”的口號在當時極為響亮,中國足協業務骨干據理力爭,“讓路不讓道”,保住2008賽季聯賽基本框架不變,但給國奧留出來的集訓時間,已達數月之久。

然而令中國球迷傷心的是,長期集訓並未給國奧隊帶來“質變”︰2008年奧運會是1985年齡段球員參加,這支球隊早在2006年便開始組建,當時執教的賈秀全和隨後率隊的杜伊麾下擁有不少精兵強將,郜林、陳濤、周海濱、蒿俊閔、崔鵬、馮瀟霆、戴琳、姜寧都是日後國家隊的棟梁,而鄭智、李瑋峰和韓鵬3名超齡球員,當時競技狀態正佳,球迷無不盼望這支國奧隊在京奧賽場挺進四強甚至爭取獎牌。可是小組賽戰罷,這支國奧隊有心無力,1:1戰平新西蘭,0:2不敵比利時,0:3輸給巴西,面對不能小組出線的苦果,輿論不禁嘩然︰長時間的集訓效果居然如此糟糕。

不過1985年齡段看似強大實則虛弱的國奧已經創下“歷史最佳戰績”,1989年齡段國奧隊盡管有布拉澤維奇壓陣,但“史上最差國奧”的帽子還是扣在了參加倫敦奧運會亞洲區選拔賽的這支球隊身上,這支球隊甚至沒有進入亞洲區預選賽階段就被阿曼在資格賽中淘汰。

因此中國足球尤其是國奧足球從來沒有任何成功的經驗可以借鑒,2015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通過了《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其中遠期目標提到“成功申辦世界杯,男足打進世界杯,國奧打進奧運會”,雖然遠期目標以10年為限,但足球與民生關系密切,國家體育總局已經暗自要求提速,2020年東京奧運會入場券,是本期國奧隊必須力爭的。

也正是因為要全力爭取東京奧運會門票,中國足協才決定協調更多財力、物力和人力幫助球隊提升實力——前往德國“以賽帶練”(以比賽帶動訓練)則是經專家研討過後的成熟方案。

將整支隊伍送到國外借助高水平聯賽進行深造,是近年來中國體育正在嘗試的體制改革新舉措,在將整支U20選拔隊(國奧隊)送到德國之前,國家體育總局已經和首鋼集團合作,將首鋼體育旗下冰球隊和壘球隊納入國字號系列,而這兩支以奧運陣容為班底的隊伍,已經開始在美國征戰職業聯賽。

記者曾在天津全運會期間采訪中國女壘主教練(首鋼金鷹女壘主教練)特蕾莎,她認為在美國62天打的47場比賽,對女壘隊員的鍛煉相當積極,“因為賽程緊密,隊員們需要開動腦筋來思考每一場比賽,無論是理論還是技戰術的實際應用,球員的提高是全方位的。”

在打造國內完整青訓體系的同時,將一線隊投入到國外高水平聯賽當中磨練,無疑是中國體育的大膽嘗試,而這種積極與國外高水平聯賽接軌的嘗試,也預示著中國體育將向體育強國的目標不斷邁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