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棋AI“麗拉”背後的比利時“隱士”

來源︰新華社作者︰王子辰責任編輯︰任爽
2018-02-05 11:04

圍棋AI“麗拉”背後的比利時“隱士”

新華社記者王子辰

雖然如今的人工智能圍棋軟件“麗拉”被評價為接近職業棋手水準,但其實這款軟件的作者已經十多年不下圍棋了。

更令人難以想象的是,這位名叫吉安•卡洛•帕斯庫托的程序員,幾乎一生都在圍棋發源地萬里之外的比利時小城度過,多年來與圍棋界沒有任何交集,也毫無任何利益驅動,全憑著興趣以一人之力寫出了妙招頻出的圍棋軟件。

普通棋迷可能對“麗拉”感到陌生,但它在計算機圍棋界還是很有名氣。“麗拉”是一款在普通配置的個人電腦上就能免費下載並運行的人工智能圍棋軟件,2007年它的第一個版本就誕生了,在2008年,帕斯庫托攜“麗拉”到北京房山參加了第13屆國際計算機博弈錦標賽——全世界人工智能領域最高水平的賽事,就獲得了九路圍棋銀牌和十九路圍棋銅牌。

現年35歲的帕斯庫托如今已是兩名孩子的父親。他上次認真下棋還是在19歲的大學時,而即使是在當時的棋力巔峰期,水平也十分業余。

對于圍棋愛好者來說,這可能有些難以理解:不太會下棋的程序員編出了下得很好的電腦程序?但帕斯庫托說:“把一個道理給電腦解釋清楚,和把一個道理給人類解釋清楚,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情。”

帕斯庫托顯然十分擅長跟電腦溝通。電子工程專業畢業的他,其實在國際象棋軟件上成就更大:早在“麗拉”之前,他就已開發了國際象棋軟件sjeng,而這款軟件則多次奪得全球國際象棋電腦軟件大賽冠軍。

帕斯庫托也是因為國際象棋才得以接觸圍棋:“對于參與棋類游戲的人來說,最終都會接觸到圍棋。”

雖然“麗拉”在問世時水平就已經很高,但當時即使是最高水平的圍棋軟件,與圍棋職業選手的距離都還很遠。帕斯庫托也未再繼續開發“麗拉”——直到“阿爾法狗”橫空出世。

“由于阿爾法狗的消息,關于圍棋的新聞突然多了很多,”帕斯庫托說,“我認真研讀了阿爾法狗的論文,仔細考慮了有哪些技術可供參考,然後在‘麗拉’隨後的版本里進行了實施。”

借鑒了阿爾法狗的“深度學習”和“神經網絡”等技術後,再加上近年來計算機軟硬件的進步,“麗拉”的水平得到了非常顯著的提高——去年以來,韓國職業棋手和中國業余強手都在網絡上撰文點評說,“麗拉”的布局和大局觀極為出色。

但引起棋友點贊最多的,還在于“麗拉”的簡便易用。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雖然世界上已經有了多款圍棋AI,但它們或是對硬件要求奇高,或是只能運行在普通用戶並不熟悉的軟件環境里。

“極其簡單,會用鼠標就行,支持平台最廣”,有網友在“飛揚圍棋論壇”上評價說,這款軟件“基本是目前個人所能獲得的最好的圍棋人機對弈軟件了”。

盡管不會說中文、日文或韓文,但帕斯庫托表示,借助谷歌翻譯等輔助手段,他知道東亞地區這個“圍棋之鄉”對“麗拉”的關注和贊賞。

有時,帕斯庫托還會收到熱心用戶的郵件,建議在某一個局部“麗拉”應該如何行棋。但這並不現實,他說,“軟件是不能在每一招、每一步這種層面進行改進的,如果如此改動的話,可能這個局部下得好一些,在另一個局部就又下差了。”

美中不足的是,對于中國以及東亞其他地區的圍棋愛好者來說,“麗拉”目前還僅有英文版本。帕斯庫托說,他也想過推出其他語言版本,或者推出一款可以在手機上應用的“麗拉”,但“這僅僅是一個愛好,我還得看時間吧”。

這一項沒有任何經濟利益的愛好,花了這位“碼農”總共大約兩年時間。他告訴記者,“麗拉”的一萬五千行代碼,是他在兩年時間里每晚用去一個半小時寫成的。

“但我很享受開發‘麗拉’的過程。我必須時刻學習新的知識,比如‘深度學習’的有關內容,”帕斯庫托說。

如果運行的電腦硬件越好、運算速度越高,那麼“麗拉”的棋力就會越強。如果在一款配置不錯的電腦上運行,它幾乎達到了職業棋手水準。帕斯庫托說,他對“麗拉”現在的棋力已經較為滿意,暫時沒有繼續升級的打算。

但他的另一個項目“麗拉•元”已經開張。

2017年10月,《自然》雜志刊登了谷歌旗下“深度思維”團隊的新成果——僅輸入圍棋規則、未輸入任何人類棋譜的“阿爾法元”,這款完全“自學成才”的軟件棋力遠遠碾壓早前戰勝人類最強棋手的“阿爾法狗”。

帕斯庫托的愛好也將再次“升級”:目前,“麗拉•元”已經有了九千行代碼。

(新華社布魯塞爾2月4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