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風“跳雪”|扛上中國女子跳台滑雪的未來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丁增義 扶滿責任編輯︰任爽
2018-02-13 07:46

阿爾卑西亞的寒風依舊肆虐,前幾日高山滑雪就因大風被迫推遲,但今晚跳台滑雪比賽如期舉行。12日晚9點50分,跳台滑雪女子標準台比賽拉開戰幕。這個項目,很多觀眾感到比較陌生,甚至對中國運動員來說也同樣陌生。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作為中國跳台滑雪歷史上第一位闖進冬奧會的女運動員,常馨月在平昌的每一次滑行都在創造歷史——

夢作翅膀乘風飛翔

■解放軍報記者 丁增義 扶滿

常馨月在比賽中。扶滿

阿爾卑西亞的寒風依舊肆虐,前幾日高山滑雪就因大風被迫推遲,但今晚跳台滑雪比賽如期舉行。12日晚9點50分,跳台滑雪女子標準台比賽拉開戰幕。

這個項目,很多觀眾感到比較陌生,甚至對中國運動員來說也同樣陌生——直到今年,中國才有第一位女子選手闖進冬奧會,她就是常馨月。今年1月底,常馨月憑借在日本舉行的世界杯分站賽最後一跳的出色發揮,“壓哨”獲得參加平昌冬奧會的最後一張入場券,成為中國跳台滑雪歷史上第一位闖進冬奧會的女運動員,中國滑雪取得歷史性突破。

這張入場券,來之不易。根據冬奧會規則規定,最近兩個賽季分站賽總積分排在前35名的女運動員才有資格參加冬奧會。常馨月此前一度落後排名第35位的外國選手多達50個積分,正是靠著不懈努力、不放棄夢想的拼搏精神,才驚險地搶到了最後一個冬奧參賽資格,她的總排名恰好是第35名。

“我很喜歡飛,可能空中飛行這個環節做得比較好吧。”來到平昌,在進行場地適應訓練後,常馨月說。

雪板如雙翼,乘風似飛翔。跳台滑雪也稱“跳雪”,運動員從幾百米高的台架上快速滑下,經過約90米的助滑道,再騰空飛行近百米。看似很美,其實很危險。運動員起跳後在空中滑翔時的時速能達100多公里,因此它被稱為“勇敢者的運動”。這項高難度運動,不是誰都能從事得了的,目前國內從事跳台滑雪項目的運動員僅有幾十人。

比賽開始,各國選手依次滑出了美妙的航跡。飛出的運動員為了減小空氣阻力以飛得更遠,腳下的兩塊雪板呈“V”字型展開,姿態像極了鷹隼,隨時準備撲向獵物。

在空中自由翱翔,是人類的夢想,常馨月也不例外。從小練習短道速滑的她,7年前進行了轉項。當時一個偶然的機會,听說跳台滑雪項目要招人,常馨月便萌生了轉項去挑戰的想法。“當時有這樣一個機會,家里人問我想不想試試。”那時對跳台滑雪所知不多的常馨月覺得靠兩塊板在空中飛行,特別厲害,有冒險性,“剛開始只是嘗試嘗試,沒想到後來就愛上了這項運動”。

雖然對轉項輕描淡寫,但轉項意味著很多東西得重來。面對巨大的挑戰,常馨月付出了比別人更多的努力。2013年,她憑借出色的成績進入國家隊,但卻錯過了女子跳台滑雪進入奧運大家庭的首屆冬奧會。4年的磨煉,讓常馨月的技術更加成熟,能參加平昌冬奧會,她覺得非常開心。

跳台滑雪在中國是一個冷門項目。近年來,依靠選手和教練的不懈努力,中國跳台滑雪運動取得一些成績,但依舊遠遠落後于世界強國。在常馨月看來,缺乏訓練場地是制約跳台滑雪在中國普及的重要原因。

助滑、起跳、飛行、落地……在平昌冬奧會賽場,常馨月的每一次飛躍都在書寫中國選手在冬奧會上的歷史。在35名參賽選手中,常馨月最終名列第20位,未能實現自己賽前闖進前十的目標。

再過幾天,常馨月將迎來自己的24歲生日。展望北京冬奧會,常馨月說︰“到了2022年,跳台滑雪不會只是我一個人,我們的團隊肯定會一起站在賽場,我也非常有信心取得好成績。”

比賽結束時,賽場的雪越下越大,常馨月扛著滑雪板遠去,她的肩上更扛著中國女子跳台滑雪的未來……

(解放軍報韓國平昌2月12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