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變幻20載,圍甲都經歷了哪些變革?听他的故事就夠了

來源︰新華社作者︰王浩宇 夏亮責任編輯︰李丹妮
2018-04-03 15:08

新華社浙江長興3月29日電 題︰少年昂揚 我心未老——古力眼中的圍甲20年

新華社記者王浩宇、夏亮

那年清華求學,古力選擇了他喜歡的歷史系,作為一名學生他只是歷史的旁觀者,然而作為一名棋手,他則是中國圍甲史上一位特殊的見證者——唯一親歷圍甲20年的現役棋手。

中國圍棋甲級聯賽始于1999年,最初听到聯賽成立的消息,16歲的古力最開心的是可以經常回家了。“我是重慶人,之前每年只能回家一兩次,有聯賽後就能經常回家,這肯定是好事,”古力說,“第二感覺是圍棋也走向職業化的第一步,當時有聯賽的概念都是甲A(足球),圍棋團體賽一年只有11盤棋,聯賽至少有18盤棋,每多下一盤棋對我們當時的成長是幫助很大的。”

比賽增加的同時,像古力這樣的小將也有了更多一戰成名的機會。圍甲之前的全國男子圍棋團體賽(甲組),比賽是根據等級分和段位的排名來定台次,所以低段的年輕棋手很難有機會和成名大腕對弈,圍甲的出現打破了這樣的禁錮。

圍甲首賽季,年僅16歲的古力四段在出戰的第四場聯賽中,代表重慶隊對陣中國圍棋“七小龍”之一、上海隊名將邵煒剛九段,在當時的圍棋圈內,這場較量看似並沒有太多懸念。說起這盤棋,久經沙場的古力,嘴角里的笑仍帶著掩藏不住的驕傲,“我之前是三連敗,本來教練準備把我換下來,但最後還是信任我,結果第四場我贏了從來沒贏過的邵老師,上海隊當時是絕對的霸主,邵老師是國內數得著的人物,所以我信心就逐漸起來了,後面整個聯賽我出場10勝8負,成績還不錯。”

重慶隊最終在圍甲元年以局分的微弱優勢力壓上海奪冠,有了冠軍獎金,古力買了人生中第一部手機,“當時愛立信有一款翻蓋手機,劉德華打廣告的,當年拿了冠軍就買了一個,感覺16歲就有手機還是不太一樣,跟同齡人相比還挺有優越感的,哈哈哈。”

“圍棋比賽靠獎金,能拿冠軍會生活好一點,但有了圍甲聯賽後,那些奪不了冠軍,但成績也還不錯的,他們的收入也就穩定了,這就讓這個項目的發展可持續性強了。圍甲能夠養活更多的人,孕育了希望,自然學棋的,走職業道路的也會多,”古力說。

伴隨著重慶稱霸圍甲的五連冠(1999至2003),古力也成長為聯賽中的“常勝將軍”,2003年聯賽19勝2負,2004年20勝2負,高達90%以上的勝率至今只有他和常昊達到過。經歷了圍甲的歷練,兩人不負眾望讓中國圍棋重返巔峰,常昊2005年拿下應氏杯冠軍,打破了中國圍棋五年的世界冠軍荒,接著古力2006年登頂LG杯,收獲了職業生涯首個世界冠軍。之後的歲月里,陳耀燁、周睿羊、唐韋星、羋昱廷、柯潔等青年才俊,先後從圍甲中脫穎而出,最終登上世界冠軍的寶座。

圍甲為何能不斷走出年輕的優秀棋手,8獲世界冠軍(國內最多)的古力認為有兩點︰一是收獲信心,二是受益改革。“我以前跟前輩下還覺得有差距,但在圍甲跟他們切磋後,從輸到贏,就逐漸積累了信心,我覺得棋手就是‘我不怕你’的時候,更容易發揮出水平,如果你畏懼對手,覺得人家下每手棋都有道理,要贏就很難,”

“圍甲這些年的改革,比如引入外援、擴軍、摘牌制度等等,今年又加入了女棋手。我個人覺得2005年設立主將制很重要,這個制度我印象中是因為當年要強調高水平選手之間的對陣,因為當時中國圍棋整體世界成績不太好,就希望有更多高水平選手間的切磋,讓中國棋手進步,主將制設立後,我記得沒過幾年中國棋手成績很好了,我覺得這個應該得益很大。”古力說。

20載圍甲風雲變幻,古力也身在其中起起伏伏,感受著時光荏苒。上賽季起,古力就開始兼任教練和隊員兩個角色,2018賽季隨著在重慶隊執教19年的老教練楊一卸任,古力在隊中將承擔起更多教練的責任,對于35歲的他來說,是否該刀槍入庫,放馬南山?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在圍甲新賽季的開幕式上,古力作為棋手代表用南宋著名詞人辛棄疾的《破陣子》給出了回答,道出了自己這一代“80後”棋手的心聲——“其實我們還沒老!”

“辛棄疾當時告老還鄉,無法為國效力,但他心不老還想戰斗。我用這兩句詞,意思其實是我現在戰績不太好,沒有機會在世界大賽上,但真的很想跟柯潔他們並肩作戰在世界賽場上。我見證了整個圍甲的成長,我希望自己或者80後不要在這個時代謝幕,希望再堅持久一些。下圍棋還是最快樂的,作為棋手,求勝是本能,現在戰績差了,可能大家覺得我這個老棋手有點差,但我內心上還是不服輸的。”20年前,青春年少的古力在圍甲鳳鳴沖天,如今雖已鬢生華發,希望之火仍在心中。

由于要兼顧學業,古力這兩年經常要來回在賽場和校園奔波,有時這邊剛下完比賽,就得趕回校園去,心力難免有所不濟。不過令他欣慰的是,再努力一把,明年就可以畢業,“學業結束後,再把心思放回棋上,應該會很有幫助。等我畢業我會回來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