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撂跤”老教頭︰“跤窩子”里的堅守與夢想

來源︰新華社作者︰王暉 郭方達責任編輯︰李丹妮
2018-04-18 10:17

新華社天津4月17日電 題︰“撂跤”老教頭︰“跤窩子”里的堅守與夢想

新華社記者王暉 郭方達

“通天貫日、欺拿相橫、踢抽盤肘撾、--折閃擰控、捧拱扒--倒,耙拿里刀勾”。早在清末年間,天津這地界兒的“跤林高手”就層出不窮,所以江湖上被稱為“跤窩子”。現今,了解中國式摔跤的人已經很少了,而練這行的更是鳳毛麟角。但是如果你路過天津市北辰區天穆村一帶,可能會听到從某扇寫著“武場”或“跤館”的大門里傳出的富有節奏的“噠噠”聲,伴隨著一陣陣中氣十足的吆喝。

記者少年時也曾是“習武之人”,一日慕名來到此地,推開銅環木門,數十人穿著白色寬大“坎肩”,系著或紅或藍的腰帶,正咬緊牙根嘗試將對方摔倒。而在一旁站立,指導這些年輕人“比武”的中年長者,耳廓已因長年與對手頭肩相抵,被磨去了應有的形狀,這被行內人稱作“跤耳”。“跤耳”見證的不光是跤手們所經歷的摔打和勤奮,更是代表了“中國式摔跤”的歷史。

“從十五歲開始,我就喜歡上了中國式摔跤,到現在已經四十年了。”這里的一位老教練名叫時洪旺,曾是中國式摔跤全國冠軍。“那時候窮,看到專業的摔跤手們都有自己的跤衣,我就和三個朋友湊錢買了一件,誰上場誰來穿。”時洪旺回憶起往事,娓娓而談。

時洪旺告訴記者,天津的摔跤有個別名叫“武相聲”。在他小的時候,天津城內大小跤場每逢比賽常被跤迷們圍得水泄不通,賣藝討生活的撂跤人一邊打把式,一邊念念有詞,不忘介紹場上的招式。“這個動作是‘背口袋’、這個是‘小得合勒’。”俏皮的解說詞讓觀眾們飽了眼福,還被逗得哈哈大笑。

“中國式摔跤講究一個巧勁兒,只要借力,體格小的摔倒體格大的是很正常的事。”時洪旺告訴記者,中國式摔跤的勝負判定很簡單,“手或者身體與雙腳同時接觸地面就判輸,這也是中國式摔跤和柔道等項目不同的地方,講究留有分寸點到為止”。

時洪旺介紹說,當年清朝皇帝喜好摔跤,常會選拔摔跤精英組建“善撲營”作為貼身護衛,時洪旺這些人的功夫也是由一位“善撲營”的老教頭傳承下來。

“摔跤練的第一課就是被摔,一個摔跤手想出成績,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的訓練。”時洪旺介紹說,首次辦摔跤課的時候,有幾百人報名,由于訓練辛苦到最後僅剩四個學生,“不過這四個人都很爭氣,後來都在全國比賽里拿了冠軍”,回憶起弟子們不俗的成績,時洪旺不禁嘴角上揚,靦腆一笑。

據了解,上世紀90年代中國式摔跤被移出全運會,中國式摔跤走向了下坡路。該項目由于缺乏大型的官方賽事,商業比賽魚龍混雜,許多專業運動員面臨無法正式登記注冊,從事該行業也無法獲得經濟來源等問題,許多專業的摔跤運動員被迫轉行。

不想教的念頭也曾在時洪旺等教練腦子里出現,但也就是一閃而過。“我干這行已經四十年了,心里始終放不下,更何況這是中國的傳統項目,老一輩人為它付出了許多心血,要看著這門功夫在我們這輩兒斷了,那我絕對受不了。”時洪旺談起中國式摔跤的曲折往事,眼楮里似乎有些濕潤。

在時洪旺等一些教練的努力下,中國式摔跤也迎來了一絲轉機。經過當地政府和相關部門的支持,1999年,天穆摔跤俱樂部成立,俱樂部的教練和學員們也擁有了第一個屬于自己的訓練場館。由于俱樂部不收學費,場地的維持費用由當地政府和時洪旺等教練們分擔。

至今,跟時洪旺等教練學習中國式摔跤的弟子已超過千人。每天來這里訓練的學員最小的只有4歲,去年有兩位16歲的學員在中國式摔跤青少年錦標賽中拿到了全國冠軍。

“我們就盼著中國式摔跤能夠重新成為全運會的項目,看著從小在這里練起來的孩子們走向賽場拿到一塊金牌。”時洪旺說。

從2014年開始,中國式摔跤進入了天津市北辰區天穆村小學的體育教學課程。“希望能以學校為起點,讓孩子們喜歡上這項中國傳統體育競技項目,把這項屬于中國人自己的搏擊項目傳承下去。”時洪旺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