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甲部隊特級能手轉為特戰旅“小白”,咋辦?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王 福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7-02-07 17:12

本是裝甲部隊一名特級能手,卻被轉到特戰旅當“小白”——

思想過了“坎”,轉身有何難?

■某特戰旅一連四級軍士長 王 福

今年是我當兵第17個年頭,又逢改革大考。

春節期間,听戰友們給家人打電話,除了訴說親情,提得最多的就是部隊改革和個人憂慮。作為一名6年前經歷過一次轉隸的老兵,我想說說自己的感受。

2011年,我呆了10年的裝甲部隊編制體制調整,我被分流到特種部隊。听到這個消息,我一時慌了神。在老部隊,我是上士班長兼代理排長,同時也是士官支委。我2006年便通過了專業最高技術級別考核,被評為“特級無線電手”。面對特種作戰專業,我卻是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了解。而且,我2010年已經在駐地買房結婚。如果分流到特戰旅,就意味著剛結婚不到一年的我要和愛人分居兩地。

分流前那段時間,我干什麼都打不起精神。指導員看出了我的心事,對我說了一句話︰“改革是大勢,必須順勢而為。世上只有想不通的人,沒有走不通的路。”

是啊,世上無難事。只要思想過了“坎”,轉身有何難?想想我在老部隊當了10年兵,這10年里,我從一個農村娃成長為優秀士兵,入了黨、當了骨干、立了功。作為組織培養多年的黨員,關鍵時刻正是考驗我的時刻。

想通之後,我聯系在特戰旅的同年戰友了解特戰課目,查詢相關訓練資料,提前進入情況。同時坦誠地和愛人交流,做通了她的思想工作。分流命令一下,我毫不猶豫,打起背包就出發,來到特戰旅。

潛水、爆破、應用攀登、跳傘機降等特戰課目,對身體、心理素質要求高,危險性也比較大,這對當時已經29歲的我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但即使咬碎牙,我也決心練出個樣子來。

我放下班長骨干的架子,把自己定位為特戰“小白”,和十八九歲的年輕士兵一塊兒摸爬滾打,開始了自己的“老兵突擊”。5公里武裝越野,別人背一支槍,我背兩支槍,跑完再沖個三五圈;攀登訓練,別人爬一趟,我就來兩三趟,手上老繭被磨掉了,鮮血染紅了繩子也不松手……兩年過後,我所有特戰課目全部優秀。2013年,我晉升為四級軍士長,實現了由裝甲兵到特種兵的轉身。

去年10月,我參加跨區對抗演習,帶領全班執行“敵”後偵察任務。那段時間持續暴雨,最短路線必經的河流水位暴漲,導調組出于安全考慮,建議繞行。可戰場上提前一分鐘到達就多一分勝算,我沒有選擇改變路線,而是帶領隊員把武器裝備舉過頭頂,一步一步趟過河水,在叢林中徒步滲透9公里到達目標地域,成功完成任務。

如今,再次面對改革大考,我少了許多忐忑,多了幾分淡然。改革再怎麼改,編制體制再怎麼調整,當兵打仗的使命永遠不會變,硬邦邦的能力素質永遠是一名軍人的“腰桿”。

(馬 振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