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余時間“蹭”訓練,炊事員也能揚威國際賽場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丁 磊 王向科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4-16 15:19

“砰”,發令槍響,空降兵某旅訓練場上,建制連5公里跑考核開始。“唰”,隊伍前擎起了一面鮮艷的連旗!“是康興財!”圍觀的隊伍里,有人不禁叫了出來。“18分56秒……”中士康興財扛著連旗第一個沖過了終點線。“就喜歡這個feel!”康興財擦了一把汗,抬頭仰望連旗,藍天下,這一抹紅有些耀眼。

之前,康興財是一名普通的炊事兵,就是這名普通的炊事兵怎麼一眨眼當了精兵?

康興財在進行體能訓練。劉 歡攝

不是有了希望才堅持,而是堅持了才有希望——

炊事員走上國際軍事比武場

■丁 磊 王向科

“砰”,發令槍響,空降兵某旅訓練場上,建制連5公里跑考核開始。“唰”,隊伍前擎起了一面鮮艷的連旗!“是康興財!”圍觀的隊伍里,有人不禁叫了出來。“18分56秒……”中士康興財扛著連旗第一個沖過了終點線。“就喜歡這個feel!”康興財擦了一把汗,抬頭仰望連旗,藍天下,這一抹紅有些耀眼。

之前,康興財是一名普通的炊事兵。“我想去訓練,不想去炊事班……”康興財還清楚記得,6年前新兵剛下連時副連長找他談話的場景。“你個‘新兵蛋子’,軍人到哪兒都是作貢獻……”副連長把他“懟”了回去。

望著樓前被風吹得唰唰作響的連旗,康興財眼里“呼呼”燃燒的火苗降了溫,成了炊事員還怎麼當精兵?

到炊事班沒多久,康興財的心思就被班長看穿了。班長跟他掰起了手指頭︰“別小看了咱炊事班,光這幾年就出了4個訓練尖子,‘空軍獵人’、空降兵部隊5公里武裝越野冠軍、‘神槍手’、全旅400米障礙第一名,炊事班里出尖子,你說神奇不神奇……”康興財听得如痴如醉,眼楮里又閃起了光。

“不是有了希望才堅持,而是堅持了才有希望。”康興財感到班長拍自己肩膀的手厚重而有力。

“又來訓練場,中午飯誰做?”除了自己業余時間“加餐”,康興財還天天跟著連隊“蹭”訓練,但一個炊事兵老往訓練場上跑,有的戰友覺得“不太習慣”。“沒關系,練到10點鐘就回去……”康興財從來沒有耽誤“正事”。

“你去參賽?”听說旅里要選拔隊員參加國際軍事比賽,康興財立馬報了名,這讓不少人頗感意外。有人提醒他︰“炊事兵要是都能去,那些訓練尖子的臉還往哪兒擱?”一句話嗆得康興財“小宇宙”爆發了︰“為什麼不能?不行就比一比!”

前期的功夫沒有白費,康興財如願被選進了集訓隊,連旗在集訓隊門前高高飄揚。可沒高興幾天,問題就來了。

可能是體能基礎不夠牢,幾天大強度的訓練後,康興財右膝半月板出現損傷。“強化訓練還有8個月,能撐得住嗎?”康興財心里在打鼓。“退出吧,回去休養休養,踏踏實實把飯做好……”隊友們這樣勸他。

“不行!”看著窗外迎風飄揚的連旗像一團燃燒的火,康興財把牙一咬。此時連隊堅持在集訓隊備戰的只剩下他一人,一旦退出,連旗就會被撤出。一個人就是一面旗,決不能倒下!

僅僅休息一天,康興財就回到訓練場,他忍著疼痛開始恢復性訓練,幾天後疼痛竟奇跡般消失了。跳傘、長跑、游泳、射擊……訓練場上的康興財像鳥兒沖破了桎梏,恣意飛翔。

逐夢之路並不平坦。離比賽僅剩一個多月,一次訓練中,康興財突然感到左腿疼痛難忍。醫生診斷︰疲勞性骨折!如果繼續訓練,很可能會對身體造成不可逆的損傷。康興財的訓練被停下了。難道夢想就這樣戛然而止?晚上躲在被窩里,他徹夜難眠,淚水打濕了枕頭。“不怕千人阻擋,只怕自己投降!我要參賽!”康興財定下決心。

在他本人的強烈要求下,經醫生指導,康興財重返訓練場。那是一種常人難以想象的經歷。一個5公里跑下來,他就癱坐在地上,雙手抱腿,就連上樓都得拽著扶手一點點地往上挪。漸漸地,他適應了訓練強度,疼痛才有所減輕。最後,康興財以頑強的意志沖出重圍,揚威國際賽場。

載譽歸來,他接到了擔任步兵班班長的命令。康興財打起背包回到連隊,凝望連旗,他的眼楮里又燒起了“呼呼”的火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