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女兵負重10多公斤練踩水:"旱鴨子"變"女飛魚"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原俊敏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4-17 11:08

“‘旱鴨子’變成了‘女飛魚’,今後還有什麼打算?”王會敏一戰成名,戰友們紛紛簇擁過來祝賀她。“什麼時候連隊要跳傘,我還第一個報名。”說這句話時,王會敏下巴輕揚,含笑的眼楮有一種說不出的美。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特戰女兵王會敏

海底擒“藍蛙”

■原俊敏

王會敏冷風卷集著烏雲,海面泛起層層弧紋,錨泊在港池內的戰艦左右搖晃。

港池深處,一個宛如飛魚般的身影疾掠而過。她不斷翻飛的腳蹼,偶爾帶起海底淤泥,身後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跡。

“飛魚”王會敏,是駐香港部隊一名特戰女兵。此次對抗演練,她的任務是和隊友一起追捕前來炸艦的“藍軍”。

誰能想到,這個如今能在大海暢游、擒敵的“飛魚”曾經最怕的就是水。

說起王會敏怕水的糗事兒,女兵們笑得臉都繃不住。“你別看她1米75的個頭,第一次下水卻只敢在齊腰深的淺水區撲騰。後來,好不容易進了深水區,她扒著泳池邊死活不松手。班長楊奧只能拿著救生桿轉著圈攆她……”

可就是這麼個怕水的女兵,當連隊要組織潛水員集訓時,她第一個報了名。“潛水員對身體和心理素質的要求很高,你來湊什麼熱鬧?”營長唐文對王會敏的底細門兒清,一口回絕了她。

“你不是經常說,越怕越要上嘛!”王會敏毫不示弱,“一個特種兵,如果連這點恐懼都不敢面對,還怎麼上戰場?怎麼打沖鋒?怎麼完成任務?”“三連問”最終為她贏得試訓的機會。

“天時地利都不佔優。”演練前王會敏掰著手指頭給大家分析,“陰天光線穿透力不強,港池內海水渾濁,滿是淤泥的海底無法反光,這些因素疊加在一起,海底的能見度不超過1米。”雖說追捕難度成倍增加,可她還是主動請戰,“難度大可不能成為我退縮的理由。”

王會敏至今忘不了,第一次站上10米跳水高台的情景。頭發暈,腿僵住,一個接一個的問題炒豆般從心里蹦出。“嗆水了怎麼辦?”“會不會摔到泳池底?”

“好不容易爭來的機會,怎能錯過!”她心一橫,捏住鼻子,猛地往前走了一步。幾秒鐘後,當身子扎進水里,濺起大片水花,她心里也樂開了花,“恐懼像彈簧,你弱它就強,你硬它就軟。”

捆住手腳游泳、憋氣在水底打繩結、負重10多公斤練踩水……新課目接踵而至,每一項都挑戰著王會敏的生理和心理極限。最終,拿到全優成績單的王會敏,正式加入海訓隊伍。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王會敏和隊友仍沒有發現“藍軍”的身影。她深知,時間越長,戰艦被“炸”的危險就越大。她深吸一口氣,反復提醒自己,“越慌越亂,越亂越慌,必須保持冷靜。”

摔個跟頭,撿個明白。有一次下潛訓練,奇幻的海底世界,讓王會敏忘了時間,直到感覺呼吸困難,她才意識到氧氣已經耗盡。從來沒有遇到的情況,瞬間讓王會敏慌了神,她急忙伸手去拉備用氧氣瓶的氣閥。可是,已經不听使喚的雙手怎麼也摸不著氣閥。此時,察覺到王會敏情況不對的戰友,急忙趕過來將她托出水面。

浮出水面後,王會敏一把拽開呼吸嘴,連咳帶喘地吸了好幾口氣才緩了過來。“淹死的都是會水的,不該怕的不怕,該怕的還是要有敬畏心。”排長周欣了解情況後,狠批了她一頓。

此後,每次下水,王會敏都要把裝備檢查好幾次,尤其是呼吸嘴和氧氣瓶的開關閥,總要調整到最佳狀態才行。

“一定是‘敵人’剛剛從這里經過不久。”苦苦追捕“敵人”蹤影的王會敏,突然發現在燈光的照射下,左側的海水要稍渾濁些。她拿起潛水表校正了一下方向,同時給隊友做了一個手勢,使勁拍了幾下腳蹼,加速向前沖去。

她沒游多遠,果然看到一個黝黑的身影,正小心翼翼地向前游。兵分兩路、左右夾擊,這名“藍軍”蛙人被逮了個正著。

“‘旱鴨子’變成了‘女飛魚’,今後還有什麼打算?”王會敏一戰成名,戰友們紛紛簇擁過來祝賀她。“什麼時候連隊要跳傘,我還第一個報名。”說這句話時,王會敏下巴輕揚,含笑的眼楮有一種說不出的美。

心聲

保持沖鋒姿態

■王會敏

選擇了戰斗崗位,就要時刻保持沖鋒姿態。很多時候,敢打敢沖才能殺出重圍,迎難而上才能迎刃而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