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場上,他忍痛扯掉崩開的紗布,第一個沖過終點

來源︰人民日報作者︰李龍伊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8-15 17:18

武警湖南總隊永州支隊機動中隊特戰排一班班長王喜——

士兵突擊 沖鋒在前(強軍夢)

王喜認真練習腿法。楊 寧攝

在射擊訓練場上,一名特戰隊員使用狙擊槍進行訓練演示,對距離90米的3個固定目標實施精確狙擊,三聲槍響、三發全中,現場發出一片贊嘆聲。進行訓練演示的這名特戰隊員,便是武警湖南總隊永州支隊機動中隊特戰排一班班長王喜。

入伍7年,從一名打工青年到普通士兵,再到屢建奇功的特戰尖兵,王喜斬獲許多榮譽︰先後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獲得過第十九屆“中國武警十大忠誠衛士”“全國向上向善好青年”等稱號……光環背後,書寫著這名特戰隊員的成長之路。

王喜來自雲南省文山州麻栗坡縣,從小接受英雄事跡教育,耳濡目染,王喜也渴望能保家衛國,于是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去當兵!

2011年,王喜20歲,經過層層篩選,王喜終于得到了心心念念的入伍通知,成為一名武警戰士。

當兵本不易,守初心更難。入伍第五年時,不少隊友勸他趁熱打鐵,帶著軍功章早點回家安置工作。思前想後,王喜做了決定︰榮譽都是部隊給的,本事都是部隊教的,自己應該留下。“當干部也好,士兵也罷,只要組織需要,我就一定在部隊好好干下去!”王喜說。

王喜入伍之初,並不算一個有天賦的兵。學理論,他道理听不懂、觀點講不清,第一次“班務會”發言一個字都講不出;第一次3000米跑,他跑到一半就堅持不下去,被戰友連拉帶拽才勉強跑完。

但是,懷揣成為特種兵夢想的王喜卻不甘于此,他說︰“來部隊不容易,我不能只當兩年‘憨兵’就回去了!”為了盡快提升軍事素質,他每天比別人提前半小時起床,推遲半小時休息,節假日也不忘記訓練;體能訓練,跑步時他系上沙綁腿、穿上沙背心,做俯臥撐時在背上綁上磚頭;射擊瞄準訓練,他在槍管吊上裝滿水的水壺……憑著這股“韌勁”,新訓結業考核,王喜獲得單個課目三項第一、一項第二,成為大家眼中的“尖子兵”。

王喜常說︰“在訓練場上對自己仁慈,就是在戰場上對自己殘忍。”因此,他將這股“韌勁”保持了下去。在一次應急班比武前,王喜左腮被隱翅蟲叮咬,皮膚大面積紅腫,局部潰爛流膿。賽場上,王喜臉上的傷口被汗水浸透,又被崩開的紗布不斷拍打,于是,他心一橫, 扯掉了紗布,繼續沖。汗水夾雜膿水順著臉頰往下流,他毫不畏懼,第一個跑到了終點。

作為一名特戰隊員,保障人民群眾的安全,是王喜義不容辭的責任。

2014年11月,永州市水口鎮發生了一起惡性殺人案件,嫌犯作案後攜槍潛逃,被支隊特勤排圍堵在一處山林中。“上!”接到命令的王喜帶領狙擊組隱蔽接近,這一刻,王喜能听到自己心髒怦怦直跳。歹徒躲在暗處,如果貽誤戰機,會給戰友和人民的安全帶來巨大威脅。現場形勢容不得王喜遲疑,他架槍臥倒,測試風向、調整參數、調節呼吸……此時歹徒開始開槍反抗,千鈞一發之際,王喜果斷扣動了扳機,百米外歹徒應聲倒地。

對特戰隊員來說,有些情況下,開槍難,不開槍更難。2014年10月的一天,永州市珠山鎮一所小學,一名歹徒劫持一名女孩作為人質,並揚言要將她從三樓扔下去。“一槍擊斃歹徒容易,但孩子們看到血腥場面,可能會留下心理陰影。”考慮再三,支隊領導決定索降突襲。教學樓沒有適合索降的支撐點,執行任務難度系數很高。這時,王喜果斷站了出來︰“讓我上!”就在歹徒企圖將人質推下陽台的瞬間,王喜從樓上突入三樓陽台,兩腳緊緊夾住人質,順利將歹徒和人質分離,其他抓捕隊員一擁而上,將歹徒制服。

7年來,王喜先後參與大型活動安保13次,處突維穩12次,搶險救援6次,禁毒、打黑專項行動11次,摧毀了3個犯罪組織聯絡點……身上的傷疤成了他屢獲戰功的勛章、保衛人民的見證。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