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隊員的眼淚里,藏著他們心中的“巔峰”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張曉君 李濤 謝江 王濤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9-28 16:44

武警部隊“巔峰”比武︰特戰隊員的眼淚里,藏著他們心中的“巔峰”

■中國軍網記者 張曉君 攝影李濤 謝江 王濤

“鎖鑰憑天險,因山戍壘成。千盤蛇陣勢,十里馬蹄聲。”

北京東北角,燕山山脈的崇山峻嶺間,有一處著名的景點——古北口。每到假日,這里總會人流如織。人們盡情流連于山水古鎮之間,但鮮有人再會想到,這里曾是兵家必爭之地。

深秋時節,一場“戰斗”在這里悄然打響!

燕山古北口。張曉君

武警廣東總隊參賽隊員丁漢峰用力拍下開始計時的按鈕,帶領特戰小隊奔上了武警部隊第二屆“巔峰”特戰比武競賽 “小隊戰術”綜合課目的征程。

看到這個課目的第一眼,記者的反應是“還有比這更‘折磨’人的項目嗎?”不是記者少見多怪,而是這個課目真的難!

作為一個緊貼實戰的課目,“小隊戰術”要求參賽小隊在150分鐘內,完成高空索降、穿越染毒山洞、武裝攀岩、技術偵察、隱蔽滲透、武力營救、緊急排爆、協同作戰等5個階段18項競賽內容。而這10公里的競賽路,地形之復雜、環境之惡劣,也讓記者驚嘆。

“特戰隊員到底能不能順利過關?” 記者心里暗暗思忖著。

特戰隊員正在進行索降。李濤

“他們要操舟、攀岩,全程都是在追捕,到了終點就要清剿‘恐怖分子’,最後把‘人質’解救出來。”評判員黃瑩介紹,這個課目設置的初衷就是要考驗特戰小組在真實反恐環境中的快速反應能力。

索降環節設置在兩山之間的高架火車道上,而火車經過的時間沒人知道。不同于高樓索降,當火車隆隆駛過,特戰隊員如何自我調節不受列車影響,也是考核的重要內容。

特戰隊員正在進行索降。李濤

在攀岩作業中,特戰隊員需借助兩根細細的繩索攀上山峰。因為攀岩地點是野外山體,所以常常有大小不一的石塊落下。在記者跟隨的過程中,一塊重達十余斤的石頭從山頂滾落,重重地砸在特戰隊員腳邊。

“害不害怕?”記者問身邊的特戰隊員。

特戰隊員笑笑說︰“這有啥怕的!比這危險的情況我們見得多了!”

攀岩課目危險萬分,一名特戰隊員剛攀爬不到30米,就已“飛沙走石”。謝江

看來,沒有日常苦練的“金剛鑽”,真是攬不了特戰比武的“瓷器活”!

特戰小隊營救人質課目評判組組長汪洪海介紹說,這項課目重點檢驗特戰小隊在復雜環境下遂行武裝營救任務時的組織指揮、戰場機動、情報獲取、裝備運用、戰術協同以及綜合火力打擊能力。

一名特戰隊員正在進行射擊。謝江

“個人的能力並不等同于團隊的戰斗能力,隊員之間如果不能協同配合,就不會形成合力。通過小隊戰術的比拼,共同完成任務,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礪刃當淬火,百煉方成鋼。“巔峰”對抗是一塊“磨刀石”,磨煉特戰隊員的意志品質和戰斗精神。

對第一次參加比賽的特戰隊員來說,這是一次難得的學習鍛煉機會。可對于武警廣東總隊特戰隊員周科強來說,這卻是一場“救贖”!

兩年前,也是在這塊訓練場,第一屆“巔峰”特戰比武緊張進行。在“緊急排爆”環節中,他遭遇了特戰生涯的“滑鐵盧”。兩年來,這是深埋在他心中的一根刺。

原本即將退伍的他,完全可以不來參加這次比拼,安安穩穩地走完自己最後的軍旅生涯。

可他想拔掉那根“刺”,“讓自己的軍旅不留遺憾”。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