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家譜"︰百歲阿婆和她的468個“兵孫兒”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朱安參 黃桂斌責任編輯︰牛晨斐
2017-04-18 08:15

這是一份特殊的“家譜”,是一位百歲阿婆生前抄錄的,那本認親的紅本本里記下了老人468個“兵孫兒”的名字。這份情緣開始于1977年8月一個平凡的清晨……

和中隊的新兵一起逛廟會,林阿婆露出了快樂的笑容。

百歲阿婆和她的468個“兵孫兒”

林阿婆去世已經1個多月了。

失去親人的悲傷,像一塊鐵,還沉甸甸地壓在武警台州市支隊溫嶺中隊官兵們的心頭。

那天,不知是誰又把那一沓泛黃的老照片拿了出來。大家靜靜地翻看著與阿婆在一起的美好時光,沒有哀傷,沒有淚水,只有深深的祖孫情……

這份情緣開始于1977年8月一個平凡的清晨。時任該中隊副指導員的張建軍在帶領戰士們晨練的路上,看到一位瘦弱的阿婆吃力地拖拽著一個蛇皮口袋,連忙喊大家一起幫忙,將重物搬回了阿婆家。

阿婆叫林文錦,早年喪夫,唯一的女兒又身患殘疾遠嫁外地,晚年生活孤苦無依。失修的老屋、冷清的院落、無助的眼神……這一切深深刺痛了張建軍的心。他拉著林文錦的手說︰“阿婆,以後我們一定會常來看您,您就把我們當做自己的孩子吧。”沒想到,這一聲“阿婆”,一叫就是40年;這一瞬間的情感交匯,似水長流。

從那天起,每年中隊新兵下連,戰士們都會來到阿婆家,一個個“簽到”認親,成為她的“兵孫兒”。每一個新兵的姓名籍貫,阿婆都會鄭重地抄錄在一個小紅本上。如今,這份特殊的“家譜”上,從1977年第一個認親的張建軍開始,已經記下了468個名字。

阿婆生前,每逢節假日都會來隊。各班的戰士總是歡呼雀躍地去“搶”她,或幫她理發、剪指甲,或陪她聊天、逛公園。阿婆則會一邊講故事、唱軍歌,一邊給她的“兵孫兒”們縫縫補補。阿婆最喜歡唱老軍歌,每年老兵退伍,她都會一遍一遍地唱《十送紅軍》。

阿婆不在了,老兵陳英多想如從前那樣,背著阿婆上下樓。陳英曾是中隊通訊員,個子瘦小的他,自告奮勇地將背阿婆上下樓梯的任務搶了過來,這一背就是好幾年。時光流逝,陳英長大了,背上的阿婆卻越來越輕。他懷念阿婆的那份溫暖和重量,那是濃濃的親情和沉甸甸的責任,伴隨他一點點地成長。

陳英調走後,阿婆的生活起居主要由司務長黃建輝負責。跟許多“兵孫兒”一樣,是阿婆讓他學會了照顧別人、關心別人,從“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懵懂小子成長為現在的樣子。

那年冬天,為了給阿婆買到一雙舒適合腳的棉鞋,黃建輝冒著寒風一連跑了三趟市場,第一次尺碼小了,又跑去換了雙大的,阿婆穿上感覺不舒服,第三次才找到滿意的。後來天冷了,阿婆就一直穿著這雙棉鞋,舊了破了,也舍不得扔。

在排長余天巍眼里,阿婆擁有老一輩人幾乎所有的美好品質︰樸素,節儉,勤勞,善良,寬厚。小余記得,阿婆每次來隊,都要把自己收拾得利利索索、干干淨淨。官兵們愛給她買衣服,可誰要是問起她的尺寸,阿婆都會打開衣櫃告訴他︰“喏,我的衣服多得穿不完哪!”3年前,考慮到阿婆年事已高,中隊打算為她請個保姆,可97歲高齡的阿婆怎麼都不肯答應,還說︰“放心吧,我一定健健康康活到100歲,我還要拿高齡費呢!”

今年春節前夕,阿婆突發急病住進了醫院。最後的日子里,她已記不大清人了,但只要看到有穿軍裝的出現,就知道又有“家人”來看望自己,一雙笑眼便眯成了月牙。有時,阿婆會喃喃自語,念叨都是自己“兵孫兒”的名字;有時,她會請護士幫忙,把那本認親的紅本本,一頁一頁地翻給她看……

那天,官兵們又來看望阿婆。阿婆精神大好,唱著那首最愛的《十送紅軍》,聲音似乎也比原來更有力了。黃建輝連忙趕回中隊報喜︰“阿婆可能熬過這一關了!剛剛還給我們唱歌哩!”

只嘆情意綿長,事與願違。第二天,阿婆身體各項指標急轉直下,情況危殆。2017年2月5日凌晨,中隊接到溫嶺中醫院的電話,讓親屬到醫院見病人最後一面。

“謝……謝……”看著圍攏在床前的官兵,林阿婆渾濁的眼眸里,閃動著星星點點的“橄欖綠”。她拼盡力氣,將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句話,留給了陸續陪伴了她40年的“兵孫兒”們。那一刻,老人眼噙淚水,嘴角微揚著平靜的笑意。

原本孤寂的生命,因為愛,盛放出溫柔的花。(朱安參 黃桂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