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暴力”讓我傷不起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武警雲南總隊曲靖支隊三中隊列兵 黃前燦責任編輯︰姚遠
2017-07-11 09:38

“隊長,我想調離二班。”晚飯後,我鼓足勇氣走進中隊長宿舍,向他開了這個口。

中隊長楊和霖听了很詫異︰“你在班上待得好好的,為什麼要換班呢?”

我低著頭,揪著衣角小聲說︰“我感覺自己成了班上‘多余的人’,班長不理我,戰友們也都疏遠我。”

雖然我盡量說得輕描淡寫,但楊隊長顯然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你是大學生士兵,平時表現不差,怎麼會在班里不受待見呢?”

看著楊隊長真誠的目光,我把心里的“苦水”都倒了出來。半個月前,由于內務整理不夠規範,作為懲罰,班長楊曉虎沒有允許我外出。我覺得班長這樣做很不合理,一氣之下就把事情捅到了中隊。

雖然隊里糾正了楊班長的“土辦法”,讓我如願外出,但我卻因此和班長結下了“梁子”。自那以後,我覺得班里的戰友看我的眼神都變得有些異樣。跑5公里時,沒人再“拉我一把”;向別人請教問題,得到的總是敷衍的回答。

接下來發生的兩件事更讓我無比郁悶︰中隊開展摔擒訓練,需要兩人配對進行模擬對抗,班里的其他戰友迅速找到了搭檔,而我卻被晾在一邊;端午節那天,我站完哨回到宿舍時,戰友們正聚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吃粽子,只當我是空氣。那一刻,委屈的淚水在我眼眶里直打轉。

了解到事情的來龍去脈後,楊隊長安慰我說他知道了,他來處理這件事,讓我放心。

沒想到一天後,楊班長宣布調整班里的互助小組,把他自己和我編在了一組。接下來的日子里,他手把手教我搞內務、抓訓練,我也發揮自己能寫會畫的特長,積極主動地為隊里出黑板報、寫新聞稿。班里的戰友們對我的態度也越來越熱情,我的訓練成績大幅提升。最讓我高興的是,那面久違的內務衛生流動紅旗又回到了我們班。

後來我得知,那天我離開楊隊長宿舍後,他立即召開了中隊的思想骨干會。會上,他指出打罵體罰這個“高壓線”現在沒人踫了,但“冷暴力”卻更可怕,打罵體罰傷的是表面,冷暴力傷的卻是戰友的心。有意冷落黃前燦這樣性格內向、綜合素質有弱項的大學生戰士,會給他帶來多大的心理負擔?楊班長也在會上做了自我批評,表示要尊重我民主意識強的特點,多看我身上的閃光點,幫助我補齊短板,加速成長……

如今的我,心里陽光面帶微笑,對未來充滿希望。

(陳海龍、特約記者 鄒清明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