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軍營|守護港珠澳大橋,那些鮮為人知的哨兵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衛雨檬 賀逸舒 吳敏 楊帆責任編輯︰楊曉霖
2020-02-07 07:15

黑夜,伶仃洋面燃起絢爛的煙火。作為今年春晚的分會場,這座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讓全國人民又一次驚嘆于它的宏偉壯麗。

與海上人工島的熱鬧不同,22.9公里外,大橋另一端的珠海公路口岸略顯落寞。大年三十晚上,口岸幾乎沒有來往的車輛和行人。冷清的出入境大廳前,佇立著4個挺拔的身影。萬家團圓的時刻,武警官兵們依然在哨位堅守。

口岸巡邏的4名戰士來自一支榮譽連隊︰武警廣東省總隊執勤第二支隊執勤一中隊。這個被國防部授予“紅色前哨連”稱號的中隊,還擔負著守衛港珠澳大橋的重任。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守護港珠澳大橋,那些鮮為人知的哨兵

■解放軍報記者 衛雨檬 賀逸舒 吳敏 通訊員 楊帆

大年三十,夜幕下守護在哨位上的“紅色前哨連”官兵。林宇華攝

黑夜,伶仃洋面燃起絢爛的煙火。作為今年春晚的分會場,這座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讓全國人民又一次驚嘆于它的宏偉壯麗。

與海上人工島的熱鬧不同,22.9公里外,大橋另一端的珠海公路口岸略顯落寞。大年三十晚上,口岸幾乎沒有來往的車輛和行人。冷清的出入境大廳前,佇立著4個挺拔的身影。萬家團圓的時刻,武警官兵們依然在哨位堅守。

口岸巡邏的4名戰士來自一支榮譽連隊︰武警廣東省總隊執勤第二支隊執勤一中隊。這個被國防部授予“紅色前哨連”稱號的中隊,還擔負著守衛港珠澳大橋的重任。

“這里溫和的海風,讓我想起了家鄉的雪”

中士陳子武將人生的重要時刻,留在了港珠澳大橋上。

2012年4月,18歲的陳子武從廣東韶關來到珠海,成為“紅色前哨連”的一名戰士。入伍8年,他只在家里過了一個春節。

今年春節,陳子武依然和戰友們一起度過。與以往不同的是,他的心里多了一份想念。過完這個年,陳子武就要和自己的未婚妻領證。

除夕之夜,他回想起自己年初求婚的情景,地點就在他們每天執勤守衛的港珠澳大橋邊。

舉世矚目的港珠澳大橋歷時9年建設,而陳子武從入伍後就一直駐守在大橋的人工島上。這期間,他每天站哨都能感受到建設中大橋的變化。無垠的海面上,隨著一段段橋體的銜接,大橋的面貌也一天天清晰起來。

看著橋體完全銜接的那個瞬間,面向海邊筆直站立的陳子武,耳邊听到的不再是海浪輕拍岸邊的聲音,而是自己胸腔里怦怦躍動的心跳。

“我會像忠誠祖國一樣忠誠于你。”在平時巡邏的海岸線上,在遠處宏偉的港珠澳大橋見證下,陳子武向他的愛人許下承諾。

港珠澳大橋建成通車那天,因外出執行任務,陳子武沒能趕上開通儀式。而去年年初,陳子武在港珠澳大橋邊求婚,既讓他收獲了一份真摯的愛情,也彌補了未能親眼看到大橋開通的遺憾。

與從小在廣東生活的陳子武不同,他的排長高英城來自一個北方小城。軍校畢業後,高英城被分到“紅色前哨連”。此時珠海溫暖潮濕的氣候,在他看來少了一些“年”的感覺。

“這里溫和的海風,讓我想起了家鄉的雪。”大年三十這天,高英城要到中隊所在的每一個哨位上查看情況。在海岸線巡邏時,輕柔的海風拂來,這個年輕的排長想起了來部隊前的那個春節。

同樣是春節,珠海街頭鮮艷的三角梅綻放,而北方的家鄉剛剛下過一場大雪。知道自己就要下部隊,離開前,父母特意拉上他到家附近的小公園去。積雪覆蓋了公園的每一個角落,他們走得格外安靜。在皚皚白雪中,父親笑著對他說︰“多看看吧,以後,很難見到雪了。”

臨別那天,高英城即將進入機場的安檢通道,一回頭,看見母親還倚在欄桿上望他。高英城不舍地走了回去,母親抱著他說︰“好男兒志在四方,你走吧。”

在珠海溫暖的節日里,平安和健康是他對家人最大的祝福。

思緒回到眼前,“紅色前哨連”官兵們面前是一桌豐盛的年夜飯。炊事員們忙了幾天,為大家準備了一道道誘人的佳肴。電視里播放著春晚分會場的畫面,當屏幕中出現窗外那座美輪美奐的大橋時,高英城和戰友們熱烈歡呼起來,共同慶賀新春的來到。

歡慶過後,他們又將走向各自的哨位,站好一年里的最後一班崗,守好在戰位的每一分鐘。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