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價昂貴的懶覺!揭秘希特勒如何應對諾曼底登陸

來源︰參考消息網責任編輯︰黃楊海
2015-06-13 12:19

資料圖片︰盟軍大規模登陸集結。

參考消息網6月12日報道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網站6月6日發表題為《1944年6月6日進攻日︰希特勒是如何反應的?》的文章,全文編譯如下︰

6月6日(盟軍諾曼底戰役打響之日)作為現代歷史上一個重大的紀念日將永遠銘刻在人們心頭。當晚,美國、英國和加拿大軍隊突破德國的大西洋壁壘,在西歐站穩腳跟。隨著蘇聯軍隊從東面逼近,阿道夫•希特勒的納粹政權被一只巨大的虎頭鉗夾緊。它的失敗只是早晚問題。

享受最後的“好時光”

考慮到1944年6月6日的關鍵性質,希特勒對這次進攻作出什麼樣的反應?他是大發雷霆,破口大罵,還是鎮定自若地試圖擊退進攻者?

一開始,上面所說的這些他都沒有做。諾曼底戰役打響的時候,希特勒正在睡覺。

6月初,這位德國元首住在他位于巴伐利亞阿爾卑斯山的宅邸貝格霍夫。根據當時的記載,那里的每個人都心知肚明,近期盟軍很可能發動進攻,但是那里的氣氛並不緊張。相反還很輕松,到了晚上差不多有種喜慶的氛圍。一群賓客與軍事幕僚會在這個建築群的茶室聚集,希特勒會就喜歡的題目侃侃而談,比如歷史上的偉人或者歐洲的未來等。

6月5日晚,希特勒及其隨從觀看了最新的新聞片,然後談了談影片與影院。聊往事一直聊到凌晨2點。希特勒的重要伙伴約瑟夫•戈培爾回憶說,那真是“過去的好時光”。

當戈培爾前往自己的住處時,下起了雷電交加的暴風雨——英國歷史學家伊恩•克肖寫道。德國軍事情報機構已經獲悉盟軍進攻的蛛絲馬跡,盟軍很可能正在登陸,並且是在諾曼底地區。但是沒有匯報給希特勒。這位元首在凌晨3點左右就寢。

德國總部很快確認盟軍正在進行某種大規模進攻。到了6點左右天亮時,防守方了解到︰盟軍的艦船飛機在法國這片近海以驚人的規模集結,黑壓壓的人群正向岸上涌來。這是一幅許多人永遠不會忘記的畫面。

稱消息“再好不過了”

不過,德國的反應遲緩又迷糊。這是真的主攻嗎?還是佯攻,主力部隊在別的地方登陸,很可能是加來?

美國歷史學家斯蒂芬•安布羅斯在《進攻日︰1944年6月6日,二戰登峰造極之戰》一書中寫道︰“德國非常困惑。”

希特勒繼續打著呼嚕。之前,他堅定認為,任何早期進攻都是圈套,旨在把德國軍隊引誘到錯誤的地方。鑒于他對盟軍表演性做法的傾向性認定,沒有人願意在自己還沒有確定情況前告訴希特勒出現了什麼情況。

克肖在《希特勒傳記》中寫道︰“他的助手們不願拿著搞錯的情報喚醒他。”

6月6日上午10點,納粹同僚、裝備部長阿爾貝特•施佩爾趕到貝格霍夫時,希特勒還沒睡醒。中午時分他才被叫醒,並被告知這一新情況。希特勒沒有發火,也沒有表現得惡狠狠,完全沒有。他仿佛松了一口氣。戈培爾覺得,這位德國領袖看上去仿佛卸下了肩頭的千斤重擔。他早就說過,諾曼底可能是登陸的一個地方。他覺得,那里的惡劣天氣有利于防守。他認為,盟軍遠遠不如德軍。幾個月以來,盟軍一直在英格蘭境內集結,但當時,納粹德國的空軍實力已經大減,無法對那里進行攻擊。現在,德軍終于打得著他們了,當然是指大炮。

歷史學家安布羅斯說,希特勒在被告知盟軍進攻後說︰“這是個再好不過的消息了。”

見外賓說“終于開始”

但是,希特勒上午的懶覺是一個極大的錯誤。或者說,他的睡覺再加上德國指揮系統的僵化嚴重削弱了德軍對盟軍這次進攻的反應。

6月6日一早,德國負責西面的最高司令官、陸軍元帥格爾德•馮倫德施泰特曾請求立即動用駐扎在巴黎地區的兩個後備裝甲師攻擊約120英里以外的諾曼底灘頭陣地。他必須請命,因為這超出了他的指揮範圍,須由國防軍最高統帥部裁奪。國防軍最高統帥部起初不願批準動用這部分軍隊,萬一“進攻”是個陷阱呢?

到了午餐時開的軍事會議上,希特勒終于同意了馮倫德施泰特的請求。但為時已晚。如果德軍一早就出動,在夜幕的掩護下恐怕這時已經抵達前線。現在,他們只能等待天黑,否則會被主宰法國空域的盟軍飛機消滅。

克肖在《希特勒傳記》一書中斷言︰“這次延誤時機很要命。”

盟軍已經開始向內陸挺進,互相聯絡,試圖建立沒有漏洞的灘頭陣地。德國的反擊沒能在盟軍登陸的海灘中間打入楔子。如果裝甲車多一些或許能夠讓反擊更有效。

6月6日晚些時候,希特勒在薩爾茨堡附近出席了奧地利新外長的接見活動。當他走進接見外賓的房間時,容光煥發。他說︰“終于開始了。”

到了這天晚些時候,已經有15.6萬盟軍部隊在法國登陸。6天後,所有灘頭陣地連成一片,盟軍控制了一塊縱深最深處約15英里的地方。兩周後,法國境內的美英兵力已經達到65萬,劍指柏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