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格-35戰機︰撬動未來市場的“支點”

來源︰人民網作者︰馬建光 張乃千責任編輯︰朱紅
2017-02-03 15:15

隨著俄羅斯總統普京于軍工委員會會議期間,以視頻連線方式現場觀看俄羅斯最新輕型多用途戰機米格-35UB的飛行表演,並高調宣布米格-35飛行試驗正式啟動,標志著被俄羅斯人寄予厚望的新一代“支點”呼之欲出。1月27日中國除夕夜之際,俄羅斯還專門為米格-35戰機舉辦了一場國際推介會,將米格-35戰機從幕後推上了前台。這款凝聚著俄羅斯軍工企業智慧結晶,裝備最新光電瞄準系統,可發現、識別和跟蹤空中及地面目標,並可使用常規武器和高精度武器有效打擊目標的先進4++代多用途戰斗機師出名門,市場潛力不容小覷。

師出名門血統純

曾幾何時,當斯大林詢問拉沃奇金,在拉-11活塞式戰斗機和米格-9噴氣式戰斗機間如何取舍時,拉沃奇金直言不諱地說,如果戰爭一時半會兒不會爆發,那麼米格戰機代表著未來。冷戰時期,西方世界常常將蘇聯的戰斗機集群統稱為米格,並不是真的不能對機型進行準確辨析,恰恰反映了米格戰機在俄系戰機中的代表性地位。

從一戰中的蹣跚起步,到冷戰時期進入巔峰,米格戰機曾與西方戰機在世界各地的天空中競相追逐。有過勝利的輝煌,也有過失敗的黯淡,但在任何時刻,米格戰機都是世界航空史上一頁不可或缺的華麗篇章。

剛剛于莫斯科郊外亮相的俄羅斯新型多用途戰機米格-35同樣繼承了米格家族的“高貴”血統。北約代號“支點-F”的米格-35戰斗機是在米格-29M/M2和米格-29K/KUB技術基礎上發展而來的先進4++代戰斗機,整體性能較老式的米格-29K和米格-29M有了顯著提升。俄羅斯官方更是將米格-29K/KUB、米格-35、米格-29M/M2統稱為米格家族的新時代“三劍客”。

事實上,提起米格-35人們並不陌生,這個曾在2007年就“首飛”成功,並“藝高人膽大”積極投入與西方全部四代半戰機競爭印度訂單的“初生牛犢”,那時候其實還是在米格-29基礎上改進而來的試驗機。如今,在原有試驗機上經過數次改進而來的米格-35戰機,最大起飛重量達到23.5噸,相比米格-29M2增加了30%,航速可達每小時2560公里,在空中不加油情況下最大航程3100公里,攜帶標配武器時作戰半徑可達1000公里。同時,米格-35戰機還對飛行技術性能進行了大幅優化,並裝備了最新型機載雷達,除可搭載各型導彈外甚至還可使用激光武器。

目前,米格-35戰機的研發工作已經完成,並開始進行相關飛行試驗。根據米格飛機制造公司生產的原型機顯示,米格-35包括單座的米格-35和雙座的米格-35UB兩種型號,預計首批將于2018年列裝。按照計劃,到2020年之前,俄羅斯空天軍將裝備30架米格-35戰機,同時俄羅斯還將積極推動米格-35走上國際軍火市場。

鷹擊長空技何在

作為米格戰機目前的主力機型,米格-29戰機是蘇聯于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研制的超音速多用途戰斗機,可執行對地攻擊、制空和截擊任務,從1983年就開始守衛廣袤的俄羅斯大地。雖然米格-29戰機具備優秀的格斗和對地攻擊技能,可單獨自主作戰,但近年來作戰半徑有限、電子設備老化問題尤其突出。為做好輕型戰機更新換代工作,米格-35戰機作為“接班人”應運而生。

相比之下,米格-35雖與米格-29外形相似,但蒙皮之下早已脫胎換骨。米格-35的機身進行了重新設計,邊條翼和全新的內部結構設計大大拓展了油艙空間,從而充分解決了米格-29戰機“腿短”的問題。同時,全新的電傳飛控系統、改進的飛火推一體RD-33MK發動機都是米格-35戰機上的“點楮之筆”。以米格-35裝備的兩台RD-33MK發動機為例,其最大無加力推力5.4噸,最大加力推力可達9噸,還配備了無煙燃燒室,配合全新采用的全權限數字式電子控制系統,可使米格-35的飛行小時費用顯著降低,僅僅是米格-29戰機的不足一半水平。

米格-35戰機的機載電子設備也是亮點頗多,充分聚合了俄羅斯新一代光電技術精華。其配備的紅外、電視和激光瞄準設備的光學雷達在制作過程中采用了航天技術,機載光學雷達的探測距離顯著增加,可在晝夜環境下全方位探測、跟蹤、識別和鎖定來自空中、地面和水面上的目標。同時,米格-35戰機還對新型頭盔目標指示和瞄準系統與機載火控系統進行了有機整合,操控武器的無線電電子設備具有廣泛兼容性,可發射俄現有和在研的所有空射導彈。作為米格-35作戰性能提升“倍增器”,其裝備的機載“甲蟲-AME”型有源相控陣雷達最遠探測距離300公里,可在超視距作戰時同時跟蹤30個空中和地面目標,並對其中的6個空中目標和4個地面目標同時發動攻擊。

在武器性能方面,米格-35戰機裝配大量防區外攻擊目標的遠程殺傷武器和現代化防御系統,可掛載的空空、空地和反艦導彈、火箭彈以及航空炸彈“琳瑯滿目”,有10余種之多。而米格-35在機翼下方裝有10個武器掛載點,可懸掛的武器總重量達到7噸。這些裝備不僅可保障米格-35完成現代戰場復雜多樣作戰任務,還能對來襲敵機和導彈進行有效防御,可充分提升自身的安全性能和戰場生存能力。同時,米格-35戰機還擁有比米格-29戰機更加堅固的起落架,可直接在土質飛機跑道和瀝青馬路上起降。

憑借著這些技術優勢,米格-35戰機已具備執行多任務能力,並可“叫板”西方第四代和第五代戰斗機與其爭奪制空權,甚至可在編隊行動中作為空中指揮機對空中編隊進行統一指揮。俄羅斯空天軍更是將其在敘利亞戰場上積累了大量實戰經驗反饋到米格-35戰機上,使其更加具備提升俄輕型戰機操控性能、擴大作戰用途和增強作戰效果的能力。

前途依舊未可知

俗話說得好,“酒香還怕巷子深”。不論米格-35戰機如何優秀,僅靠俄羅斯空天軍的消化能力顯然不能滿足米格的“大胃口”。蘇聯解體後,米格設計局也面臨發展轉型,不僅要設計飛機還要開始負責賣飛機,恰巧當時的俄羅斯國民經濟處于崩潰邊緣,軍費更是一減再減,因而對米格戰機也帶來較大沖擊。雖說近年來俄羅斯經濟整體已從低谷中得到恢復,新面貌軍事改革頗有成效,新成立的俄空天軍更是在敘利亞戰場上一展“熊威”,但立足國內依舊不是米格家族長期生存的根本之道。

曾幾何時,米格系列戰機出口數量巨大,戰場頻頻見其身影,可謂名聲在外。早在1988年,米格-29戰機就成為第一種在國際航展上展出的蘇聯戰斗機,此後人們更是頻繁的在世界各地航展上看到展出的米格-29戰斗機。雖說冷戰結束後,俄羅斯取消了對蘇霍伊戰斗機的出口限制,米格-29戰機在先天條件就好的蘇-27強大市場攻勢面前無法像前輩米格-15、米格-21那樣獨領風騷,但米格戰機的聲譽依舊在人們心中根深蒂固。

在此前,俄羅斯官方就曾披露,已有20多個國家對米格-35較有興趣,而在不考慮國家安全的因素下,作為輕型戰機的米格-35從經濟上講確實具備廣泛的出口潛力。這也難怪俄總統普京親自宣布米格-35戰機啟動飛行測試,並開展了大規模的政府推介活動。這不僅意味著米格-35戰機在俄羅斯空天軍處于“接班人”的地位,更充分體現著俄羅斯政府有意助力米格-35戰機走上國際軍火市場的“拳拳之心”。

然而,米格-35戰機的出口前景依舊尚未可知。在走出國門這一問題上,米格-35曾遭遇過“滑鐵盧”。早在印度準備采購126架新型戰機之時,米格-35戰機曾作為備選機型積極出戰,最終仍不敵西方集團而慘淡出局。其實在國內,米格-35戰機的地位也較為尷尬,從俄空天軍到2020年前區區30架訂單就可見一斑。事實上,米格-35戰機與同類型戰機相比價格過于昂貴,幾乎達到了蘇-30SM與蘇-35S戰機的身價。同時,米格-35戰機最大的問題就是“生不逢時”,或者說是問世太晚。作為一款主打出口的戰機,米格-35確實失去了印度MMRCA招標的絕佳時機,在此後無論怎樣推介都顯得有些姍姍來遲。

即使米格-35戰機已“馬不停蹄”準備交付國家測試,但目前米格-35整機仍存在一定問題,尤其是以“甲蟲-AME”雷達為代表的機載設備,依舊需要反復調教。但不可否認的是,米格-35戰機都代表了米格家族的最新精華所在,甚至即將推出的新一代米格第五代戰斗機也可能采取米格-35作為研制平台。而米格-35戰機優秀的技戰術性能和執行多任務能力,依舊是其在國際軍火市場“狂歌勁舞”的實力所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