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中那只“看不見的手”,你知道是什麼嗎?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鄭蜀炎責任編輯︰康哲
2018-02-08 03:01

如同市場是操控經濟“看不見的手”一樣,有些未見兵戎、未聞其殺傷力的戰略思維,一旦從戰爭舞台幕後出手,便持續改寫著戰爭的形態和進程。英國著名軍事歷史學家邁克爾•霍華德一語中的︰“真正的意義深長的變化不在軍隊持有的武器,而在軍隊本身的建設。”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戰爭中“看不見的手”

■鄭蜀炎

雖然關于戰略的定義差不多有一百種,但對一般閱讀者來說,觀歷史就像看戲劇,總是驚艷于那些攝魂揪心的曲折情節和夢幻般綺麗的色彩。戰爭史亦如此,最吸引人的篇章要麼是血與火戰場上披堅執銳的廝殺,要麼是謀于密室的奇兵詭道、陰謀暗術……然而,如同市場是操控經濟“看不見的手”一樣,有些未見兵戎、未聞其殺傷力的戰略思維,一旦從戰爭舞台幕後出手,便持續改寫著戰爭的形態和進程。英國著名軍事歷史學家邁克爾•霍華德一語中的︰“真正的意義深長的變化不在軍隊持有的武器,而在軍隊本身的建設。”

拿破侖閃亮登場後,很快就成為一個大理石浮雕般的英雄。但翻閱軍事史不難發現,當時的法國並沒有出現突破性的軍事技術和裝備。也就是說,這個矮個子的科西嘉人將歐洲攪得七葷八素,靠的並不是什麼威力巨大的新型武器。其所倚者,制度也。1789年法國資產階級大革命時,為了對抗歐洲反法聯盟,法國首次推行了全民義務兵役制。拿破侖以此全面取代了雇佣式的招募兵員制,不僅保證了戰爭對兵員數量的需求,而且革除了雇佣兵制的諸多弊端(如軍官為貴族世襲,雇佣農奴為伍),激發了普羅大眾的民族主義熱情。恩格斯對此評價甚高︰“他發現了在戰爭和戰略上唯一正確使用廣大的武裝群眾的方法。”

這個制度還有一個受益者是普魯士——這個先有軍隊、後有國家的典型軍國主義聯邦,因大小邦國的分崩離析折騰得軍力弱小。正因為如此,其對先進的觀念有著超強的接納性,隨著義務兵役制的引進,“鐵血”之軍橫掃歐洲戰場,百年之間幾乎徹底改變了歐洲版圖。

再回來說拿破侖。1815年的滑鐵盧戰役大約是軍史愛好者們激辯、嘆息最多的戰例,傳奇英雄的雕像由此坍塌,直至黯然離去魂歸大西洋。此役功敗垂成可說之處頗多,但縱觀整場戰事,拿破侖幾乎是獨自統帥或支撐著如此龐大的軍團。事實上,被他譽為“偉大的法國參謀長”的貝爾蒂埃,更多的時候不過是在扮演一個偉大秘書的角色。貝氏不敢攖其虎須,但卻能夠充分理解拿破侖的意圖,並能將其不甚明晰的思考、只言片語的口述迅速轉化成詳盡而準確的作戰命令下達。事也湊巧,偏偏滑鐵盧戰爭期間貝爾蒂埃不在身邊,蹩腳的參謀長蘇爾特由于對拿破侖作戰意圖的理解不透,結果左支右絀,把整個戰場調度得一團糟。

1870年,在對整個歐洲歷史都產生了重大影響的色當戰役中,有“戰爭超級組織者”之譽的普魯士元帥老毛奇,革命性地設計和建立了軍隊中真正意義上的參謀部制度,從而使得統帥部的指揮謀略系統告別了私人幕僚模式。普魯士人是這樣定義參謀部功能的︰緊密合作的普通人憑借各司其職的專業化,來戰勝拿破侖這樣的天才。

經濟學是解釋人類合作秩序的科學,同時也解釋著戰爭的進程與勝負。我們知道,火藥和火器都發明于中國,並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具有相當的技術領先優勢,明代中國手槍已達到連發3響的水平(崇禎皇帝在李自成破城後,就手持一把“三眼銃”防身)。但歐洲國家卻依靠工業革命,獲得了足夠的價格優勢。以手槍為例,中國的價格高于法國3倍、英國9倍。在無戰事的年代,我們被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攥得喘不過氣來。

歷史學家有“戰爭鐵砧上鍛造的歐洲”的說法,但不要忘記,這“戰爭鐵砧”往往是在金融交易中鑄就的。著名的羅斯柴爾德家族史中,幾乎所有的傳奇都和戰爭的投資與投機有關;1694年英格蘭銀行建立後的首要職能,就是保證英國政府通過借貸市場獲得持續而低廉的資金,從而使英國在與法國的多輪爭霸戰爭中取得勝利;意大利的城邦小國,如佛羅倫薩、威尼斯之所以能夠在歐洲殘酷的戰爭中有一席之地,重要原因就在于他們擁有豐厚的金融資源……

據說,當年游牧民族縱橫天下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們長期與馬接觸產生了某些抗體,在抗御天花等病毒上遠比農業民族有優勢,確保了冷兵器時代至為重要的強壯體魄。盡管這只是一種說法,但對于戰爭中那些“看不見的手”,我更願意品悟古羅馬哲學家盧克萊修的話︰“重要的不僅在于看見,而且在于怎樣看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