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橄欖枝”行動︰炮火中襲來“表情包”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瑞景 陸鋒 張文文責任編輯︰康哲
2018-02-08 14:17

這場代號為“橄欖枝”的軍事行動開始于1月20日,土耳其軍隊與其支持的敘反對派武裝“敘利亞自由軍”,對美國支持的當地庫爾德武裝“人民保護部隊”發動了打擊。土耳其此舉使“後伊斯蘭國”時代的敘利亞局勢變得更為復雜,有關各方在這場博弈中的“臉色”,也十分耐人尋味——一大波“表情包”正在襲來。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土耳其在敘利亞阿夫林地區開展的軍事行動,牽動著有關各方的神經——

“橄欖枝”行動︰炮火中襲來“表情包”

■李瑞景 陸鋒 解放軍報記者 張文文

制圖︰王錫聖

2月1日,土耳其武裝部隊總參謀部發表聲明說,土耳其軍隊在敘利亞北部阿夫林地區開展軍事行動以來,已消滅790名武裝人員。

這場代號為“橄欖枝”的軍事行動開始于1月20日,土耳其軍隊與其支持的敘反對派武裝“敘利亞自由軍”,對美國支持的當地庫爾德武裝“人民保護部隊”發動了打擊。土耳其此舉使“後伊斯蘭國”時代的敘利亞局勢變得更為復雜,有關各方在這場博弈中的“臉色”,也十分耐人尋味——一大波“表情包”正在襲來。

強硬,變成尷尬

——土耳其的憤怒有多強烈?

土耳其此次打擊敘利亞庫爾德武裝,其決心之堅定、行動之迅速,確實有些出乎外界的預料。

1月20日,行動開始當天,土耳其空軍出動多架F-16戰機飛越邊界進入敘利亞,空襲“人民保護部隊”的軍事觀察點和燃料庫等目標。隨後,擔綱地面進攻重任的土軍裝甲部隊和“敘利亞自由軍”連續拿下七個城鎮,並且在奪取庫爾德武裝關鍵補給線的戰斗中取得勝利。1月27日,土耳其政府更是向美國直接喊話,要求駐敘美軍立即撤離被“人民保護部隊”控制的曼比季。

土耳其的怒火其來有自。土耳其一直認為敘利亞境內的庫爾德武裝是土國內分裂勢力庫爾德工人黨的分支,擔心其勢力坐大,誘發土國內分離主義傾向,危及國家安全與穩定。在敘利亞內戰中,擁有美軍支援的庫爾德武裝表現出了較強的戰斗力。以庫爾德武裝為主力的“民主軍”,不僅穩固了傳統的庫爾德人聚居區,還奪取了原先由“伊斯蘭國”佔領的許多城鎮,其中就包括幼發拉底河重鎮曼比季,使得庫區大有連成一片並持續西進獲取地中海出海口之勢。1月14日,美國主導的多國聯盟宣稱將以庫爾德人為主力,在敘利亞組建“邊境安全部隊”,規模將達3萬人,更是踩到了土耳其的底線。雖然土耳其總理耶爾德勒姆略帶保守地稱行動的目的是在阿夫林地區建立一個縱深30公里的安全區,但土總統埃爾多安則宣稱,土軍將“像壓路機一樣碾碎任何威脅”,徹底剿滅土敘接壤地帶的一切庫爾德武裝。

行動伊始,土耳其放出了一周拿下阿夫林的豪言,宣稱軍事行動會“速戰速決”,但戰事的進展並未如其所料。在土耳其軍隊長驅直入的過程中,庫爾德武裝利用熟悉地形的優勢,多次對土耳其軍隊發動突襲。2月3日,土耳其軍隊遭遇了行動開展以來的最大單日傷亡,至少7名士兵喪生,還被“人民保護部隊”發射的導彈擊毀了一輛坦克。屋漏偏逢連夜雨,同為北約盟國的德國日前也以土軍濫殺無辜為由,宣布停止對土耳其引德的“豹-2”式坦克進行升級,並對土實施全面武器禁售。

如果說上述這些情況還難以影響土耳其的決心,美方的反應就令土耳其不得不有所顧忌。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約瑟夫•沃特爾日前表示,美國不會考慮從曼比季撤軍的可能性,這意味著土軍有可能與美軍發生正面沖突。2016年土軍的“幼發拉底盾牌”行動以及去年秋天的拉卡攻堅戰中,當土軍準備對庫爾德武裝采取行動時,美軍都會出動兵力上街,令土軍知難而退。眼下,美軍故伎重施,拒絕從曼比季撤兵,也讓土軍陷入進退兩難的尷尬境地。土耳其究竟有多大的決心來繼續推進戰事,也有待觀察。

隱忍,然後變臉

——美國政策調整有多迅速?

由于庫爾德人背後有美國的支持,土耳其的軍事行動被觀察人士解讀為對美國的“打臉”。“橄欖枝”行動發起次日,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就向外界證實,土耳其方面事先告知了美國方面。他還稱,土耳其是北約成員中唯一一個境內存在活躍叛亂勢力的國家,土方有“合理的安全關切”。這也表明,對土耳其的這次軍事行動,美國最開始保持的是默許或者隱忍的態度。

不過,這樣的態度很快發生了改變。1月2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埃爾多安通電話時警告土耳其要慎重行事,“避免任何可能導致美土軍隊發生沖突的行動”。美軍中央司令部和歐洲司令部宣布進入最高戰備狀態,敘境內的2000余名美軍也接到了“可以進行自衛反擊”的命令。美軍領導的聯軍發言人表示,駐扎在敘利亞曼比季的聯軍已經做好防御土耳其進攻的準備,“土軍的進攻將會導致北約盟友之軍的直接沖突”。

美國最初的隱忍和之後的變臉,看似矛盾,其實都比較容易理解。

當初,美國同意土耳其加入北約,看中的就是其能夠幫助北約減輕來自俄羅斯和恐怖組織的壓力,必要時還可充當北約的“炮灰”。因此,美國不想與盟友土耳其徹底翻臉,更不願意把土耳其推向自己的競爭對手俄羅斯一方。

然而,土耳其明里暗里與俄羅斯眉來眼去,早令美國感到不悅。在其他反對派被證明不堪大用之後,庫爾德武裝已成為美國在敘利亞危機中最為看重的力量。無論是削弱巴沙爾政權,還是防止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卷土重來,抑或是遏制伊朗,庫爾德武裝都是美國最有用的“棋子”。某種意義上,失去庫爾德武裝,美國就失去了在敘利亞局勢中扳回不利局面的抓手。看到土耳其要把庫爾德武裝趕盡殺絕的架勢,美國自然要出手相救,對土耳其敲打一番。

所以,與其說美國的政策調整有多麼迅速,不如說美國的戰略是何其穩定——不管什麼時候,一個分裂的中東,才最符合美國的利益,這一點,已經無數次得到了證明。

譴責,還是偷樂

——敘利亞的心里有多無奈?

俄羅斯宣布從敘利亞撤軍後,原來在戰場上形勢看好的敘政府軍又迎來了一段艱難的日子。不過,土耳其在阿夫林地區的“橄欖枝”行動,對敘利亞當局來說,可謂是“幸福的煩惱”。

對于土耳其的越境軍事行動,敘外交部副部長梅克達德將之譴責為“軍事入侵”,並稱敘空軍“已做好準備擊毀出現在敘利亞高空的土耳其目標”。

話雖強硬,敘政府的警告在當前卻更多地停留在宣示的層面上,盡管阿夫林的地方官邀請敘政府軍進入,受到打擊的“人民保護部隊”也放下顏面向敘當局求援,敘政府軍卻一直遲遲未見行動。

一方面,在打擊要“裂土自治”的庫爾德武裝這一點上,敘利亞和土耳其存在著共同的利益。敘境內庫爾德人的政治主張各不相同,最激進的要求與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境內的庫爾德人聯合建立獨立的民族國家,次之的是要求敘總統巴沙爾下台,溫和一點的也要謀求實行聯邦制政體並實現自治,這些都很難為敘政府接受。所以,對于土耳其打擊庫爾德武裝的行動,敘當局盡管嘴上譴責,估計心里也在暗自偷樂,寧願“讓子彈多飛一會兒”。不過,心腹之患要靠外力進入自己境內打擊,敘利亞心中想必也是滿滿的無奈。

另一方面,這也與敘政府“先南後北”的基本“復國”戰略有關。當前,敘政府軍的行動重點,一是在首都大馬士革東古塔地區展開針對反對派的圍剿,以確保首都核心區的安全;二是打擊以“征服陣線”為首的極端勢力,以打通大馬士革至阿勒頗的戰略走廊。因此,不管是兵力上,還是精力上,敘當局暫時都不願卷入土耳其在北部地區開闢的新戰場。

觀望,外加勸和

——俄羅斯的收益有多豐厚?

勇猛果敢,是“戰斗民族”俄羅斯留給人們的第一印象。其實,在敘利亞戰爭中,俄羅斯在戰略上的運籌帷幄同樣令人嘆為觀止。

在發動“橄欖枝”行動時,土總統埃爾多安就表態說,已經與俄羅斯進行過協商。駐守在阿夫林地區的俄軍人員在土軍進攻前便已撤走,也從側面印證了俄羅斯對土耳其軍事行動的默許。

敘利亞是俄羅斯在中東的重要盟友。美國宣布以庫爾德武裝為骨干組建“邊境安全部隊”,無疑將增強庫爾德人在敘利亞未來局勢中的影響力,這顯然是俄羅斯不願看到的。土耳其發動“橄欖枝”軍事行動,俄羅斯自然願意“坐山觀虎斗”。對俄羅斯來說,這不僅可以削弱庫爾德武裝的力量,也可借機分化美土關系,擠壓美國在敘利亞和中東的戰略空間。

更令人叫絕的是,在“橄欖枝”行動展開的同時,俄羅斯、土耳其和伊朗三方倡議,在俄南部城市索契召開敘利亞全國對話大會,並取得積極成果,啟動了敘民族和解及制定新憲法的進程,打破了解決敘利亞問題的僵局。聯合國秘書長敘利亞問題特使德米斯圖拉認為,成立敘利亞憲法委員會協議的達成,意味著敘利亞危機的政治解決由理論進入實踐階段。此次會談成果將作為聯合國主導的日內瓦敘利亞和談進程的一部分。

軍事上,自己不費一槍一炮,便可坐享漁翁之利;政治上,推動索契和談達成重要共識,彰顯自身影響力。俄羅斯的謀劃可謂深遠,收獲可謂豐厚。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