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代戰斗機如何發展,日本有點蒙

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張文昌 辛乃軍責任編輯︰楊紅
2018-03-23 08:51

日本國產“心神”戰機。視覺中國供圖

據《朝日新聞》3月5日報道,日本防衛省已經決定,2030年之前不再考慮自主研發取代現役F-2的下一代戰斗機,而以國際合作為基礎聯合開發,也不排除繼續引進F-35A。

但日本防衛相在3月6日說︰“已放棄國產開發下一代戰機的說法不屬實。”還表示,日本3月已向美國和英國的相關軍工企業發出了第三版“信息征詢書”,尋求這款代號為F-3的下一代戰斗機設計方案。

還有日本了解內情的人士透露,日本希望F-3的具體設計方案基于現有飛機,可能包括F-35、F/A-18E/F、“台風”等。

日本到底需要一架什麼樣的下一代戰斗機F-3?這得先看看日本是以誰為假想敵,F-3是以誰為作戰對象。

縱觀日本周邊,說日本一直將中國視為假想敵之一,將中國的最先進戰斗機視為F-3的作戰對象之一,應該不成問題。日本長期以來一直在渲染“中國威脅論”,一直在給美國軍事上圍堵中國充當馬前卒,一直在謀求強大軍事實力,也一直將中國作為它挑戰戰後秩序、恢復“正常國家”的重要障礙。

中國最先進的戰斗機是殲-20,殲-20應該是日本下一代戰斗機F-3的作戰對象之一。日本對下一代戰斗機的設想一定不比殲-20差,隱身、重型、雙發、遠程、可掛先進機載武器等特點,應該是日本對下一代戰斗機的基本要求。

日本原計劃是在“心神”技術驗證機基礎上,自主研發下一代戰斗機F-3。但“心神”不爭氣,2016年6月4日首飛後,一年有余只試飛了32次,就匆匆結束了,這很耐人尋味。

“心神”的遭遇說明日本沒想到中國的殲-20發展如此迅速,雖然起步時間差不多,但“心神”剛剛首飛,殲-20就已裝備部隊了,再在“心神”基礎上發展一款F-3既遠水不解近渴,也“裝備即落後”了,沒有意義。

同時,也說明日本自衛隊對“心神”不滿意的地方太多,包括發展理念、隱身性能、發動機、智能蒙皮等離想象的差距太大,再試驗下去等于白白燒錢,還不如及時止損節約經費,以發展更先進的戰斗機。

下一代戰斗機到底什麼樣,面對中國等日新月異的裝備發展形勢,日本確實有點蒙,要不然日本也不會接二連三地向世界排名前列的戰斗機生廠商發出“信息征詢書”。

日本只知道下一代戰斗機應該能戰勝殲-20,但以什麼理念、通過什麼樣的技術途徑才能研發出這樣一款戰斗機,日本思路還不太清晰。其實這些廠家可能也不知道,要不然在日本發出前兩份“意見征詢書”之後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

很顯然,以波音公司的F/A-18E/F和歐洲的“台風”為基礎改進發展肯定不行,因為F/A-18E/F和“台風”屬四代和“四代半”戰斗機,“舊瓶裝新酒”改不出一款高性能的第五代戰斗機。

繼續引進F-35A戰斗機對于日本來說可能性較大,因為早有傳聞日本要擴大引進F-35A,但不應該是日本發展下一代戰斗機F-3的方案,而是彌補日本現役F-4J/DJ退役的不足。再說F-35A更擅長對地攻擊,難以彌補其制空能力的不足。

直接采購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F-22肯定不行。因為美國國會早在1998年就立法禁止F-22外銷。再說,美國也沒有重啟F-22生產線的計劃。即使美國今天能把F-22賣給日本,日本也難保能用F-22戰勝殲-20。

聯合美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或波音公司直接發展第六代戰斗機,目前無望。因為美國的第六代戰斗機仍處于概念研究之中,其目標圖像仍沒聚焦,尚不清晰,2030年前不太可能有第六代戰斗機出現。再說,美國對第六代戰斗機的研發很可能會像研發F-22一樣,不容他國染指。

日本發展先進戰斗機F-3心情迫切。因為不僅它與中國有領土之爭,與俄羅斯和韓國之間也有島嶼爭端,而且俄羅斯軍事實力世界排名第二,韓國軍事裝備發展也十分迅速,不加緊備戰不行,沒有強大的軍事實力腰桿子不硬。盡管日本已經開始采購美國第五代戰斗機F-35,但以對地攻擊為主的F-35難以滿足其控制天空的要求。

日本三番五次地向世界研發戰斗機能力最強的軍工企業發出“信息征詢書”,說明日本並未死心塌地放棄自主研發下一代戰斗機F-3。因為不建立自主研發能力,就難以擺脫進攻型裝備受制于美國的局面,就難以重振日本航空工業。其實,日本整合原有的防衛省經理裝備局、裝備設施本部、技術研究本部、陸海空自衛隊等相關部門,正式設置“防衛裝備廳”,就已為自主發展武器裝備做好了體制上的準備。

日本想向前大跨一步自主發展一款更先進的戰斗機,但發展“心神”技術驗證機的實踐已經讓日本認識到,光靠自己已經研制不出這樣一款戰斗機。日本雖是科技強國,也有一定的研發軍用飛機的經驗和技術基礎,但研發第五代戰斗機瓶頸也是明顯的。

經驗不足是其一。二戰後,日本就一直沒有獨立研制過戰斗機,雖然不斷跟著美國學,但學總不能代替親身實踐,總是在隔靴搔癢。

工業基礎發展不平衡是其二。一個小小的戰斗機,需要一個國家的機械工業、航空工業、電子工業、航天工業等各種工業基礎作支撐。需求牽引發展,由于日本長期以來在美國的控制之下,沒有完全自主研發過戰斗機,很難讓日本在沒有需求的情況下建起一系列的配套設施。如大中小型、高中低速各種風洞等。

核心技術沒有自主掌握是其三。如小涵道比、大推力、高推重比航空發動機等。

日本三番五次地向世界研發戰斗機能力最強的軍工企業發出“信息征詢書”,也說明日本在完全自主研發F-3無望的情況下,想走以我為主合作研發之路,可能想采取像歐洲的德國和法國研發第五代戰斗機那樣的技術路線,以現在較為流行的“系統之系統”“系統族”等理念為牽引,融合世界先進技術,研發一款“五代半”戰斗機。

日本與英國有合作基礎。政治上,日英都屬西方七國集團成員,合作中戒備少。技術上,日英可以互補,英國是老牌的航空制造大國。在需求上,兩國都有發展下一代戰斗機需求,同時也可以彌補因基數不足而導致成本過高的問題。但問題是,英國也沒有發展第五代、第六代戰斗機的經驗,合作難有成效。

美國當然可以幫助日本研發出更為先進的戰斗機。但日美合作,美國不會自甘沉淪僅當日本的小幫手,即使名義上以日本為主,但實際上可能是美國在設計上、主輔機制造上全部包攬,就像當年研發F-2戰斗機一樣。這樣,就等于日本自主研發的夢想又落空了,日本會干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