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陸軍展開越戰後最大規模的現代化轉型

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王鵬責任編輯︰康哲
2018-06-14 09:21

今年以來,美軍高層多次對外宣稱美國陸軍正在大轉型。美國陸軍參謀長馬克•米利表示,美國陸軍當前正處于轉型期,這一過程可能長達30年。在此期間,美國陸軍將從打擊武裝分子轉向與勢均力敵的敵人展開長期地面戰。

這意味著,隨著美軍在世界範圍內的反恐戰爭告一段落,美國陸軍啟動了自越南戰爭結束後整頓軍隊以來最大規模的軍事現代化計劃,這將是一次徹底改變其武器裝備、訓練與戰術的變革性轉型。

轉型動因

美國陸軍之所以進行如此大規模的轉型有著深刻的時代背景。2017年7月,美國陸軍訓練與條令司令部發布了一份名為《未來戰爭的作戰環境與特點變化》的研究報告。報告認為,2030年至2050年間,重大技術突破將最終導致戰爭性質的變化。尤其是多域的威脅、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復雜的反介入/區域拒止復合體、采用機器人和自動化等先進技術的新武器等因素,都會給美國陸軍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

報告還宣稱,“俄羅斯、中國、朝鮮和伊朗,以及激進的‘伊斯蘭國’,是美國將要面對的主要潛在對手。”由此可見,先進技術的迅猛發展、戰略環境的變化,是美國陸軍展開此次轉型的主要動因。

一方面,美國陸軍試圖通過轉型來保持始終領先對手的技術優勢。2016年,美國“未來陸軍國家委員會”就曾發出警告稱,一支長達15年幾乎沒錢進行武器裝備現代化或士兵能力提升的陸軍部隊,將在保持對潛在對手的技術優勢方面面臨越來越多的挑戰。

對此,美國陸軍部于2017年年初公布了《2016∼2045年新興科技趨勢》的預測報告,明確了物聯網、機器人與自動化系統、智能手機與雲端計算、智慧城市、量子計算等20個值得美國陸軍關注的核心科技發展趨勢。這意味著,確保取得和保持未來作戰中的技術優勢,並運用技術優勢戰勝對手是美國陸軍建設和發展的最根本起點。

另一方面,轉型也是美國陸軍對美國軍事戰略和戰略對手發生變化的直接反應。近年來,隨著美國軍事戰略逐步由“全球反恐”時代進入“大國競爭”時代,其預設的主要戰略對手已經由諸多類型的非常規對手轉為以中俄大國為主的傳統對手。5月7日,美軍太平洋陸軍司令羅伯特•布朗在澳大利亞公開表示,“中國曾經懼怕我們,也尊重我們。現在,他們尊重我們,但他們不再怕我們了。”

美國陸軍參謀長馬克•米利上將也宣稱,美國陸軍“如果不能針對未來可能發生的高端沖突提升戰備能力,無異于將整個陸軍的未來作為賭注”。轉型也就成為美國陸軍所采取的必然應對方式。

概念引領

為了確保發展方向正確清晰,美國陸軍近年來一直在不斷更新作戰概念和作戰條令,以適應未來戰爭需要。其中,尤以城市作戰理論和新型聯合作戰理論最受關注,這些新型作戰概念是美國陸軍轉型的理論牽引。

美國陸軍高度關注城市作戰理論的研究與發展。2017年6月,美國《國防》雜志以《城市戰︰美國陸軍和海軍陸戰隊準備在超大城市進行作戰》為題刊文表示,美國陸軍將不得不加強在超大型城市攻擊、防衛、機動和保護方面的能力,從而才能在擁有大量平民的城市作戰環境中取得作戰勝利。

美國大西洋理事會布倫特•斯考克羅夫特國際安全中心在研究報告《陸軍的未來︰今天、明天和後天》中指出,大城市的興起將對陸軍產生重大影響。其預計到2030年,60%以上的世界人口將生活在城市地區,將有41座超大城市的人口超過1000萬人。對此,美國陸軍訓練與條令司令部情報規劃辦公室主任湯姆•帕帕斯表示,陸軍已經開始為這種前景進行計劃,開發新的城市作戰概念是其中重要的內容。

美國陸軍還提出了信息化戰爭時代的新型聯合作戰理論。2016年10月,美國陸軍首次提出“多域戰”概念,其旨在擴展陸軍在空中、海洋、太空和網絡空間的作戰能力以及與其他軍種的聯合能力,以更好地應對“反介入/區域拒止”挑戰。2017年10月,美國陸軍發布了納入“多域戰”思想的最新版《FM3-0︰作戰綱要》,表示其正式接受和采納這一新型作戰概念。

2018年1月25日,美國空軍作戰司令部司令霍姆斯表示,美國陸軍與空軍正在制定“多域戰”作戰條令,表明“多域戰”成為繼“空地一體戰”之後,美國陸軍提出的第二個為其他軍種接受的聯合作戰理論。

5月22日,美國陸軍訓練與條令司令部司令斯蒂芬•湯森在太平洋地面部隊協會發表講話,宣布將“多域戰”作戰概念轉變為“多域作戰”,對其進行進一步升級。同時,為實踐這一新的作戰理念,美國太平洋陸軍司令羅伯特•布朗還表示,太平洋是“多域戰”的完美試驗區,計劃于2019年派遣多域特遣部隊參加“太平洋路徑”演習。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