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談談打打沒完沒了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作者︰李嘉寶責任編輯︰楊紅
2019-05-27 08:37

阿富汗︰談談打打沒完沒了

本報記者 李嘉寶

4月7日,阿富汗政府軍在東部楠格哈爾省拉爾布爾地區對塔利班武裝分子開展新一輪打擊行動。圖為參與軍事行動的阿富汗安全部隊成員。賽義夫拉赫曼•薩菲攝(新華社發)

近期,阿富汗安全局勢持續惡化,多起武裝沖突在各地爆發。半島電視台報道稱︰“阿富汗全國各地的戰斗仍在繼續,塔利班控制或影響的領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自去年10月至今年5月,美國和塔利班已舉行六輪直接談判,尋求阿富汗和解之道。但時至今日,和平曙光仍未降臨,新的沖突正在醞釀,阿富汗安全局勢依舊令人擔憂。

對話伴隨對抗

5月9日,阿富汗塔利班與美國在卡塔爾首都多哈舉行的第六輪談判結束。阿富汗各地的槍炮聲並未因談判稍有停歇。阿政府官員5月21日稱,阿安全部隊20日晚在東部加茲尼省開展軍事行動,打死42名塔利班武裝分子。據巴基斯坦電台消息,阿政府16日與塔利班武裝分子在扎布爾省發生交火,造成政府軍11人死亡,17名塔利班武裝分子喪生。北約駐阿富汗聯軍5日在法拉省發動多次空襲,炸死150名塔利班武裝分子。

值得注意的是,塔利班武裝針對阿富汗警察的襲擊近期也頻頻發生。據阿富汗內政部消息,19日晚塔利班武裝襲擊了首都喀布爾第七警區,導致3名警察死亡。5日北部巴格蘭省警察局大樓遭到襲擊,造成18名警察死亡。

沖突造成的人道主義危機同樣令人心驚。據聯合國阿富汗援助團上月發布的一份報告,今年第一季度,阿富汗581名平民死于戰火。其中,簡易爆炸裝置造成53名平民死亡,269人受傷,比去年同期增加21%。

“當如此多的沖突肆虐且無辜的人們死亡時,目前的談判速度顯得遠遠不夠。”美國駐阿富汗和平特使扎勒梅•哈利勒扎德在第六輪談判結束時表示。

“整體來看,阿富汗的安全事件與前兩年相比有一定增加,安全局勢趨于嚴峻。尤其是塔利班針對政府安全力量,如國民軍、警察等的襲擊事件大幅增加。”蘭州大學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分析,“當前,阿富汗政府軍、北約駐阿聯軍及塔利班武裝都在采取一種‘以打促談’的策略,試圖通過武力施壓逼迫對方在談判上做出讓步;與此同時,各方也無力開展更大規模的軍事行動,使形勢出現逆轉性變化,這是當前阿富汗局勢的突出特點。”

成果屈指可數

2018年10月,美國與塔利班開啟了談判進程,向國際社會傳遞出政治解決阿富汗問題的積極信號。如今,談判仍在繼續,成果卻屈指可數。

近日,美國《國家利益》雜志的一篇文章這樣寫道︰“阿富汗沖突的政治解決方案可能是什麼樣子,需要做出哪些妥協以及如何實現這些妥協,目前還不明確。‘政治解決方案’一詞往往成為對‘塔利班談判’的簡略解釋。”

據朱永彪分析,美國和塔利班的談判就兩個基本問題達成了共識,一是美國承諾撤軍;二是塔利班承諾不得利用阿富汗領土損害美國和其他國家利益。但雙方在一些深層次問題上缺乏共識,確定了原則與目標卻缺乏具體的程序和步驟。

“問題的關鍵在于塔利班拒絕同意停火並與喀布爾政府會談。”巴基斯坦《論壇快報》認為,“美國堅持不停止暴力、不進行阿富汗內部對話就不可能達成任何協議,塔利班堅持認為,一旦外國軍隊離開該國,這些問題將迎刃而解。因此,僵局仍在繼續。”

“經過六輪談判後,喀布爾仍然沒有在談判桌上獲得一席之地。”《華盛頓郵報》稱。塔利班一直指責阿富汗政府是“美國的傀儡”,拒絕與其進行直接對話。

對此,阿富汗駐美國大使魯婭•拉赫馬尼近日發出警告︰“美國與塔利班的直接對話使喀布爾政府處于黑暗之中,也將使未來的和平協議缺乏阿富汗公眾的支持,不利于阿富汗實現持久和平。”

“阿富汗政府被邊緣化了。”朱永彪指出,美國和塔利班開展會談一定程度上打擊了阿中央政府的權威,這將對阿富汗和平進程的推進和未來的政治重建產生負面影響。

和平之路漫漫

據半島電視台報道,阿富汗總統加尼上月29日在首都喀布爾舉行了大支爾格會議(大國民會議),以制定未來與塔利班談判的共同戰略。大會聚集了3200名參與者,包括來自全國各地的政治家、部落長老及其他知名人士。

這次旨在凝聚國內共識的會議,恰恰折射出當前阿富汗政局的分裂。阿富汗政壇兩名重要人物,即政府首席執行官阿卜杜拉和前總統卡爾扎伊因與總統加尼意見不合缺席會議。塔利班則更加尖銳地抨擊會議是“美國‘傀儡’持續愚弄阿富汗的體現”。

半島電視台援引學者分析說︰“相比美國與塔利班的會談,阿富汗人之間的下一階段會談——通常被稱為阿富汗內部對話,將更具挑戰性”。

“阿富汗實現和平任重而道遠。”朱永彪指出,從內部因素來看,阿富汗經濟形勢嚴峻,貧困失業等社會問題尖銳,國內政治共識缺乏,各派政治勢力博弈加劇,將對和平進程的推進造成巨大沖擊。從外部因素來看,一旦美國真正撤軍並大幅縮減對阿經濟援助,即“甩包袱”式的撤離,阿政府將無法承擔每年60多億美元的安保預算,阿富汗將陷入嚴重的安全危機。此外,撤軍造成的“權力真空”可能引發新的地區博弈,將攪亂阿富汗局勢。

“阿富汗進入了政治不確定時期。”在美國《國家利益》雜志看來,阿富汗的政治解決方案需要進行三次獨立但相互依存的談判︰美國與塔利班之間以安全為重點的雙邊談判、阿富汗人之間的政治談判和地區國家的區域談判。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副研究員潛旭明進一步指出,阿富汗問題各方在外國軍隊撤離、未來阿富汗憲法和政治安排等議題上分歧巨大。一些地區國家不斷強化地緣政治博弈,無法聯手推動和平進程。隨著敘利亞戰事結束,一些“伊斯蘭國”殘余恐怖分子流竄至阿富汗及其周邊地區,加大了安全風險。以上種種因素使得阿富汗和平進程堪憂。

“鑒于當前的不穩定局勢,結束阿富汗戰爭可能仍是一個遙遠的夢想。”巴基斯坦《論壇快報》稱。

《人民日報海外版》(2019年05月25日 第06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