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自衛隊開赴中東盤算多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文威入責任編輯︰宋麗麗
2020-02-05 15:29

日本海上自衛隊“高波”號護衛艦。

據日媒報道,日本海上自衛隊中東派遣部隊2月2日上午從位于神奈川縣的橫須賀基地出發,預計本月下旬抵達中東附近海域,與先期抵達的反潛機編隊匯合,開始執行護航和情報搜集任務。

一艦兩機將駐守一年

此次派遣行動主要由“高波”號護衛艦和兩架P3-C巡邏機構成,共編260人。此次出發的“高波”號配備2架武裝直升機,能夠攜帶16枚“海麻雀”防空導彈、28枚“阿斯洛克”反潛導彈、8枚90式反艦導彈,具有較強的火力。兩架P3-C巡邏機已于1月抵達非洲吉布提基地,在索馬里附近執行打擊海盜任務。待“高波”號抵達預定海域,艦機匯合後將一並執行任務。

根據命令,日本海上自衛隊中東派遣部隊活動範圍限于阿曼灣、阿拉伯海北部和曼達布海峽東側等公海海域,不會進入武裝沖突爆發可能性較高的霍爾木茲海峽和波斯灣。該部隊將依托阿曼及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港口作為補給據點。此次派遣暫定1年時間,後續可根據實際情況延長。

此次派遣行動以《防衛省設置法》第4條第18款“調查研究”為依據。《防衛省設置法》是日本防衛領域的機構組織法,其職能規定中有一項是防衛省具有“調查研究”職能。此次行動將該條款作為法律依據,受到日本各界的質疑,不少人認為其中存在過度解釋和濫用嫌疑。

出發前,海上自衛隊將 “高波”號的艦橋部窗戶玻璃更換為防彈玻璃,並展開針對性訓練。考慮到2019年9月沙特阿拉伯發生油井遭無人機攻擊事件,“高波”號也進行了應對無人機攻擊的相關訓練。1月底,海上自衛隊專門組織兵棋推演,針對任務部隊各級指揮官進行情況研判、兵力指揮和情報回傳等課目訓練。

誰都不想得罪

2019年7月,美國在海灣水域組建所謂“護航聯盟”,一直敦促日本加入。“護航聯盟”表面上是保護途經該海域的各國船只,實際是組建聯合武裝力量向伊朗施壓。日本考慮到與伊朗的關系,以派兵法律程序為由表明了不參與態度,但3個月後,日本政府表示將單獨派遣自衛隊赴中東執行護航任務。

實際上,日本此舉既是回應美國,也是顧及伊朗,目的是平衡各方關系強化自身在中東地區的存在感。

首先,坐實新安保法賦予的海外派兵權利。新安保法實施後,海外派兵即被提上日程,但由于依據和程序問題,始終進展不大。日本想借此機會實現長時間成規模海外派兵,或可為日後常態性派兵形成範例,甚至為未來修憲預做鋪墊。

其次,提升日本在中東地區的軍事存在。日本原油絕大部分依賴中東,中東局勢事關日本能源安全。日本一直試圖強化在中東地區的軍事存在,將能源命脈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並借以成為中東秩序的參與者、塑造者,不排除日本未來以各種理由進行增派輪換的可能。

最後,日本沒有直接參與美國主導的“護航聯盟”,顯然是為維持其與中東的關系。2019年底安倍邀請伊朗總統魯哈尼訪日,也是試圖通過溝通獲得伊朗對日本派兵的默許。今年1月中旬,安倍還專門訪問沙特阿拉伯、阿聯酋和阿曼三國,再次為中東派兵事宜尋求理解。雖然拒絕了“護航聯盟”,但自衛隊已實質上出現在海灣水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