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緣何勁打“軍事牌”?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海鏡責任編輯︰楊紅
2020-08-20 08:44

近年來,土耳其軍隊四面出擊,其背後有塑造態勢、因應形勢等多重考量——

土耳其緣何勁打“軍事牌”

■海 鏡

土耳其支持的敘利亞反對派武裝成員,從土耳其邊境城鎮杰伊蘭珀納爾前往敘利亞邊境城鎮拉斯艾因。新華社發

近年來,土耳其對外政策“軍事化”色彩越來越濃厚。本屆政府治下的土耳其,無論在周邊地區政策還是國際戰略上,都傾向于直接“用拳頭說話”,運用軍事手段越發主動、果斷和高效。土軍這類色彩鮮明的舉動,背後有著怎樣的考量,未來走向又將如何?

北約“問題成員國”︰

立場強硬,四處投棋布子

土耳其在北約內部的地位本就比較邊緣,近年來與北約各國的關系越發磕磕絆絆。美歐等國對土耳其不滿,土耳其自身也有一定“責任”︰明知庫爾德武裝是美歐在反恐戰爭中的伙伴,仍一再越境對其進行打擊;趁敘利亞戰亂之機,大打“難民牌”要挾歐洲給其更多援助;不顧北約團結,與希臘因為海洋劃界爭端齟齬不斷,雙方軍隊屢屢出現對峙。更有甚者,土還“私通”北約主要對手俄羅斯,無視北約“武器系統不兼容”“情報技術信息恐泄露”等風險警告,購入俄制S-400防空導彈系統。

于是,土耳其“榮膺”北約歷史上首個遭盟友制裁的成員國。北約撤出了駐土“愛國者”反導系統,美國禁止對土出售F-35戰機、護衛艦、無人機等裝備及技術,歐盟以多次拒絕土方軍購來對土施壓,希臘近日更拉響了對土戰爭警報。美國不僅在軍事上對土施以懲戒,更在經濟上施加制裁。可是,土政府仍保持強硬姿態,甚至計劃追加采購俄制S-400系統。

土耳其在地區事務中,立場也日趨強硬,頻頻動武展示“肌肉”。2016年起,土通過“幼發拉底河之盾”“橄欖枝”“和平之泉”3次越境出兵行動,在土敘邊境劃出大片“安全區”,嚴防庫爾德武裝坐大。如今,敘利亞曠日持久的內戰步入尾聲,其西北邊境省份伊德利卜局勢卻急速升溫。作為盤踞該地的敘反對派主要支持者,土耳其干脆啟動“春天之盾”行動,與敘政府軍短兵相接。此外,2019年底以來,土加大對利比亞的軍事投入,並驅使敘反對派武裝人員赴利比亞作戰,為利比亞民族團結政府續上了關鍵一口氣。

在同盟關系和地區事務中保持強硬之余,土耳其還致力于維持和拓展海外駐軍,對外輻射影響力。近年來,土軍大張旗鼓“進軍”非洲,借共同反恐之名將軍力觸角伸入東非——租借蘇丹在紅海沿岸的薩瓦金島,在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建起土軍最大的海外基地、培訓索馬里軍人打擊極端組織“青年黨”。土還計劃與阿塞拜疆、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等國磋商,以開闢新軍事基地,將軍力投射到中亞、南亞和東南亞。

土軍四面出擊背後︰

主動塑造與被動應對並存

近年來土耳其四面出擊的軍事政策,由內外多重因素促成︰既是主動選擇,也有被動因應;既解決當前難題,也為未來發展鋪路。

第一,因應國內民意,確保執政地位。正發黨上台近20年來,秉持“新奧斯曼主義”和“戰略縱深”等理念,主張土突破“東西方橋梁”的角色定位,重拾奧斯曼帝國政治和宗教文化遺產,進而謀求伊斯蘭世界和突厥語國家的“領導者”地位,因而深得民心,得以長期執政。近幾年來,土經濟發展受阻,政府急需轉移國內矛盾,重聚和再振民心。敘利亞和利比亞都是奧斯曼帝國“丟失的領地”和土“國父”凱末爾戰斗過的地方,對它們進行軍事干預,有利于調動民族情緒。

第二,北約自身凝聚力下降,土耳其政策自主性則相應增強。在全球化和多極化時代,自詡“史上最成功聯盟”的北約,成員國軍事優先關注點日趨多樣化,分歧和矛盾在所難免。美歐之間乃至歐洲各國間近年來尚且摩擦紛爭連連,更何況文化傳統、社會發展階段、地緣環境與西方迥異的土耳其?由于美歐與土耳其在中東利益產生分化甚至沖突,土在客觀可能性和主觀意願上,都難以兼顧自身雄心和北約共同戰略目標。

第三,周邊安全環境復雜嚴峻,土耳其不得不努力作為。土耳其地處歐亞結合部,東南緊靠戰亂不止的中東“新月地帶”,東北與危機四伏的高加索地區相鄰,北隔黑海與強大的俄羅斯相望,西抵著名“火藥桶”巴爾干半島,西南隔愛琴海即是“老冤家”希臘,南方地中海上坐落著分裂的塞浦路斯島,隔海可遠眺動蕩不斷的北非。眾多周邊熱點都關乎土重大利益的維護和擴展,土既不能也不會置身事外。為積累與本地區內外各強國博弈的籌碼,土耳其動起干戈來可謂煞費苦心、不遺余力。

“謀局”亦是“入局”︰

土軍事行動成敗變數多

土耳其擁有當前中東第一大經濟體量和除以色列外最強的軍力,因而頗具頻頻用兵的底氣。但土在主動“謀局”的同時,亦需直面諸多風險挑戰。

首先,與北約關系的陰晴起伏,決定土軍事政策的基本盤。土耳其在北約和俄羅斯之間游走乃至不時獨自“暴走”,意在抬高身價、打破與北約關系的僵局。然而,土軍事技術研發和武器自產能力有限,新銳裝備仍高度依靠從北約國家特別是美、德進口,大規模作戰行動更是離不開北約集體防務體系,特別是其衛星偵察和通信系統保障。如何在與北約的齟齬中做到“有利有節”,土仍須謹慎思量。

其次,在熱點事務中的進退取舍,會是常態化的考驗。土軍所及之地多為利益交織、矛盾叢生的角力場,例如,在利比亞,土軍的干涉已然激怒利東部政權的一眾靠山——沙特、埃及甚至俄羅斯、法國;在敘利亞,土公然支持反對派,俄羅斯、伊朗則力挺阿薩德政權,雙方斡旋余地日漸逼仄、沖突概率陡升。土軍“入局”之成敗得失,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土決策者的一念之差。

此外,國內各界的承受度,是最關鍵的因素。土政局目前雖較平穩,卻暗流涌動,對當政者世界強國夢的實現構成直接制約。戰局的波詭雲譎,軍事與民生開支的此增彼降,都時時成為正發黨選情的晴雨表。如此一來,土軍在國外輸不起也拖不得,只有持續不斷的擴張和勝利,才能維持國內政局和民心的穩定。即便如此,此前正發黨在土最大城市伊斯坦布爾的選舉失利,還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國內民意的不滿,值得土政府深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