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慶三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姚旭東2013-10-14 08:52

孔慶三,1926年生于山東省濟南市郊區王舍人莊一貧苦農民家庭。

孔慶三12歲那年,日本鬼子佔了他的家鄉。從此,鬼子們“清鄉”、搶糧,家里值錢的東西,被搜刮得一干二淨。爺爺連嚇帶氣,不久就去世了;父親原來在濟南一家工廠當工人,日本鬼子一來,廠子垮了,父親被解雇了。父親一失業,家里更貧困了。全家人白天黑夜地干依舊是食不果腹,衣不御寒。1942年春天,漢奸政府要蓋衙門,平了孔慶三家綠油油的麥田,造窯燒磚。孔慶三的父親只說了聲“還要老百姓活命不”,就被日本鬼子和漢奸抓去坐牢,第二年夏天就被殺害了。

惡訊傳到家里,一家人就像塌了天。孔慶三的媽媽急呆了,白瞪著眼,張著嘴,哭也哭不出來。孔慶三心如刀攪,悲痛萬分。黃昏的時候,他獨自撲倒在爸爸墳堆上放聲痛哭一陣後發誓︰“爸爸呀,你不要擔心,我會孝順媽媽,撫養弟弟妹妹。我會替你報仇!”

從此,孔慶三以稚嫩的雙肩挑起了全家生活的重擔。

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了。孔慶三以為現在可以報仇伸冤了,哪知道偽保長變成了國民黨的保長,偽憲兵警察換了國民黨的制服,還是一樣騎在窮人的脖子上,窮人還是過著苦難的日子,忍受那無盡的饑寒。

1946年國民黨抓兵,孔慶三被國民黨抓走了。

在國民黨的部隊里不知挨了多少打罵,身上總帶著傷痕。他想跑可又怕跑不出去,一旦被他們捉住就會被殺掉,而且還會連累一家人。于是,他默默地忍受著煎熬。

直到人民解放軍攻克濰縣,孔慶三終于盼來了解放。這一年的4月,孔慶三脫去了國民黨軍服,光榮地參加了解放軍。由于他是炮手,正好解放軍組建九二步兵炮連,他被編入這個連隊。

9月份,孔慶三參加了解放濟南的戰斗。部隊達到離東城200米的時候,突然遭到敵人子母堡里火力的襲擊。副班長犧牲了,班長郭福田負了重傷。在這緊急關頭,孔慶三高呼︰“同志們,跟我來!消滅敵人,替班長報仇!”他同戰友一起,迅速把炮推到右前方不遠的一個墳堆後面,把炮架穩。當敵人的火力向他轉移過來時,有三個戰士奮不顧身地沖上去,吸引了敵人的火力。孔慶三在這三位戰友的掩護下,最終摧毀了敵人的碉堡。

濟南解放以後,九二步兵炮連撤到歷城西邊十來里路的小韓莊休整。說也怪,打濟南以前,孔慶三常說勝利後回家看看,現在到了家門口,他不但不提回家的事,反而連休息時間也在拚命練習射擊技術。

一天休息時,指導員潘宗道看見孔慶三正在路邊上畫什麼,跑過去一看,原來他正在計算測量距離哩。

“孔慶三,你為什麼不休息呢?”指導員問。

“指導員,我休息不下去。班長、副班長等幾個同志是怎麼犧牲、負傷的,我都看得清清楚楚。一想到打濟南三炮才把碉堡掀掉,我心里就難過,我要練好技術,替他們報仇!”

指導員說︰“好啊!不過練技術也不能性急……哎,孔慶三,你不是想回家看看嗎?現在領導上批準你回家看看。”

孔慶三听罷,激動地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第二天孔慶三正準備回家,指導員把他叫住,問他準備了什麼。孔慶三說︰“我沒啥準備,回去看看母親,住一宿就回來。”指導員笑著說︰“ ,你沒想想,你的家鄉剛解放不久,家里現在是個什麼樣子?要是老人們說︰‘孩子,別走啦!’你怎麼辦?”

這一下把孔慶三問得張口結舌。指導員接著很嚴肅地說︰“孔慶三同志,你應該做充分的準備。回家固然是好事情,但對你也是個嚴峻考驗。”

孔慶三听指導員一說,心里猛地一緊,是呀,這的確是個嚴峻考驗,我一定要經得起、受得住。他挺胸站在指導員面前,簡直像是喊口號︰指導員放心,我孔慶三決不會離開革命隊伍!”

回到家里,听媽媽講述了他走後,家人的悲慘遭遇,孔慶三對老人家說︰“媽媽,不解放全中國,我不能回來呀!”

媽媽听明白了孔慶三話里的意思。她搖搖頭,拉著孔慶三的手說︰“孩子,你沒有听清楚媽媽的意思呀!媽敘說家里的苦處,是要你記著,要好好打仗,給爺爺、爸爸報仇。媽媽都看到了,解放軍打地主、打國民黨,幫咱老百姓翻身,是咱窮人的隊伍!孩子,媽是舍不得你,可是你走了正路,媽不能扯你的後腿,媽不是那種糊涂人!”

听著媽媽的話,孔慶三感到共產黨不光解放了受苦人的身,也解放了受苦人的心。他拉著媽媽的手說︰“媽媽,我一定記住你的話,好好打仗。”

孔慶三回到連隊後,比過去更積極了,工作、學習、大練兵、文娛活動,他都跑在前面;一有空就向班長學習黨的政策,還問怎樣才能做一個共產黨員。不久,部隊準備參加淮海戰役。黨支部號召共產黨員要在練兵、戰斗中帶頭。孔慶三跑去向指導員要求說︰“我要入黨。”

“你為什麼要入黨?”指導員問。

“黨救了我,救了我全家,啥都是黨給我的,我要永遠跟著黨走。現在要打仗了,你說共產黨員要走在前邊,可我還不是黨員。”

此後,孔慶三更是事事走在前面。在淮海戰場上,有一次解放軍的炮兵還未來得及構築工事,敵人碉堡群里的火力就瘋狂地掃射過來,攔阻了解放軍的部隊。就在這時,孔慶三冒著敵人密集的炮火,把炮推上了開闊地,準確的把炮彈射向敵人的碉堡,很快將其摧毀。到渡江戰役時,孔慶三當班長,在八天八夜的追擊戰中,他扛著120斤重的炮筒,冒著瓢潑大雨,趟著沒腳脖的泥漿,帶領全班完成了殲滅逃敵的任務。在準備打舟山群島的練兵中,要演習強攻軍艦。連里縛了個軟梯,梯子從大樹頂上掛下來。老百姓走過都搖搖頭說︰“沒個飛檐走壁的功夫,別想上到頂。”孔慶三卻扛著120斤重的炮筒,第一個往上爬,一次不行兩次,終于爬到了頂上。

1949年11月,孔慶三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50年,美帝國主義發動侵朝戰爭,叫囂著“鴨綠江不是中朝國界”的時候,孔慶三參加了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到了朝鮮。

這時,情況非常嚴峻,美國侵略軍集中了大量兵力,分路向朝鮮北部的中朝邊境鴨綠江、圖們江進攻。為了粉碎敵人的進攻,部隊連夜前進。他們爬過高山,涉過深水,冒著有一次為了粉碎美軍的進攻。孔慶三所在的部隊冒著風雪嚴寒跋山涉水連續行程八天,趕到東線的天宜小里。相距二三十里外的新興里,已被敵人的先頭部隊美軍第七師三十二團、三十一團一個營及一個師屬炮兵營佔領了,部隊召集班以上干部到團部開會,會上決定趁敵立足未穩,兵分三路︰一路從左邊插到敵後去,截斷它的退路;一路從西邊攻擊,砍掉他的右膀子;正面主攻的部隊給他個猛虎掏心,將來犯之敵來個一鍋端。同時決定,從九二步兵炮連調兩個班配屬八連擔任主攻。首長的話還沒說完,十幾個班長們就圍上來啦!都要求配屬八連。最後這個光榮任務,被孔慶三爭取到了。

下午6點鐘,孔慶三和戰友們跟隨副連長趙芳君出發了。他們順著山溝朝前跑,三四百公尺的陡坡,只用四五分鐘就爬上去了。身上的汗浸透了棉衣,冷風吹來,棉衣上的汗水結了冰,就像鋼板那樣涼、那麼沉重。

大約走了20多里路,部隊到了地谷里,從前面一座大山的溝里插下去,隔河就是新興里了。翻過山崗,就听到前方的戰斗越來越激烈。自動槍聲、機槍聲、手榴彈聲,一直像爆豆似地持續著。顯然,志願軍的突擊部隊受阻,和敵人形成對峙。

孔慶三剛督促大家架好炮,通信員來傳達說連長命令他過去。孔慶三靠近副連長左邊臥倒,伏在右邊的連長指著敵人的火力點說︰“五班長,你看前邊,小嶺崗前20來公尺遠,有一個獨立房子,房子已被打得彈痕累累。顯然,敵人的工事是做在坑下邊,看火力配備敵兵力約有一個班。我們發起幾次沖擊都未能奏效,派去爆破的人一到嶺崗上就……”說到這里,他把手往槍套上一拍,說道︰“同志,左右都繞不過去,就看你的了。”

“連長,我一定摧毀它!”

“五班長,你看到嗎?小嶺崗的前後左右,沒有可以利用的地形,直射炮火不能架在嶺崗後面……”

孔慶三沒等副連長把話說完就毫不猶豫地說︰“沒關系,架在小嶺上邊!”

“噗!噗!噗!”子彈又打在小嶺崗上。

“你看,”副連長看看孔慶三,說︰“前面只有20尺的距離,還沒出炮彈爆炸的威力圈!”孔慶三卻堅決地回答︰“你放心,不管怎樣,五班保證把它摧毀。”

弋會東報告炮已架好了。

連長和副連長幾乎同時發出命令︰“好!把炮推上去!”

孔慶三帶著李勝永和弋會東,把炮推上嶺崗,盡管“嗖嗖”的子彈不停地在頭上呼嘯,他們還是在冰地上,吃力地構築工事。嶺崗上全是凍土,又光又硬,一鎬下去,只留下個白印,戰士們累得滿頭大汗,連個拳頭大的坑口也沒有挖成。弋會東向四下看看,周圍全是一色的凍土,怎麼辦?此時,透過前面的火光,清楚地看到從溝里逃跑的敵人,有的正在搶渡溝口上的那條河,有的已經趟過了河向新興里奔逃。假如我們跟蹤追擊,不用費力就能把路上的敵人俘虜,乘敵混亂搶佔新興里;假如讓逃敵和新興里的敵人會合並重新部署,再攻擊時就要付出更大的代價!時間,目前最寶貴的是時間,哪怕多延誤一分鐘其後果不可想象。

而敵人的這個火力點,就像卡在水磨輪軸上的一個小石子,不除掉它,整個水磨便不能轉動。怎麼辦?突擊隊同志們的目光,都在盯著炮班。

孔慶三突然仰起臉,像拿定了什麼主意,對李勝永、弋會東說︰

“瞄準!馬上開炮!”

“這怎麼行啊?”

“行!我有辦法。”

李勝永剛伏身在瞄準具上,就听見孔慶三喊︰“好了,準備射擊!”

李勝永趕忙瞄準。他剛對好目標,听得弋會東驚呼著︰“班長,你……”

李勝永回頭一看,原來孔慶三用一把鐵鍬插在右柱鋤後邊的後提環里,鍬頭抵著地面,他用手緊緊握著鍬把,使勁向後拉著,並用肩膀抵緊柱鋤。“快!快!快拉火!表情是那樣的從容,命令是那樣堅決。為了消滅敵人,他把一切都豁出去了。

弋會東從來執行命令都是堅決的。可是,這一次他遲疑了。九二炮的後座力大,盛滿土的大麻袋壓著柱鋤,還震動得厲害。班長用肩膀頂著,怎麼能吃得消?更危險的還是我們在炮火威力圈以內發射,班長那樣抵著柱鋤,別說隱蔽,連動也不能動。弋會東的手顫抖了。

李勝永看著班長吃力的肩膀,突然撲近右柱鋤,兩手拉緊引環,想減輕班長的負擔。這時孔慶三又連聲喊道︰“拉!快拉!”火彈出了膛,隨著爆炸的火光,獨立房屋倒塌了。李勝永被右柱鋤的後座力掀到一邊,猛地覺得胸口像裂開了一樣的疼痛,便失去了知覺。而孔慶三卻被一大塊彈片穿透腹部,強大的後座力將他掀到嶺崗下邊。

部隊踏過炸毀的獨立房屋,沿著山坡,像瀑布似的瀉下去,沖出溝口,沖向新興里。

副連長抱著孔慶三,同志們不停呼喊︰

“孔慶三!孔慶三!……”

“班長!班長!……”

孔慶三不應了,他為了祖國、為了朝鮮人民、為了保衛世界和平獻出自己寶貴的生命!

孔慶三的英雄事跡,傳遍了朝鮮戰場的各個角落,鼓舞著戰士們更勇敢地戰斗。中國人民志願軍領導機關為表彰他的功績,給他追記特等功,並授予“一級英雄”的光榮稱號。孔慶三的名字,被鐫刻在長津湖畔的“志願軍烈士紀念塔”上,英雄的名字永遠載入史冊,千秋萬代永遠活在朝、中人民的心里。

(高 文  魯 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