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駿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3-10-18 15:27

馬駿,字泉,號準台,曾用名馬天安、張子良,1895年9月12日出生在吉林省寧古塔(今黑龍江省寧安縣)一回民家庭。1903年入私塾讀書,後入清真兩級學校。少年時代的馬駿聰穎好學,談吐流利,功課極好,很受老師的鐘愛。

1912年夏,馬駿升入吉林省一中讀書。第二年,僅17歲的馬駿就在家鄉寧安參加並領導了有名的抵制日貨斗爭。在這次斗爭中,他表現出了出色的講演天才和組織才能。1915年8月,馬駿考入天津私立南開學校。蓬勃發展的新文化運動促進了他的民主思想形成。1917年,在十月革命的影響下,他更加奮力投身于革命運動,並逐漸接受了馬克思主義。那時,正值日本帝國主義向北洋軍閥政府提出滅亡中國的“二十一條”之際,國難當頭,群情激憤,馬駿和周恩來等同學被腐敗政府的無能激怒了,他們奮起抗爭,成為南開中學學生運動的中堅力量。馬駿回家鄉度假期間,還在清真兩級學校、清真寺等處召集群眾,揭露“二十一條”的侵略實質和袁世凱賣國求榮的罪行,號召人民起來斗爭。他領著學生在街頭巷尾高唱《勿忘國恥歌》,還穿上長袍馬褂,親自導演了新劇《一念差》,諷刺袁世凱妄圖復闢帝制的倒行逆施的丑行,深受群眾的歡迎。

1919年5月4日,北京爆發了青年學生愛國救亡運動,成為當時中國青年愛國運動的核心。全國各地紛紛響應,馬駿在天津聲援北京學生的正義行為。5月7日,天津中學生聯合會宣告成立,馬駿擔任副會長。他積極組織宣傳隊、講演隊,向廣大市民宣傳愛國主義思想。他的講演慷慨激昂,打動了每一位听眾的心弦。馬駿正是以這種英勇無畏的革命姿態,始終站在斗爭的最前列,領導著天津轟轟烈烈的愛國運動。

14日,天津學生聯合會水產學校舉行成立大會,諶志篤任會長,馬駿任副會長。22日,學聯領導一萬多學生開始總罷課,電告北京當局,要求政府拒絕在巴黎和約上簽字,懲辦賣國賊曹汝林、陸宗輿、章宗祥。6月5日在南開中學廣場,馬駿等組織召開第一次愛國運動大會。會間他激昂慷慨地帶領大家宣讀《誓言》︰“誓保國土,誓挽國權,誓雪國恥,誓除國賊,誓共安危,誓同始終”,抒發了所有愛國青年的心聲,體現了團結的力量和必勝的信心。會後游行隊伍直奔省公署請願。

6月9日,天津學聯在河北公園召開公民大會。到會者有二萬多人,分設二十多處講演台,馬駿在開幕詞中呼吁商界罷市,要求政府嚴懲賣國賊、保證學生愛國自由。會後馬駿等7人到天津總商會敦促罷市。總商會接受了學聯的要求,作出罷市的決定,北洋軍閥政府聞訊後,立即派專員持大總統徐世昌的手諭到達天津,宣布罷免曹、陸、章的職務,要商會放棄罷市,天津商會轉而公布于11日開市。馬駿等人聞訊後,又立即趕到商會。面對少數唯利是圖商人的諷刺和攻擊,馬駿慷慨說道︰“國家將亡,哪還能說到個人財產,我雖無財產,但有生命,願以生命報國。”話畢,即朝一根明柱撞去,眾人迅速將他抱住,才使他免于傷亡,在場人無不為之動容。商會遂決定繼續罷市。在馬駿和天津學聯推動下,18日,天津各界聯合會成立,加強擴大了這次運動的群眾基礎。當聞听巴黎和約將要簽字的消息後,天津各界聯合會急忙派代表進京,向徐世昌總統請願。27日早晨,代表團來到新華門前,要求見徐世昌,可是他卻拒而不見,代表們心中充滿了義憤之情。馬駿代表學生宣稱,大總統不接見,我們決不罷休。經過兩天的斗爭,代表們終于見到了徐世昌,表達了反帝愛國的強烈願望。徐世昌屈于全國人民的壓力,不得不致電巴黎和會,指示中國代表拒絕簽字。

拒簽和約的消息傳來,各地愛國運動一天比一天高漲,軍閥政府也更加恐慌。同年8月,在山東發生了親日派、山東省鎮守使馬良殺害回教救國會領導人馬雲亭等三人,鎮壓愛國運動的事件,馬良的暴行引起全國人民的公憤。馬駿得知後立即聯合回族進步青年劉清揚、郭隆真等一百多人,到天津清真北寺聲討馬良的罪行,摘掉了馬良題寫的“真主獨一”的匾額,並同郭隆真等人與北京代表聯合,第二次到總統府請願,要求懲辦馬良。8月26日,請願群眾聚集了三四千人,大家公推馬駿為總指揮。出發前,他叮囑大家以萬眾一心,團結成銅牆鐵壁的意志,準備戰斗,準備犧牲。代表們到了新華門時,那里早已是刀槍林立,如臨大敵。在馬駿的指揮下,幾千人團結成了一座堅不可摧的長城。直到第三天,全城的軍警一起出動才把學生們壓迫到天安門前,到達天安門後,總指揮更加活躍了,他將同學們編為若干隊,分頭進行宣傳。瞬間,口號聲、歌聲連成一片,廣場沸騰起來了。軍警們抓不到馬駿,惱羞成怒,竟掄起皮鞭、槍托亂打學生。看到大家被打的皮開肉綻,馬駿心如刀絞,他高聲地喊道︰“我就是馬駿,你們不要打人,要逮就逮我好了!”軍警聞聲蜂擁而上,無數槍口一齊對準了馬駿的胸膛,威脅他解散請願隊伍。馬駿卻面不改色,坦然自若地向戰友們告別道︰“同學們,不要怕,我們這次請願是抱著犧牲的決心而來的,他們是逮不盡愛國青年的,我們愛國無罪,還要堅持奮斗下去!”說完他泰然自若地跟著軍警走了。正在這時,周恩來也急速從天津趕到北京,為營救被捕的學生四處奔走。經多方努力,30日,當局釋放了馬駿和兩次請願被捕的代表。後來為紀念這場斗爭,大家都風趣地稱馬駿為“馬天安”。

為了擴大愛國主義運動的勝利成果,進一步將革命引向深入,9月16日,馬駿與周恩來、鄧穎超、郭隆真等聯合發起的“覺悟社”在天津成立,馬駿經常在不定期刊物《覺悟》上發表一些小詩,鼓舞廣大人民的斗志。

11月,馬駿作為京津學生代表赴上海,參加全國各界聯合會成立大會,被選為該會的常務委員。不料,他回津後,反動當局卻將他與周恩來等二十余位同志先後逮捕,許多愛國團體也被查封。在獄中,難友們在馬駿、周恩來的帶領下,開展了多種形式的斗爭,他們還組織大家學習文化知識,難友們被他們身上洋溢的樂觀向上精神深深地鼓舞著,斗爭精神始終非常高昂。在全國人民的聲援和斗爭下,1920年7月18日難友們一同獲釋了。馬駿當時已蓄起了很長的胡須,難友們又稱他為“美髯公”。

經過大革命風暴的洗禮,馬駿愈加成熟起來。1920年,他加入社會主義青年團,192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入黨不久,馬駿受黨的委派,以全新的姿態回到東北家鄉開展地下革命斗爭。他先以哈爾濱《晨光報》為陣地,宣傳中國共產黨的方針、政策,介紹俄國十月革命和馬克思主義。以後他又和韓鐵生等人組織救國喚醒團,經常活動在寧安、吉林、哈爾濱、綏芬河、齊齊哈爾、白城、雙城、長春、四平、牡丹江等地,並在寧安縣創建了吉林省第一個黨小組。1924年,馬駿到吉林毓文中學任教。

1925年6月,帝國主義者制造的五卅慘案剛剛在上海發生,吉林省城便在共產黨員馬駿的領導下,掀起了一場規模空前的聲援上海工人的愛國運動。

6月7日,馬駿等人以“吉林愛國六人團”的名義發表宣言,憤怒譴責英、日帝國主義的罪惡行徑,號召人民奮起抗爭。第二天,馬駿首先領導毓文中學師生起來罷課;然後,多方聯絡醞釀,于10日,在公共運動場宣告成立吉林滬案後援會,馬駿和張乃仁當選為正副會長。隨後,馬駿指揮4000多人舉行了游行示威。游行隊伍以數十輛自行車為先導,人們手持白色標語,組成浩浩蕩蕩的隊伍走出公共體育場,經河南街、大東門、商埠地、大馬路到省議會;又入新開門到交涉署、商會和省長公署,要求援滬。沿途,馬駿一路講演,號召民眾行動起來,趕走入侵的列強。游行示威持續了兩天。這是吉林省數十年來從未有過的大規模群眾示威斗爭,此舉震驚中外。

12日,為了動員更多的民眾參加斗爭,馬駿領導“吉林滬案後援會”以吉林省議會的名義,代表5個法團、9所學校向省長公署發出公啟︰“徑啟者︰自滬案發生,各界悲痛,本會于本月11日約集省城農工商教暨律師公會5法團聯席會議,公因于14日(星期日)上午10時假城內丹桂茶園為此次滬上死事各同胞舉行哀悼會,屆時務請……維持秩序,突紐公宜。”反動當局聞訊,非常害怕,特將此次運動的領導人馬駿傳到公署加以警告。馬駿當場批駁了他們的謬論,並警告當局,如若不然,他們將再次組織示威游行。無奈之下,反動當局不得不同意了滬案後援會的行動。

14日,吉林滬案後援活動進入了高潮。這天,省城各校師生、人民團體、愛國人士,市民和長春、哈爾濱等地的代表一萬多人,懷著悲憤的心情,在預定的時間來到丹桂茶園劇場,哀樂沉沉,人海如潮,遠遠望去,雄偉、壯觀。上午10時,馬駿出現在主席台上,他用一口流利的北京話報告了五卅慘案的經過和召開市民大會的意義。他說︰“今天除對死者追悼外,同時,在這里召開市民大會。這是對外表達我國民之意志,對內喚起一般社會之注意。從來我國外交的失敗,都是由于人民對國家大事漠不關心。因此,外侮日益加深,為了促使政府以強硬的態度對外進行交涉,則我人民必須努力為之後援!”接著,他還義正詞嚴地向軍閥政府提出判處凶手死刑;撤出英、日兩國軍隊,收回租界;取消不平等條約;賠償損失及向我道歉等10項要求。馬駿的講話,極大地激發了與會群眾的革命熱情,“青年學生尤為激昂,大有此仇不報寧死不甘之勢”。會後,又舉行了更大規模的示威游行。吉林的愛國活動和全國各地的滬案後援活動匯聚到一起,形成了巨大的反帝愛國斗爭浪潮。

馬駿領導的吉林滬案後援活動從工人、學生開始,迅速地形成全民反帝愛國斗爭聲浪。當時,幾乎全省各個階層都卷入到這個運動中來了,就連基督教、長老會等宗教界人士,奉系軍閥中的開明將領張學良和郭松齡夫婦,吉林省長王樹翰等人也參加了義捐,從地域上說,從當時的省城吉林開始,迅速波及到長春、四平、遼源等全省三十多個大小城鎮。這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吉林人民第一次有組織、有計劃、空前規模的群眾反帝愛國運動,從而,揭開了吉林歷史的新篇章。馬駿作為吉林滬案後援會的會長,始終站在這場斗爭的最前列。

1925年10月,馬駿由黨組織派遣,前往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由于他學習勤奮刻苦,善于結合中國實際,努力探討馬克思主義理論,被推舉為中山大學公社的負責人之一。學習期間,他非常關心回族人民的解放事業,重視對民族問題的研究,曾說︰“我自從研究了馬克思主義以後,認識了只有共產黨和蘇維埃政權,才能真正徹底地解決民族問題,使各民族達到政治上、文化上、經濟上的平等地位。”

1927年,蔣介石、汪精衛叛變革命,對共產黨人進行血腥鎮壓,北方的奉系軍閥張作霖也瘋狂絞殺革命力量,李大釗等先後被捕犧牲,中共北方區黨組織被嚴重破壞,北京籠罩在白色恐怖之中。在這個嚴重歷史關頭,馬駿奉調回國,擔任中共北京市委副書記兼組織部長,負責恢復黨組織的工作。當時的北京城遍布密探,馬駿又久在北京活動,全城軍警對他都很熟悉,這給他平添了許多危險。很多同志擔心馬駿的安全,勸他換個地方工作。可馬駿絲毫沒有退卻,而是更注意斗爭策略,經常喬裝改扮,避開敵人的耳目,他的身影經常出現在人民群眾之中。

12月初的一天,馬駿在市委開完會出來,不幸被京師警察廳逮捕。敵人許他以教育次長的官職,妄圖收買他,馬駿說︰“叫我不宣傳馬列主義,不搞革命,這比太陽從西邊出來還難。”敵人踫了釘子,決定殺掉他。臨刑前,他的上衣被剝光,兩手背綁,兩腳加鐐。刑車前後,滿布持刀荷槍的軍警,這時的馬駿依然挺胸端坐,長長的黑須迎風飄動,顯出他的英雄本色和豪爽氣概。沿途,他不住高呼︰“回族人民聯合起來,反對帝國主義,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他這種英勇不屈、視死如歸的革命精神,感動了沿途千萬群眾,就連警戒的軍警,有的也流下了眼淚。1928年2月15日,黨的好干部,回族人民的好兒子馬駿,在北京英勇就義,犧牲時年僅33歲。

馬駿犧牲後,國內外人民以不同的形式舉行了悼念活動。回族人民冒著生命危險,按照本民族的習俗,在北京朝陽門外清真寺為他作了洗禮,並在下坡回民墓地安葬了他。莫斯科中山大學全校師生召開追悼大會,把該校俱樂部命名為“馬駿俱樂部”。

1951年8月,北京市人民政府在馬駿墓地(現在日壇公園內)修建了新的墓碑,碑的正面鐫刻著郭沫若書寫的“回族烈士馬駿同志之墓”。1988年在馬駿犧牲60周年前夕,北京市人民政府又重新修繕了馬駿烈士墓,鄧穎超題寫了“回族烈士馬駿之墓”的碑名,碑的背面刻有馬駿烈士的生平,中共北京市委、市人民政府還舉行了隆重的紀念活動。

(姚秉正石明正馬孟寅孫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