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鳳閣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3-12-24 15:15

王鳳閣,1897年出生于吉林省通化縣一教師家庭。幼年隨在通化教書的父親讀書。上中學時,時常歌唱“人生歲月去如梭,莫忽略,切莫忽略,吾儕責任多。拔劍起舞歌慷慨,豪氣壯山河。吾少年當如何?建立大功創大業,要做地球上真豪杰。當今爭世界,從軍求學愛國,莫把青春等閑過”。他還經常用洞簫在傍晚吹奏岳飛的《滿江紅》。課余時兼習武術,拜名家程東閣為師。王鳳閣性格豪爽,善交朋友,樂以金錢助人,以拳腳懲惡扶弱,在鄉里漸有聲望。

九一八事變後,王鳳閣目睹國土大片淪喪,人民痛遭涂炭,毅然參加抗日救亡活動。為創建抗日武裝,他奔走募捐,變賣家產,置槍備馬,在紅土崖大羅圈溝一帶山區,秘密組織農民、伐木工人起義,首揭抗日救國自衛軍大旗,被擁戴為司令。1932年5月19日,王鳳閣率隊打下柳河縣後,通電國民政府及全國報館,申明誓滅強寇、以雪國恥的誓願。以後,王鳳閣與唐聚五的遼寧民眾自衛軍聯合,將自己的隊伍改編為遼寧民眾自衛軍第十九路軍,王鳳閣為第十九路軍司令,先後轉戰柳河、金川、輝南、海龍、蒙江、臨江等地,與日、偽軍作戰。

1932年秋,日本侵略者調動重兵配以飛機、大炮分路向遼寧民眾自衛軍“大討伐”。王鳳閣率部退到蒙江、撫松境內集結。敵人跟蹤追擊。王鳳閣不贊同進關求援,主張“人不離鄉,手不離槍,打回通化,抗日到底”。

1933年2月,王鳳閣由江、二道花園轉移到當年起義的紅土崖、大羅圈溝一帶建立抗日據點,準備對日本侵略者進行長期抗戰。部隊開進之後,王鳳閣即著手組織在果松川、七道溝、撓頭溝、老嶺和、五、六道溝等險隘地區修建要塞。同時,部隊劃分區域駐守;暫編第一師師長方春生所駐柳河縣境龍崗山區,第一旅旅長于子忱率部駐輯安山區;第二旅旅長馬桂春所部駐通化大羅圈的頭、二、三、四、五道溝一帶;獨立團團長王殿陽所部駐臨江紅土崖等地。王鳳閣本人率領直屬部隊駐大羅圈的六、七、八、九、十道溝及撓頭溝、果松川、老嶺一帶,居中指揮策應。

王鳳閣到山區以後,就把所屬部隊加以整頓。設立軍政委員會作為領導機構,身邊只有幾個秘書,副官協理日常工作,其余人員都充實到戰斗連隊。為了加強對敵人的騷擾的瓦解工作,還組織了武工游擊隊。

通化縣城南門里的偽警察第一分所所長,外號叫王大個子,原為軍閥統治時期監獄的劊子手。日軍侵佔通化後,他死心塌地投靠敵人,頗得日本憲兵隊的賞識。

武工隊游擊隊長張榮久,是當時通化縣城傳奇式的英雄人物。他機智多謀,武藝高強,經常化裝出入縣城懲治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敵偽人員。所以,王鳳閣把除掉王大個子的任務交給了他。1933年農歷四月十八日,是通化玉皇山一年一度的廟會。張榮久行動小組探知王大個屆時將攜小老婆逛廟還願,便潛入進去,除掉了這個血債累累的劊子手。這便是在通化轟動一時的玉皇山炸廟。

偽軍駐東邊道地區司令廖弼宸原是東北軍旅長。其部下多是駐守通化多年的東北軍舊部,與王鳳閣常通情報,並給一些子彈和藥品。後來,廖弼宸見日本侵略者的統治日趨鞏固,與王暗通的風險日重,因而有意疏遠王鳳閣,不但不供給子彈藥品,甚至日軍到大羅圈溝“掃蕩”也不送信了。王鳳閣知道廖弼宸變心,便策劃行動,迫其就範。

一次,王鳳閣探知廖弼宸親自帶領偽軍到通化縣城東小廟溝一帶視察防務。王鳳閣將獨立團團長、“常勝將軍”王殿陽調到小廟溝,設下埋伏。廖弼宸果然帶領一隊偽軍進入小廟溝伏擊圈,頓時伏兵四起,將廖部包圍在口袋陣中,廖弼宸騎的馬被射倒,衛隊亂做一團。護身兵急忙保護廖弼宸突圍,廖在危急中換馬得已逃命。戰斗結束,收拾戰場,得軍馬10匹,長短槍50余支,子彈雜物無數。廖弼宸回城後,暗自惱火不敢聲張。

日本侵略者為對付王鳳閣絞盡腦汁,利用各種手段誘降。他們曾逼令通化紳士李某以師生關系向王鳳閣寫信勸降;又將王鳳閣岳母全家逮捕,嚴刑拷打,然後拍成照片及勸降信,逼其舅送到山上,王鳳閣見到信件當場撕個粉碎,大罵日偽卑鄙無恥,告訴他的妻舅說︰你回去告訴日本人,王鳳閣鋼條一根能折不彎,抗日到底了!

從1933年入山至1937年,王鳳閣部隊憑借有利的山區地形,與敵偽作戰數百次,其中著名戰斗就有十多次,都給敵偽以沉重打擊。

1933年7月,正值大雨滂沱山洪暴漲,日軍集結步兵3000多名,大舉進攻果松川。王鳳閣親自指揮部隊以居高臨下之勢,從午到晚激戰半日,敵人傷亡慘重。日落後,日軍增調大批部隊將王鳳閣包圍在高山上用炮猛轟,妄圖將王鳳閣部隊聚而殲之。但是,王鳳閣部隊憑著熟悉地形之優勢,連夜沖出包圍圈,急行軍向北轉移。次日拂曉,部隊到達通化二道江以東的樣子溝。而果松川方面的敵人,仍在反復“討伐”20多天,始終未見王鳳閣蹤影,沮喪而返。

1934年4月,王鳳閣接到情報,臨江十二道溝的偽軍將到羅圈六道溝小街據點領取槍支彈藥。王鳳閣認為是截獲敵人、武裝自己的好機會,遂組織兩個連的隊伍,星夜前往七十二道河子截擊。4月天氣,桃花水泛濫,部隊淌過十來道小河,選擇一險僻地帶隱蔽埋伏,撐開“口袋”等待敵人。不久,敵偽軍全部進入“口袋”,伏兵即起,殺聲震天,打得敵人措手不及,僅幾十分鐘就結束了戰斗,敵人全部被繳械,獲各種槍數百支,彈藥無數。

偽通化縣警察署署長紀大作,是日本侵略者的忠實走狗。他自調到通化後,曾親率偽警察隊到大、小廟溝以南,向王鳳閣活動的山區大肆騷擾。王鳳閣決心嚴懲這個頑固不化的敵走狗。

1934年秋,紀大作擬到大廟溝里“掃蕩”。王鳳閣偵悉詳情後,迅速將主力部隊調到撓頭溝、果松川嶺頂與大廟溝毗連處等候。這天,紀大作率領偽警察大隊進入大廟溝里擾亂。王鳳閣親自指揮部隊,將其分別包圍在幾個集中點內。戰斗一打響,王便將偽警察隊壓到溝底各民房內外。軍號響起,戰士們一陣猛烈沖擊,首先迫使暴露于民房外的偽警察繳械,又以機槍封住敵人火力,部隊迅速殺進房內,敵人全部就殲。當從俘虜口中得知紀大作帶一支騎兵尚住在溝門未敢進溝時,王鳳閣立即分兵兩路去包圍紀大作駐地,並佔領高地用機槍向馬群猛掃,一直追到金廠村二廟地。這次戰斗計繳長短槍80余支,子彈5000多發,偽警死傷百余,俘虜80多名。

王鳳閣為轉移敵人對果松一帶的“討伐”,使人民免受其害,便施調虎離山計——佯攻通化城。他帶領部隊星夜出發,橫渡渾江,插入通化縣城西的小荒溝、黑臥子、大石棚子一帶。黃昏時候,便派突擊隊由城西北小北溝摸到北城牆根,用集束手榴彈擲入城牆里偽縣公署院內,又放了幾槍,如此驚動了城里的日本守備隊。當憲兵隊本部派出討伐隊時,王鳳閣的突擊隊早已從大石子棚子撤走。一路上,部隊散發傳單,通知當地群眾準備雲梯登城工具,揚言要攻通化縣城,借以虛張聲勢迷惑敵人。日本侵略者得知王鳳閣要攻城的消息,大為驚慌。趕緊下令將大羅圈溝一帶進行“討伐”的日偽軍全部調回守城。王鳳閣卻率部虛晃一槍,經過大干溝子、水洞溝、六道江、紅土崖,轉回了老嶺基地。

王鳳閣堅持六年抗戰,威震敵膽。除上述戰斗外,他指揮的還有奇襲通化東江沿分所、襲擊金廠二畝地、果松川空壘破敵、十三道溝大捷、七道溝“口袋戰”、輯安岔溝截擊戰,西江甸子打擊土豪籌糧款、滴台嶺下渾江截運、白馬浪除朝奸,以及柳河駝腰嶺截擊戰等,都名震一時。王鳳閣還指揮部隊襲擊敵人的金廠采礦所和東邊道開發株式會社的探礦隊,砸亂其儀器設備,燒毀其車輛設施,擊斃了妄圖掠奪中國資源的侵略者。

1936年冬,日本陸軍省下令關東軍消滅東邊道一帶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楊靖宇所部和王鳳閣等部救國自衛軍。面對險惡局勢,王鳳閣意識到救國自衛軍已到極其困難關頭,遂即部署部隊,在輯安老嶺一帶,準備與敵偽進行決死戰斗。

1937年春,王鳳閣熬過了酷寒之下難以想象的艱苦和敵人的瘋狂攻擊,率部隊開抵于通化、臨江、輯安三縣交界的老虎頂子要塞時,日、偽軍又跟蹤而至。激戰三晝夜,日、偽軍尚不能取勝,又調動飛機,投擲燒夷彈,滿山遍野頓成火海。王鳳閣率部冒著敵人的炮火突圍,退至大羅圈溝附近的東南岔。此時,王鳳閣部隊已饑寒交迫彈盡援絕,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終于傷亡殆盡,全軍覆沒。

王鳳閣被俘以後,當時偽報紙連續三日頭版頭題大肆宣揚。1937年3月28日的偽《盛京時報》以大字標題稱王鳳閣為“反滿抗日巨匪”。

王鳳閣被關押在通化縣城南門里,混成第一憲兵隊本部的秘密監獄。他雖身陷囹圄,但毫無懼色,一腔民族正氣,使敵膽寒,當敵人提審他時,一憲兵高喊︰“王鳳閣過堂!”王鳳閣巋然不動,正顏歷色說︰“我是抗日自衛軍司令,你們是些什麼東西叫我的名字!”王鳳閣的夫人張氏帶著幼子小金子,在大羅圈溝一並被俘,也堅貞不屈。特別是4歲的小金子,敵人用餅干、糖果相誘,他拒絕不吃喊著︰“我不吃日本鬼子的東西!”在場的偽軍和漢奸翻譯,見此情景暗自咋舌驚嘆,自慚形穢。

1937年4月15日一清早,通化市城里開始淨街戒嚴。待到太陽升起老高的時候,從日本憲隊方向駛過來幾輛汽車,朝城東北柳條溝開去。其中一輛車上站立著堅持抗戰的抗日名將王鳳閣。他目光炯炯,神情自若。王鳳閣的妻子張氏和兒子小金子站在另外一輛汽車上,她們也毫不懼色,顯示出中華民族兒女威武不屈的英雄氣概。

汽車到柳條溝門,王鳳閣和妻子、兒子下了汽車。王鳳閣面對遠處被驅趕來的人群高喊︰“父老鄉親們,我王鳳閣為抗日而死,大丈夫死得其所!大家努力,中國不會亡。打倒日本帝國主義!鏟除偽滿洲國!”

王鳳閣邁步來到敵人事先挖好的一個土坑前,席地而坐。

日軍一個中尉軍官,脫去上身軍衣,手握軍刀,示意王鳳閣跪下,王鳳閣硬是不跪。日本軍刀掄起,一個民族英雄倒下了。他的一腔熱血灑在了家鄉的大地上,滋潤著祖國的熱土。

妻子張氏和兒子小金子被帶到另一個土坑前。張氏見王鳳閣被砍殺,尸體倒在血泊中,也抱著孩子奔了過來,撲向王鳳閣將軍。這時,敵人的機關槍響了,子彈穿透了母子的身軀,一家人倒在了一起。

(谷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