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汝鎏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3-12-24 16:15

吳汝鎏,1907年出生于廣東省新會縣(今新會市)棠下鎮天鄉管理區沙田村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其父早逝。吳童年時,在家鄉讀私塾。1913年家鄉洪水泛濫成災,農業歉收,因家境貧窮而輟學。由于生活所迫,母親便把他寄養在香港親人處,兩年後,隨祖父母居住廣州。不久,祖父去世,靠祖母撫養,生活無法維持,由鄰居攜帶回家鄉新會。後隨伯父吳子祥到上海金利罐頭食品廠當童工,期間經常受資本家打罵。因此,在他幼小的心靈中,充滿著仇和恨,自小養成剛強性格。1915年,吳汝鎏離開上海,又回到廣州祖母家,繼續讀書,經濟由伯父接濟。吳讀書刻苦用功,勤奮好學,1927年中學畢業後,考入廣東航空學校第三期甲班航空科學習。他被錄取後高興地回到家鄉,向鄉親父老報喜,鄉親們鼓勵他今後一定要為國為民努力工作,為家鄉爭光。經過三年的刻苦努力,以優異的成績畢業。

1929年4月,吳汝鎏被編入廣東空軍服役,見習期間,他刻苦鑽研,很快掌握了空戰的基礎知識和過硬本領,後任飛行員、航校飛行教官,他的技術與品德深得同事的敬佩。

1932年,一二八淞滬抗戰爆發,日本帝國主義以保護日僑為借口,出動日軍向上海中國駐軍進攻,十九路軍奮起抵抗。廣東空軍奉命組成轟炸殲擊混合機隊,飛赴淞滬,參加戰斗。吳汝鎏毅然跟隨廣東空軍隊長丁紀徐,駕駛戰鷹,隨隊出征,他們七人駕機七架,北上淞滬地區,在祖國的上空打擊侵略者。吳汝鎏斗志昂揚,以中華民族大無畏精神,機智靈活,英勇作戰,一舉擊落日機一架,成為抗戰開始後擊落日本飛機第一人。吳汝鎏以中國軍人的責任和機智,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鼓舞了廣大軍民的對日軍作戰斗志,增強了抗日勝利的信心。

1936年西安事變後,蔣介石收買廣東空軍,迫使陳濟棠下台。桂系為擴大自己的空軍實力,從廣東空軍中聘請吳汝鎏為國民革命軍第四集團軍航空處飛機第一隊(後改編為中央空軍第三大隊)副隊長、隊長、管轄第七、第八、第三十二等三中隊。

1938年3月,著名的台兒莊戰役打響。吳汝鎏的第三大隊曾兩次奉命支援第五戰區會戰,他親自率領第三大隊第七、八中隊參加台兒莊戰役。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給第三大隊的任務是︰首先炸斷魯南韓莊附近的鐵路橋梁,擊毀由濟寧南下的火車頭,阻止援日偽軍南下,以便將包圍在台兒莊地面日偽軍殲滅;其次是空襲日偽軍司令部;三是擊殲每天來徐州轟炸的日機。吳汝鎏堅決執行命令,他以河南商丘機場為基地,每天率領機群飛往台兒莊等戰斗區域執行任務。經過多次與日機空戰,擊落日機兩架,給與日軍浴血奮戰的中國陸軍部隊極大的鼓舞和支持,為台兒莊大捷立下功勞。為此,李宗仁還親自與吳汝鎏通話,對第七、八中隊飛行員大加贊揚。當吳向李宗仁報告擊落兩架日軍飛機時,李宗仁連聲說︰“好得很!好得很!就是這兩架日機天天按時來徐州轟炸,每天早、午、晚三趟,太可惡了。”並鼓勵吳汝鎏還要繼續努力。

3月24日,吳汝鎏第二次率領14架機隊支援徐州前線回航時,與日機遭遇于徐州以西約100公里的上空,經過激烈空戰,雙方均有傷亡。七、八中隊飛行員陣亡二人,吳汝鎏和第八中隊隊長陸光球等三人也受了重傷,被送往漢口陸軍第一重傷醫院醫治。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知道後,立即派其副官攜帶恤傷金和物品,前往醫院慰問,並高度贊揚吳汝鎏的英勇作戰精神。

1938年8月,日軍南侵,日軍轟炸機在廣東一帶狂轟濫炸。此時吳汝鎏剛剛傷愈,正在桂林休養。他聞知此事後便放棄還有一個月的假期,主動請纓,憤然歸隊。歸隊後,他奉命率領第三大隊第三十二中隊移防衡陽,擔負保衛粵漢鐵路的空防任務。他和戰友們嚴陣以待,一絲不苟,嚴格執行任務,使粵漢鐵路沒有受到日軍飛機的轟炸破壞,保證了武漢的中國軍隊物資的安全轉運。

8月30日上午,吳汝鎏率領三十二中隊的粵漢鐵路南段上空巡察,計劃中午到達廣東省的南雄機場,因機場小,他們的編隊只是八架“格里埃提”雙翼驅逐機(簡稱“格機”),到南雄機場後,因漢奸告密,31日上午9時10分,日軍單翼驅農機11架跟蹤直飛南雄上空尋釁,企圖一舉殲滅在南雄的中國戰機。接到警報後,吳當機立斷,命令機隊立即起飛,與日機展開空戰,中國抗日空軍以英勇頑強的戰斗意志,高超的技術優勢,1小時之內,擊落日機三架,擊傷兩架。但日機倚仗數量的優勢,集中圍攻吳汝鎏駕駛的長機,終因敵眾我寡,吳汝鎏駕駛的格機,被擊中油箱墜毀爆炸,吳汝鎏血灑祖國藍天,以身殉國。以31歲的年輕生命,最後一次畫出了一道美麗的彩虹,當時中央航空委員會發表公報,表彰這次參戰飛行員的英勇抗日事跡。

南雄縣軍民及各界人士知道吳汝鎏犧牲的消息後,十分悲憤。為悼念這位抗日民族英雄,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並把南雄機場命名為“汝鎏機場”。吳汝鎏的遺體運往廣州空軍墳場安葬,立碑紀念。國民政府對其家屬給予優恤,並授予吳汝鎏以烈士稱號。

1986年8月25日,經廣東省人民政府批準,追認吳汝鎏為革命烈士。

(廖 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