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華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3-12-26 10:31

郁華,原名慶雲,字曼陀,別署曼君、曼松,1884年生于浙江省富陽縣一清貧知識分子家庭。他是著名文學家郁達夫之兄。他自幼聰慧,勤奮好學。1900年,郁華在杭州考取了光緒已亥科府道第一名入學,補博士弟子員。1904年,郁華考取官費留學日本。在日本早稻田大學師範科畢業後,郁華又考入法政大學法科,課余參加思古詩社。1910年夏,他獲法學士學位;同年秋回國,應清廷留學生考試合格,獲法科舉人餃,以七品小京官分發外務部工作,任天津交涉公署翻譯二年。1912年,他考取法官資格,任京師高等審判廳推事,北京政府大理院推事。1913年秋,他奉命派往日本考察司法制度,趁此機會他將胞弟郁達夫帶去日本留學。1914年郁華返國後仍任大理院推事,兼朝陽大學、東吳大學、司法儲才館刑法教授。1928年,郁華任國民政府司法行政事司第三科科長;1929年調任沈陽大理院(後改稱最高法院)東北分院刑庭庭長兼代理院長。九一八事變後,日本帝國主義上門威逼他,要他出任偽職,為日本侵略者服務。但他不顧日本特務的威逼利誘,堅辭不就。在當地愛國人士的幫助下,郁華避往皇姑屯農村,躲過日本特務的監視,而後輾轉返回北平。

1932年2月,郁華調任上海江蘇高等法院第二分院任開放刑事庭庭長,同時還兼任東吳、法政等大學法學教授,從而廣結當時上海進步名流與左翼人士。第二分院設在租界內,革命與反革命勢力都在想方設法地利用租界這個特殊地區,斗爭形勢極為尖銳復雜。郁華嫻熟律令,辦案迅捷,且剛正不阿,不徇私情,不為險惡勢力所屈,因而在同僚中威望極高。由于他處特殊地位,故常能在自己權力所及範圍內,站在愛國主義立場上,支持正義,幫助一些身陷囹圄的愛國人士脫離險境。

當時左翼文化界人士,常借談詩畫為名,到他家托他辦理營救被捕同志事宜,他總是盡力而為。1933年廖承志在上海英租界被捕,南京軍法處要求引渡,由于郁華的干預,廖承志才沒有被引渡到南京,從而為何香凝、宋慶齡的營救活動贏得了時間。宋慶齡還特地委托律師唐鳴時向郁華說明營救情況,希望郁華能適情出力。在多方營救之下,終于使廖承志得以交保釋放。當時何香凝老人為了表示感激之情,特地親手繪制一幅《春蘭秋菊》圖贈送郁華。

1937年八一三事件後,上海淪為孤島。郁華所在的二分院遷入法租界,成為當時留在租界中唯一的中國法權機關,那時的上海日寇漢奸橫行,經常發生綁架暗殺事件。即使是在法西斯恐怖氣氛中,郁華仍堅守崗位,伸張正義,主持正義,打擊不法之徒,與日寇漢奸特務進行了不屈不撓的斗爭。當時正值滬江大學校長劉湛恩遭受槍殺遇害,郁華審理此案時,不顧自身安危,當庭痛斥被群眾在刺殺現場捕獲的刺客曾某,並對曾某判以極刑,從而極大地鼓舞了身陷孤島、處于法西斯恐怖中的上海民眾的抗敵士氣。敵偽漢奸對他的所作所為恨之入骨,但慮及郁華在司法界的聲望,以及他的學生輩出,很多還在滬上司法界任要職,故力圖迫使郁華就範,為其所用。他們對郁華軟硬兼施,威逼利誘,無所不用其極。1939年春,郁華接到署名“反共除奸團”的恐嚇信,信上說“……如再不參加我們組織,你的生命難保……”。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的郁華慨然道︰“頭可斷,血可流,志不可屈,民族氣節決不能喪失。”敵人見威脅不成又派人前來游說,拉攏他,許以高官厚祿,要他參加敵偽政府。當時上海的濟司菲爾路(即今萬航渡路)76號敵偽特務機關頭目丁默?也出面公然勸郁華加入“和平運動”,遭到郁華嚴詞拒絕。由于環境的極度險惡,不少友人紛紛勸他急流勇退,赴內地或國外避禍。但他卻說︰“國家正在危急之際,怎能拋棄職守?我當做我應做的事,生死就不去計較了。”郁華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從事愛國活動,遇有敵偽人員案件,愈是嚴加處置。同時他還以歷史上的民族英雄的故事,激勵自己的親屬,積極支持他的夫人陳碧岑和大女兒郁風從事抗日活動。

郁華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的錚錚鐵骨,使得敵偽感到十分頭痛。1939年11月,汪偽特務頭子丁默?惱羞成怒,威脅道︰“……如此不識時務……一定要殺只雞給猢猻看看……”,從而決定要對郁華下毒手。丁默?下令以特務隊長夏某為首,組成暗殺行動組。在當時地處法租界的善鐘路202號郁寓所附近潛伏,尋覓殺機。

同年11月23日,天空飄著淒淒細雨。上午9時許,郁華離開家正要蹬上人力車赴法院上班時,潛伏已久的夏某突然竄出,對準郁華連發三槍。郁華痛呼一聲倒在車內。車夫上前追趕不及,眼睜睜地看著夏某竄上一輛號牌為8741的黑色轎車溜走了。經當時租界當局查明,此車正是76號特務所用專車。

郁華被擊中心窩、頸部及背部。當時雖被急送廣慈醫院,但終因傷勢過重流血過多而去世。在這場愛國主義與賣國主義的斗爭中,郁華以自己的熱血與生命捍衛了民族與法律的尊嚴。郁華遇害事件引起了社會輿論的廣泛重視。上海、香港等地報紙均有刊載,表彰忠烈,抨擊腐惡。

1940年3月24日,上海律師公會,商會和各界人士在湖社為郁華舉行了盛大的追掉會。香港《星島日報》在這一天發表了《學者與名節》的社論,稱頌郁華“重名節,愛國家……他的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的精神,是中國在今日持久抗戰中所最寶貴的……”

(鄭春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