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懷仁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02 17:22

紀懷仁,1924年5月6日出生在北京市平谷縣英城鄉果各莊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里。在他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紀懷仁與父親二人相依為命,過著窮困艱難的生活。

紀懷仁13歲的時候,就到京西門頭溝煤礦當童工。他年小體弱,拖著沉重的煤筐,從礦井下一步一步地往上爬,累死累活干一天,卻掙不下幾個血汗錢。兩年後,他不堪忍受煤礦把頭的剝削壓榨,憤而回家務農。生活的磨難,在他幼小的心底埋下了仇恨的種子。

1937年七七事變後,在日本侵略者法西斯鐵蹄下的平谷縣人民更是民不聊生。廣大人民群眾不甘當亡國奴,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開展各種形式的抗日斗爭,遍地燃起了抗戰的烽火。

果各莊是中國共產黨早在1938年就開闢的抗日骨干村莊之一。後來,逐步建立起秘密黨支部和抗日民主政權,以及工、農、青、婦和兒童團組織。

紀懷仁耳聞目睹敵人的暴行,懷著民族的深仇大恨加入兒童團,積極參加站崗放哨,給八路軍送情報,還同大人一起在夜里破壞敵人交通,割斷敵人的電話線,砍斷敵人的電線桿,很得鄉親們的贊賞和喜愛。

後來,紀懷仁加入了民兵組織,兼管兒童團工作。他經常組織兒童團開會,向孩子們宣傳抗日救國的道理,教唱抗日歌曲,布置兒童團站崗放哨、查路條。

在黨組織的培養下,紀懷仁的思想覺悟不斷提高。1941年9月8日,不滿18歲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從此,他的抗日熱情更加高漲,對敵斗爭更加勇敢。1942年冬的一個夜晚,紀懷仁和本村民兵將敵人從河套村到疙瘩村3里多路長的電話線全部割斷,並砍倒了電線桿,打碎了桿上的瓷葫蘆。

1943年,19歲的紀懷仁已經長成身材高大、魁梧壯實的小伙子。經黨組織研究決定,他被任命為本村民兵中隊長。

紀懷仁擔任民兵中隊長後,在黨的領導下靈活機動地打擊敵人。他組織民兵開展破壞敵人公路交通、割電線、轉運八路軍軍需品和傷病員、傳遞情報等抗日活動,配合八路軍作戰,搞得有聲有色。

距果各莊較近的敵據點有馬坊、北石渠和馬昌營。其中馬坊是敵人主要據點,這個據點與順義縣張各莊據點之間,修有一條公路,架有電話線路。果各莊的民兵經常對這條公路和電線線路進行破壞。

1944年春的一個夜晚,為配合八路軍攻打張各莊據點,紀懷仁帶領民兵在河套村西北、馬坊通向順義張各莊的公路上,橫著挖了十幾道深溝,敵人的運輸車輛無法增援張各莊據點,有效地配合了八路軍的作戰行動。

同年夏天的一個晚上,紀懷仁帶著兩個民兵,悄悄地摸到馬坊敵人據點的北門外,在路上和路邊埋設了許多小木牌,上寫“小心地雷”、“打倒小日本”、“活捉狗漢奸”等標語。據點里的敵人發現木牌後,非常驚恐,加緊了戒備,好幾天沒敢出據點騷擾百姓。

北石渠村後有一座木橋,是馬坊通向順義張各莊公路上的主要橋梁。如果破壞掉這座橋,就會給敵人交通造成嚴重困難,勝于挖幾條路溝。不過,這座橋距敵據點只有半里地,破壞行動易被敵人發現,而且在步兵武器的射程之內,極為危險。1944年秋後的一天,紀懷仁和黨支部書記、村長研究如何破壞木橋。經分析認為,雖然木橋距敵據點近,危險性大,但在敵人眼皮底下搞“破交”會出敵不意。于是經過精心準備,在一個漆黑的深夜,紀懷仁帶領4個民兵,攜帶柴草悄悄地鑽到木橋下,點燃了柴草。

木橋起火了,熊熊的火焰照亮了夜空。北石渠據點里的敵人在炮樓上用機槍、步槍向外射擊,但是不敢出來救火,怕中了八路軍的調虎離山計。在敵人亂打槍時,紀懷仁和他的戰友們早已轉移到安全地帶,望著騰騰燃燒的木橋,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1944年秋,果各莊的抗日群眾積極行動起來,秘密地給八路軍指戰員做棉大衣。入冬時,70多件黃色軍棉大衣就做完了。村黨支部決定組織力量,由民兵負責秘密收齊運送到指定地點。

在準備啟運軍大衣的前一天,隱藏在村里的漢奸郭慶來不知怎麼竊得了消息。他謊稱女兒得了急病要到外村去請醫生,連夜跑到馬坊向敵人告了密。

這天拂曉,放哨的民兵岳永同和岳鈞華發現了敵情︰馬坊的敵人正由英城村各果各莊圍過來。

消息傳到村里,正準備運送軍大衣的紀懷仁和民兵劉茂,迅速通知有關人員將大衣堅壁好,同時催促群眾迅速轉移出村。他們見大多數群眾過了村東大河,兩人才朝村東南的河堤跑去。

紀懷仁沒跑多運,就被敵人開槍擊中,由于腿上中彈,紀懷仁不幸被捕。

敵人把受傷的紀懷仁弄回村里後,日本軍官手舉戰刀,逼問他︰“八路軍棉衣藏在哪里?”紀懷仁忍著傷痛,從容而堅定地回答︰“不知道!”敵人不甘罷休,繼續威逼利誘︰“你的說出軍大衣,給你治傷,金票大大的給。你的不說,死了死了的有!”紀懷仁毫不動搖,回答只有一句話︰“不知道!”

敵人一方面對紀懷仁拷問,另一方面闖到群眾家里,翻箱倒櫃,東刨西挖,妄圖找到軍大衣。結果連軍大衣的影子也沒有見到。

敵人在果各莊折騰、騷擾一陣後,又到距果各莊二里遠的天井村“掃蕩”。同時叫被抓的放哨民兵岳永同和岳鈞華,用門板抬著紀懷仁也到天井村。

到天井村後,敵人又開始逼迫紀懷仁說出軍大衣的隱藏地點。但是得到的仍是一句“不知道”。敵人惱怒了,用皮鞭抽,用辣椒水灌鼻孔,用燒得通紅的烙鐵烙,用香火燒嘴唇、燒臉,施盡了種種令人發指的殘酷手段。紀懷仁英勇不屈,始終緘口不言。

敵人在天井村騷擾一陣,又改變了花招,仍叫岳永同、岳鈞華抬著遍體鱗傷的紀懷仁轉回到果各莊。敵人沒再問紀懷仁軍大衣的事,而是問他誰是村干部,叫他指認村干部家。紀懷仁若有所思,說︰“好,我領著你們去。”于是他叫岳永同、岳鈞華把他直接抬到自己家中。

家里空無一人。紀懷仁掙扎著坐起來,懷著對敵人的滿腔仇恨,從容不迫地對敵人說︰“這就是干部家,我就是干部!你們要怎麼樣,隨便吧!”

敵人搗毀了他的家,又將紀懷仁抬到天井村。凶殘的敵人在後街東頭架起大堆木柴,燃起烈火,先是用火烤紀懷仁的雙腳,後來又將他扔進烈火中……

紀懷仁英勇犧牲了。全村鄉親無不為他堅如鋼鐵般的抗日意志和大義凜然的民族氣節所感動。鄉親們懷著悲痛的心情為他舉行了葬禮。後來又把他的遺骨移葬到革命烈士墓地,讓人民群眾和後世子孫永遠瞻仰緬懷這位抗日英雄。

(謝朝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