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秉才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02 17:24

何秉才,又名何求,1900年出生在湖南省汝城縣土橋鄉永安村的一個貧苦農家。8歲開始讀書,13歲進入汝城縣雲頭書院(相當于高小)讀書。勤學好問,成績總是名列前茅,畢業後,回家務農。因練就了一手好毛筆字,村里鄉親們有事都要找他幫忙,大家都叫他“小先生”。

1926年,汝城的農民開始翻身鬧起革命來。何秉才從小就憎恨舊社會的不公平,夢想有一天推翻這個人吃人的社會。他在農民運動中非常積極,表現十分出色,很快被鄉親們推選為村農會主席,他領導鄉親們對地主惡霸展開了不屈不撓的斗爭。1927年,大革命遭到失敗,何秉才又參加了共產黨領導的游擊隊,在白色恐怖的艱難時期,堅持在粵贛邊開展武裝斗爭,打擊敵人的囂張氣焰。1928年2月,何秉才參加了湘南起義,戰斗中,面對敵人的槍林彈雨,毫無畏懼,英勇殺敵。1929年,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31年2月,紅七軍從廣西轉戰來到汝城,何秉才加入了紅七軍。在一次戰斗中,他的左腿受傷,後來很快感染化膿了,傷口癢痛得他把牙齒咬得格格作響,但是他仍然頑強地拄著拐棍跟著部隊行軍打仗。不久,他被任命為紅七軍政治部宣傳部長,于7月隨紅七軍進入中央革命根據地。

1932年,何秉才受到了“左”傾錯誤領導的迫害,被扣上“改組派”的帽子,開除了黨籍,調到中央蘇區教育部任秘書。雖然蒙受冤屈,但他的革命信仰絲毫沒有動搖,仍然保持了旺盛的革命斗志,工作更加積極。他相信黨,相信組織上會還他清白。他的誠懇樸實的作風很快贏得教育部長徐特立老先生的信任,並給予他許多鼓勵和幫助。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被迫長征,何秉才被留在中央蘇區辦事處工作。1935年1月,在一次撤退中不幸被捕,判了15年徒刑,被關在南昌軍人監獄。何秉才在獄中機智地與敵人展開了針鋒相對的斗爭。入獄後,何秉才與獄中的喬信明(原紅七軍第八十七團政治委員)、曾如清(原中共蘇維埃政府教育部巡視員)取得聯系,並由喬、曾二人介紹,在獄中重新入黨。他們以結拜“十兄弟”為掩護,秘密建立獄中黨支部,由喬信明任書記,曾如清任組織委員,他任宣傳委員,並在獄中先後發展黨員30多人,領導“囚犯”同敵人周旋。

獄中黨支部領導創辦了“面盆報”,由何秉才任主編,把一些要說的話和重要消息,用簡明扼要的文字寫在面盆底上,利用“放風”時間,在“囚犯”中進行傳閱,指導行動,鼓舞斗志。他們聯合起來,要求監獄當局改進“骯髒潮濕,臭氣四溢”的監獄環境,要求不許克扣“囚糧”、“囚款”,改善囚犯待遇,延長放風時間,改善囚犯伙食,並為此展開全獄絕食斗爭。

當國民黨司法部門派出“要員”到監獄調查此事時,何秉才挺身而出,向這位“要員”歷數監獄虐待迫害“囚犯”的事實,迫使“要員”同意由監獄與“囚犯”各派代表進行談判。經過他的力爭,監獄當局被迫同意“放風時間由一個鐘頭增加到兩個鐘頭,葷菜由每月一次增加到每周一次”。此後,監獄黨支部部署的其它斗爭,也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何秉才卻因此成了監獄當局的重點監視對象,不但經常被打得皮開肉綻,而且被帶上腳鐐手銬,關進“黑牢”,受到精神和肉體上的殘酷折磨,然而,他從來沒有向敵人屈服過。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經駐南昌新四軍軍部的營救,何秉才等終于獲釋出獄。

1938年2月,何秉才被中共中央東南局分配回湖南工作。5月,他被中共湘南特委派往汝城接任中共汝城臨時區委書記。7月,又調任新成立的中共汝城縣委書記。在汝城工作期間,他首先在進步青年組織的星光書店吸收了朱琦、朱秋、何海倫、何湘泉等入黨,並成立了書店黨支部,使書店成為縣委的工作機關和通訊聯絡陣地。接著,他以星光書店的名義,組織了星光讀書會。通過讀書、報告會等形式,團結和培養了一批知識分子和青年學生,成為當地抗日救國的中堅力量,並先後輸送了向大柱(夏蘭)、胡代煒、範堅才等革命青年赴延安抗日軍政大學和陝北公學學習。特別是星光讀書會的工作,還受到八路軍駐湘代表徐特立所寫《在湘工作十個月的工作報告》的表揚。何秉才還創辦並主編了《星光月刊》;大力宣傳黨的抗日救國主張和抗日救亡運動。他還組織了汝城青年劇團,到西鄉、南橋、土橋、濠頭等地巡回演出,深入群眾,使汝城人民抗日救亡運動蓬勃發展。

1938年夏,中共湘南特委派來汝城工作的曹秋英在馬橋被捕,何秉才很快得到了消息。為了粉碎國民黨政府當局破壞抗日統一戰線的陰謀,他立即召開了縣委會議,經過慎重討論研究之後,決定以星光書店的鋪保,與汝城當局交涉之後,終于將曹秋英營救出來。

9月,何秉才被指定為黨在汝城的代表,他即以代表的合法身份,公開進行統戰活動。同年冬,他指派共產黨員何作崖、朱秋分別競選汝城啟明和儲能兩校校長,然後對兩所學校進行改組,招進一批進步青年為教師,使兩所學校成為抗日救亡的重要陣地。1939年2月,又在這兩所學校秘密建立了黨支部,並成立工學團、學生聯合會等群眾組織,通過它們在假期開辦畢業生補習班,培訓進步的畢業學生,先後發展了四五十名師生加入黨團組織。同時,中共汝城縣委還開辦了一所免費的平民夜校,組織群眾學習文化知識,宣傳共產黨的抗日救國綱領和政策。4月,何秉才派出共產黨員朱書誠、朱秋等人在津江村籌辦農民生產合作社,掛出津江農民合作社籌備處的牌子,擬訂合作社章程,辦公地點設在朱氏宗祠群芳圃。這一舉措,打擊了土豪劣紳霸佔侵吞公產公款的行徑,得到了廣大農民群眾的擁護和支持。但土豪劣紳對此十分不滿,想方設法阻撓。何秉才領導群眾一次又一次粉碎了他們的罪惡陰謀,使農民生產合作社成立起來,並在全縣許多鄉村得以推廣。

5月,國民黨當局在全縣“選舉”保長、甲長,何秉才按照縣委作出“所有共產黨員應盡一切努力和可能,打進國民黨各級行政機構”的決定,部署並帶領基層支部黨員積極參加保、甲長的競選活動,這一行動取得了很大的勝利,北鄉、東鄉、西鄉有相當數量的保甲職位被共產黨員擁有。在此基礎上,群眾抗征苛捐雜稅的斗爭也得以廣泛地開展起來。

此外,何秉才特別注重黨組織的發展和黨員的培訓工作。當湘南特委組織部長周禮到汝城舉辦黨員訓練班時,他親自帶領黨員30余人參加第一期訓練,使黨員們的思想政治素養有了較大提高,隨後,他又安排了一批黨員參加第二期訓練,這些黨員後來都成為革命骨干。在發展組織方面,全縣共建區委3個,直屬支部5個,基層支部37個,黨員發展到460余人,成為湘南特委所轄各縣黨員人數最多的縣份之一。

1939年6月,平江慘案發生後,國民黨當局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7月,國民黨縣政府下令改組啟明、儲能兩所學校,並將啟明學校董事長何紹玉、校長何作崖和教師郭履?3人拘留。何秉才得知這一情況後,不顧個人安危,立即在啟明成立抗暴委員會,組織學校師生和家長前往縣政府請願,迫使縣政府釋放何紹玉等3人。但是國民黨當局反共氣焰越來越囂張,到8月間,汝城縣府又以“未經政府備案”為借口,公然查封了星光書店,解散了星光讀書會。在這萬分危急的時刻,何秉才將個人生死置之度外,想方設法減少黨的損失。他根據湘南特委的指示,將已暴露身份的共產黨員及時調離原活動地區,未暴露身份的也一律暫時停止活動。9月,他自己撤離汝城前往桂陽縣任工委書記。他同共產黨員李斐以開設合利粉廠為掩護,在桂陽進行地下革命活動。

1940年,因母親病逝,何秉才悄悄從桂陽回汝城奔喪,果然,國民黨特務注意到了他的行蹤,先後追捕三次,他均在群眾的掩護下機智地脫險。1941年2月,他到達廣東省樂昌縣城,經地下黨員朱琦(曾任汝城縣委書記)推薦,改名何求,在廣東城口任楚南同鄉會館副館長,並以做紙生意為名,在廣東的長江、城口、始興、仁化一帶進行秘密活動。

1944年10月,何子均叛變,隨即與國民黨省黨部情報室特務劉美全陰謀策劃,利用與何秉才的姨表關系,寫信謊稱他的岳母病危,將何秉才騙回汝城,當心急如火的何秉才匆匆潛回汝城時,國民黨特務早已布下了天羅地網,何秉才第二次被捕入獄。一開始,汝城縣長假惺惺地勸他“棄暗投明”,並保證他“前程遠大”,但何秉才大義凜然,任其磨破嘴皮,不理不睬。敵人惱羞成怒,對何秉才進行嚴刑拷打,逼他招供,但不管敵人用什麼辦法,都不能從何秉才嘴里得到一點東西。

1944年12月13日,北風呼嘯,寒氣逼人。何秉才被害于縣城外沙鄉雞毛嶺。

何秉才犧牲後,他的親屬和當地群眾將他的遺體秘密運回土橋,安葬在永安村西坡山麓。新中國成立後,黨和人民政府重新修整他的墳墓,墓碑上瓖嵌著他的遺像。每逢清明時節,前往悼念的人絡繹不絕。

(湘烈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