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橋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03 16:08

高橋,原名高明海,字鏡天,化名蘇然、徐文良,1914年出生于遼寧省遼陽縣(今遼陽市)。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17歲的高橋,不當亡國奴,流浪關內。1934年,考入河南洛陽軍校。他反對蔣介石不抵抗政策,在1935年結業時,拒絕去國民黨軍隊,到唐山海關當了雇員。在這里,他認識了中共地下黨員朱欣陶、李楚離,走上了革命道路,于1938年參加了共產黨。同年6月,他去河北省豐潤縣北火石營,參加了抗日聯軍。7月,參加了冀東暴動的。此後,他相繼出任抗日聯軍司令部作戰參謀、第十四總隊隊長、第五總隊隊長、八路軍第二十八團第一營營長和冀東軍分區第十三團第一營營長、第十一團參謀長,轉戰豐潤、遷西、遵化,打了不少勝仗,積累了作戰經驗。

1942年秋天,冀東軍分區派高橋和第十二團參謀長周嘉美、第二營營長楊思路各帶主力一部,共700余人,開赴承(德)平(泉)寧(域)。到達後,他便與周、楊各率所部,從11月中旬開始,分別進行了一系列戰斗。

平泉境內北部,離寧城縣南界不遠的黃土梁子警察署,署長是個日本人,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群眾恨之入骨。高橋首先率部襲擊黃土梁子警察署。深夜,高橋率領戰士們順著山路,靜悄悄地飛奔黃土梁子。到達警察署大院外,立即搭起人梯,進入大院,摸向敵人。瞬間戰斗結束,殲敵30余人,繳獲了部分武器彈藥。不久,高橋率部向南到達離平泉很近的窪子店在敵偽喀喇沁中旗(偽滿于1940年撤銷平泉、寧城兩縣,恢復了以前的喀喇沁中旗,偽治所設在平泉)治所的眼皮底下,端掉了窪子店警察分駐所。隨後北上,進入寧城南部,相繼拔掉了八里罕警察署和大營子警察分駐所。與此同時,承德三溝警察署、五道河子警察分駐所、上谷車站警護隊和平泉七溝警察分駐所,也分別被周、楊兩部攻克。

高橋等部取得的勝利,震懾了敵人。他們驚呼︰“延安觸角已伸入熱河!”偽熱河第五軍管區急忙調集7個“國兵團”和承平寧地區的警察“討伐隊”、日本憲兵隊、守備隊共8000余人,對八路軍實行大規模“掃蕩”。高橋等各自率部開展更加靈活的游擊戰,不單保存了自己,還打擊了敵人。偽滿西南防衛司令部無可奈何,只得從西南邊境線上調動日本常備軍1000余人,組織自衛團7000余人。至此,日偽為對付承平寧抗日武裝,先後投入的兵力,多達1 5萬余人。11月末,為了加強冀東抗日根據地的反“蠶食”斗爭,除高橋兩個連的兵力留在承平寧堅持斗爭外,其他主力部隊撤回冀東。高橋率部200余人,與地方武裝相配合,時東時西,時南時北,虛虛實實,真真假假,與70余倍于已之敵周旋,攪得敵人晝夜不安。

1943年2月初,高橋與地方領導商定,部隊、地方人員在承德三溝東溝一帶開會。日偽軍獲知了這一情報,快速地向這一地區集結,並于4日晨發起“圍攻”。高橋等意識到情況嚴峻,借風雪交加的有利條件,指揮與會人員向平泉西北縣界處的光頭山強行突圍。光頭山是七老圖山脈南端的一座高峰,海拔1729米,時值隆冬,氣溫低達零下40多度,滴水成冰。干部戰士衣著單薄,腹內缺食,饑寒交加,突圍中又數次遭敵截擊,處境十分險惡,行動十分艱辛。但是,由于高橋指揮有方,大家勇敢善戰,終于在晚上搶佔了光頭山。次日上午向西沖出重圍,擺脫了敵的圍追,使日偽軍全殲承平寧抗日武裝的企圖落空。這次戰斗後,高橋率部返回冀東,受到黨委和軍分區的表揚和鼓勵。

1943年5月初,高橋與團長趙文進一起率第十一團全體指戰員再赴承平寧。部隊圍攻了駐承德十一道河的營偽軍,斃敵50余人,偽營長率殘部投降。戰後,又奉命全部返回冀東。

奉上級指示,剛剛返回冀東的高橋,旋即以冀東軍分區第三區隊長、中共承平寧聯合縣工委委員的身份,率領300多名指戰員第三次開赴承平寧。6月初,聯合縣工委、辦事處召開了第一次聯席會議,傳達了上級關于承平寧抗日游擊根據地要進一步向北、向東發展的指示。會後,第三區隊便開始了作戰。6月7日,拔掉了承德境內的日偽煙筒山銀礦據點。接著,在承德十一道河寇杖子襲擊了敵人。爾後北上寧城,在黑里河溝殲敵討伐隊一部。繼續北上,于8月16日夜,襲擊了寧城中部的三座店鴉片組合,繳獲了大批物資,又南折,于8月25日襲擊了駐守寧城南部頭道營子敵據點。隨後繼續向南進入平泉境內,在平房大溝設伏,擊斃偽喀喇沁中旗協和會事務長山本以下25人。又北上寧城東部,9月17日在驛馬吐川山頭下坡子村,圍殲了平泉黃土梁子警察署派出的“討伐隊”,俘敵近百人。9月20日,在驛馬吐川拔掉一個警察分駐所。9月末,與駐凌(源)青(龍)綏(中)聯合縣的冀東軍分區第七區隊聯手,在寧城石佛臥龍泉子伏擊偽軍,殲敵1個連。這些勝利,使承平寧的抗日烽火越燒越旺,高橋和他領導的三區隊威名大震。日偽終日驚恐,草木皆兵,于是又調兵遣將,開始新一輪的“掃蕩”。鑒于敵眾我寡,天氣漸冷,三區隊暫回冀東,甩開敵人,更換冬裝。

日偽軍為了消滅或擠走承平寧抗日武裝,大搞“集家並村,振興部落”,把居住在山區、丘陵區的人民,強制搬到公路、鐵路沿線或平川的村莊,構築圍牆,修成“人圈”,制造無人區,以割斷八路軍與群眾的聯系,斷絕抗日武裝供給來源。與此同時,組建地方警察“討伐大隊”,大量派出便衣特務,強制組織“自衛團”。面對空前殘酷的環境,高橋思想準備充分。在1943年11月初第四次率部返回承平寧的動員大會上,他發出︰“戰斗在路北(指錦承鐵路以北),死在路北”,抗日到底的錚錚誓言。

為了打破日偽軍的經濟封鎖,解決給養問題,1944年2月4日,承平寧聯合縣工委在寧城佔巴營子(在今八肯中鄉境內)召開會議,決定攻打敵人較為薄弱的小城子(寧城縣縣城)。8日晚,高橋率領擔任主攻的連隊,迅速攻入城區敵兵潰不成軍。看守倉庫和組合的敵軍很快就被解除了武裝。僅用了1個多小時,就攻下了小城子,繳獲了大批日偽物資。這一仗,既解決了給養困難,又鼓舞了我承平寧軍民的抗日斗志,使日偽大為驚恐。隨後,日軍從關內調出騎兵旅、裝甲兵旅、國境警備隊,連同警察“討伐隊”,約萬余人,進行反復“掃蕩”。為了保存實力,牽制敵人軍力,使敵人疲于應付,第三區隊變大部隊集中行動為小分隊分散作戰。其中,高橋率領的1個小分隊共20多人,在寧城的中心地帶和北部區域活動。

25日,高橋率小分隊在寧城中心地帶一肯中小井子山活動,與敵400余人遭遇。敵軍圍追不舍,他急速率隊轉移到長勝溝,在群眾掩護下脫險。不久,高橋設計,一舉殲滅了民憤極大的韓全福“討伐隊”的兩個排。

3月28日晚,高橋率小分隊來到寧城西北部海拔1300多米山區的雙廟村(今布日嘎蘇台鄉境內)。當晚,陰雲密布,鵝毛大雪紛紛揚揚,下個不停,小分隊只好住下。3月29日傍晚,小分隊正準備出發,發現日偽討伐隊圍抄過來。

高橋立即下令小分隊向西突圍,他和少數人留下掩護。高橋與王漢三最後撤出。途中,王漢三中彈倒下。高橋背起王漢三邊走邊戰。山陡雪深,身背戰友,邁一步都很困難,哪里還能走得快。圍追的敵人越來越近。在交戰中,高橋中彈倒地,但仍頑強地還擊敵人,使得敵人不敢往前。盒子槍子彈打光了,他把槍拆散扔在山坡,隨後艱難地掏出貼身的小擼子,自殺殉國,時年30歲。

高橋犧牲後,敵人把他的遺體運往八里罕,並殘暴地鍘下頭顱,先後在八里罕、承德懸掛“示眾”。

1946年4月11日,在黨的關懷和群眾的協助下,高橋烈士身首合葬儀式在八里罕隆重舉行。1954年5月,高橋烈士墓遷往寧城縣的新縣城天義鎮鎮北烈士陵園。

1970年,中共寧城縣委和寧城縣革委會決定,將高橋烈士生前活動和犧牲的地方,命名為高橋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