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金山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08 14:50

奇金山,蒙古語名字叫哈諾墨拉,1894年出生于內蒙古烏審旗的一個台吉(貴族)家庭。

奇金山生活的時代,正是伊克昭盟“獨貴龍”運動蓬勃發展的時期。他從小受“獨貴龍”運動的影響,對貧苦牧民受帝國主義和封建剝削壓榨的貧困生活有著深入了的了解,並深表同情,逐漸有了反抗壓迫和振興蒙古民族的革命願望。

1926年,內蒙古人民革命黨中央執行委員,著名“獨貴龍”運動領袖席尼喇嘛又舉起了“獨貴龍”運動大旗,一度摧毀了封建王公在烏審旗的統治,建立了民主政權——公眾委員會,從而控制了烏審旗的局勢。奇金山積極參加席尼喇嘛領導的“獨貴龍”革命,擔任了格其罕達爾古(地方官名,相當于現在的鄉長)。他任格其罕達爾古期間,處處為農牧民群眾謀利益,為群眾辦了許許多多好事。他堅決擁護公眾委員會的號召,積極廢除苛捐攤派、奸商的公私債務、實行男女平等的婚姻自由。開始時,烏審旗地方武裝需要的騎乘全部以派差馬的形式解決。騎手們多不愛惜馬匹,光騎不養,病的、死的日漸增多。奇金山見此情況提出建議︰把派差馬改為征馬,既減輕了群眾的經濟負擔,又增強了騎手們愛惜馬的觀念。

1929年,席尼喇嘛被隱藏在革命隊伍內部的叛徒蒙克烏力吉殺害之後,王公貴族重新把持了烏審旗旗政。在這十多年期間,奇金山在烏審旗保安隊任連長、第四中隊長和西蒙抗日游擊第一支隊第一大隊長。他雖然是烏審旗軍界的中級人士,但由于受席尼喇嘛革命思想的影響,對王公貴族的特權極為不滿,時時刻刻想著救助那些受苦受難的群眾。因此,奇金山受到了烏審旗人民的尊敬和愛戴,人們親切地稱他是“山孔白納”(即善人)。

1935年12月20日,毛澤東代表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發表了著名的《對內蒙古人民宣言》,宣布了中國共產黨團結少數民族進行抗日斗爭的統一戰線政策。共產黨員趙通儒、曹動之、田萬生等奉派到烏審旗開闢工作。他們把《宣言》譯成蒙文,進行散發和宣傳解釋。奇金山進一步了解了共產黨的民族政策和革命主張,思想認識日益提高。

1936年秋的一天,已和共產黨建立聯系的烏審旗保安隊副官奇國賢帶領奇金山到掌高圖,與從事蒙古民族工作的共產黨員曹動之等會面,並結拜為生死兄弟。從此以後,奇金山在艱難的環境中配合中共烏審旗工委做了很多工作。

1938年8月,中共烏審旗工委提出了“烏審東西上下一心,擁護王爺領導抗戰”的口號,全力開展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工作。早在七七事變後,伊克昭盟的形勢危急,七旗王公中有的公開叛變投敵,烏審旗王府也派人去包頭和日偽軍暗中聯系。此時,奇金山與奇國賢等進步人士一起,旗幟鮮明,堅決反對王府的妥協投降主張,為維護共產黨與烏審旗王府的抗日統一戰線做出了重要貢獻。1939年底,國民黨頑固派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駐伊克昭盟的國民黨軍隊對共產黨人民武裝的抗日活動橫加干涉,制造摩擦。在這期間,國民黨散發傳單,大肆販賣反共理論,叫囂“共產黨不需要存在”。在國民黨反共聲浪甚囂塵上的情況下,奇金山積極抗戰,為中共烏審旗工委的工作提供方便。他和奇國賢居住的朝岱、大??及西公商一帶,成為工委同志們工作和隱蔽的安全地方,被敵人視為“紅區”。

1941年冬季,蔣介石為了加強對伊克昭盟的控制,派陳長捷任伊克昭盟守備軍總司令,同時調其嫡系部隊第二十六師何文鼎部進駐伊克昭盟。陳、何到任後,大肆推行反共滅蒙政策,排斥中國共產黨及八路軍在伊克昭盟的力量,迫害有抗日民主思想的進步人士,惡狠狠地加強對蒙古民族的壓迫、掠奪。不到一年時間,制造了多次流血事件,控制了各旗地方武裝,以派協贊專員等方式將其反動統治伸展到了全盟各地。他們不顧連年荒旱,橫征暴斂,使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陳、何之流倒行逆施,尤其是1942年末,具有民族民主革命思想的烏審旗西協理奇國賢被害和伊克昭盟守備軍總部的又一次強行征派等等,使奇金山的思想受到了很大震動。

奇國賢是奇金山的本家兄弟,抗戰暴發後,協助中共烏審旗工委做了大量工作。奇國賢被捕期間,奇金山四處奔走營救,還去過陝壩向傅作義求助,均無濟于事。這許多血的事實教育了奇金山,使他認識了國民黨頑固派破壞團結抗日的反共嘴臉。

烏審旗連年災荒,糧食十分缺乏,老百姓吃不飽穿不暖。可是,伊克昭盟守備軍總部還向烏審旗征草、征畜,必須繳糧3000石、駱駝100峰。面對此種掠奪,烏審旗人民群眾群情激憤,奇金山尤為憤怒。對此才能鑒別好與壞,事實使他更加深刻的認識到中國共產黨對待蒙古民族才是真正平等的,只有跟著共產黨走蒙古民族才能獲得徹底解放。

1943年2月,蔣介石親自撥給陳長捷百萬巨額軍墾費。陳成立了自任督辦的屯田督辦公署,打著抗戰的旗號,為解決軍隊糧餉,宣布在伊克昭盟墾地30萬畝,以武力強制各旗實行。實際伊克昭盟大部是純牧區,居住在這里的蒙古族人民世世代代以游牧為主,墾牧場,就等于斷了牧民的生路。所以,全盟蒙族各階層一致起來反對墾荒。這時,奇金山因“通共”嫌疑被解除了西蒙抗日游擊第一支隊第一大隊長職務。他密切注視著敵人的動態,同時加強了與共產黨的聯系,積極準備武裝抗墾斗爭的組織工作。

1943年3月26日,天剛剛亮,扎薩克旗保安隊官兵和牧民群眾首先舉起了反抗軍墾武裝起義的大旗。國民黨當局采取了血腥鎮壓,白色恐怖籠罩了鄂爾多斯草原。

奇金山在與敵人斗爭的關鍵時刻,不畏強暴,挺身而出,率領西烏審保安隊和東烏審部分官兵發動起義,響應札薩克旗軍民的武裝斗爭。4月10日,起義官兵在大石砭廟集中,奇金山作了慷慨激昂的講演。4月11日,起義部隊開始向王府進發,同時派先遣人員與王府駐軍聯絡。4月15日,在王府駐軍的接應下,起義部隊順利佔領了旗府,逮捕了30多名國民黨官員、黨棍、特務,搗毀了特務電台,摧毀了國民黨頑固派在烏審旗的反動統治。

起義成功了!這是繼席尼喇嘛革命後的烏審旗蒙古族人民的第二次武裝革命。好消息傳遍烏審草原,群眾紛紛來投奔起義,短短幾天,起義部隊就發展到近千人。在中共烏審旗工委的指導下,奇金山馬上進行這支武裝的擴編與改組工作。為聯合各階層一致抗日,他以博大的胸懷推舉政治上曖昧的護理札薩克奇玉山任起義部隊司令。起義部隊取消了西蒙抗日游擊第一支隊的番號,仍稱保安隊,下設四個團,奇金山擔任了第四團團長。數天後,這支武裝在麻失庫聯與準備抄襲札薩克旗起義軍民的國民黨第二十六師的一個團遭遇,激戰了幾晝夜,殲滅了部分敵人。

烏審旗軍民的武裝起義,特別是國民黨軍麻失庫聯的失利,引起了陳長捷、何文鼎的重視,他們立即調遣軍隊,成鉗形攻勢,從梅林廟和烏拉圖拉海前往鎮壓。敵人壓境,奇金山帶著全旗人民的期望,急馳到定邊求援。中國共產黨對“伊盟事變”十分關注,對扎、烏兩旗人民的武裝表示堅決支持。定邊之行,使奇金山深受鼓舞。後來,他率起義部隊頑強抵抗,與敵相持達半個多月。為了保存力量,烏審旗起義軍民于5月初主動撤退,敵于5月5日佔領旗府。在此後的一個月時間內,敵對起義軍民進行了瘋狂的“追剿”,致使起義部隊中不少中上層人士發生動搖。保安隊司令奇玉山竟公開投靠了國民黨陳長捷。奇金山率領僅剩下的一個團的兵力撤往烏審旗西部地區,以陝甘邊區為依托,繼續堅持游擊斗爭。

6月上旬,奇金山率部隊退往位于紅柳河南部的巴圖灣一帶休整。巴圖灣是共產黨領導下的地區。在這里,起義部隊得到了妥善安置和保護,並在黨中央、毛澤東的關懷下,解決了槍支彈藥及被服糧草等困難。這使奇金山再次感受到共產黨的溫暖,革命意志愈堅。他率領部隊與八路軍騎兵大隊互相配合,並肩戰斗,在昌汗圪台、舍登灘等地粉碎了敵數次進攻,狠狠地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這期間,國民黨曾多次派協贊專員慕幼聲、東烏審部隊參謀長陳植居等西來,妄圖脅迫奇金山投降,均被嚴詞拒絕。

1943年10月,國民黨當局在全國民主力量的一致譴責下,被迫接受了起義軍民的基本要求,沙克都爾扎布和扎薩克旗起義軍民得以重返故鄉。同時,奇金山接受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把所屬部隊改編為烏審旗騎兵團,任團長。

在中共伊東工委的領導下,奇金山率領改編後的這支武裝,在黨原有工作的基礎上,依托陝甘邊區,在烏審旗西部的大古砭、小石砭、爾林川、舍利、朝岱一帶建立起較鞏固的革命根據地。

1944年10月,黨組織安排奇金山赴延安學習,使他大大開闊了眼界。學習之後,他對部隊進行了整頓,廢除了打罵制度,實行官兵平等,嚴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軍需用品除槍支彈藥被服外,全由部隊生產自給。他還要求黨組織派政治指導員加強部隊的政治工作。由于整頓,部隊的軍政素質大大提高,增強了部隊的戰斗力。他積極參與群眾抗日團體——蒙漢抗敵聯合會的領導工作,為加強根據地蒙漢民族間的團結做出了貢獻。他特別關心根據地的經濟建設,想方設法資助中共烏審旗工委開展辦商店、籌建小型毛織廠和酒作坊等。

奇金山及其所屬部隊為了鞏固西烏審根據地,堅持烏審旗西部地區的斗爭,做出了重要貢獻。因此,國民黨頑固派把奇金山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幾次想殺害他。

1945年春節前夕,國民黨頑固派以50萬元的賞金收買了少數視錢如命的壞份子,密謀殺害奇金山。2月16日(農歷正月初四),敵人趁騎兵團的干部戰士大多數回家過年之際,把留守在團部的奇金山殘暴地殺害了。奇金山犧牲時年51歲。

噩耗傳遍了烏審草原,牧民們從四面八方趕來,都想再看一眼被人們尊敬和愛戴的“山孔白納”。指戰員們含著極其悲憤的眼淚催馬趕回團部,向與他們朝夕相處,共同戰斗過的首長告別。

1945年5月4日,中國共產黨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和蒙古同學會在延安成吉思汗陵堂舉行追悼大會,烏蘭夫主祭,向這位蒙古族的“抗戰與民主運動的英雄”致以沉痛地哀悼。5月8日,烏蘭夫在延安《解放日報》上發表了悼念奇金山的文章,贊譽奇金山是“西烏審的堅決抗日、有民主思想、深得人民愛戴的一位進步將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