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旗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08 15:11

曾國旗,原名吳潘岳,又名吳繼成,1889年11月4日出生于湖南省平江縣長壽區桂橋鄉。他小時因家庭貧困,僅讀過一年書。13歲時,父親去世,母親送他去學木工。他心靈手巧,活計干得漂亮,一時以手藝見稱鄉里。

五四運動爆發後,曾國旗參加了由一些進步人士舉辦的工人夜校學習,初步受到進步思想的燻陶。他目睹殘酷的現實,激發了要為工農大眾鬧翻身求解放的革命熱忱,在黨組織的教育幫助下,逐漸明白了要革命就要走共產黨的路。

1926年,經過黨組織的考察,曾國旗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在洶涌澎湃的工農運動中,曾國旗先後擔任過長壽區工會理事、長壽市總工會紀察部長等職。“馬日事變”後,他設法繳了五支槍,組建了一支游擊隊,編入平江工農義勇軍,參加湘贛邊界的秋收起義,後奉命留在黃金洞等地打游擊。這一期間,曾國旗參加過平江二月撲城的戰斗,經歷了鏟除長壽街守軍、叛徒邱國軒團的戰斗,而且在反“清剿”斗爭中,他不斷壯大游擊隊伍,擴編為平江游擊第四大隊,給中國工農紅軍第五軍輸送了許多戰斗人員。

1929年,曾國旗受中共湘鄂贛特委派遣,去江西省萬載縣從事黨的秘密工作。他以做木工外出謀生作掩護,走鄉串村,積極慎重地發展了一批黨員,建立了九個黨支部。不久,中共萬載縣委正式建立,他任縣委農運部長。1930年春,他調任萬載第六區區委書記。3月18日,他領導全區暴動,指揮赤衛軍沖進大橋區公所,正式宣布成立大橋區農民協會、工會和區蘇維埃政府。7月,萬載縣第一屆工農兵代表大會在小源召開,他當選為縣蘇維埃政府執行委員。

不久,曾國旗根據湘鄂贛軍區的決定,負責接受建立湘鄂贛後方修械處和兵工廠的任務,並被任命為兵工廠政治委員。他因陋就簡,收集機械器材,建立了一支技術骨干隊伍,很快就把兵工廠辦得紅紅火火。他領導大家夜以繼日,加班加點,修理槍炮和制造彈藥,保證及時供應紅軍反“圍剿”戰斗的需要。到1932年,由于環境太艱苦,曾國旗患了嚴重的肺病,經常咯血,他仍照常堅持工作,不肯去醫院治療。當時,為保護工廠,應付敵人各種可能的襲擊,他一邊組織生產,一邊抽調青年工人編成警衛排,日夜戒備。兵工廠的工作還得到了地方黨組織的支持和援助,經常為他們輸送糧食和原材料,使兵工廠在困難條件下能堅持下去。

1933年,曾國旗調任湘鄂贛邊區政府打土豪工作處政委。他一接手工作,就非常重視按黨的政策處理問題。在每次打土豪分浮財時,他總是強調不能感情用事,要根據土豪的經濟能力和在群眾中的影響,適當確定他們應交出浮財的數額;對抓來的土豪進行政策教育,使他們了解為紅軍提供經費和物資是改惡從善的惟一出路;同時保證他們身家性命的安全。由于他的工作做得深入細致,大大減少了工作中的阻力,既完成了紅軍籌款的任務,又團結了中間力量,對頑固分子起到了分化瓦解作用。

1934年初冬,曾國旗被湘鄂贛省委調任省蘇維埃政府工農檢察部主席。不久,又當選為省蘇維埃政府副主席、黨團書記。這一期間,他還代理過省委書記。為推動擴大紅軍工作,他拖著虛弱的身體,下到詠生、平江、銅鼓、瀏陽等地,同基層干部一起,動員廣大青年參加紅軍,提出了“前方飛兵前進,後方跑步擴軍”的口號。僅幾個月時間,在東南八個縣擴紅1200多人,西北各縣700多人,共動員2500多人參加紅軍。

1935年4月,曾國旗當選為湘鄂贛省蘇維埃主席,仍代理省委書記。

在以後近三年的艱苦游擊戰爭期間,曾國旗和省委、省蘇維埃政府、省軍區負責人傅秋濤、涂正坤等,為支撐這危險的局面殫思極慮,做了大量的工作。一是將全省分為東北、東南、西南和西北四個特委和四個軍分區,廣泛組織游擊隊,擴建十個獨立營,積極開展游擊武裝斗爭,並向敵後進軍,四處打擊敵人,特別是將從修水的靖林直到銅鼓的三溪坳、幽居、虎坳一帶的40座敵碉堡全部摧毀,保證游擊戰的開展。二是積極建立外圍據點,加強同白區工作的聯系,如秘密發展黨員,策動軍隊起義,籌集給養物資以及傳遞情報等。三是保存了一大批革命力量。曾國旗在艱苦卓絕的反“圍剿”斗爭中,以身作則,同甘共苦,極力關心愛護干部戰士,為革命事業積蓄了骨干人員。因此,抗日戰爭爆發時,湘鄂贛省能迅速地將500多名黨員干部和390多名戰斗骨干輸送到抗日前線。

1937年12月,曾國旗奉命調到八路軍駐湘通訊處負責招待所的工作。他什麼工作都做,認真負責。如中共中央駐湘代表徐特立每次應邀去聯合大學、青年會、中央戲劇學院、火宮殿、銀宮電影院等處演講,他都隨去做好保衛;對各地來八路軍通訊處的訪問者,也都由他先出面負責接待,回答各種問題。他還根據徐特立“門戶洞開,來者不拒”的指示,機智巧妙地同前來尋釁的密探作斗爭,使這些密探在接待處既無釁可挑,又只能坐在那里接受一次國共合作、團結抗日的教育。在他任長沙市工委委員,負責青年工作時,以傳授技藝為名,收下了十幾個徒弟,邊學藝,邊學習抗日的道理,並介紹他們去延安,上前線。經過這些徒工們的串聯,前來通訊處報名去延安的知識青年越來越多,被接收送去延安的約近千人(一說五六百人)。1938年春天,他根據地下交通站轉來的情報,立即陪同徐特立前去探望由江西押解到長沙陸軍監獄的原中國工農紅軍抗日先遣軍第二十一師參謀長喬信明等30多位紅軍干部,並將名單交給湖南省主席張治中,使這些同志得以盡早獲釋,重返抗日前線。此外,他還多次將湖南、廣東各地及海外僑胞捐獻的物資,設法送往前線和延安,並且做得非常細致周到,保證這些支援抗日的物資不受損失。

1938年春夏間,曾國旗前往長沙地區的銅官、靖港、丁字灣以及湘陰的樟樹港等地,秘密組建中共銅官中心區委,並任中心區委書記。7月,中共長沙縣委成立,他又擔任縣委書記。11月,長沙大火時,他從火災中救出的婦女小孩有好幾個,他自己的臉部卻被燒傷。大火之後,救濟災民成了當務之急,曾國旗到市郊發動農民挑米送菜進城,組織木工為災民搭起一間又一間的木棚,積極聯絡社會各界出資,做好難民的賑救工作。

1939年2月,曾國旗奉派去衡陽任中心縣委副書記兼組織部長。6月,又任縣委代理書記,負責領導衡陽、衡山縣委和零(陵)祁(陽)工委的工作。“平江慘案”發生後,因叛徒告密,他的住處突然在一個晚上被特務包圍,他沖出後門脫險後,被省工委安排轉移到廣西桂林。

曾國旗在八路軍辦事處的幫助下,歷時三個多月,于1940年1月到達延安。因肺病復發,中央組織部先安排他在干部休養所治療,後又送他到中央黨校學習。他在1940年8月22日寫的“自傳”中,曾對自己在蘇區的工作做了深刻的檢查。他說︰“1935年突圍,我們對客觀估計過左,認為敵人不敢與我們作戰,估計自己的力量不可戰勝,把部隊機關駐扎在詠生縣搬運糧食,干部遠離部隊集中整訓,又沒做好保密工作,乃至敵人把封鎖線做好了,我方才得知被圍消息。突圍時又沒秘密行動,而在白天行動去沖封鎖線,不但沒有沖過去,反而犧牲了團級干部,這是戰略路線錯誤……我當時任省委常委,省蘇副主席,我應負責任。”

1942年,曾國旗的肺病越來越嚴重,組織上送他到中央醫院治療。剛進院,他就要求分配工作,說自己不做事,心里就發慌。後來醫院黨組織選他擔任支部書記,他又全力投入醫院工作之中。

1943年1月6日,曾國旗因腦溢血突發,心髒停止了跳動,終年54歲。對于他一生的評價,中央委員李富春在悼詞中指出︰“曾國旗同志對革命忠心耿耿,入黨後沒有一天停止過工作,艱苦奮斗,不計生死,是一名優秀的共產黨員,群眾譽他為‘革命的魯班’”。

(供稿︰湘烈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