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月華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08 15:13

賴月華,乳名煌姑媽,1905年出生于福建省永定縣鳳城鎮西門賴屋的一個農民家庭。1923年,賴月華與當時在勵勤學校任教的張鼎丞結為夫妻。丈夫接受新思想、傾向革命的言談舉止,對賴月華有著直接的影響。1927年9月,永定溪南黨組織成立後,金砂各鄉在溪南黨支部的領導下,先後辦起了平民夜校,以啟發農民的覺悟。賴月華在革命思想的燻陶之下,不但帶頭剪短發,參加西湖寨夜校學習,還走村串戶動員其他婦女上夜校學習。在學習過程中,賴月華刻苦認真,追求上進,又得到張鼎丞的輔導,很快便可以看書寫短信了,並懂得了不少革命的道理。1927年10月,她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當地開展農民運動的重要骨干。

1928年春,賴月華積極協助張鼎丞發動婦女參加溪南“借糧度荒”、“分糧吃大戶”的斗爭。7月1日,在永定暴動武裝攻打永定縣城時,她奉命發動群眾做好後勤供應和堅壁清野工作。暴動後,永定各地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建立蘇維埃政權。在斗爭中,賴月華迅速成長,選為溪南區蘇婦女委員。她深入各鄉村召開婦女會,宣傳貫徹區蘇制定的《婚姻條例》,發動婦女反對封建買賣婚姻,實行婚姻自主;配合區、鄉蘇政府打土豪,清匪反霸,沒收、分配土地;組織婦女、兒童站崗、放哨,反對國民黨反動派的“清鄉”,在捍衛溪南紅色區域斗爭中做了大量的工作。

1930年7月,她跟張鼎丞來到閩西蘇維埃政府所在地龍岩,被分配在閩西婦女運動委員會工作。她努力擴大婦女組織,發動婦女群眾參加擴大紅軍運動,組織洗衣隊、擔架隊、慰勞隊,做草鞋、制寒衣。1931年7月,在豐稔區黨團會議上,她當選為團豐稔區的婦委書記。

1931年冬,賴月華隨張鼎丞來到汀州,先後擔任中共長汀縣大埔區區委書記、汀東縣委組織部長。她密切聯系群眾,堅持原則。忘我地開展工作,完成黨交辦的各項任務。1932年3月18日,她出席了省第一次工農兵代表會議,當選為省蘇維埃候補執行委員、省蘇維埃政府婦女部長;4月,被選為省婦女生活改善委員會委員。任職期間,她帶領婦女參軍參戰,運送糧食,組織赤衛隊,保衛蘇區。在工作之余,她堅持學文化,練習毛筆字,學寫信、寫報告,練習騎馬、射擊,爭當一名能文能武的女戰士。僅幾年時間,她就從目不識丁變成為頗具文采的筆桿子。1933年,她在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機關報——《紅色中華》上,發表了題為《婦女們,武裝起來擁護蘇維埃》的文章,詳盡地介紹了當時蘇聯婦女的斗爭生活,號召全省婦女學習蘇聯婦女為爭取自身解放而斗爭,在婦女界引起了強烈的反響。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主力長征後,她隨省蘇維埃政府機關轉入長汀四都一帶活動。1935年4月,國民黨第十四軍向四都一帶進行大肆“清剿”,她又奉命轉移到瑞金縣陶陽區的崗下豬腸坑、伴長坑一帶活動。她與同伴們一道隱藏在山寨之中,靠采野果、挖野菜充饑,在異常艱苦的環境中堅持斗爭,避開國民黨軍隊的一次又一次“清剿”。長時間艱苦的斗爭生活,賴月華終于病倒了。由于無醫無藥,只好靠采些青草藥維持,病情日益加重。在此情況下,一天逢敵人大舉搜山,病重體弱的賴月華轉移不及而被捕。

面對敵人的審訊,賴月華鐵下一條心決不出賣革命。她充分利用自己通當地語言,又與當地群眾關系密切的優勢,機智地與敵人周旋,不給敵人半點空子鑽。敵人見問不出什麼名堂,只好同意村代表主任將賴月華保釋出來。脫險後,她住在村代表主任家中,幫助種田干活。不久,輾轉到長汀濯田鄉寨背做工。雖與黨組織失去聯系,但她時刻心念著黨組織,四處打听。1937年春,她終于收到了張鼎丞的親筆信,並經武平、上杭,步行十多天回到了永定目流閩西南軍政委員會駐地與張鼎丞會合,後分配在承和清軍政委員會工作。

1938年3月,新四軍二支隊北上抗日,賴月華受閩西南潮梅特委派遣回永定溪南擔任金砂黨總支書記。在新四軍開往抗日前線的情況下,賴月華積極巧妙地發動和率領金砂群眾開展了轟轟烈烈的抗日救亡運動,並堅持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與國民黨頑固派開展斗爭,為維護溪南地區國共合作局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1940年春,頑固派制造反共摩擦,國民黨省保安十四團多次尋找借口,對金砂各縣點村進行“清剿”,一時白色恐怖籠罩金砂。中共永定縣委指示她撤出金砂,轉移到西溪七橋縣委駐地。之後,她參加了在芹菜洋舉辦的閩西南特委黨校的學習。結業後,她被分配到杭永邊界的大水源、赤寨、半山、肖地、斜里等地進行隱蔽生產。1941年10月,她被調任為永定縣委婦女部長兼西溪區委組織委員。1942年2月以後,她奉命先後在茶山下、坎市石東坑等地一邊開荒生產,一邊領導群眾與國民黨頑固派開展斗爭。

1943年10月,由于國民黨頑固派破壞國共合作,龍岩形勢驟然緊張,中共閩西特委轉移至永定的湖雷闕背,與永定縣委機關一起活動。1944年10月,縣委機關突遭堂堡、坎市、湖雷等民團數百人的包圍。突圍戰斗異常激烈,賴月華因雙腳風濕關節腫痛,行走困難,她便主動留下掩護戰友突圍。最後,她為了不落入頑軍之手,用最後一粒子彈射向自己,為革命獻出了生命。

(黃金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