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發賢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15 17:19

馬發賢,1899年出生于福建省永定縣仙師鄉西洋坪村的一個貧苦農家。父親馬秋芳是個制煙的手藝人,由于生活貧困,生下八個兒子,賣掉六個,只剩下馬發賢和最小的兒子馬桂賢。他6歲那年父親重病去世,母子三人生活無著,只好以乞討為生。11歲時,他經人介紹拜師學泥水匠手藝。他心靈手巧,勤學苦練,掌握技藝滿師後,自己收了兩個徒弟,也做起師傅來了。日子剛剛稍好一點,西洋坪的地主豪紳又來欺侮他,攤派下來的軍餉壓得他透不過氣來。馬發賢非常氣憤,帶著徒弟悄悄地離開本村,遠走到大埔、梅縣等外地鄉村干活去了。

1927年8月,馬發賢在金砂小山背村謝學琴的家里翻修屋瓦。正巧張鼎丞也到這一帶地方開展革命活動,向馬發賢講解只有起來革命才能有生路的道理。同年年底,金砂千余群眾在張鼎丞的帶領下,涌進永定城內示威游行,反對“冠婚喪祭屠宰捐”,斗爭獲得了勝利。1929年6月30日,張鼎丞又領導了震撼全省的永定暴動。暴動後,在金砂組建了紅軍,建立了區、鄉蘇維埃政權和開展分田斗爭。馬發賢初步懂得了革命道理,便來到了小山背村找到張鼎丞。他誠懇地對張鼎丞說︰“我出身貧苦,只有革命才有生路。”張鼎丞指派他先回本村去開展革命活動。他回到西洋坪後,白天做泥水活,晚上走村串戶聯系群眾,成立了秘密農會,並被選為農會主席。

1929年5月間,正當杜鵑花開滿山紅的時節,紅四軍在毛澤東、朱德率領下第二次入閩,揮師佔領永定,促進全縣各地農民運動風起雲涌。得到農會組織,並成立了西洋坪特務大隊,由馬發賢任大隊長。隨後在張鼎丞的領導下,組成一支100多人的暴動隊,以西洋坪村為中心,發動下溪南農民暴動,攻打峰市民團駐在出華的團丁。戰斗中,馬發賢身先士卒,手執大刀,帶頭沖入敵營,揮刀砍死敵排長,殲敵20余人。暴動成功了,他們打開谷倉,又殺了兩頭大豬,把谷子和豬肉全部分給了群眾。根據溪南區委的指示,馬發賢立即著手建立了鄉蘇維埃政府,並被選為主席,同時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31年冬天,永定縣城和湖雷繼為敵人所佔領,縣蘇維埃遷往金砂、合溪一帶,形勢十分緊張。此時馬發賢擔任永定縣委組織部長,並兼任縣游擊隊隊長。1932年5月,紅軍東征佔領漳州,紅十二軍又配合縣赤衛大隊再次打開了永定的局面。縣委決定立即組織永東工作隊,由馬發賢任特派員,負責在永東地區恢復黨的組織,建立地方武裝,堅持長期斗爭。

1933年9月,蔣介石開始對革命根據地發動第五次反革命軍事“圍剿”。中革軍委派紅八團進入金豐大山。永定縣委為了加強永東地區的領導,成立了中共永東特區委員會,馬發賢任副書記。1934年冬天,張鼎丞從長汀回到永定領導游擊戰爭。1935年春,陳潭秋、鄧子恢、譚震林等帶領紅二十四師一個營從瑞金來到了永定,在西溪赤寨村召開聯席會議,研究確定閩西南游擊戰爭的方針和任務,將已成立的“閩西軍政委員會”改為“閩西南軍政委員會”,張鼎丞任主席。同時成立龍岩、永定、永東、上杭四個縣委,馬發賢任永東縣委書記。馬發賢積極領導群眾配合紅軍游擊隊開展了廣泛、靈活的群眾性的游擊戰爭,特別是利用敵人的內部矛盾,采用“白皮紅心”的政策,爭取一些保甲長和壯丁隊為紅軍游擊隊服務;又派一些同志充當保甲長,打入敵人內部,了解敵情動向,為紅軍游擊隊活動提供重要情報,從而粉碎了敵人長期而又殘酷的“清剿”,使永東地區的金豐大山成為三年游擊戰爭鞏固的根據地。

1936年1月,閩西南軍政委員會在上杭雙髻山召開第二次全體會議,討論中央關于“逼蔣抗日”、“開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指示,確定了新的方針政策,決定成立永東軍政委員會,馬發賢任副主席。同年6月,由于國內形勢變化,永東軍政委員會改為永和靖軍政委員會和永和靖軍事委員會,馬發賢任軍事委員會副書記。1937年春,馬發賢調任永埔縣中心區委書記。隨著國共團結抗日局面的形成,雙方經過談判,從8月25日至9月2日,閩西紅軍游擊隊分別集中在龍岩白砂和平和小蘆溪兩地點改編,馬發賢則留在地方堅持工作。10月中旬,方方從延安匯報工作返回閩西後,在龍岩白砂召開閩粵贛邊臨時黨代會,貫徹中央堅持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獨立自主的原則精神,並決定閩西南軍政委員會改為中共閩粵贛邊省委會。永定成立縣委,馬發賢任宣傳部長兼縣抗日救亡活動指導小組組長。

1938年3月,新四軍二支隊北上抗日,馬發賢與方方、魏金水等留下來繼續領導閩西南人民的革命斗爭。1939年6月,馬發賢任永定縣委書記,此時蔣介石已秘頒《共黨問題處理辦法》,福建省省長陳儀也秘密制定《福建省清剿閩粵邊區土匪辦法》,龍岩專員公署專員韓涵也頒布了《令永定增強自衛力量及肅反工作》等反動政策法令,秘密地或公開地破壞抗日統一戰線。根據這一形勢,閩西南潮梅特委指示基層黨組織一律轉入地下,進行隱蔽活動。1941年1月閩西事變之後,永定的許多基點村被敵人列為重點“清剿”區,很多基點村遭受到殘酷的摧殘。面對這險風惡浪,馬發賢發揚大無畏的革命精神,帶領縣委同志克服種種艱難險阻,度過難關。不久,他被調到南委學習,學習後繼續任永定縣委書記。皖南事變後,國民黨頑固派對我實行“封死山區、困死山區”的政策,閩西特委的經濟來源被斷絕,一時間經濟上發生極其嚴重的困難。為了領導縣委一班人同心同德克服困難,他常語重心長地說︰“共產黨人不僅不要怕困難,而且本來就是要同困難作斗爭。”于是,縣委決定一手拿槍,一手拿鋤,開展生產自給。他指揮全縣各地建立起石東坑,老吳子等幾個生產基地,從事農副業生產,一面解決經濟上的困難,一面又在團結抗日的原則下,繼續領導群眾與國民黨頑固派斗爭。

1945年8月,偉大的抗日戰爭勝利了。但是,國民黨反動派繼續殘酷迫害人民,鎮壓革命。為了適應形勢的需要,中共閩西特委機關辦起了《新民主》刊物,要求特委領導人親自撰寫文章。馬發賢撰寫了《人民的呼聲,是暴風雨前的閃電》一文。文章義正辭嚴地指出︰“歷史上多少‘梟雄’、‘魔君’,遠者如袁世凱之流,近者如希特勒之輩,他們把人民的發怒、吶喊,當做了弱者的呻吟,而其結果,都相繼在奔騰澎湃的人民巨浪中沒頂,在人民的呼聲下坍台了。”文章告誡國民黨反動派︰“如果不懸崖勒馬,繼續反共反人民,其下場不會比袁世凱、希特勒更好。”這篇文章觀點鮮明,文筆犀利,深得讀者的好評。

1946年2月,根據中共閩粵邊委的決定,在仙師鄉西洋坪村重建閩西特委和杭永縣委。馬發賢任特委副特派員。他首先在西洋坪村建立基點,建立交通員與聯絡站。派出交通員與粵東的梅縣、蕉嶺、大埔及上杭一帶聯系。7月,建立岩、永、杭交通線,特委和縣委機關同時遷往合溪鄉半山村的一個山頭上。機關駐下後,一面派出警戒,一面派警衛班去粵東梅縣取款。特委機關留下的多數是女同志,馬發賢的妻子又即將分娩。7月20日下午,敵人分數路包圍了半山村,襲擊特委機關。在形勢萬分緊張的情況下,馬發賢立即組織突圍,端起20響駁殼槍帶頭沖鋒,不幸雙腿被敵人機槍打成重傷。他立即示意特派員林映雪和警衛員迅速突圍。當時特委、縣委兩個機關共有13人,除兩人突圍出去外,四人當場犧牲,馬發賢與他的妻子和其他幾個同志被俘。在押解豐稔市的途中,馬發賢壯烈就義。他的妻子剛被押解到豐稔市就生下了一個男孩。他的妻子被關進永定監獄,不久便被敵人折磨致死。他們的男孩被人抱養,解放後人民政府派人四處尋找,最後在永安找到,于1957年國慶前夕攜帶回縣。

馬發賢是閩西人民的英雄兒子。他用鮮血寫就了光榮的歷史,他的革命精神,值得後人永遠敬仰,他的英名將永垂千秋。

(黃金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