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英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16 14:42

齊英,原名齊雲龍,化名郝友,1912年8月14日生于遼寧省北鎮縣常興店鄉郭三家村的一個農民家庭。祖父齊萬忠是個勤勞樸實的農民。父親齊振揚年輕時在藥鋪當過店員,中年後回家,半農半醫維持家庭生計。齊英早年喪母,幼年時深得祖父寵愛,從小就受到長輩忠厚、正直性格的影響。

齊英7歲入本村小學讀書。他勤奮好學又十分聰穎,每次考試成績都是全班第一名。他10歲時考入高級小學,15歲時又以優異成績考入縣立初級中學,一直讀到16歲。齊英發奮求學之時,正是中國大革命失敗,新軍閥混戰,日軍發動侵略中國東北前夜。他耳聞目睹帝國主義者對中華民族的蹂躪及國民黨政府的腐敗無能,激發了強烈的救國救民思想。1928年,年僅16歲的齊英毅然離開學校,到東北陸軍三、四方面軍團部衛隊旅教導隊學習。第二年畢業後,他被派到東北陸軍第六十一團手槍隊二連,先後任班長、副排長。18歲那年,他被派到東北邊防軍司令長官公署任少尉侍衛副官,當年被選送到東北講武堂學習。1931年,經人介紹,齊英又到北平(今北京)軍委分會,任張學良將軍中尉侍衛副官。1935年7月,齊英跟隨張學良從漢口三省總部來到西北“剿匪”總部,升為上尉侍衛副官。當時,齊英雖然身為國民黨下級軍官,但對普通老百姓始終懷著深厚感情,對國民黨官兵搜刮民財、魚肉百姓的行為非常氣憤,有時遇見難民,就把兜里的錢掏給他們。

此時,日本帝國主義已經侵佔了中國東北三省,東北3000萬同胞正處于日軍統治下的水深火熱之中。中共中央為了爭取東北軍走上抗日救國的道路,選派了一些黨員干部到東北軍中做抗日救國的宣傳和組織工作,還在東北軍內建立了黨的外圍組織——“革命同志會”。在共產黨愛國熱忱的影響下,齊英主動和共產黨地下工作人員劉瀾波取得聯系,並加入了“革命同志會”,在東北軍內積極參加了抗日救國的宣傳活動。

1936年西安事變後,齊英以張學良隨從上尉副官身份得以有機會經常和黨派去和平解決西安事變的周恩來及其工作人員接觸;在相互交談中更加清楚地了解了共產黨的抗日救國主張;加之在這時期,他又認真學習了馬列主義的政治經濟學,看了些革命理論書籍,對中國共產黨更加欽佩。

西安事變和平解決,但蔣介石背信棄義將張學良扣留南京,東北軍開往河南、安徽、蘇北一帶駐防。1937年3、4月間,齊英攜眷隨東北軍到江蘇綏靖公署三處三科任上尉副官。1938年4月間,齊英參加了李宗仁指揮的台兒莊大戰,即著名的“魯南會戰”。

台兒莊大捷,大長了中國人的志氣,大滅了日軍侵華氣焰。在這段時間里,齊英進一步接觸了黨的地下工作人員,在他們的引導教育下,進一步堅定了依靠共產黨,走抗日救國道路的信念。回師武漢後,經劉瀾波介紹,齊英從江蘇清江攜眷由漢口經鄭州、洛陽到西安,把妻子馮樹芳和孩子暫留西安,于1938年8月只身投奔革命聖地延安,走上了革命道路。

齊英到延安後,編入抗大四大隊十隊(預科)學習三個月,結業後又到四大隊一隊學習一年。齊英學習刻苦認真,生活樸素,對同志誠懇熱情。1939年6月30日,齊英經刁輝、孫惜珍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9月,黨中央為了進一步搞好統戰工作,爭取和團結東北軍共同抗日,決定成立抗大東干大隊(即抗大三分校),學員畢業後派回東北軍工作。齊英擔任東干隊學員班長。他的愛人和孩子已于1938年冬到了延安。但在學習期間,齊英很少回家。為了減輕組織上的負擔,還把愛人安排到供給處工作。

1940年9月14日,齊英按組織分配來到抗戰前線的冀中軍區司令部,被分到司令部作戰科任作戰參謀。在此後一年半左右的時間里,他協助指揮員研究制定作戰計劃,是一個能干的軍事參謀。

1942年春夏,日本侵略軍在華北地區進行了慘無人道的大“掃蕩”,使冀中抗日根據地遭到嚴重破壞。冀中軍區根據上級指示,暫時撤出冀中根據地。齊英也隨軍區撤離,轉戰到太行山區。

1942年冬,晉察冀軍區實行整編。根據上級指示,在整編中選拔一批優秀干部,經過短期訓練後,派往日軍統治區開闢抗日根據地。1943年春,齊英被分配到冀東八路軍第十二團任作戰參謀。1943年秋,為了開闢新區,組織上派齊英化名郝友,組織凌(源)、青(龍)綏(中)聯合縣嶺上武工隊,齊英任隊長。武工隊設幾個突擊組,主要任務是開闢敵佔區抗日根據地,活動中心是凌源、建昌境內的嶺上前、後槽一帶山區。

武工隊組建後,在齊英帶領下,從柳關峪出發,越過長城出“口外”,經青龍、建昌到達凌源後槽嶺南,找到了一位叫劉林的老漢。當時,日軍推行野蠻的“三光”政策,大搞“集家並屯”,把老百姓強行趕進“人圈”。劉林老漢住在一個空房殼子里,寧可風餐露宿,也不進“人圈”。武工隊對劉林老漢宣傳抗日救國道理,劉林的家成了武工隊的第一個“堡壘戶”。

從那以後,齊英帶領苗樹青、米永林、常榮久、楊守環等以後槽溝、嶺上為中心,積極配合各突出組開展工作。在縱橫幾百里區域內,武工隊與日偽軍進行了各種形式的斗爭。他們經常走鄉串戶,廣泛接觸群眾,做抗日救國宣傳動員工作。武工隊的活動,很快得到了群眾的擁護和支持。

齊英為了在日偽橫行的敵後立穩腳跟,還根據黨的政策和主張,主動爭取一些開明士紳共同抗日。如嶺上的偽甲長錢俊來,溝門子地主蔡香久,都曾起了保護我地下工作者的積極作用;對那些頑固不化,作惡多端、賣身求榮的漢奸,武工隊絕不客氣;對罪惡輕的登門警告,重的則殺一儆百。以齊英為首的武工隊如一把尖刀直刺敵人心髒,有力地打擊了日偽統治者。1943年夏季的一個夜晚,齊英帶領三個武工隊員來到溝門子三道溝屯。由當地群眾帶路,照直地闖進一貫效忠日軍的歪脖杖子偽甲長張鳳祥家,當即把他堵在屋里。齊英用槍口頂著他的腦袋,警告他如再繼續為非作歹,絕沒好下場。張鳳祥嚇得跪地求饒。後來,張就主動地辭職不干了。別的偽甲長看到張的下場,也都老實多了。

齊英帶領武工隊在嶺上一帶神出鬼沒,給日偽軍以致命打擊。敵人又恨又怕,千方百計地搜捕武工隊。1944年1月31日,武工隊員王起先等六名同志不幸在王杖子窯洞被捕了,敵人把他們關押在建昌監獄里。齊英听到消息後,詳細了解了這幾名同志的被捕經過,並立即派人通知別的武工隊員要提高警惕。為營救被捕同志,齊英帶領十幾名武工隊員,深夜趕到四合當大地主景憲川家。齊英一馬當先,與武工隊員搭成人梯,跳過景家高聳的院牆直奔景憲川臥室,並用槍點著景憲川的腦袋,要他馬上想辦法把被捕的六名武工隊員保釋出來。景憲川嚇得渾身發抖,當即答應去保。隨後,齊英又分別給溝門子討伐隊長王介臣和山咀子警察署寫信,警告他們立即把武工隊員放出來,否則絕沒有好下場。不幸的是,盡管想了這些辦法,卻都沒有實現。凶殘的敵人還是把王起先等六名同志殺害了。

此後,形勢更加惡化,斗爭更加殘酷。敵人經常派出日偽軍特務到溝門子、山咀子一帶,加緊搜捕武工隊員。1944年2月21日,齊英帶領苗樹青等十幾名同志來到三道溝“堡壘戶”薛鳳珠家。這里三面靠山,一面臨河,較為隱蔽。當時,齊英正在患病,邊休息邊組織同志們學習。第二天太陽偏西時,由于一個偽甲長告密,山咀子偽警察署警長于樹田帶領30余人包圍了三道溝。齊英和武工隊員發覺後,立即進行突圍,奔向西大山。在突圍中,武工隊員楊守環、張建義、韓福海等三人被捕,也遭敵人殺害。

敵人的瘋狂反撲,激起武工隊員切齒仇恨,他們誓死堅持斗爭,決心為犧牲了的戰友報仇。為了嚴懲日偽反動分子,打擊敵人囂張氣焰,武工隊決定攻打雙廟偽警察分駐所。這年4月的一天夜里,齊英率領武工隊包圍了雙廟偽警察分駐所,用炸藥炸開了炮樓一角,武工隊員沖進院內,繳獲了敵人一部分物資,但是卻沒有抓到偽警察分駐所所長陳官清。

襲擊雙廟偽警察分駐所以後,敵人惱羞成怒。這年夏季,日軍集中優勢兵力,對凌青綏聯合縣實行了殘酷的大“掃蕩”。嶺上根據地範圍逐漸縮小,活動越來越困難,武工隊員接連犧牲。為了保存革命力量,上級黨組織決定把齊英率領的嶺上武工隊暫時調回關內。

1944年六七月間,齊英帶領武工隊員回到關內臨榆。上級黨委把齊英分配到臨(榆)、撫(寧)、昌(黎)聯合縣任武裝部副部長,活動在撫寧一帶。1945年4月初,為了適應新的斗爭形勢,撤銷了凌青綏聯合縣,重新劃縣。齊英任凌源縣(包括建昌、喀左)工委書記兼辦事處主任。5月中旬左右,齊英帶領一個武工隊由撫寧麻官營出發,經峪陽口出關,幾天後又重新回到了離別不到一年的嶺上根據地——要路溝、後槽溝一帶。

隊伍到達根據地以後,首先決定除掉效忠日軍、殺害我地下工作者、殘害人民的大漢奸李萬倉。李萬倉是日本特務,偽滿盆子窯“人圈”的自衛團團長,是後槽溝的一霸。農歷五月二十九日夜晚,齊英帶隊從後槽溝三道溝出發,趕了十幾里路,到達盆子窯“人圈”外圍。按照預定的方案,武工隊首先用炸藥炸倒圍牆,隨後攻打炮樓,生擒了大漢奸李萬倉,繳獲步槍15支。天將亮時,齊英帶領全體戰士撤離了盆子窯,途中處決了漢奸李萬倉,為老百姓伸了冤,報了仇。人們奔走相告,群情振奮,都說八路軍回來,老百姓有了出頭之日了。

這年7月,齊英帶隊配合青龍縣游擊隊攻打大杖子部落。青龍縣游擊隊擔任主攻,齊英武工隊負責堵截干溝援敵。這次戰斗俘虜偽自衛團30余人,打死二人,打傷數人,繳獲敵人大槍30余支。從此,“郝友隊長”的威名大震,敵人聞風喪膽。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國主義宣告無條件投降。國民黨反動派企圖奪取抗戰勝利果實,乘機接收地方政權。凌源以偽滿時期代理縣長,後期任凌源偽街長的楊守亨和偽滿協和會長李子明為首組成治安維持會,偽滿駐凌源特務警尉邢振遠為武裝部長,偽滿警察署司法警尉劉樹全為司法主任。治安維持會夢想迎接蔣介石派大員來接收凌源。

8月下旬,齊英帶警衛員和幾名地下工作人員隨蘇聯紅軍來接收凌源。維持會派武裝部長邢振遠和齊英接頭。齊英當即指示治安維持會“要做好城市治安工作,逐步健全機構,暫時維持現狀”。隨後,維持會又派劉樹全面見齊英,並說︰“維持會派我來,為了保證長官安全,給你加派崗哨。”實則監視齊英等人的行動。齊英義正詞嚴地回答說︰“沒什麼不安全,不用加派崗哨,這樣會妨礙群眾來往。”

為了戳穿治安維持會的陰謀,齊英在凌源城內廣泛接觸各界知名人士,宣傳黨的和平建國方針,擴大了黨的影響,使敵人的陰謀終未得逞。

1945年9月,上級黨委派鄧述文為縣委書記,江澤源為縣長,共30多人來接收凌源。齊英和鄧述文等接洽後離凌源去建昌。

齊英到建昌後,改編了一批敵偽部隊,組建了獨立團。齊英任政委,魏軒任團長。在組建獨立團過程中,齊英精心配備干部,親自培訓骨干,制定整訓規劃,健全制度,起早貪晚日夜操勞。

1945年10月,獨立團按上級命令,並入第二十五旅。齊英離開部隊,仍在地方工作。10月末,齊英就任熱東地委民運部長兼宣傳部副部長。

在長期艱苦歲月中,齊英緊緊依靠群眾,隨時隨地了解情況,做好宣傳,擴大革命隊伍。1946年1月2日,齊英來到凌源糧市後,特意派人,找來偽滿時掩護過黨的地下工作者的張蔭喬,對他說︰“根據目前情況,我們準備撤退。不久,國民黨就要到這兒來,你要認清形勢,不要跟國民黨走。我軍佔領農村,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很快就會將國民黨消滅掉。”後來,張蔭喬不但沒有辜負齊英對他的期望,而且走上了革命道路。

1946年春節,齊英重新來到他親手開闢的抗日根據地山咀子(現喀左縣)一帶,感到山親水親人更親。他會同當地區干部于農歷正月初三召開了抗日有功人員春節慶功會。齊英親自到會講話,表揚了到會的二三十名抗日功臣代表,號召大家要記住並學習他們。這充分表明了齊英對這些為抗日做出貢獻的人員的一片深情。

1946年3月間,熱東地委機關、軍分區和各縣機關都陸續集中到建昌要路溝一帶活動,地委機關住在三岔村。

三岔村北,約十幾里處,就是南大嶺。嶺下是長達30華里的後槽溝。那里山巒起伏,溝壑縱橫。日偽橫行時期,曾經被劫掠一空。當年,齊英曾帶領武工隊在這里堅持長期斗爭。八一五後,一些土匪常在這里出沒,打家劫舍,攔路截道,禍害百姓。

3月20日這天,齊英听群眾反映,南大嶺下有土匪截道。他立即帶領戰士40余人分兩路奔襲敵人;一路直奔南大嶺雙鴨石後南坡,從山上往下包剿;另一路從南大嶺直接奔嶺北下紅岩溝莊(即南大嶺東溝)。這股土匪是早晨4點多鐘到達紅岩溝的,那天風雪交加,天氣寒冷,土匪們都貓在一家屋里,怕出來挨凍。待他們發現八路軍時,已經晚了,只好慌忙逃竄。齊英指揮隊伍順溝膛直向溝里追去,邊追邊打。齊英在溝膛中間小道上用望遠鏡向山上觀察敵情,不料被深柴棵里隱藏著的土匪開槍擊中頭部,不幸壯烈犧牲,時年34歲。

(石萬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