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蘇民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16 15:08

夏侯蘇民,原名張培禮,1919年生于山東省蓬萊縣第七區興村。他8歲入本村小學讀書,1934年考入山東省立煙台第八中學。他刻苦攻讀、博覽群書,多才多藝,成績斐然。受抗日救國的愛國主義思想影響,他積極參加愛國學生運動。1937年七七事變後,他回鄉當了小學教員,聯合同鄉同學,組織“抗日救亡服務團”,進行抗日救亡宣傳活動。

1938年2月,夏侯蘇民參加抗日游擊隊,被分配到山東人民抗日救國軍第三軍第二路任中隊長。7月,由大隊長蘇曉風介紹,夏侯蘇民參加了中國共產黨。

1938年秋,他調到八路軍山東縱隊第五支隊第五十五團三連少年排任排長。1939年,他調到第十五團二連任副指導員,不久又升任連長。

1940年春,第十五團奉命攻打黃縣的黃成集,他指揮部隊,僅以五分鐘時間,就摧毀了一座高大堅固的中心碉堡,消滅了敵人,為主攻部隊掃清了障礙,贏得團首長的通令嘉獎。在“六一”反“掃蕩”中,他率二連擔任前衛,行軍途中與敵遭遇。在瘋狂的敵人面前,他臨危不懼,沉著應戰,命令部隊先敵搶佔有利地形,阻擊了數倍于己的敵人,掩護全團安全轉移,又一次贏得團首長的表揚。就在這年,他被提升為五支隊第十四團三營營長。

1941年2月,攻打頑固派趙保原組織的“抗八聯軍”的昆崳山(在山東省東部,綿亙乳山、文登、牟平三縣市)戰斗,是他當營長後指揮的一次出色的戰斗。第一天夜里,他最先摧毀通往主峰的要隘黃龍崗的兩個碉堡,全殲守敵一個營。第二天攻到昆崳山主峰時,敵人拼命向下反擊,拉鋸兩小時。夏侯蘇民始終身臨前沿,坐鎮指揮。八連一個排長在沖擊時被敵捉去,他聞報,立即率八連,一鼓作氣,直沖山頂,救回了排長,還繳獲敵捷克造輕機槍一挺。

4月份,他又在平度、萊陽之間的南黃童設伏,打了一場漂亮的伏擊戰。

敵人前鋒是偽軍,後面是鬼子兵。當他們耀武揚威地進入夏侯蘇民在南北黃童之間設下的伏擊圈時,他即令吹起沖鋒號。頃刻,三營部隊從四面八方掩殺過來,展開近戰。一排排手榴彈在敵群中爆炸開花,一把把刺刀閃著寒光穿進敵人的五髒。敵人不支,50多名偽軍全部被擊潰,50多名鬼子兵,有的被打死,有的逃到村邊一塊墳地上,企圖頑抗。然而,夏侯蘇民豈容敵人喘息重來?趁敵驚魂未定,就又一個沖鋒,十幾個鬼子當場斃命,生擒五名,繳獲歪把機槍一挺,擲彈筒一具,還有十幾支大蓋槍。

6月,三營奉命攻打平度縣水磨澗。敵人耍了個花招,到大澤山對我偷襲未成之後,就將30多名鬼子兵暴露于水磨澗,而將大部隊埋伏于村周圍山溝。夏侯蘇民接到攻打水磨澗的命令後,急匆匆趕到即投入戰斗。七、九連只一個沖鋒就打進村子,打得敵人“哇哇”直叫,但是埋伏的敵人立刻從四面包圍了村子,連續對七、九兩個連展開沖擊。七、九連雖然打退了敵人的沖鋒,但傷亡太大,情勢十分危急!

夏侯蘇民面對險境,鎮定自若。他對八連說︰“敵人來勢凶猛,但被七、九連頂住了。現在敵人的銳氣已挫,我們八連向敵人進攻的時刻到了。只要我夏侯蘇民在,就一定要把七連、九連解救出來!”他親率八連,冒著敵人燃燒彈和毒氣的濃煙烈火,經過五次反復沖殺,終將這群凶惡的鬼子兵擊潰,與七、九連勝利會合。

11月8日凌晨,駐招遠縣犁兒埠的第十四團突遭鬼子偷襲。三營奉命搶佔村南的姚山,並當即展開近戰。幾經拉鋸,雙方皆有很大傷亡。夏侯蘇民一面指揮頂住來勢凶猛的敵人,一面迅速觀察,掌握戰場態勢命部隊先敵搶佔了姚山下一高地,迅速修了簡易工事,憑借這個陣地,與敵浴血鏖戰一整天。他始終守衛在前沿陣地上,直接指揮打垮敵人五次沖鋒。為守住陣地,團政治委員雨晴壯烈犧牲。三營最後只剩下30多人了,夏侯蘇民手持上了刺刀的大蓋槍,圓睜血紅雙眼與戰士並肩俯伏在掩體里,一遍遍地鼓勵大家︰“同志們,我們要守住陣地,保衛團部!我們要與陣地同在!”許多負傷戰士見到營長身先士卒,增強了信心和勇氣,他們同仇敵愾,陣地始終堅如磐石。

1941年12月,夏侯蘇民晉升為十五團副團長。1942年4月五龍河畔的河馬崖戰斗,是他指揮的一場戰績顯赫的戰斗。

當時趙保原趁第十五團駐五龍河畔立足未穩之際,令其黃團潮水般地掩殺過來。第十五團只有兩個營,如何以少勝多,夏侯蘇民頗費躊躇。他考慮到,如果敵銳氣正盛時,我正面與之硬拼,將會兩敗俱傷,我難取勝。現我避其銳,一營從正面擺出迎敵架勢,但只作牽制,不出擊,以鈍其銳;三營則迅速迂回到敵背後,打他一個猝不及防,然後我兩面夾攻,定可獲全勝!

果然,在夜幕掩護下,當夏侯蘇民親率三營,像一把利劍直插敵背後之時,敵陣容頓時大亂。一營趁勢沖出陣地,前後夾擊,敵首尾不能相顧,只得倉皇潰逃。敵在前狼奔豕突,我在後緊追不舍,直追到晚上,生俘敵人600多,大獲全勝!

時隔數日,1000多名鬼子馳援趙保原,佔領離河馬崖很近的龍虎山。第十五團在奪取龍虎山時同鬼子進行了兩個多小時拉鋸戰,我傷亡很大。夏侯蘇民審時度勢,認為眼下不可能攻下龍虎山,如果硬拼,勢必造成更慘重的傷亡,即果斷下令撤出戰斗!

總結這次戰斗時,他告誡部隊,我們打仗,該攻不攻,乃懦夫、狗熊;該退不退,乃匹夫、莽漢。一個精明的指揮員,應該是能攻善守,有進有退,要有戰術頭腦!

嗣後,他指揮的幾次戰斗,都是在極端不利的形勢下奪取勝利的,顯示了指揮藝術的日臻提高。

1942年9月,趙保原揮兵5000余人,奔襲駐平渡縣淖泥溝的第十五團,戰斗進行了一整天。危急之時,夏侯蘇民出奇兵,從敵側後包抄,又是兩面夾擊展開近戰,直殺得敵人丟槍棄械,潰散逃遁。最後俘敵四百,擊斃其一團團長李學奎。

11月,第十五團駐防平度西南的石家東莊,突遭鬼子四面包圍。他和團長卜才親臨前沿觀察敵情,確定拒敵之策。他們將突破口選擇在多系偽軍的西北角,並向有篝火的地方突擊。這果然是一個有膽識的選擇。夜幕降落,夏侯蘇民率三營頭前突圍。他們撲向熊熊燃燒著的篝火堆時,真的只有極少敵人;而等暗處隱伏的敵人察覺時,我已安然突出了敵人的包圍圈。

1943年3月,膠東部隊整編,第十五團與南海軍分區合並,夏侯蘇民改任軍分區參謀處長。7月,他奉命率領一支小分隊,開闢嶗山根據地。

當時,嶗山處于我、日、頑三角斗爭地帶。我們的力量很薄弱,敵人天天尾追“清剿”,甚至組成汽車隊、騎兵隊包抄。但夏侯蘇民率部忽東忽西,神出鬼沒地與敵人周旋,堅持斗爭達15個月,搞得青島市和即墨的日偽軍膽顫心驚,寢食不安。

1944年秋,夏侯蘇民奉調進入中共膠東區黨校學習。翌年7月結業時,被調任第五師十三團副團長,不久任團長。8月,他和姜洲結婚。

1945年9月,夏侯蘇民指揮了攻打平度的戰斗。平度城西門,是高大堅固的甕城,守敵又是戰斗力較強的偽綏靖軍第八集團軍王鐵相部隊。夏侯蘇民很清楚,要攻下這座堅固的城池,決非輕而易舉。幾天來,他會同主攻的一營長王景昆等營連干部,多次去城邊勘察地形,偵察敵情,制訂攻擊方案。三連是主攻連,他又多次到三連,具體研究和檢查爆破,突擊等各項準備工作情況。

9月9日晚8時,攻城戰斗打響後,夏侯蘇民親臨前沿,直接指揮一營攻打西門。當我們火力集中封鎖了敵火力點,摧毀了城門上樓閣後,孫連君的爆破組連續爆破城門,終將第二道城門炸開了一個裂縫。乘著濃烈硝煙,李進虎率領突擊隊突入城內,佔領城樓閣。隨後,一連和二連也突入城內,佔領突破口周圍陣地。敵人驚慌了,瘋狂地反擊過來。經過反復沖殺,我傷亡過大,退守城邊。

此時,夏侯蘇民冷靜地觀察戰局,成竹在胸。他知道,從助攻方面首先突破的三營,已有力地牽制了敵人,兄弟部隊也正從東門、南門攻城,眼前的敵人盡管仍在拼命反擊,正預示著敵人的恐懼、慌亂。于是,他果斷地作出立刻使用二梯隊的決定,命令二營長宋雲高︰“二營馬上全部投入戰斗,火速向縱深發展,直搗王鐵相的指揮部!”

宋雲高乃聞名的驍勇善戰的猛將,團長把這猛沖猛打的任務交給他,正是使他有了“用武之地!”果然,二營猶如猛虎下山,銳不可當,在擊潰迎面反撲的敵人後,揮戈直搗王鐵相的指揮部……

戰後,三連榮膺膠東軍區授予的“平度城第一連”的光榮稱號。

1945年11月中旬,李彌率國民黨第八軍從青島登陸,氣勢洶洶殺向解放區,其先頭部隊進佔膠濟路北藍村一帶。

夏侯蘇民奉命進襲藍村街。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為摸清敵人的虛實,他決定派一營先作偵察性進攻。11月21日夜,三連三排長孫連君率三排沖進藍村,敵避過我之銳氣後,即以密集火力封住突破口,又從四周以各種火器組成交叉火網,對三排進行猛烈的攔阻、殺傷,使三排欲進不能,欲退不得。營指揮所所在的村邊墳地,亦遭敵一排排六○炮的轟擊。看來敵人早已測好距離射擊準確無誤。

失敗乃成功之母,根據偵察性進攻的經驗,第三天晚上再攻擊時,即避敵長處,擊其弱點,除敵營長率殘敵50人逃跑外,其余悉被殲滅。

1946年上半年,蔣介石加緊部署全面內戰,向華東和華北搶運部隊。膠東軍區決定,為打亂敵進攻部署,立即發起討伐趙保原的膠(縣)高(密)即(墨)戰役。

膠縣城乃趙保原整個防御體系的中心,城固兵多,攻堅難度不亞于平度城。夏侯蘇民自接受主攻膠縣城的任務後,幾乎廢寢忘食,夜以繼日,不顧痔瘡發作,全身心投入對戰役的運籌和準備。

他帶病率各級干部行百里,前去膠縣城偵察地形,了解敵情。回來後,就與干部一起面對沙盤,研究作戰方案。

1946年6月8日夜,攻城戰斗打響。按預定方案,擔負主攻任務的五連登上城牆後,隨即下城巷戰,但因登城梯子被打斷,跟進的六連不能登城,使城外城內的戰斗都陷入膠著的狀態。

夏侯蘇民聞報後,立即趕到二營。但見城閣上的敵人正以炮火封鎖突破口。二營架梯子登城已不可能。夏侯蘇民立即下令︰“停止架梯子,馬上在城下打洞,必須在凌晨4時打通城牆!”同時又令三營加快攻打東門,策應城內五連的戰斗。

因為炸藥太少,直到天將亮時才打通城牆。六連和七連的一部分從城牆洞沖進城里,與五連會合,奪取了北門的制高點真武廟,直逼趙逆司令部,但敵人很快將洞口轟塌,又處白天,只得暫停攻城。

根據戰場上敵我雙方態勢,他和政治委員反復權衡利弊遂果斷地作出白天繼續強攻的決策。當師首長批準他們白天攻城的方案後,中午12時,全城又響起了總攻的槍炮聲。

從東門爆破、登城的三營很快得手。東門被打開了,部隊蜂擁沖進城里,夏侯蘇民也同時沖入城內,不失時機地指揮巷戰。因他對城里的街道、敵兵力部署等早調查得一清二楚,果斷指揮部隊將各固守點敵人,分割包抄,逐個擊破。

下午2時,將逃出奎光門的最後一股殘敵消滅,膠縣城戰斗即勝利結束。這時傳來了一個振奮人心的捷報︰大漢奸趙保原在奎光門外被亂槍擊斃!夏侯蘇民來到奎光門外,鄙夷地看了趙保原那滿身血污,大腹便便的尸體,冷冷地說道︰“這是他惡貫滿盈,與人民為敵的可恥下場!”

6月13日上午,夏侯蘇民又指揮第十三團對高密城開始了白天強攻,七連首先突破南門,後續部隊緊跟擁入城內,展開巷戰,至11時,配合兄弟部隊全殲守敵。

15日夜,夏侯蘇民再揮戈即墨城。突入第一道城門後,因遭甕城敵人突然襲擊,攻擊時受挫。第二天再攻時,守敵懾于第十三團之神威,即于當日下午棄城逃遁。第十三團即尾隨追擊,在城南一帶將逃敵大部殲滅。

膠高即戰役歷時八晝夜,終于取得勝利。夏侯蘇民和他的十三團立下了不朽功績。戰後,他提筆命題,撰寫出《白天攻堅戰斗的幾點經驗》,對他指揮的白天攻堅作戰,作了精湛的總結論述。

夏侯蘇民是一位出類拔萃的團長,又是一個模範的黨報通訊員。在歷次戰斗中,他還撰寫了《平原地隱蔽伏擊戰》、《兵團作戰指揮上的幾點經驗》、《攻城戰斗的幾點經驗》、《對頑村落作戰的幾點初步經驗》等文章。文章的字里行間,凝結著他一生的戰斗功績。

6月18日,國民黨第五十四軍由青島登陸後立即北犯,妄圖與駐昌濰之第八軍策應,東西對進,打通膠濟路,佔領整個膠東解放區。

膠東軍民奮起應戰。7月28日夜,夏侯蘇民帶領第十三團,冒著大雨急行軍50里,對進佔芝蘭莊車站的敵五十四軍發起攻擊。敵人在村里修建了成群地堡,形成堅固防御體系。對打地堡,夏侯蘇民過去與頑八軍的幾次交鋒中,曾作過小的嘗試,也作過多次研究探討。他的基本看法是,對付這種烏龜殼地堡,不能采取集團式攻擊手段,只能用小群動作,逐個去摧毀它。現在,他終于在芝蘭莊遇到這地堡群,就急忙來到正在攻擊的九連。

在漆黑的雨夜里,他和九連長隱蔽在房舍下觀察敵情。只見靠近的兩個地堡,不時地從地堡眼里噴出串串火舌。按照團長的指揮,九連集中火力,對準地堡眼射擊,壓下敵火力,然後由單個兵從側面接近地堡,將集束手榴彈或小包炸藥從槍眼投進地堡。就這樣,九連以小群動作,至天亮就摧毀20多個地堡。

數月來,解放軍在膠濟沿線給予五十四軍以連續重創,然而,敵人仍憑其美械裝備的優勢西進。10月9日,敵第一九八師兩個團進佔高密城。解放軍決心乘敵立足未穩,立即進攻高密城。不料,敵人憑借強大火力,以守為攻,完全佔據主動。夏侯蘇民與政治委員孫同盛果斷作出“撤退”的決定。

敵人見我停止進攻,遂趁天亮有利之機,對我撤退部隊展開猛烈反擊。

高密城東是一片平原,只在不遠處有一高地,人稱小東山。因為是白天,小東山完全處于敵炮火轟擊之中,不時騰起股股煙柱。夏侯蘇民與團指揮所剛來到小東山,就听到“  ”一排六○炮彈直飛而來,落到他的身前身後。警衛員于子貞一看情況危急,一把將團長按倒在地,撲在他身上,但飛來的彈皮,卻越過小于的身子,從左側下端穿進了團長的胸部,鮮血立即汩汩向外直流。

“團長負傷,快,快來搶救!”小于聲嘶力竭地呼喊著。

一營的衛生班長董毅友,正好這時來到這里,趕快跑來搶救。只見團長緊閉雙眼,張著嘴,費力地喘著氣,他急忙撕開團長的衣服一看,知道彈皮打著了大動脈,故而流血不止。他迅速做了應急處理,就把團長抬上擔架。

然而,擔架將重傷的夏侯蘇民抬到城東不遠的夏莊時,他就流盡了最後一滴血……

第五師在師部駐地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沉重地悼念身經百戰、戰功卓著,被人譽稱為“智勇雙全的虎將”的第十三團團長夏侯蘇民。

1947年2月,膠東軍區追贈夏侯蘇民為“膠東軍區戰斗英雄”、“模範干部”。蓬萊縣人民政府也同時作出決定,把夏侯蘇民的誕生地興村,易名為“夏侯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