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貴雲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17 14:36

白貴雲,1906年7月10日出生于山西省五台縣東冶鎮的一戶世代貧苦的農民家里。白家祖輩靠辛勤勞動維持生活,到了他父親白福林這代,才算有了二畝半坡地和三間土房。三個兒子中,他看長子貴雲最聰明,決心省吃儉用,供貴雲上學,將來也好使白家有個出頭之日。白貴雲不辜負父親的希望,經過幾年的努力,以優異的成績高小畢業。這時,父親實在再無力供他讀書了。1921年15歲的白貴雲辭別了父母,到了太原,經人介紹到炮廠當了學徒。

所謂炮廠,就是兵工廠,它始建于19世紀末期,是當時山西巡撫胡聘之創辦,後來被軍閥閻錫山所把持。白貴雲進廠學徒,三個月不給工錢,他忍受著各種痛苦,立志苦苦學習兵工生產技術。白貴雲自幼心靈手巧,善于鑽研,加之有一定的文化基礎,又能虛心向老師傅們學習。老工人看他為人誠懇,聰明好學,也都樂意幫助他。所以,白貴雲很快成為一名青年鉗工。後來又當了職員。但白貴雲非常同情衣食困難的工友和鄉親,不管工友們誰有困難,他總是盡力幫助。當時,他雖然要以微薄的工資維持全家人的生活,但遇有流落到太原的窮苦鄉親,他總是要領到家中填填肚子。

1925年,中國共產黨在兵工廠建立了基層組織,不久公開成立了工會。長期以來受著殘酷剝削和壓迫的工友們經過工會的宣傳教育看到了光明,受到了鼓舞,工友們開始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大家團結在工會周圍。此時,白貴雲的思想也受到了啟發,多次參加了工會領導的要求增加工資、縮短工作時間、改善工作條件的怠工斗爭。1936年9月,犧盟會在太原成立後,在中國共產黨的推動和幫助下,發起組織了工、農、青、婦、兒童等抗日救亡團體,掀起了轟轟烈烈的抗日救亡宣傳活動,使白貴雲認識到︰不抗日,中國一定會亡。

1937年7月,盧溝橋事變爆發後,日本侵略軍分三路沿鐵路南下。11月8日太原淪陷,城內城外一片混亂。兵工廠的機器設備早在日軍到來之前、閻錫山率部南逃時都帶走了,不少技術人員也隨閻錫山一起逃離了太原。工人們是走是留?白貴雲說︰“咱是中國人,決不能給日本鬼子干事當漢奸!”他對工友們說︰“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開到了五台山,前些日子在平型關打了大勝仗,那才是真正抗日的隊伍呢!”于是他動員了幾位五台的老鄉,攜帶著一些簡單的工具回到了五台。此時,晉察冀軍區和晉察冀邊區政府正在五台一帶招募軍工生產人員,組織軍工生產支援前線。白貴雲等人的到來正是雪中送炭。

白貴雲接受了創辦槍彈修造所的任務後,冒著凜冽的寒風,以組織工會的名義,到各村聯絡兵工廠的工友,動員他們利用自己手中的技術參加抗日。十幾名工人很快在東冶鎮集中了,他們在西匯原閻錫山發電廠的廢墟上,成立了邊區槍彈修造所,白貴雲被委任為所長兼技術員,首創晉察冀邊區的軍工生產。

1938年春,根據中共中央指示在平西組建宋(時輪)、鄧(華)支隊,以平西為前進陣地,準備隨時挺進冀東。軍區調白貴雲等五名同志到平西開闢軍工生產,于是在淶水縣的劉家河、松口一帶新建了修械所,白貴雲任所長。1939年2月,以蕭克為司令員的挺進軍在平西成立,修械所歸屬挺進軍供給部領導。修械所由制造手榴彈開始,後來發展為能夠制造地雷、手榴彈、擲彈筒等抗日所需的武器彈藥的兵工廠。白貴雲先後擔任工務主任、副廠長、廠長。工廠為實現“鞏固平西,堅持冀東,開闢平北”三位一體的戰略任務發揮了重要作用。他們生產的各種地雷運送到各地,還向各地傳授制造地雷的技術,為當時開展地雷戰起了很好的推動作用。

1941年,抗日戰爭進入困難時期,日軍的進攻步步加緊,一面在“蠶食”地區增設據點,加修公路;一面向根據地壓縮,斗爭形勢日趨嚴重。前方急需大批手榴彈,要求工廠加緊趕制。但是由于敵人的封鎖,赤磷極為缺乏,多次派人外出購買,未能搞到。大批手榴彈木柄做好了,彈殼鑄成了,由于沒有赤磷,手榴彈還是生產不出來。幾天來,白貴雲飯吃不下,覺睡不好︰“難道就讓這些半成品擺在這兒嗎?”想到前線將士期待的目光、急切的心情,他發誓︰“不能等,要想辦法!”陷入沉思中的白貴雲順手摸出煙袋,裝了一鍋煙,把煙袋咀放進嘴里,從火柴盒里抽出一根火柴,隨著“嚓”的一聲響,火柴點燃了。然而,白貴雲沒有用它去點煙,他舉起燃燒著的火柴,“啊!火柴,它不就是赤磷嗎!”火柴映紅了他的臉,照亮了他的心,白貴雲高興地跳了起來,大聲喊著︰“火柴!火柴!”白貴雲發現火柴能代替赤磷後,一面號召大家想法集中,派人到各處購買火柴;一面帶領工人搞試驗。他把火柴頭和玻璃渣研成碎末攪在一起,用膠粘在線上,做成手榴彈拉火線,經過多次試驗,手榴彈爆炸了。火柴頭代替赤磷成功了,全廠上下一片歡騰。火柴使手榴彈“死而復生”,大批手榴彈生產出來了,大家齊聲稱贊白貴雲是“軍工生產的土專家”!

赤磷問題解決了,新的矛盾又出現了,手榴彈的木柄供不應求。原來旋木柄是用農村的老式地床,拉一下轉一下,效率低,質量差,這個問題不解決,直接影響著手榴彈生產的數量和質量。為了解決這一技術難題,白貴雲又是幾個通宵沒有合眼,終于根據車輪旋轉的原理,試制成功了用人工可以連續旋轉的木制圓車,工作效率提高了三倍,使木柄生產的質量和數量大大提高,滿足了配套的需要。為了給前方提供大批武器彈藥,白貴雲在全廠開展了立功創模活動,工人們情緒很高。在殘酷的戰爭中,在當時八路軍武器彈藥十分困難的情況下,大批手榴彈源源不斷運往前線,對減少八路軍傷亡,取得反“掃蕩”的勝利,發揮了重要作用。

根據戰爭形勢的發展,1942年春,挺進軍奉命撤銷,工廠劃歸晉察冀第十一軍分區領導。當時,晉察冀根據地在敵人封鎖、分割、“蠶食”和大規模軍事“掃蕩”中,遭到嚴重摧殘,工廠的生產與生存更加困難。為了適應當時形勢,應付敵人頻繁的“掃蕩”,工廠要經常轉移,他們根據敵情變化,時而分散,時而集中,既要保證前方槍彈的供應,又要保證機械、原料和半成品的安全。在白貴雲的領導下,職工們既是軍工的生產者,又是保衛工廠的戰士。他們多次在工廠周圍埋設大批地雷,炸得“掃蕩”之敵人仰馬翻。又有多少次在敵人突然向工廠襲來時,來不及轉移,職工們拿起武器,配合部隊、民兵一次又一次打退敵人的進攻,保衛了工廠的安全。

白貴雲自參加抗戰以來,在黨的領導下,在軍工生產戰線上鍛煉成長,他不僅僅是一位優秀的技術干部,而且是一位成績卓著的軍工生產的領導者。白貴雲參加工作時,雖然對軍工生產認真負責,但對政治學習不大感興趣,對批評和自我批評不習慣,不好意思。在黨組織的教育幫助下,特別是通過整風學習,他認識到政治思想工作是推動生產的動力,是完成各項任務的保證。此後,他主動協助黨政干部上好職工的政治課,做好職工的政治思想工作,對克服當時職工中存在的“吃飯干活”的雇佣思想,樹立為中華民族的解放而奮斗的思想,對生產任務的完成,起到了保證作用。實踐中,他認識到︰真正領導中國人民抗日的是中國共產黨,他決心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奮斗終身。根據他的要求,經上級黨組織批準,1943年這位晉察冀軍工生產的開拓者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44年10月,冀察軍區成立,白貴雲任軍區軍工生產管理處處長。這時,在拒馬河畔已經建立了幾個分廠,軍工生產的規模越來越大。

在抗日戰爭艱苦的歲月里,職工們的物質和文化生活條件很差。白貴雲親自帶領大家開荒種菜,養雞養豬,千方百計改善職工生活。領導上考慮白貴雲是技術人員,想對他的生活給一些照顧,但幾次都被他拒絕。他說︰“大家都一樣苦,上級照顧我,會使我感到不安的。”他還親自領導職工開展各種文藝活動,發動工會出牆報,演節目,成立宣傳隊,到周圍各村演出,和當地群眾聯歡,既活躍了職工文化生活,又增強了軍民團結。

1945年8月,中國人民經過八年的浴血奮戰,取得了抗日戰爭的勝利。11月,冀察軍區奉命撤銷,成立察哈爾省軍區,白貴雲任省軍區軍工生產管理處處長。

華北大地炮聲隆隆,硝煙彌漫戰爭再起。1946年夏,國民黨蔣介石對解放區發動了全面進攻,白貴雲帶領察哈爾軍工戰線的廣大職工同解放區軍民一起又投入了人民解放戰爭的行列之中。

為了適應從分散的游擊戰到大兵團運動戰的轉變,增強迫擊炮打碉堡和地堡的威力,軍區把迫擊炮改裝成平射炮的任務交給了白貴雲。白貴雲信心十足,帶領技術人員和工人,克服了無資料和物質條件缺乏等困難,冒著生命危險,經過一個多月夜以繼日的反復研究、試驗,終于試制成功了,送到前線經部隊試用效果很好,有力地支援了前線的作戰。在解放戰爭初期,他們改裝的這種平射炮發揮了重要作用,軍區首長稱贊白貴雲是“軍區軍工生產的優秀領導者、組織者和首創者”。

白貴雲當了廠長、處長,但他一直把工友們看作是自己的親兄弟,與職工們建立了深厚的階級感情,他和大家一起吃、一起住、一起勞動。上級每次發來的香煙、茶葉、各種食品,都是大家共同享受,他從不多佔一點。上級每月發給他的技術津貼,他拿出來不是買些肉蛋改善大家生活,就是買些營養品送給傷病員。他知道通信員、采購員走路多,穿鞋費,就經常用津貼買一些鞋子送給他們,但他自己卻十分節省。過度的勞累使他面黃肌瘦,但他很少考慮自己,衣服破了補一補,一條毛巾用兩三年。

白貴雲作為共產黨員,真正做到了為國家民族的利益,舍棄了自己的一切。他參軍後,一個十口之家的生活重擔都落在他夫人李檀香的身上。組織上知道以後,多次動員他把家屬接來工廠,但他怕給工廠增加負擔,多次謝絕。李檀香實在無法負擔眾多人口的生活,便忍痛先後送兩個女兒去做了童養媳。二女兒臨走時抱住媽媽泣不成聲地說︰“我寧肯餓死,也不離開媽媽!”媽媽哽咽著說︰“孩子!去逃個活命吧!”接著,二兒子也因病餓交加過早地夭折了。後來,日軍得知白貴雲在八路軍里搞軍工生產,曾多次闖入白家進行威脅,李檀香無奈帶領全家逃到太原,好不容易熬到日本投降了,沒想到閻錫山又佔據了太原。閻匪軍對白家更是變本加厲,當他們得知白貴雲在解放軍中搞軍工生產以後,便抓走了李檀香,反復審訊嚴刑拷打,李檀香寧死不屈,慘死在敵人獄中。這一切絲毫沒有動搖白貴雲的革命斗志,反而使他更加堅強,他說︰“報仇雪恨的最好辦法就是多造槍彈,多消滅敵人!”

軍工生產每天都在和武器彈藥打交道,每時每刻都可能發生危險。白貴雲經常把最危險的拆敵人留下的炮彈的活搶在自己手里,盡量不讓職工們和他一起去冒險。他把多生產精良的武器彈藥做為己任,常說︰“我恨不能把我自己變成一台機器,日夜為前線生產更多更好的武器彈藥。”1947年4月,晉察冀人民解放軍開始扭轉戰局,華北的解放戰爭進入了戰略進攻階段,前線需要更多的炮彈。此時,白貴雲正帶領技術人員加緊試驗一種新研制的迫擊炮彈。

6月30日下午,在劉家河村外準備再搞一次試驗。當時白貴雲和政委柴時文正在村里開會,但白貴雲對試驗仍放心不下,便來到試驗現場。他留下幾名助手後,就讓其他人員和圍觀的群眾隱蔽在安全地帶。這時,他抱起炮彈親自裝入炮筒,就在這瞬間,他還沒來得及隱蔽,炮彈提前爆炸了,只听“轟”的一聲巨響,白貴雲胸部負了重傷,倒在血泊之中。大家呼喚他,群眾也圍了上來。正在村里開會的政委聞訊趕來︰“老白!老白!”“你怎麼樣?”白貴雲危在旦夕,他沒有回答政委的問話,而是用微弱的聲音反問政委︰“同志們的傷勢怎麼樣?”當政委告訴他,同志們的傷勢不重時,他微笑著點了點頭,並緊緊握著柴時文的手︰“政委,這是我工作中粗枝大葉的後果,我應當好好檢討!”最後,他斷斷續續地說︰“政委,我……不行了,你領著大家……好好干吧!”說完便靜靜地閉上了雙眼。

清澈的拒馬河水滾滾東流,它象征著烈士品格的純真,它象征著烈士功業的永存。白貴雲犧牲的消息傳開,兵工廠和生產管理處的全體同志萬分悲痛,很多人失聲痛哭,許多當地群眾紛紛趕來看望“老白”。察哈爾省軍區、兵工廠、當地政府和群眾為白貴雲烈士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軍區司令部、政治部為表彰白貴雲在開創軍區軍工生產事業上的顯著成績,決定追認白貴雲為大功功臣、模範共產黨員,並在劉家河村安葬了烈士,墓前豎起了高大的石碑,記載著烈士一生的功績。1952年,白貴雲烈士的遺骨遷入石家莊華北軍區烈士陵園,安葬在蒼松翠柏之中。

(于榮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