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志三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17 15:08

尚志三,又名尚志,1919年8月出生于河南省魯山縣城北辛莊一個富有的家庭。其父尚振中,精明能干,曾在糧店謀事多年。

一心想讓兒子將來承家繼業、光宗耀祖的尚振中,在志三不滿7歲時,就教他讀《三字經》、《百家姓》,後又相繼送他到城內縣立小學和魯陽中學念書。

尚志三進入中學後,與一位愛國愛民的教師相好。課余時間常听這位教師講述張儀、蘇秦的故事和漢高祖的《大風歌》及岳飛、文天祥忠心報國的事跡。北平學生一二九愛國運動的影響波及該校後,使尚志三在心靈里燃起了愛國御侮的思想火花。

尚志三抱著抗日救國的強烈願望,沖破家庭的羈絆,和幾位年輕人一起奔赴延安。

1939年1月,尚志三從“抗大”畢業,被派回魯山從事抗日救亡活動。他回魯後,積極協助中共魯山地下黨組織領導人王象乾開展工作。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1939年5月,尚志三向黨組織要求到前線去。他的父親知道後,生怕兒子再出遠門,在兵荒馬亂中有什麼不測,好言勸阻︰“養兒防老,我和你娘年老多病,今日脫鞋,不知明日還能不能穿上……”

尚志三望著老態龍鐘的父母,不知該說什麼,停了許久才道出一句話︰“自古忠孝難以雙全。國難當頭,匹夫有責,如今民族危亡,兒不可袖手旁觀。”

父親為了拖住尚志三,草草決定讓他與開封女子師範學校畢業生郭惠英拜堂成親。

尚志三婚後幾日,即接到上級黨組織調他去新四軍的通知。他立即告別了妻子和父母起程上路。他先是經組織安排到新四軍竹溝留守處教導隊學習。12月,被分配到新四軍五師六團任連指導員。由于作戰身先士卒,不久,被提升為營教導員。1942年在對日作戰中身負重傷,轉地方治愈後,任政治協理員。1943年,為開展敵後抗日斗爭,在李先念的領導下,成立了新四軍江南挺進支隊,尚志三任支隊副政治委員,兼中共石公華中心縣委委員。

江南挺進支隊成立後,即向湘南和江南敵後發展,在洞庭湖畔和湖南華容與湖北石首交界處,開闢了桃花山抗日根據地。尚志三和支隊長楊震東及政委張澤生等人一起,領導支隊進行艱苦卓絕的敵後抗日游擊戰爭。在險惡的環境中,他們不畏強敵、英勇戰斗,粉碎了敵人一次又一次“掃蕩”,並利用一切有利時機主動出擊,給日偽軍以沉重地打擊,使桃花山根據地像一把利劍,攔腰截斷了敵人控制的長江要道,直接威脅著湘鄂邊區日軍的各個據點。

1944年2月,尚志三離開家鄉已五個年頭。其間,他終日忙于東征西戰,無暇多想家里的事情,那個由父親包辦與自己成婚的郭惠英,幾乎被遺忘。一天,他從同事那里得到郭惠英已經改嫁的消息。他確信一個受過較高文化教育的新潮女性,決不會等他這麼多年,何況與自己結合的時間是那麼短暫,感情又是那麼薄弱。

轉眼又是兩個月過去了,尚志三經黨組織批準,與烈士女兒黃貞遠在桃花山抗日根據地結婚。黃貞遠從小受革命思想燻陶,加之尚志三的啟導,自此投身革命,在根據地從事婦女工作。然而,在那戰火紛飛的環境中,他們夫婦三五個月難得見上一面。

1945年7月,尚志三任新四軍江漢軍區政治部組織科科長。1946年4月,他奉命到晉冀魯豫軍區工作。臨行時,他與已經幾個月沒有見面的黃貞遠相會。是時,黃貞遠挺著將要臨產的大肚子,眼里含著戀戀不舍的淚花。尚志三沒有溫情脈脈的言語,他告訴妻子︰“如生男孩取名‘戰生’,如生女孩取名‘玉蘭’;記住要永遠听共產黨的話,跟共產黨走……”

尚志三匆匆忙忙的告別了黃貞遠,化裝成商人通過敵佔區到達晉冀魯豫根據地,任第五軍分區組織部部長。不久,任中共東(明)垣(長垣)縣委書記兼東垣支隊(黃河支隊)政治委員。

東垣橫跨河南、山東兩省。當時,這里雖然已經解放,但其社會政治狀況極為復雜,國民黨殘余勢力勾結土匪、惡霸,采取突然襲擊和投毒、放火、暗殺等手段,向新生的人民政權進行瘋狂地反撲。

尚志三到任後,發動群眾,組織建立地方人民武裝,開展“剿匪反霸”運動和“支前”活動,迅速打開了工作局面。

1947年9月,尚志三給離別八年的父母寫了一封信。他怎知自己以為早已改嫁的原配夫人郭惠英還在忠貞不渝地等待著。

郭惠英得到尚志三的消息後,即輾轉開封、蘭考,于山東曹縣找到丈夫。此時此刻,身著一套舊軍服,胡子拉碴,面貌看上去已明顯超過實際年齡29歲的尚志三,臉上露出驚疑的神色。在尷尬中,他將別後的情況和與黃貞遠結合的事告訴了郭惠英。

當晚,尚志三讓警衛員給郭惠英安排好住宿後,翻來復去,幾乎一夜沒有合眼。他覺得自己陰差陽錯辦了一件荒唐事。

翌日,尚志三去焦樓村檢查支前工作,途中突遭土匪伏擊,在戰斗中壯烈犧牲。

郭惠英悲痛欲絕。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日夜思念的親人,剛一見面又成了永訣,等待八年所得到的僅僅是丈夫的幾件遺物。

尚志三的死,黃貞遠全然不知。她盼望革命快些成功,早日與丈夫團聚。一年一年過去了,迨1954年才得到丈夫早已犧牲的消息。然眾說不一,有言死于淮海戰場者;有言死于開封戰役者;有言死于山東者;有言死于河北者。直到1986年,她們母女才從中共魯山縣委黨史工作委員會得到尚志三犧牲的真實情況。

尚志三烈士英名永存!

(尹崇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