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明樞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17 15:10

範明樞,字炳辰,1866年出生于山東省泰安縣城里徐家花園。幼年時家境貧苦,在家從事農業勞動,勤奮好學;青年時代即熱心政治及教育事業。1906年前後留學日本,入師範學校學習。回國後,積極反對封建主義,主張婦女解放,提倡文化運動,致力于教育改革。先在本縣創辦教育圖書社,舉辦學校,從事小學教育,繼赴濟南創立模範小學。後從事中等教育,歷任渮澤第六中學語言教師、濟南師範學監、曲阜山東省立第二師範學校校長等職。

範明樞熱愛青年,對學生循循善誘,倡導學生樹立愛國思想、勞動觀點,啟發學生追求真理,研究中國的實際問題。任濟南師範學監時,適逢1919年五四運動期間,他熱情支持學生的愛國運動。當時,濟南師範學生為了響應北京青年學生的愛國行動,要上街游行示威,抗議反動當局的屈辱賣國罪行。濟南反動當局,為阻止濟南師範愛國學生上街游行示威,派兵荷槍實彈,嚴封校門,學生隊伍不得上街。範明樞目睹其景,怒發沖冠,毅然挽起長衫,摘掉帽子,用頭猛向把門士兵的刺刀撞去,嚇得把門士兵急退,學生們則一聲呼喊,乘機破門而出,蜂擁上街,一場聲勢浩大的示威游行運動就這樣開始了。

由于範明樞熱誠致力于教育事業,尤其在曲阜二師任校長期間,竭力引導學生上進,培養了大批革命青年,範老任二師校長八年,因其思想進步,實行民主,支持進步學生,遭反動當局迫害,遂辭去二師校長職務。後于1931年應濟南第一鄉村師範學校之聘,出任鄉師圖書館主任。

當時,該校不少學生思想進步,傾向革命。範明樞主持購置了大批社會科學書籍,並多方收集社會主義書刊,供廣大師生閱讀。他們互相介紹,共同研究,開展宣傳,氣氛非常活躍。範明樞尤其對進步書籍常常手不釋卷,因之,他的所作所為為反動政府所忌恨。

1932年,國民黨山東當局為鎮壓蓬勃發展的革命運動,大建逮捕共產黨人。範明樞當時年近七旬,竟以“赤化”、“共產黨”之嫌疑,被“捕共隊”逮捕入牢。他在獄中與敵人展開了針鋒相對的斗爭,表現了不屈不撓的堅強精神。敵法官審問他為何看“反動書籍”。範明樞理直氣壯地回答︰“這些書里說的是真理,我服從真理,所以愛看。”敵人又問︰“為何還介紹給別人看,而且到處宣傳?”範明樞泰然自若地說︰“不只我要追求真理,還願意所有的人都追求真理,所以要介紹給別人看。我看書認識了真理,不願自私,所以到處宣傳。”“你不知道這是犯罪嗎?”“讓青年看好書,做好事,是我的責任,何罪之有?”敵法官此時惱羞成怒,氣急敗壞地喊︰“難道你不知道看共產黨的書是違法,當共產黨要殺頭的!”範明樞毫無懼色,毅然地說︰“怎麼不知道,人生百歲終有一死,我已是白發蒼蒼的人了,還能活幾年,只要為了國家和民族的利益,死了也是光榮的!”他大義凜然,慷慨陳詞,駁得敵人理屈詞窮,範明樞坐牢83天,敵人百般威脅利誘,他始終威武不屈,毫不動搖。後經馮玉祥先生斡旋,範明樞獲釋出獄後,轉入泰安農村,到山口一帶聯系愛國進步人士姚新府等人,興辦“武訓小學”,他們自己獻款,籌備教室、教具,讓貧苦兒童就學。同時,他們還與當地教育界反動勢力開展斗爭。後應馮玉祥先生聘請,回泰安城任馮先生私人教師,為馮講《左傳》、《春秋》。他借講書之機,抒發自己的愛國主義情感,給馮先生以不少影響,因之與馮先生結下了較深的情誼。在此期間,還協同馮先生舉辦小學13處,範明樞任總校長。泰安附近的貧苦兒童,大都得以就學。他所辦的學校及他的家中,早已成了掩護共產黨人的寓所。範明樞在辦學的同時,還多方面聯絡,把一大批有志革命青年團結在自己周圍,為以後的抗日運動培養、輸送了不少人才。

1936年夏,全國各界救國會在上海成立,範明樞被選為該會執行委員。

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國民黨山東省主席韓復 不戰而逃,山東全境人心惶惶。為開展救亡運動,爭取民族獨立,範明樞不顧七旬高齡,一馬當先,奮勇參加抗日。他一面同情支持中國共產黨發動的徂徠山起義,一面團結愛國青年和進步人士,帶頭組織泰安縣各界抗敵後援會和泰安縣民眾總動員委員會,自己親任主任,發動抗日運動。此時,範明樞憂國憂民,熱血沸騰,以充沛飽滿的激情,到處演說,日夜趕寫宣傳材料,編印小冊子,宣傳群眾,鼓動抗日,揭露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陰謀和蔣介石的消極抗戰。七旬高齡的老翁,為抗日救亡而奔走呼號,所到之處,老幼皆受感動。1938年7月7日抗日一周年時,範明樞排除種種困難,冒著生命危險,組織廣大群眾和各界代表,在泰安縣西麻塔召開了抗日一周年紀念大會。會上,他痛心疾首,憤慨萬分,聲淚俱下地向人們講解抗日的重大意義,動員大家在大敵當前之時要團結抗日,保衛祖國,保衛家鄉。在大會進行宣誓儀式時,他帶頭跪在鵝卵石上,高聲宣讀誓詞,表示了堅定抗日救亡的決心。在場的婦、孺、老、幼,紛紛表示要堅決學習範明樞的愛國精神,誓死抗日,保衛祖國,保衛家鄉。

是年秋,範明樞去魯南。魯南民眾總動員委員會成立時,他被推選為主任委員。他的革命行動,引起了國民黨反動派的不滿。國民黨山東省主席沈鴻烈,曾強迫他停止活動。沈受命于蔣介石,不但不積極抗日,反而縱容秦啟榮匪部不斷對八路軍尋隙挑釁,制造“磨擦”,殘害革命同志。如博山太河慘案,一次即殘殺革命同志200余名,令人發指。範明樞聞知,怒不可遏,四處奔走,呼吁精誠團結,一致抗日,並對破壞抗戰的頑固派分子痛加斥責。這對打擊敵頑分子,鼓舞人民團結抗日,發揮了較大作用。範明樞在不顧個人安危,為中華民族的解放英勇奮斗的同時,還動員自己的親屬,支持抗日和革命事業。如1935年,青年共產黨員夏天庚,被反動當局逮捕入獄,遭受敵人嚴刑拷打以及沉重鐐銬的羈絆,身心遭到嚴重摧殘,出獄後已不能直立行走。範明樞目擊其景,深為感動,為支持革命活動,愛護革命青年,毅然將自己的親孫女範麗嵐許配給夏天庚同志,表現了革命老人崇高的革命情操。

1939年初,毛澤東《論持久戰》一書傳到山東,範明樞萬分欣喜,手不釋卷,朝夕閱讀。他逢人便講︰《論持久戰》是抗日的“聖經”,毛澤東是抗戰的“聖人”。他認真組織同志們學習《論持久戰》,並大力開展宣傳,因而使毛澤東關于持久戰的思想深入到干群之中,化為行動,有力地抨擊了“亡國論”和“速勝論”。

同年夏秋之交,日軍大舉“掃蕩”魯中、魯南。國民黨內,上自沈鴻烈的省政府,下至他們的區、村政權,有的投降,有的潰逃,很快就全部垮台。7月份,在中共山東分局的支持和領導下,範明樞與許多進步人士一起,成立了群眾性的政治組織——魯南國民抗敵協會,並組織了“國民抗敵自衛軍”,配合八路軍抗戰。馮玉祥先生在重慶得知範明樞抗戰熱心,深為欽佩,于1939年秋親筆寫信,托高象九面交範明樞。高先生同時奉贈牙缸、牙膏等物。範明樞與老同事會晤時,歡欣異常,曾賦詩數首,答謝高先生,並修書一封敬復馮先生,他熱情洋溢地頌揚敵後群眾抗戰運動風起雲涌,蓬勃發展;暢敘八路軍堅持抗戰,堅持團結,堅持進步,深得民心;憤怒斥責國民黨頑固派制造分裂,破壞團結,配合敵偽殘殺抗日軍民,使親者所痛,仇者所快。範明樞還懇切表示自己抗戰到底,堅貞不屈的決心。在這封復信里,字字句句充滿了為正義、為真理而英勇奮斗的浩然正氣。

馮玉祥先生接到回信後,喜形于色,並珍重收藏。當他宴請其老部下和當時國民黨的一些高級將領時,命人朗讀範明樞復信,並不斷贊揚範明樞誠心抗日,功勛卓著,備受人民敬仰,這是有意啟發、教育其老部下。後有國民黨要員拜訪馮先生時,馮也曾出示範明樞復信,借以宣揚範明樞抗戰功德。

1940年春,山東省成立“憲政促進會”,範明樞被選為會長。在他的領導下,各地區的憲政促進分會相繼成立,憲政運動蓬勃地開展起來。同年夏,山東省各界代表,在臨沂青駝寺召開了抗戰史上著名的“青駝大會”,會上決定成立山東省第一屆臨時參議會,一致推選範明樞為參議長。他在任參議長期間,對協助政府執行民主政策,號召人民堅持敵後抗戰,竭盡了職責。同時,還代表山東人民,痛斥國民黨反動的“政令”、“軍令”在山東造成的種種惡果,大力呼吁全國人民為實現聯合政府而斗爭。

皖南事變發生後,範明樞氣憤不平,痛罵國民黨頑固派,揭露蔣介石圍殲新四軍的罪行。在中共山東分局召開的抗議國民黨頑固派罪行、聲援新四軍大會上,他義憤填膺、萬分悲憤地說︰“反共頑固分子太猖狂、太狠毒了,真是喪盡天良!我們能讓那些奸賊們殘殺無數優秀人民的性命嗎?不能!我要拚上這條老命,不惜犧牲自己的一切,為被難將士呼吁,堅決懲辦蔣介石那伙奸賊。真理、正義是不能泯滅的。”

1942年是抗戰最艱苦的年份。日軍對山東,尤其對魯南發動了殘酷而頻繁的“掃蕩”。範明樞已近八旬高齡,英勇與日軍周旋,突圍轉移,幾經風險。

範明樞很關心時事,不論是在反“掃蕩”流離遷徙的日子里,還是在染病不起的病榻上,他每日總要閱讀《大眾日報》,特別注意社論文章,反復閱讀思考,有時還加以圈點。他常說︰“不可一日無此君。”1942年冬,沈鴻烈為拉攏範明樞,曾親贈零用費200元。範明樞聞知《大眾日報》經費困難,就立即將這筆款捐獻給報社。他高興地說︰“沈鴻烈的錢不是好來的,但這200元錢卻用到正經事上了。”

1945年,山東省臨時參議會改為山東省參議會,範明樞繼續任參議長。同年,中共在延安召開解放區人民代表大會,他被選為山東省出席大會的八位代表之一。日本無條件投降時,範明樞正在病中,但聞此喜訊,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縱情歡笑,迸發出強烈的愛國主義情感。

範明樞德高望重,在抗戰中發揮了巨大作用,被人們譽為“抗戰壽星”、“抗戰老英雄”。

範明樞經過幾十年的奮斗,深深體會到,只有共產黨的領導,中國才能得到解放。抗戰勝利後,他的思想有了很大的飛躍,他決心做一名無產階級的先鋒戰士,毅然要求加入中國共產黨。1946年經中共中央批準,81歲光榮入黨。

1946年6月,國民黨蔣介石在美帝國主義的支持下,不顧全國人民的反對,發動了全面內戰,大肆進攻解放區。範明樞在病中,仍極為關心時局的發展,他奮筆撰寫了《為內戰告全省同胞書》、《致司徒雷登一封公開信》等文章,揭露美蔣狼狽為奸、妄圖再次把中國推向殖民地的罪惡陰謀,號召全省人民以革命戰爭粉碎反革命戰爭,徹底打敗美蔣的猖狂進攻。他對人說︰“雖不能至,心向往之。”後來範明樞病重,在神智昏迷之時,尚喃喃自語︰“這都是因蔣介石賣國……”足見他對內戰的罪魁禍首無限憤恨,對廣大人民的安危殷切關心。

1947年9月21日,範老新病未愈,舊病復發,經醫療無效,不幸于10月2日在樂陵縣與世長辭,享年81歲。1950年12月,移葬于泰山南麓普照寺下。

範明樞的墓後並立石碑三幢,正中一幢鐫刻著“故山東省參議會範議長明樞之墓”,左右兩幢是謝覺哉和林伯渠的挽詞︰“永遠是人民的老師”,“革命老人永垂不朽”。範老為國為民,赤膽忠心,勞碌一生,功勛卓著,永遠是我們後人的榜樣、學習的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