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雲保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17 15:49

譚雲保,原名談喜元,1910年出生于湖北省孝感縣西頭村。1930年在鄂豫皖蘇區參加紅軍。1931年參加中國共產黨。參加紅軍後,歷任班長、排長、連長,參加過鄂豫皖根據地第一、二、三、四次反“圍剿”作戰,後參加二萬五千里長征。

1945年夏初,譚雲保擔任八路軍河防支隊參謀長,從豫北轉戰到山西的靈石。他帶著兩個連的兵力與日軍周旋。一天,他接到了偵察員的報告︰日軍有一個小隊要出城“掃蕩”。他急急忙忙拉起隊伍出發了。他們選好地形,埋好地雷。剛隱蔽好,就看見日軍耀武揚威地開過來了。

近了,近了,敵人就要進入伏擊圈了。譚雲保眼盯著敵人,手里提著駁殼槍。一步,兩步,“好,拉火!”只听一陣巨響,山搖地動,地雷在日軍群里開了花。當日軍還沒清醒過來之時,機槍、步槍噴著火舌掃向了敵群。日軍小隊長急忙指揮機槍手妄想佔領一座小土丘。當敵人剛沖到山跟前,忽然“轟隆、轟隆”兩聲巨響,敵小隊長和機槍手就完蛋了。日軍失去了指揮,像沒頭的蒼蠅四處亂撞。譚雲保一看消滅日軍的時候到了,舉著駁殼槍,高喊著“沖啊!”撲向日軍,戰士們也沖了上去。經過了30分鐘的激戰,一小隊日軍就全報銷了。

這年8月15日,日本侵略者宣布無條件投降。譚雲保听到這一消息,非常興奮,同時,根據他多年的對敵斗爭經驗,又覺得面臨的局勢還非常復雜,必須保持冷靜的頭腦。他覺得有必要把自己的憂慮跟同志們談一談。于是他召集開會。

他從房子里拿出一包旱煙葉子說,“來,同志們,我們開個旱煙會,慶祝一下勝利。”

“同志們,這幾天部隊的情緒怎麼樣啊?”他接著說。

“呱呱叫!日軍投降了,大家樂都樂不過哩,還會有什麼思想問題!”九連連長抽著煙說。

“不,這個勝利使一些同志沖昏頭腦了,我們檢查武器,發現有的同志的槍都沒有擦。”四連的指導員不高興地說。

“這種情況不是個別的,我們連也有。”九連指導員說。

“同志們,這種情緒是危險的。我今天叫你們來,就是想給你們澆澆冷水,希望同志們回去以後,能澆澆冷水,讓大家的腦子清醒清醒。根據偵察員報告,這幾天,許多偽軍據點的碉堡上都已經換上了青天白日旗︰那些倚仗日軍橫行多年的漢奸隊,又搖身一變成了冠冕堂皇的‘國軍’了。根據這些跡象和我們多年來與蔣介石、閻錫山打交道的體會,他們是不會看著我們去收獲勝利果實的,一場新的危機就要爆發了。同志們剛才說到,有些人連槍都不願擦,這是很要命的啊!如果我們不著手解決這些問題,情況一旦有變,我們就要吃大虧了。”

譚雲保的話,不久就得到了證實。一進入8月下旬,山西大地就動蕩起來了。一時間,槍炮聲代替了抗戰勝利的歡呼聲,一場內戰在所難免了。

1945年的9月上旬,河南新安、孟津、澠池三縣的河防支隊在河南濟源縣王屋村改編為豫西特一團,譚雲保任副團長。

上黨戰役勝利結束後的12月5日,晉冀魯豫軍區八縱二十四旅在山西洪洞縣柏村組建,譚雲保所在的特一團改編為該旅的七十團,譚雲保擔任該團副團長。

在1946年元月的曲沃縣高顯鎮戰斗中,該團政委張範不幸光榮犧牲,譚雲保含淚接任團長兼政委。

張政委的犧牲使譚雲保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他激憤地將拳頭砸在桌面上,憤憤地喊道︰“我們要和國民黨拼到底!”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元月22日,他所率領的團隊在曲沃之侯馬鎮至絳縣的南關橋一帶,連續擊退了國民黨軍的數次進犯。

2月,他們冒著紛紛揚揚的大雪,翻越太岳山,渡過汾河水,行程上百里,配合兄弟部隊一舉攻佔秦王頭陣地。

3月,他所率領的團隊受命轉戰北線,進至百萬莊一帶阻擊平遙、祁縣來援之敵,而後,又進抵武鄉縣的介子山阻擊了南關之敵的進犯。

幾個月來,他們目擊了戰火中的晉南大地。這個山西米糧倉,現在彈痕累累,破屋殘垣,觸目驚心。正如民謠所說︰“地里蒿草多,村里病人多,家里女人多。”百姓們憤怒地喊著︰“閻錫山,閻錫山,千刀萬剮才心甘,不打日軍打內戰,天下壞事全干完。”

部隊每到一地,都能听到人民群眾的血淚控訴;部隊每到一村,都能听到人民殷切盼望解放的聲音。老百姓含著眼淚告訴指戰員︰“早晨不解放,晚上就遭殃。”

令人不能容忍的是,閻錫山為了配合其軍事上的進攻,在各地捕捉中共地方干部、軍烈屬、傷員、民兵和自衛隊員。在霍縣,譚雲保親眼目睹了黨的村干部和地方居民20多人被閻錫山軍隊殺害的慘狀。他和戰士們眼都氣紅了。

敵人的暴行激起了戰士們的刻骨仇恨。8月間,譚雲保率領七十團在霍縣東之偏牆,將敵人六十九師二○七團一舉殲滅。隨後又與七十一、七十二團一起,勝利地解放了霍縣縣城,擊斃敵六十九師師長周建址以下929人,俘虜2872人。這使胡宗南、閻錫山想打通同蒲線,進攻解放區的計劃化為泡影。

10月,譚雲保被太岳縱隊授予“戰斗英雄”稱號。

1946年11月11日,譚雲保奉命率七十團由霍縣的南堡村出發,向大寧縣開進。當時天降大雪,戰士們的衣服很單薄。但為了消滅敵人,他們意氣風發,斗志昂揚,一個個精神抖擻,看不出一點怕冷的樣子。當天就于靈石強渡冰冷刺骨的汾河,進入山高人稀的呂梁山區。部隊進山之後,供應困難,糧草不濟。譚雲保及時召開干部大會,要求各級指揮員嚴格約束各自的部隊,寧可餓著肚子露宿村頭,也不能麻煩老百姓。部隊嚴格遵守著譚雲保的命令,一路上秋毫無犯,受到了沿途人民的擁護和支持。經11天長途跋涉,他們于22日隨旅攻克了大寧城。次日又奉命北上,經三天急行軍至隰縣附近,與兄弟部隊一起完成了對隰縣城的包圍。

在石家莊村的一個小樹林里,譚雲保對全團干部說︰“我們的任務就是拿下隰縣城,保衛我陝甘寧邊區的側翼安全。但是,隰縣是閻軍西南指揮機關及第六行政公署所在地,由敵上將總指揮楊澄源率3500多人守備。這里城垣堅固,東西兩側高山險峻,易守難攻。再加之閻軍經營八年之久,城周15里內布設了三道防線,構築了石碉堡80多座,土碉堡好幾百座,交通壕兩萬多米。閻軍自詡為‘銅牆鐵壁’、‘不破之城’。可見任務是很艱巨的。同志們完成這個任務有沒有信心啊?”“保證完成任務!”近百名干部一個聲音,把樹林里的鳥兒都嚇飛了。

“好!我也相信同志們是不會下軟蛋的,回去以後分頭準備,等候命令,發起攻擊。”

從25日起,七十團連續攻佔了隰縣外圍之南坪山、俞家垣等地,受到了親臨前線指揮的縱隊首長的表揚。

28日,七十團奉命攻城,18時發起總攻。三營突擊隊不怕敵人用機槍掃射,炮彈轟擊,奮不顧身,前僕後繼,突入城內,與敵展開激烈的巷戰。譚雲保在望遠鏡里看到這種情況,高興地對身邊通信員喊道︰“去告訴三營長,叫他們迅速向兩邊擴大戰果,為後續部隊打開一條通路!”“是!”通信員答應著沖了上去。

與此同時,八連五班和六班以猛虎下山之勢,連續突破敵軍防線,直撲楊澄源的司令部。楊澄源看到大勢已去,急忙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一塊金表和幾根金條,乞求戰斗英雄繆子玉放他一條生路。繆子玉憤怒地將這些東西摔在他的腳下,大聲喝道︰“收起你的臭錢,趕快命令你的部隊放下武器,才是惟一的活路!”

就這樣,楊澄源當了俘虜。

1947年3月,七十團在譚雲保率領下隨太岳縱隊一起向晉南發起攻勢,以泰山壓頂之勢猛撲侯馬,腰斬同蒲,繼以卷席之勢橫掃汾河南北,直搗秦晉天險禹門口及咽喉要地風陵渡。解放軍所到之處,勢如破竹,連克27座縣城,控制了同蒲線南段趙曲鎮至風陵渡的200多公里的地段,將晉南殘敵壓迫于運城、安邑、夏縣幾個孤立據點,解放了汾河下游廣大肥沃的土地。蔣、閻軍隊損兵萬余,使敵陝西關中和河南豫西直接暴露于解放軍強大攻勢之下,有力配合了西北與平漢路解放軍的反攻,奠定了解放軍向黃河以南反攻的基礎。此役,七十團在譚雲保的率領下,于4月8日與七十二團一起奔襲稷山縣城,殲敵1200多人。10日,與七十一團一起攻克萬泉縣,殲敵500多人。14日,配屬太岳20解放分區,共同攻克猗氏縣城,殲敵500多人。

猗氏縣城被解放軍攻克之後,對運城以南同蒲線之敵威脅甚大。4月15日黃昏,胡宗南軍隊第十旅三個團,分三路由運城出發,16日進抵嵋陽鎮附近,企圖重佔猗氏,阻止解放軍南下。這時,縱隊主力已連克晉南八縣,決心集結兵力,圍殲進至嵋陽鎮附近東西堡、太範、王景村一帶之敵。21日晚,譚雲保率70團隨旅頂風冒雨,由黃門井出發,22日到達嵋陽鎮,七十團一營配屬七十二團主攻東西堡,譚雲保親率二、三營迅速佔領臨晉白唐村、店頭村。10時許,突圍之敵蜂擁而至,譚雲保一聲令下,各種火器一齊開火,敵人像割麥似地倒下一大片。

嵋陽鎮一戰,使臨晉守敵嚇破了膽,即棄城逃跑了。太岳縱隊主力又相繼解放了解縣、虞鄉、永濟等縣城,這樣運城就直接暴露在解放軍的鐵拳之下。5月3日,七十團襲擊運城飛機場,殲敵青年軍100多人。7日,七十團隨旅進至李店、東鋪、蔡家村、杜村一帶作攻擊運城的準備工作。這天夜晚,譚雲保親率七十團營以上干部偵察馬家窯西南高地地形,分析敵情,選擇出發路線。8日夜,七十團一營二連向該敵發起進攻,10分鐘即佔領西南高地。9日夜,一營攻佔馬家窯,殲敵一個連,隨即加修工事,準備反擊敵人反撲,伺機登城。由于一營孤軍深入,敵便集中兵力、火力向一營反撲。在激烈的戰斗中,旅長劉金軒親臨七十團陣地。譚雲保冒著槍林彈雨,一馬當先,率領五連增援一營,不幸身中數彈,壯烈犧牲,時年37歲。他的犧牲,激起了全團指戰員對國民黨反動派的無比仇恨,他們懷著為團長報仇的決心,誓死為打倒蔣介石,建立新中國去迎接新的戰斗。

(魚志清張春志李敏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