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玉林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0 13:44

安玉林,又名安繼章,號特達,1910年出生在河北省定縣(現定州市)大瓦房村一個比較富裕的農民家庭。幼年失去生母,隨繼母生活。自幼喜愛讀書,1928年考入河北省立第九中學。讀書期間,他博覽群書,尋找救國之路,接觸了馬列主義,從共產黨人身上看到了中國的前途,遂于1930年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開始走上革命道路。他關心國事,積極參加學生運動,反對學校當局的黑暗統治,為校方所不容,同年底被開除學籍。不久,安玉林轉到基督教開辦的保定同仁中學讀書,黨的組織關系也從定縣地下黨轉到了保屬特委。在此期間,安玉林閱讀了大量革命書籍,更加堅定了對馬列主義的信仰。他多次參加反對強制學生守禮、念經的學潮,要求言行、集會自由,並成立“同鄉會”,親任會長,宣傳新思想,傳播馬列主義。

九一八事變後,全國迅猛掀起反帝高潮,安玉林和進步同學龍躍華等組織南下宣傳隊,從保定出發,沿京漢鐵路進行抗日救亡運動的宣傳活動。同年10月回校後建立黨的外圍組織“抗日會”。11月,發動了反對學校當局的學潮,意欲奪取學校領導權,進步學生張學軻帶頭痛打了學校國民黨委員田文卿。這次斗爭聲勢浩大,震動極大,遭到敵人鎮壓,安玉林再次被開除學籍。

革命斗爭考驗和鍛煉了安玉林的革命意志。根據保屬特委指示,黨的工作重心由城市轉入農村,安玉林回到定縣農村繼續從事黨的活動。他在貧苦農民中間宣傳革命思想,動員農民參加抗日救亡運動。根據縣委指示,發動了磚路、只東、支合等村莊農民進行抗租不給、抗債不還、抗捐不拿、抗稅不交、借糧吃大戶、搶麥搶秋等斗爭。在定縣南部還領導了刮小鹽、淋小鹽、打鹽巡、抗官鹽的鹽民運動,引起國民黨當局的驚恐,加強了對共產黨人的搜捕。為了保存力量,共產黨及時采取對策,提出了利用合法職業作掩護進行革命活動的措施。

1932年,安玉林受組織委派到磚路一帶開展革命活動。他找到同學張學軻,動員在磚路行醫的張學軻的父親兼營榨油業,以開油坊為掩護,開展地下工作。經多方努力,油坊在國民黨“保安團”和“武裝警察局”對面正式掛牌營業,雇工七八個人。安玉林從雇工中培養發展了多名黨員,並組建了支部,磚路油坊成了共產黨的地下聯絡站,掩護和保護了很多革命同志。為了維持油坊的生存發展,安玉林賣掉自己的土地、財產,投入到油坊生產中,在油坊度過艱難之後,所得利潤大部上交中共定縣中心縣委。

1933年春,中共定縣中心縣委遭到破壞,個別干部變節叛變,各級組織連受損傷,革命斗爭陷入低潮。在異常嚴峻的形勢下,安玉林的革命意志沒有動搖,在油坊掩護下依然堅持地下斗爭,為共產黨的事業四處奔波。1934年7月,幾經周折,與保屬特委取得了聯系。同年8月,安玉林與省委派來的直中特委成員李德中取得了聯系,重新組建了中共定縣中心委員會,安玉林任委員。遵照中心縣委指示,他和張學軻經過艱苦的工作,恢復和建立了清風店、不落崗、磚路、只東、大楊莊等定縣北部和西部七八個村莊的黨支部或黨小組。同年冬末,新的縣委召開擴大會議,安玉林到會並作了發言,確定了隱蔽精干、積蓄力量、以待時機的正確方針。

安玉林繼續利用油坊這個合法職業進行革命活動,不斷壯大組織,發展黨員,培養骨干,建立聯絡站、堡壘戶。1935年,在定縣北部組織領導了反惡霸、反黑暗、反貪污的合法斗爭,動搖了地主豪紳把持政權的地位。

1936年初,根據上級黨的指示,定縣準備搞武裝暴動迎接紅軍東渡黃河,安玉林從油坊中抽出資金購買了部分槍支。因紅軍撤回黃河以西,暴動沒有舉行,安玉林將所有槍支全部獻給了晉察冀軍區第十一大隊。

1937年麥收前,為適應當時形勢和斗爭需要,擴大黨在各方面影響,鼓動群眾,抵制日貨,積極參加抗日救亡運動,安玉林利用群眾集日、廟會等這一有利條件,進行宣傳活動。1937年農歷五月五日,安玉林利用磚路廟會之機,混入人群,親自把油印的傳單散發到學校和居民住宅區,又在人群密集的戲台下向人群高空散發傳單,這些宣傳活動對群眾鼓舞很大。

安玉林在定縣北部發展和壯大了黨的組織,正是這些黨組織和共產黨人的積極活動,奮勇當先點燃了定縣抗日的“星星之火”,並很快在冀中大地蔓延,發展成抗日斗爭的燎原之勢。

全面抗戰開始後,安玉林關閉了磚路油坊,將全部機器設備獻給了晉察冀第三分區。根據黨中央在敵後開展抗日游擊戰爭的方針,開始進行恢復與發展黨組織、擴大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建立根據地、建立抗日武裝、開展敵後游擊戰爭等項工作。1937年9月22日,日軍佔領定縣城,黨的組織被沖散,冀中人民生活處于水深火熱之中。在這緊急關頭,安玉林置個人安危于不顧,到唐縣馬莊與黨組織取得聯系,並協助劉秀峰健全了縣委組織,同時親自制定了全縣人民抗日斗爭的方案。同年晉察冀軍區司令員聶榮臻派王平、孫志遠在阜平縣親切接見了他,並交待了組建抗日武裝的新任務。

安玉林根據上級黨組織的任務要求,開始與張學軻以大、小王耨為中心,在沙河兩岸大張旗鼓地宣傳黨的抗日救國政策。大、小王耨位于定縣城東南20多公里,早在30年代初期,黨在定縣的早期活動者孫志遠等同志就在這里開展過各種斗爭,群眾覺悟較高,有一定的群眾基礎。安玉林首先成立抗日救援會,反對國民黨政府的不抵抗政策,激發人民抗日救國的熱情,為建立抗日武裝和根據地打下了堅定的思想基礎。1937年11月,安玉林在晉察冀軍區聶榮臻、王平及省委魯賁等同志的親切關懷和指導下,正式在定縣東部大王婦鎮宣告成立定縣第一支抗日武裝——晉察冀抗日義勇軍第八支隊,安玉林任政委。

為發展壯大這支抗日武裝,安玉林不分白天、黑夜,踏遍沙河兩岸幾十個村鎮,動員群眾參加抗日,並親自帶領隊伍,收繳惡霸、鹽商的武器,偷襲李親顧、北高蓬、邵村等漢奸“維持會”,通過這樣連續的行動,很快收繳各種槍200多支。抗日武裝士氣大振、威名遠揚,影響到周邊各縣,掀起了“有槍出槍,有人出人”的抗日救國熱潮,隊伍迅速發展壯大到1500多人,成為冀中人民抗日斗爭的一支堅強的武裝力量,在開展平原游擊戰中,有力地打擊了日軍囂張氣焰。1938年根據晉察冀軍區指示,第八支隊合編到呂正操領導的冀中人民自衛軍第六團,安玉林任該團第三營營長。

1938年4月,根據抗日斗爭的需要,安玉林被調到任丘縣任縣委書記。任丘縣地處冀中平原,位于北京、天津、保定三角地帶,戰略位置十分重要。盡快開闢任丘抗日根據地,對冀中抗日斗爭具有重要意義。

任丘縣中共地方組織自1935年遭敵破壞後,至1938年2月日寇佔領任丘縣,雖有黨的活動,但各級黨組織一直未得到完全恢復,黨的干部又很少。安玉林始終堅持自己的革命信條︰“艱苦的工作只能嚇倒貪生怕死的可憐蟲,而決不會嚇倒真正的共產黨人。”他到任後,和同志們一起同心協力,經過大量艱苦細致、謹慎的工作,正式建立了抗戰爆發後第一個縣委會,並相繼成立了縣政府、縣抗日游擊基干大隊和工會、農會、青會、婦會等抗日組織和團體,並慎重地在全縣發展了一大批共產黨員,使70%的村莊都建立了黨的組織,並開展抓漢奸、破壞交通等活動。

1938年9月至10月間,安玉林親自組織開辦了農民干部訓練班。這個訓練班很快培訓出一大批抗日骨干,對全縣干部隊伍的迅速成長、群眾團體的鞏固以及充實加強區、村組織起了重要作用。

1939年,日寇對任丘進行春季大“掃蕩”,先後在全縣重要村鎮設立20多個據點。安玉林率領縣委機關轉移到農村,建立了區游擊隊,成立手槍隊,開始游擊抗戰和流動辦公。安玉林忠于黨、忠于人民的崇高品質和為革命事業無私奮斗的精神,深深鼓舞著同志們,縣委形成了一個堅強的堡壘,在暴風驟雨中巋然屹立。1939年9月在冀中區黨委召開的黨代會上,安玉林光榮地被選為第三分區出席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的正式代表。

1940年5月,安玉林受冀中區黨委委派赴延安學習。騎馬過山西同蒲線時,由于叛徒的告密,遭敵突然襲擊,深夜中連人帶馬摔進封鎖溝,被馬踏傷胃部,口吐鮮血,昏迷在溝內。雖經組織搶救,免于一死,但胃膜被馬踏傷,從此得了胃膜潰瘍。抵延安後,帶病入馬列學院學習,聆听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等領導同志的教導。1942年2月轉入中共中央黨校學習,安玉林胸懷大志,暗下決心,決不辜負黨的培養,如饑似渴地學習,欲更大貢獻于國家。每當病情發作,他總是用左手使勁按住胃部,堅持學習。在延安期間,安玉林參加了大生產運動和整風運動,1945年4月23日光榮地出席了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

1945年8月,日軍投降後,安玉林離延安返冀中工作,任第九分區地委副書記。在胃病越來越重的情況下,始終堅持繁重的革命工作,轉戰第九分區地委所屬各縣深入基層工作。鑒于他胃病時常發作,組織上多次提出要他休息住院治療和在生活上給予照顧,都被他婉言拒絕了。他無論走到哪里,總是和同志們吃住在一起,從不搞特殊。他常對身邊的工作人員說︰“我的生命只要存在一天,就要抓緊這一天的時間為黨的事業作出應有的貢獻。”

1946年春,安玉林調任冀中公安局副局長,在公安工作中緊密配合解放戰爭進行清算復仇,果斷地鎮壓漢奸、土匪、反革命分子。1947年2月,安玉林積勞成疾,胃病急劇惡化,經組織再三勸說,于4月30日住進冀中和平醫院。經多方治療無效,5月5日下午1時,安玉林的心髒停止了跳動,時年37歲。

安玉林年未弱冠而投身革命,志存高遠,能力非凡,以一介書生在險惡的環境里劈荊斬棘,開創農村敵後根據地;他早年舍去富裕的家庭生活,尋找救國之路,信仰堅定,在任何艱險的環境下始終堅持共產黨的事業;他公而無私,為共產黨和人民的事業耗盡了生命,其英年早逝,是冀中人民一個重大損失。第九分區地委為他敬送了“人民忠實的戰士”的挽聯,以慰英靈。1948年8月,為懷念安玉林烈士的革命業績,當時的定縣人民政府代表全縣人民的願望,在安玉林烈士墓前敬立紀念碑一座,碑文以“永垂不朽”為題,銘刻了安玉林烈士革命戰斗的一生。

(尹保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