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洪生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0 14:36

邵洪生,1913年出生于河北省盧龍縣邵黑石村。16歲給地主扛活。抗戰時期參加了民兵,執行勤務積極勇敢。194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解放戰爭時期,國民黨盧龍縣反動政府及其反動武裝自衛隊“還鄉團”等在我軍民打擊下,逃出縣城,盤踞在灤河西岸石梯子。經常到河東搶掠燒殺。邵洪生積極參加“民兵河防游擊隊”,日夜在灤河東岸虎頭石、韓家墳等村巡邏,守衛河防,打擊出擾的敵人。站崗放哨,爬冰臥雪,傳遞情報,護送干部,不管雨雪風天,舍生忘死,從不說苦。1947年冬,全縣掀起參軍高潮,邵黑石村青年也都踴躍入伍。當時,邵洪生在河防游擊隊執行任務,未趕上和村內青年一起報名參軍。1948年1月下旬,邵洪生入伍,在冀東軍區獨立第四師,在該師第十團第一營第一排第二班當戰士。

1948年是解放戰爭進入決定性的一年。東北民主聯軍為了發動“春季攻勢”要冀東部隊牽制關內和熱河敵人。北平是華北敵人的心髒,承德也是敵人通過錦(州)、承(德)路支援東北蔣軍的另一條輸血管,對東北蔣軍的存亡關系極大。冀東軍區組織了十四、十五兩個軍分區部隊的直屬四、五兩個獨立師,共八個團,從3月16日開始,到4月12日結束,展開了一次“西線破擊戰役”。戰役開始,首先,經過密雲城郊外圍掃除其據點戰斗,接著,搗毀北平到承德的平(北平)古(古北口)鐵路,切斷這條交通線之後,把攻擊的矛頭指向北平近郊。4月2日,在通(縣)三(河)公路上,發動夏墊攻堅戰。

冀東軍區把強攻夏墊的任務交給了獨立第四師,邵洪生所在的第十團受命擔任主攻任務。

戰斗從夜間12點打響,只一個小時,就突破了西門。戰斗向縱深猛烈發展,很快就突入城里,逐碉逐堡爭奪。打到3日上午8時,大部碉堡被我軍摧垮,殘敵逃到東北角一個中心大碉堡,頑抗待援,戰斗呈膠著狀態。這是全城最大的碉,高達七層,連同逃到這里的殘敵,有300多人,僅輕機槍就有七挺,還有一門迫擊炮和五門小炮,火力很強。在這個碉堡前面的10米外,有一座地堡,像只攔路虎,擋住去路。要拿下這個大碉堡,打掉它前面這座地堡是關鍵。但這座地堡周圍有10米內都是平坦開闊地,地形對我十分不利,不能隱蔽接近敵人。我軍想用炸藥摧毀這座地堡,陸續上去兩個同志,都先後犧牲。時間拖長,傷亡也越來越大。從北平方向的白廟橋頭,傳來援敵和我警戒部隊接火交戰的槍炮聲。大碉堡的敵人也更加囂張,得意忘形,狂叫︰“八路快退吧,我們的援兵快到了”!“你們再不退,就被我們打夾餡了”!

僵持不下,傷亡在增加,又面臨敵人增援,是打還是撤?成了師團首長考慮的焦點。師長李道之、政委王曉生、政治部主任侯全智最後決定還是打。他們親自來到硝煙彌漫的夏墊,在火線上召集第十團連以上干部緊急會議,說明打下夏墊可以震動北平,牽制華北敵人不敢去增援東北的意義,我們再咬一下牙,就可獲取全勝,不能功虧一簣。決定由第十團第一營第二連擔任突擊隊,重新組織爆破組,炸掉中心大碉堡前面的地堡,掃除攻擊這個大碉堡的障礙。

連長喬炳喜、指導員董文華分配任務時,因考慮第一排傷亡很大,想把爆炸地堡的任務改派第二排,剛說到這里,“我有意見!”一排二班的邵洪生說話了。指導員問他︰“你有啥意見”?邵洪生說︰“我們排雖然有傷亡,但還有20多人。出發前,大家的決心是承擔最危險困難的任務,剩下一個人,也要完成任務。現在把任務交給二排,我有意見”。

一排的戰士們,听邵洪生說完,也都“呼”地齊刷刷站起來,支持邵洪生的要求,連長和指導員看到邵洪生和一排戰士求戰心切,交換了一個意見,把爆炸的任務仍交給了一排。連指揮和爆炸出擊地點,在一個南北向大院的北院,它的對面是大碉堡,相離只有百十米,出擊的路上全是平坦的開闊地。要是在黑夜,還可以利用夜幕的掩護,可現在是大白天,犧牲的可能性很大,搞不好,白白傷亡,和前兩次一樣,還對戰斗不利。派誰去,必須能有自覺犧牲的人,很難用命令派遣。因此,決定用自動報名的方法,組成兩個爆炸組。這個計劃一宣布,邵洪生第一個報了名,接著,周連科、王久珍等五人也報了名。組成的兩個爆炸組是︰邵洪生、周連科為第一組;王久珍、楊德全、鄭久峰為第二組。

第一組如果爆炸失敗,第二組接著上;如果爆炸成功,第二組即爆炸中心大碉堡。連長和指導員也分了工。連長喬炳喜指揮火力掩護爆炸地堡,指導員董文華指揮爆炸。師、團組成強火網,封鎖大碉堡火力。

下午3點,掩護爆炸的機槍響了,一時間,“嗚…嗚…嗚…”、“噠…噠…噠”,猶似風吼雷鳴,潑向大碉堡和地堡,打得磚石碎片橫飛,煙霧騰騰,大小碉堡成了啞巴。

指導員抓住時機,下達命令,邵洪生也脫掉棉衣棉鞋,披著為防炸彈淋濕的棉被,縱身一跳,越過通西院的短牆,拿著導火繩,和周連科一前一後,迎著彈雨,向敵人地堡沖去,轉眼間,周連科先沖到地堡跟前,把炸藥包放在靠地堡根下,往回里撤。敵人發現他們要炸地堡,垂死掙扎,打得更緊了,手榴彈也順槍眼拋出來;大碉堡里敵人還把迫擊炮彈向外扔;機、步槍如同爆豆似的,“呼”、“呼”有似刮風,手榴彈和炮彈爆炸又似驚雷,震撼著指戰員的心弦。

不料,邵洪生在沖到離地堡五六米的地方被敵人的子彈打中腹部,腸子流出來。但當邵洪生仍掙扎著爬到地堡上把炸藥包推到地堡頂正當中,他以驚人毅力,忍著常人難以忍受的巨大傷痛,用一只手按住腹部傷口,一只手點燃導火索。隨著“轟隆隆”……霹靂般震天動地的巨響,炸藥包在地堡中間爆炸。

指導員董文華,迎著他跑過來,由于失血過多,邵洪生臉色像紙一樣蒼白;嘴張著,喘不過氣來,額頭上冒著冷汗。但是他的臉上沒有一絲痛苦的表情。邵洪生望著董文華,喘了一會兒氣,用微弱的聲音,一字一頓,斷斷續續地說︰指導…員,我完…成…任…務…了!

董文華看著邵洪生,眼楮里涌出淚花,他貼近邵洪生的臉說︰“洪生同志,你完成任務了,完成得很好哇!你為人民立下了大功勞啊”!邵洪生听到這句話,好像得到了最大的滿足,微微點了一下頭,臉上淡出了微笑。

在送往軍區醫院的路上,邵洪生因失血過多,時間過長,而壯烈犧牲。

邵洪生炸毀了地堡,掃除了炸毀中心大碉堡的關鍵障礙,為最後結束戰斗,大大縮短了時間,第二爆炸組踏著邵洪生的血跡,順利地炸毀敵中心的大碉堡。指揮員們高喊著︰學習邵洪生,為邵洪生報仇的口號,沖了上去,迅速消滅了大碉堡的敵人。時間是下午3點,離邵洪生爆炸組出擊只隔一個小時。僅在這個大碉堡里,就打死打傷敵保安第十三團團長及70多人,活捉了250多人,包括敵營長趙振舟,連長李萌昌等校級軍官多人。在這個大碉堡里還繳獲迫擊炮一門,輕機槍七挺,擲彈筒五具,電台一部,子彈和炮彈等兩大車戰利品。

這次夏墊攻堅戰,全殲蔣軍700多人;國民黨“國防部”駐夏墊工作員(特務)20多人無一漏網;逃亡到夏墊的14個偽大鄉及自衛隊“還鄉團”,被一網打盡。繳獲重機槍兩挺,輕機槍17挺,擲彈筒七具,短槍32支,步槍360多支,子彈五萬多發,糧食55萬斤。

在夏墊據點被攻克的威懾下,通(縣)三(河)公路上,韓家窯、胡莊子、蠻子營、馬起發等六個據點的敵人,有的攜械投誠,有的慌忙逃走。同時兵臨城下的局勢也給北平守敵以巨大壓力,未敢出援東北,從而達到了牽制敵人的預想目的。

冀東軍區黨委在《追認邵洪生同志為中共正式黨員的決定》中說︰“在白天敵人封鎖的情況下,他腸子流出腹外,又頑強地用手按住傷口……對解決敵人最後一個碉堡的300多人,起了決定作用”。

冀東軍區政治部根據《東北軍區立功條例》為他追立三大功,並授予全軍最高獎勵——“毛澤東獎章”和寫有“爆炸英雄”字樣的光榮匾,送到邵洪生烈士家中。

軍區黨委和政治部還作出決定,號召全軍黨員和指戰員,“學習邵洪生完成任務的頑強性、確切性,以及忠于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精神”。軍內報紙《冀東子弟兵》報發表題為《學習邵洪生完成任務的頑強性確切性》的社論,和《爆炸英雄邵洪生》的長篇通訊。軍區文工團創作了《歌唱邵洪生》的歌曲。學習邵洪生,歌唱邵洪生,向邵洪生那樣戰斗和學習的熱潮,迅速在冀東全軍中開展起來。

如今,邵洪生烈士的遺體安葬在冀東烈士陵園聖潔肅穆的墓區中,他的“爆炸英雄”光榮匾,高懸在烈士紀念館里,向後人昭示著烈士舍生忘死,一往無前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也接受著無數後來者發自內心的崇高敬意。邵洪生是無數為冀東解放而獻身的普通戰士的杰出代表,他的英名將永遠銘刻在共和國的史冊上!

(史向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