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集聖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0 14:37

陸集聖,1925年3月出生于福建省仙游縣城關鎮一個知識分子家庭。有弟妹六個,他為長子。1932年,陸集聖進入仙游城關小學讀書,1937年考入仙游縣立初級中學。1940年,陸集聖因成績優異被莆田哲理中學錄取。

哲理中學素有閩“革命搖籃”之稱。在這所學校里,陸集聖受到進步學生的影響,開始傾向革命思想。他經常撰文投稿,用“顯”、“鐵芙”、“疾迅”等筆名在校內外各種文藝刊物上發表文章,以犀利的筆鋒抨擊腐敗的社會政治,熱心進行抗日救亡宣傳,因而深受師生們的敬佩,被大家譽為“哲理的茅盾”。同時,他還積極參加校內外各種進步活動,經常聯絡進步學生,召開辯論會、時事討論會和出牆報等,揭露學校當局的無理苛求和學校三青團組織的陰謀活動。陸集聖的行為惹怒了學校當局,被校方開除。

1942年下半年,陸集聖被聘任在仙游城關文虎小學任教。時值抗日戰爭處于相持階段,中華民族正遭受日本帝國主義的欺凌和踐踏,血氣方剛的陸集聖在國難當頭之際,同愛國師生一道,組織抗日宣傳隊,上街游行,四處演講抗日道理;他還積極參加仙游抗日劇社,親自編寫劇本,扮演劇中主角,以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方式,宣傳抗日救國道理。1944年秋,在親人的資助下,陸集聖考入福建學院政治系。

1945年下半年,福建學院學生會改選,由于陸集聖為人耿直忠厚,待人熱情,又善于團結人,在同學中享有較高的威信,所以,學生們一致推選他為學生會主席,成為福建學院的活躍人物。同年秋,中共閩中地方組福州地區的負責人陳振先等地下黨員,為了引導陸集聖走上革命道路,設法同他接觸。由于他有較好的思想基礎,情趣相投,很快就成為莫逆之交。在陳振先的引導下,陸集聖如饑似渴地學習馬列主義書籍,如《大眾哲學》、《新經濟大綱》、《歷史唯物論》等;積極參加福州地下黨組織的各種政治活動,使自己的階級覺悟和思想認識水平有了較大的提高。1946年初,陸集聖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陸集聖入黨後,為了擴大革命影響,壯大黨的力量,引導更多的同學走上革命道路,他利用掌握學生會經費的機會,購置了大批進步書刊供同學們閱讀。同時還積極組織學術會、學習會、校友會、時事報告會、座談會以及出校刊和牆報等,幫助學生們開闊眼界,提高思想覺悟。

抗日戰爭勝利後,國民黨一系列違背民心的做法,遭到社會輿論的強烈譴責,全國掀起了一場反內戰、爭民主的愛國運動。尤其是各大中專院校,反內戰的學潮運動一浪高過一浪。身為學生會主席的陸集聖根據黨組織的指示,立即組織學生加入學潮運動行列。當福建學院的學生們在街上游行示威遭到警察刁難阻撓時,陸集聖便組織學生集結在省政府門口靜坐示威,抗議國民黨當局發動內戰、鎮壓學生的暴行。學潮平息後,國民黨福建當局伺機報復,四處捕抓共產黨人和學生會組織者,陸集聖被列入重點對象。但福建學院擔心逮捕陸集聖可能再度引起學潮,只好對他“從輕處置”,並趁放暑假之機將他除名。

陸集聖離開學校後,開始在福州城里活動,不久便擔任中共閩江工委組織干事。在當時情況下,他無固定職業,經濟收入非常有限,給他的工作和生活帶來很大困難。但他從不計較個人得失,勤勤懇懇,任勞任怨,一心撲在革命工作上。為了能夠順利開展工作,陸集聖經常向在福州經商的親友借糧借款,有時還直接派人回老家向父母要錢。他的父母了解他的所為,盡管家中並不寬裕,但總是千方百計滿足他的要求。

1946年夏末,中共閩江工委為了加強閩台之間的聯系,派陸集聖到台灣地區發展組織,開展革命活動。同年9月,陸集聖到達台北,通過在國民黨台灣省黨部任職的原仙游文虎小學一同事的引薦,擔任台灣成功出版社的編輯。從此,他以編輯職業為掩護,公開出入國民黨台灣當局的黨政機關、工廠、學校和各群眾團體,奔走在台中、新竹、台南等城市,秘密開展活動,發展黨員,積蓄革命力量。當時,台灣剛從日本侵略者手中收復不久,社會環境十分惡劣,各派斗爭錯綜復雜,便衣暗探沿街皆是。陸集聖憑著滿腔的熱情,懷著對黨的赤膽忠心,置自己的生死于度外,機智勇敢,巧妙地與敵周旋。有一次,陸集聖完成任務歸來,在列車上遭暗探緊緊盯梢,無法脫身。他臨危不懼,鎮靜自如,趁列車進站旅客們整理行李忙亂之機,敏捷地躍出車窗脫險。由于列車速度較快,陸集聖重重摔倒在路基旁,昏迷多時後才蘇醒。

經過一段時間的艱苦努力,陸集聖在台灣師院、台灣大學、台南報行以及台灣綠島酒家等處建立了革命據點,吸收了一批進步學生和工人骨干入黨,並建立了中共台北龍安黨小組。

1946年冬,閩江工委活動經費出現困難,便指示陸集聖設法搞些經費。他利用職務之便從成功出版社取出一筆經費 ,通過地下交通站送到大陸。事後不久成功出版社因負債累累、經濟困難而倒閉,陸集聖也因此受到牽連。由于陸集聖事前有所準備,故按照閩江工委指示,迅速撤離台灣。

1947年2月,根據閩浙贛區黨委的決定,將閩江工委改為區黨委下屬的城市工作部(簡稱城工部)。同年3月,又成立了中共福(州)長(樂)閩(侯)地委,隸屬于城工部,陸集聖任書記。從此,年僅22歲的陸集聖挑起革命重擔,在艱難困苦的環境中運籌帷幄,果斷處事,顯示出他出眾的才華和高超的領導藝術。

幾年的白區工作,給陸集聖提供了很好的鍛煉機會,積累了豐富的對敵斗爭經驗,練就了一套與敵巧妙周旋的應變本領。他平時執行任務,小心謹慎,善于喬裝打扮,時而西裝革履,儼然社會名流;時而長袍大褂,酷似富商大亨,經常單槍匹馬出沒于繁華鬧市之中。在特務橫行、便衣遍布的福州城里,他來回穿梭,如魚在水。一旦遇到緊急情況,他臉不改心不跳,鎮靜自如,泰然處之,每次都能逢凶化吉,轉危為安。

1947年4月,閩浙贛游擊縱隊開展游擊戰爭需要一套福建省的軍事地圖,區黨委將這個任務交給城工部,而城工部又落實到陸集聖身上。為了完成上級交給的任務,陸集聖竭盡全力,千方百計打通各種渠道,實施了好幾個搞圖計劃。最終通過地下黨員羅山的關系(其父為國民黨福建軍管區司令部參謀室參謀)搞到一份五萬分之一的絕密軍用地圖,並順利地送到閩浙贛游擊縱隊。

“竊圖”任務完成後,正值南京發生了國民黨軍隊血腥鎮壓學生的五二○血案,全國學聯決定于6月2日舉行全國總罷課。福州各大專中院校在地下黨組織和城工部統一領導下,準備熱烈響應。在籌備全市罷課過程中,陸集聖夜以繼日,四處奔波,深入到各大中專院校動員鼓動。5月31日,國民黨福建當局獲知消息後出動了大批軍警包圍搜捕各大專院校,逮捕了一批學生。為了避免損失,城工部決定停止罷課。陸集聖等人又積極組織疏散已暴露的黨員和學生領導人,營救被捕同志。

1947年夏,國民黨當局為維持其搖搖欲墜的統治,禁止南運棉花紗布,因此造成市場棉紗緊張。福州五家私人商店趁機設法從上海運進一批布匹和棉紗,準備在榕拋售,想不到被福州海關扣留。因此,商人們紛紛打通關節,搶先辦理領貨手續。城工部獲悉消息後,決定趁機冒領,為游擊區的軍民解決過冬的衣服。

一個星期六的上午,陸集聖西裝革履,風度翩翩,打扮成“商人”模樣,招呼著幾個“伙計”來到碼頭。陸集聖大搖大擺地跨進海關辦公樓的鐵門。沒多久,他和海關職員陳文湘手執偽造的海員提貨單出了大門,順利地從碼頭倉庫提出了一批棉布和棉紗。早已在碼頭等候的兩艘貨船,以最快的速度將棉布棉紗裝上船,並迅速離開碼頭。

案發後,福州市輿論嘩然,商界要求海關立即賠償,福州海關急忙呈報者政府和海關總署。海關總署催逼福建省政府迅速偵破“布案”。一時間,福州地區滿城風雨,雞犬不寧,便衣特務四處查緝,捕抓布案“嫌疑犯”。同年8月,城工部負責人孟起的女佣人不慎泄露線索,導致孟起夫婦雙雙被捕,陸集聖也被列入逮捕名單。

1947年10月,陸集聖為了躲避通緝二度赴台,寄居在親戚家里。他一到台灣,立即召集黨員開會,傳達國內的形勢和目前黨的中心任務,以及解放區的消息。會後又發動尤安黨小組的黨員深入各大中專院校、工廠、農村宣傳解放區的消息,增強台灣人民開展革命斗爭的信心。

1947年底,“布案”事件平息,上級黨組織將陸集聖調回福建。任中共閩中地委城工部部長。

1948年3月,閩浙贛區黨委因城工部內部出現了個別叛徒而決定肅清黨內內奸,于是成立審查委員會。在“左”的思想指導下,城工部的一些黨員被審查,組織被強迫解散。在錯誤決定的指導下,中共閩中地委于同年4月也將陸集聖等一批城工部組織的人員逮捕並審查。在事發之前,曾經有個別戰友向陸集聖暗露內情,勸他暫避風頭。但他毫不介意地說︰“我為革命光明磊落,忠心耿耿,從未做過對不起黨的事。上級布置的任務,不管有多麼艱難,我總是堅決完成,不曾失職,這一場小誤會算得了什麼?男子漢大丈夫,坐不更名,行不改姓,何須回避。我相信組織上會把問題搞清楚的。”事後不久,閩中城工部的一些黨員遭錯殺,陸集聖也沒有逃脫“城工部事件”的血光之災。臨死之前,陸集聖正義凜然地向閩中地委表示︰他服從組織決定,但請求組織上重新審查他的歷史,給予恢復黨籍,表現出一個共產黨員對黨忠貞不移的高尚情操。

歷史是公正的,功過是非終有定論。1956年6月,中共中央專門為在“城工部事件”中被錯殺的人員平反昭雪,陸集聖冤情大白,並被追認為烈士。

(蔡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