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愈強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0 14:51

柯愈強,1916年11月21日出生于湖北省大冶市陳貴鎮下羅柯村一個德高望重的教師之家。其父柯竺僧,是董必武的同窗好友,他堅信共產主義,早年在家鄉以教私塾為掩護,向農友宣傳紅色理論。曾任國民政府湖北堤工處處長、監察院豫魯監察使署總務科長,因不滿時政,辭去職務,往返漢、滬、津、京、渝等地,參加反蔣抗日活動,沿途賣字並舉辦書展,為中共地下人員提供聯絡據點和活動經費。

少時的柯愈強,讀了六年私塾,並在私塾學堂做了兩年助教。他天資聰穎,才思敏捷,品學兼優,才華出眾,被塾師和學友稱為“小才子”。成年後的他,熱愛勞動,善交朋友,常常扶貧濟困,一貫關心人民疾苦。農閑時隨村民們一同上南山砍柴打青,農忙時隨父母親一同下田地耕耘收種。到15歲時,就能扶犁掌耙。以後,柯愈強基本陪伴在其父左右,結識了包括黨創始人之一的董必武在內的不少進步人士,閱讀了《共產黨宣言》等大量的進步書籍,參與了鄉村減租抗賦等眾多的進步活動,確立了矢志革命的崇高理想。

1937年,盧溝橋事變後,日軍大舉向我進犯,神州大地,狼煙四起,山河破碎。國民黨地方武裝紛紛出籠,你爭我奪,割據一方,稱王稱霸。當時鄂東南的地方武裝成渠部派人上門,以五萬元的高額聘金誘聘身強力壯的柯愈強去其部下任大隊長之職。柯愈強以知識淺薄,不善武功,力難勝任,眼下又要納娶成家的緩和之策,斷然拒絕。正在成部糾纏不休之際,柳暗花明,他親啟一封沒有落款的掛號信,來函催促他速赴延安。柯愈強又喜又驚。在那黑雲壓城城欲摧的勢態下,如果很明顯地投奔革命,必然招來傾家殺身之禍,于是,柯愈強巧獻“苦肉計”,其父揚言柯愈強不听家教,對他進行了一頓無情的“惡罵狠打”,次日清晨又哭又喊著柯愈強離家逃走不知去向,朋友、敵人都信以為真。這其實是柯愈強于1938年3月6日接到八路軍武漢辦事處派往延安抗日軍政大學學習的通知,與父親商量而巧施的“金蟬脫殼”計。從此,他告別了生他養他的故鄉,開始了他的戎馬生涯。同年4月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抗日戰爭時期,柯愈強歷任新四軍第六支隊第四總隊(張愛萍為總隊長兼政治委員)的連長、第四師(彭雪楓為師長鄧子恢為政治委員)第一團第一營營長。其部隊在彭雪楓、鄧子恢、張愛萍、吳芝圃、張震等人的領導下,開展游擊戰爭,創建敵後抗日根據地。柯愈強在隴海路以南、淮河以北的豫東,以及皖北和蘇北等地浴血奮戰四年多,參加或指揮了板橋、瓦崗等大小戰役百余次,曾兩次身負重傷。這支英雄的部隊打得日本鬼子不敢輕舉妄動,漢奸隊伍聞風喪膽,國民黨頑軍土崩瓦解,為新四軍第四師堅持豫皖蘇陣地,抵抗反動頑軍的進攻,創建敵後抗日根據地作出了重大的貢獻。

解放戰爭時期,柯愈強歷任華東野戰軍豫皖蘇第三軍分區第三十六團團長、某師師長。1947年,敵軍趁我豫皖蘇第三軍分區剛剛恢復不久,立足未穩,兵力薄弱僅有一個團,糾集國民黨第五十八師兩個旅的兵力,合圍我軍分區。在這緊急關頭,部分指戰員對反“圍剿”信心不足,柯愈強深思熟慮、沉著鎮定,迅速召開全團軍政干部會議,分析敵我情況,研究戰略戰術,指出克敵制勝之途徑。通過軍事謀劃和政治鼓勵,部隊士氣高漲,群情振奮。幾天後,他親自部署、直接指揮的張閣一役,殲敵大部,旗開得勝。這一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戰例,為以後許多戰役由防御變進攻,創造了有利的條件,使我軍分區化險為夷,轉危為安。1948年,我豫皖蘇第三軍分區決定分散兵力,各個擊破,殲滅敵人。師長柯愈強隨第三十六團行動。他帶領部隊深入敵後,時隱時現,靈活機動,神出鬼沒,給敵人以出其不意的嚴重打擊。惱羞成怒的敵軍調第七十四師加一個團向我腹心地區“掃蕩”,妄圖以多我數倍的兵力壓倒我們。在這處境十分險惡的危急之際,柯愈強果斷而神速的率部隊側翼迂回,插入敵後,保全了部隊的有生力量,粉碎了敵人的毒辣陰謀。敵軍氣急敗壞,再以加倍兵力,四面向我軍分區合圍。為了奪取蕭(縣)渦(陽)宿(縣)蒙(城)地區決定性的勝利,3月3日,他親率由精兵強將組成的戰斗沖鋒隊,冒著密集如雨的炮火。殺進敵陣,在沖破最後一道封鎖線時,柯愈強身中數彈,鮮血如注。他在一息尚存時,還用盡全身力氣呼喊︰“同志們,消滅敵人,完成任務!”反“圍剿”勝利了,大部隊保全了,柯愈強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時年僅31歲。

柯愈強投身革命後,整整經歷了10度臘梅開而未給其家屬直接通訊。全國解放後,其義父董必武于1949年初在《北平日報》上,以自己的名義刊登《尋兒愈強》的啟事。同年,又在《北平日報》9月8日、9日第五版,以及10日之第一版上刊登過《尋愈強同志遺孤》的啟事(通過組織安排,柯愈強1947年與陸彥芳結為秦晉。柯愈強犧牲三個月後,陸彥芳生一遺孤,女,張小平,後在湖南省株洲市硬質合金廠工作)。情況查明後,董必武于1949年9月14日給柯竺僧老人發去吊唁函,寫道︰“令郎愈強同志,不幸在豫皖蘇邊區戰斗中殉職,令人悼痛。然有子如此,為國成仁,不負先生之家教矣!”

在柯愈強犧牲三年後的1951年7月,商丘軍民為烈士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與他共事六年的老戰友姚德昌政委在悼詞中指出︰“愈強同志不僅是一位優秀的軍事指導員,而且是一位模範的政治工作者。他的功績,在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中,是有他光榮耀眼的一頁的。”

1953年,柯愈強烈士的忠骨由犧牲地江蘇遷葬到湖北省武漢市扁擔山烈士陵園,並立有紀念碑。

(翁德祿翁具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