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興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0 15:06

錢興,原名錢發年,號發瑞,1909年6月23日生于廣東省懷集縣詩洞鎮鳳南村一戶富裕農民家里。兄弟共四人,他排行第二。父親早逝,由母親含辛茹苦,撫養長大。

1922年,錢興在鳳南初級小學念書。1926年考入懷集第一高級小學,次年又考入懷集縣初級中學就讀。在那里,他刻苦學習文化科學知識。他的班主任兼語文課老師是地下共產黨員梁一柱,見錢興勤奮學習,為人正直,就經常接觸他,向他灌輸革命道理。在革命思想的燻陶下,他進步很快,積極參加學校開展的各種進步活動。

1930年,錢興在懷集中學畢業後,考入中山大學附中高中部學習。1933年,他考入中山大學法學院政治系就讀。在那里,他在進步教授何思敬、鄧初民等的教育和影響下,要求進步心切,積極參加進步的學生組織“讀書會”,“社會主義思想小組”。該“讀書會”定期學習革命書刊和馬列著作,並定期討論國家前途問題,探索中國革命道路,促進他們愛國主義思想覺悟不斷提高。

錢興喜愛文學,勤奮寫文章,常在一些報刊上發表,他提倡愛國青年應做創造新世界的“開路先鋒”。進步教授鄧初民稱贊他的文章立論鮮明正確,切中時弊,讀後“深受啟發”。

1935年7月,因上海地下黨組織被破壞。上級黨組織派遣中共黨員王均予從上海轉移來到廣州,他先與廣州勤大學的邱萃藻(又名麥莆費)取得了聯系。邱將錢興介紹給王均予相識。王通過錢興了解到廣州的中山大學、廣雅、執信女師等中學的進步學生已自發組織起來並正在積極找黨組織等情況。在王均予的積極推動下,廣州建立了中國青年同盟(簡稱“中青”)的組織,後改名為中國青年抗日同盟,以王均予、邱萃藻、錢興組成核心小組。在中山大學里,錢興又介紹了曾振聲、粟稔等進步青年加入“中青”,由錢興擔任組長。不到半年時間,“中青”在廣州各大中學校里發展到100多人,從而促使王均予、錢興等積極發動了廣州市的學生抗日救亡運動。

1935年8月1日,中國共產黨發表了《為抗日救國告全國同胞書》(即《八一宣言》),呼吁︰團結起來,停止內戰,一致抗日。錢興和曾振聲、粟稔等同學一道,到廣州市大街的十字路口積極宣傳《八一宣言》。在錢興等“中青”骨干分子的組織發動下,中山大學成立了抗日組織,積極開展抗日救亡活動。

這年10月間,中山大學法學院政治系在校內召開抗日大會。因錢興智勇雙全,被選為大會主席。會後,他率領同學們在校內舉行示威游行。法學院院長鄭彥聞訊趕來對示威游行的學生恐嚇,說什麼︰“你們沒有向學校報告,擅自進行政治行動,召開什麼大會,這是非法的,應立即解散!”錢興難以按捺怒火,面對鄭院長進行反駁說︰“我們愛國青年開會討論關于抗日救國大事,是合理合法的,難道院長願意讓國家淪亡于日本帝國主義者手中,讓祖國人民當亡國奴嗎?”鄭彥被批駁得啞口無言,悻悻離去。這次抗日大會,促使同學們受到一次深刻的愛國主義教育。

同年12月9日,在民族危機日益加深的形勢下,中國共產黨領導北平學生數千人,沖破國民黨政府的恐怖統治,舉行了聲勢浩大的抗日救國示威游行,即一二九運動。為支援北平學生的愛國行動,錢興等人及時地領導“中青”及聯合各方面的愛國力量,在廣州掀起了抗日救國高潮,舉行了幾次影響巨大的抗日示威游行,成立了“廣州市學生愛國聯合會”,發表了告全國民眾書,把抗日救亡運動推向一個新高潮。

1936年1月9日,錢興等人領導廣州各校學生舉行全市第三次大游行。學生們對國民黨教育廳壓制和破壞中等學校學生的抗日救亡運動十分憤慨。憤怒的學生沖擊偽教育廳。1月13日,錢興等人再次帶領廣州各校學生游行示威,當游行隊伍行至荔灣橋時,國民黨反動派派出的武裝特務、流氓大打出手,打死一人,傷者逾百,制造了“荔枝灣慘案”,還逮捕了一批學生,並通緝“中大師生員工救國會”主席曾振聲(即曾生)以及錢興等十余人。中大當局同時宣布取消他們的注冊資格。此時,錢興立即起草譴責反動當局破壞學生抗日愛國運動的《抗議書》。此時此刻,有幾個特務正在追捕他,在同學們的掩護下他脫險逃到香港。

當時,蔣介石和廣東軍閥陳濟棠有矛盾。陳為爭取得到學生的支持,同時也想給蔣幫一點顏色看,于是年4月宣布釋放學生和撤銷通緝令。中大當局也撤銷不準注冊的布告。錢興和同學們勝利返回中大。

這年7月,王均予經上海到天津,向中共北方局匯報在廣州工作的情況,並遵照北方局的指示于7月回到廣州重建廣州黨組織。是年秋,經王均予介紹批準,錢興加入中國共產黨。

錢興入黨後,因工作需要,廣州市委把他的組織關系轉到香港的中共南委領導。

1937年春,錢興調任中共廈門市工委書記。他認真執行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廣泛組織各種抗日群眾團體,廈門市的抗日救亡運動迅速掀起高潮。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日本侵略軍向北平郊區盧溝橋發動進攻,我國守軍奮起抵抗,從此,中國革命進入了偉大的抗日戰爭時期。不久,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推動下,國共兩黨合作,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正式形式。

廈門是華僑之鄉,為動員一切力量投入抗日救亡,錢興一到廈門對華僑和僑屬工作十分重視。他通知各有關團體,關心了解僑情,向華僑和僑屬宣傳黨的抗日主張,爭取華僑支持祖國抗日,激發了華僑和僑屬的抗日熱情,積極投入抗日活動。

錢興對在國民黨軍隊中開展抗日宣傳工作也十分重視。他想方設法尋找關系,了解到一位廣東的同鄉在國民黨軍隊的一五七師任連長,他和這位連長雖然萍水相逢,但互相一見如故,後來時常有來往。這位連長對國民黨軍隊中許多黑暗事情十分不滿,對蔣介石消極抗日的政府很有抵觸,而贊同中共的抗日主張。經過一段時間對他的啟發教育,這位連長的思想認識提高很快,錢興通過他安排了兩個同志入伍,在國民黨軍隊中開展抗日救國宣傳工作。

錢興與廈門市委其他同志一道,利用一切可能利用的合法形式,廣泛開展抗日宣傳活動,積極宣傳中共中央關于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政策,組織了青年戰時服務團等抗日團體,使群眾性的抗日救亡運動很快在廈門地區形成熱潮。

1938年5月10日,日本侵略軍佔領廈門。錢興等市工委領導人,與廈門青年戰時服務團等抗日團體一起撤往漳州。根據中共中央指示,原閩粵邊區特委改為漳州中心縣委。錢興任漳州中心縣委宣傳部長,並負責領導雲、和、詔(即雲霄、平和、詔安三縣的邊區)縣委工作。

這時,原在那里堅持斗爭的閩南紅軍獨立師第三團已編入新四軍開赴抗日前線,當地反動勢力重新抬頭,特務活動猖獗。為把這一帶建成鞏固的抗日根據地,錢興經常和同志們一起深入山區開展群眾工作,晚上就在山林中的茅棚住宿。一次,因有敵情,領導機關連夜轉移。當時,錢興的長女鳳陽剛出世,他怕小孩啼哭暴露目標,便背著她行軍,一旦發生突然情況,準備犧牲女兒來保全隊伍。幸得無事。後來錢興夫婦忍痛把鳳陽寄養在一位老鄉家里,全國解放後,錢興的夫人鄒冰才把她找回來。

1940年9月,在八路軍桂林辦事處撤退往重慶前夕,中共南方工作委員會書記方方到桂林與該辦事處負責人李克農商定,將錢興調來廣西主持工作。廣西黨的領導機構即由三個特支改組成中共廣西省工作委員會,錢興擔任省工委書記,蘇曼任副書記兼宣傳部長,黃彰任組織部長,羅文坤(蘇曼的愛人)任婦女部長,黃書光任青年部長。

錢興勇挑重擔,擔任省工委書記後,立即和蘇曼、黃彰等同志一起就按照毛主席關于統一戰線中獨立自主的原則,采取強有力的措施。同時健全各級黨組織機構,並親自起草省工委《關于鞏固和發展組織的決定》的文件,指導各級黨組織和每個黨員在大力開展宣傳黨的抗日救國方針政策,揭露國民黨反動派消極抗日,積極反共陰謀的同時,為鞏固和發展黨的組織進行斗爭。

錢興領導廣西省工委把這三方面結合起來,發展壯大了廣西的革命力量。錢興來到廣西時,正是國民黨反動派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全國形勢急劇逆轉之日,桂系李、白、黃的立場已轉到積極反共方面去了。其表現︰廣西當局封閉《救亡日報》,先後解散了各縣的戰時工作團;對廣西學生軍集訓、整頓,準備結束;甚至將廣西綏署政治機構也加以縮小;取消了民團指揮部的政治部,廣西的抗日救亡工作受到種種的限制。

在這種惡劣的形勢下,錢興領導省工委在緊緊依靠工農群眾工作,抓緊黨的建設工作的同時,他利用一切可能利用的機會,積極開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工作。其做法是,首先保持過去同我們黨有關系的民主人士及同情分子這些舊朋友的關系;也建立新朋友的關系,廣泛保持與黨外民主人士及同情分子的團結,利用一切可能利用的社會關系,支持開展群眾抗日救亡工作。其次,1940年在各專區的廣西綏署政工組,凡有我們黨員和進步人士進去的,仍繼續利用政工組的關系做一些可能做的工作。再次,我黨在學生軍建立了黨的組織,發展了大批黨員、培養了大批進步分子,在政治上掌握了學生軍基層的實際領導權。同時,學生軍創辦的《曙光報》長達數年之久,在我黨的推動下,宣傳我黨的抗日救亡主張,起到了廣泛教育青年的作用。

1942年7月9日,廣西發生了駭人听聞的“七九”反共事件,廣西國民黨反動當局頑固堅持反共立場,大肆捕殺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中共廣西省工委蘇曼、羅文坤、張海萍等領導人不幸被捕犧牲。在白色恐怖中,錢興不顧個人安危,及時果斷地指揮黨組織以及黨員迅速撤退、隱蔽、轉移。7月10日晚上,錢興的寓所被特務包圍,在房東的掩護下,與夫人鄒冰及孩子從後門撤走,安全脫險。7月11日,他與夫人孩子坐火車離開桂林轉移到農村,先到靈川縣城地下黨員肖雷家住,後到離縣城幾里路遠的西峰山肖雷的親戚家。此時,他以“中共桂委”名義起草印發《為反對頑固反共分子繼續摧殘告廣西當局各界父老書》、《為反對頑固反共分子繼續摧殘告全體同志書》兩個文件,揭露頑固派的反共罪行,號召黨員和廣大群眾堅持斗爭。

這年8月12日,他又冒著敵人四處通緝的危險,化裝成商人,在兩個警衛員護送下,跑遍全廣西省十幾個重要地區,及時部署工作,聯絡失散的同志,恢復和整頓黨的各級組織,從而使廣西黨組織避免了一次重大的損失。

同年10月,為革命工作需要,錢興從靈川縣轉移到鐘山縣英家鄉偏僻的白沙井居住,以“難民”身份辛勞開荒種地來維持生活,並在那里秘密建立了中共廣西省工委機關。為了加強省工委臨時機關和英家鄉附近黨的工作,錢興先後從各地抽調來黃嘉、吳贊之、肖雷、莊炎林等干部到英家,開展黨的工作,吸收了一批經受考驗的優秀分子入黨,壯大了黨的力量。

錢興當時正患肺病,而生活條件又很艱苦,營養之類根本談不上。他夫人很擔心他的身體健康,他卻滿意地說︰“這里是養病的最好場所,空氣清新,勝過打針吃藥!”他的病一直沒有很好治療過,始終帶病堅持工作。

一次,由于有敵情,錢興和省工委機關的一些同志轉移到一個岩洞暫住,他觸景生情,意味深長地說︰“毛主席在延安身居窯洞,心懷天下,要為解放全中國、全人類而奮斗。今天,我們住在陰暗、潮濕的岩洞里,與蚊、繩、蠍作伴,為的是掃除一切害人蟲,迎來一個陽光普照大地,無限光明、幸福的新世界!”

桂系特務曾揚言︰“中共廣西地下黨在15年內也難以恢復元氣。”敵人哪里想到,在錢興和省工委代理副書記黃彰的領導下,廣西黨組織經受住了嚴峻的考驗,迅速得到恢復和發展,並以更隱蔽、更巧妙的方式開展斗爭。

1944年8月,原八路軍駐桂林辦事處留在廣西工作的張兆漢向中共廣西省工委口頭傳達了中共中央南方局的指示精神︰日軍為了打通大陸交通線,即將侵入廣西。廣西黨組織應放手發動群眾,組織抗日武裝,建立抗日游擊根據地。兩年來,錢興第一次接到上級黨組織的指示,深感欣慰,但對如何拉起隊伍卻有點茫然。眼下,廣西地下黨是無武裝,無槍支,無經費,基本上沒有搞過武裝斗爭的干部,可謂困難重重。錢興逐個找省工委機關的同志交談,隨後趕到來賓縣大灣鄉板塘村和黃彰商量。錢興提出︰日軍大軍壓境,桂系集團為了自身利益和迫于廣大群眾要求保家衛國的壓力,還不會放下抗日的旗幟,但他們為保存實力,決不會傾全力作戰,其正規軍將步步後撤,廣西大部分地區勢必淪陷。但桂系的地方部隊、基層政權中有愛國心的人以及地方開明士紳將會被迫守土自保。我們“借雞下蛋”,抓住桂系提出的“堅壁清野”、“焦土抗戰”的口號,和這些人取得聯系,爭取他們的支持,利用他們的地位、影響,組織各種形式的抗日武裝,通過黨員的模範作用和耐心細致的思想工作,教育、改造這些隊伍,使之成為由我們黨掌握的人民武裝或堅持抗日的愛國武裝。黃彰認為這是一條好路子,表示贊同。錢興立即起草中共廣西省工委的“八月決定”。決定指出︰廣西黨組織當前的中心任務是一切為了建立抗日武裝,一切為了發展游擊戰爭,創建敵後抗日根據地。錢興還具體指導桂東北黨組織創建了桂東北人民抗日游擊隊臨(桂)陽(朔)聯隊,成為中共廣西省工委直接領導的一支人民抗日武裝,為全省開展敵後游擊戰爭提供了樣板。

在錢興、黃彰為書記的省工委領導下,廣西黨組織半年多時間,創建了30多支共5000多人的抗日游擊武裝,他們活躍在全省的20多個縣,殲滅日軍、漢奸1000多人,還創建了10多個區、鄉抗日民主政權。

1945年6月,日軍為收縮兵力,和盟軍決戰,開始從廣西撤退,國民黨頑固派妄圖借其大批正規軍擁入廣西收復失地之機,消滅中共廣西地下黨領導的抗日武裝。錢興審時度勢,認為剛孵出的雛雞敵不過嘴尖爪利的鷂鷹。他當機立斷,指示各地游擊隊將武器埋藏起來,骨干分散隱蔽,使大部分人員、武器得以保全。

8月,廣西省工委機關從黃寶村搬到昭平黃姚中學。10月,錢興和省工委交通員莊炎林到達重慶,向中共中央南方局書面匯報了廣西“七九”事件經過及其他工作。王若飛、錢瑛代表南方局听取了匯報,對廣西地下黨幾年來的堅持斗爭給予肯定評價,並對廣西地下黨今後工作作了關于一方面要爭取和平相處,另一方面也要作蔣幫挑起內戰的充分準備的指示。錢興還與莊炎林參加南方局主持召開的形勢報告會,聆听了剛從延安回來的周恩來所作的形勢報告,受到了極大鼓舞。

1946年9月,錢興到香港向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匯報,請示工作。翌年初,他與幾位同志再次去香港匯報,請示工作。

抗日戰爭勝利後,全國人民渴望和平、民主,要求建立一個獨立富強的新中國。但是,蔣介石為保持他的獨裁專制統治而違背人民的願望,發動全面內戰。1947年4月7日,錢興在橫縣召開了廣西黨主要干部會議,傳達貫徹執行黨中央指示精神,會議上他作了“一切為著準備武裝起義而斗爭”的報告。切實布置和動員干部深入農村,開展農民運動,掀起“反三征”(反征兵、反征稅、反征糧)和城市掀起的“反饑餓,反內戰,反迫害”的愛國民主運動的革命洪流匯合。由于這次會議正確地制定了廣西武裝斗爭的總方針、總任務、總政治、總口號,使大家對于認清形勢,明確方向,增強信心,擴大武裝力量,統一武裝斗爭,起了很大的作用。

會後不久,5月5日,錢興到香港匯報、請示工作,回來後,為了統一廣西地下黨的領導,他根據中共香港分局的決定,廣西地下黨成立桂柳區工委。錢興還將廣西各地黨組織移交給陳楓(桂林柳州地區特派員、工委書記),一切移交妥後,同年7月,錢興又接受新任務經香港到達廣東省廣寧縣,擔任中共粵桂湘邊區工委副書記兼粵桂湘邊區部隊副政委,負責黨組織工作。邊工委為打開邊區武裝斗爭的局面,組織了幾支精干的武裝,由粵西廣寧老區分別挺進粵北,桂東以及緩江、西江下游地區開闢新區。錢興負責桂東方面的工作,兼任懷東隊隊長。

8月下旬,錢興利用懷集之敵被懷南起義的部隊所吸引,懷東守備薄弱之機,組織懷東隊和飛雷隊突襲甘灑、屈洞、魚北三個鄉公所,殲敵一部,繳槍30多支。當敵懷集縣自衛大隊向懷東撲來時,懷東隊又協同廣懷陽邊游擊大隊在分界坳設伏,斃傷敵10余名,敵大隊長棄馬逃竄。連戰皆捷,錢興並沒被一時的勝利所陶醉。他認為被打傷的野獸將會懷著百倍的仇恨向獵人反撲,而我們的力量還不足以和大股的敵人抗衡,便將懷東隊分成四個小組活動,發動群眾反“三征”(征兵、征糧、征稅),鎮壓當地的反動分子,從而避開了敵人的鋒芒,創建了懷東游擊區。

1948年7月中旬,國民黨廣寧縣黨部書記、參議長等頭目親自押運,把廣東省政府撥給該縣的一批武器用拖輪從四會縣城運回廣寧。錢興聞訊,即和綏賀支隊副政委歐新等研究,決定調集綏江河東、河西的部隊在排沙河與綏江交匯處扶羅口進行伏擊,截獲敵人的槍械以裝備自己。他和歐新親臨現場勘察地形,選擇伏擊點,並對負責埋雷、突擊、打援各部隊的任務、打法作了縝密的部署。錢興一再叮囑︰“部隊一定要周密隱蔽和嚴密封鎖消息,一定要沉得住氣。”敵人十分狡猾,軍火船到達四會後,有意停留幾天,延至20日,才在160名武裝人員護衛下啟航。我伏擊部隊在扶羅口潛伏四天三夜,未露蛛絲馬跡。20日下午3時,敵軍進入我伏擊圈,各部隊即發起猛烈攻擊。護航之敵在我交叉火力的掃射下紛紛棄船潰逃,軍火船被我截獲。此役斃傷敵中隊長以下28名,俘三名,繳獲輕機槍兩挺,步手槍131支,子彈一萬五千多發,軍用物資一批,我方僅輕傷一人,扶羅口之戰及粵桂湘邊部隊在其他戰斗中的勝利,使國民黨廣東省當局大為震驚,相繼將第三區專員兼保安司令陳文、文寧縣長馮肇光撤職。

9月中旬,敵粵西桂東聯剿指揮部糾集兩個保安團及六縣縣警隊2500余人,在當地反動民團配合下分三路合圍我廣寧四雍根據地。邊工委決定主力轉出外線開闢新區,留下以地方部隊為主的260多人保衛四雍。錢興主動請纓,擔負留守任務。16日,東路之敵入侵四雍,錢興率留守部隊奮勇抗擊,掩護邊工委書記、邊縱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梁嘉率主力轉移。為拖住敵人,留守部隊苦戰數日,遭受較大的損失。其後,錢興將被敵沖散的部隊集中整頓,編為一個大隊,由他兼任大隊長、政治委員,統一領導四雍的反“清剿”斗爭。29日,部隊不意遭敵包圍,當即分頭突圍。敵人采取封山、封江、並村圍閘、五戶聯保、鎮壓與懷柔相結合等惡毒的手段,少數民兵“反水”,我40多名指戰員和基本群眾遭敵搜捕殺害,四雍游擊隊陷入十分困難的境地。為保存力量,錢興于10月初令副大隊長劉乃仁率骨干武裝25人,轉移到森鷹洞一帶活動,自己和四雍區民主政府副主任伍學楨及三名警衛員留在四雍,擔負統籌全局的責任。

劉乃仁帶部隊轉移後,錢興的處境更危險了。在敵人梳篦式的搜山中,他的三個警衛員,一個犧牲,一個受傷後轉移,一個叛逃,伍學楨也遭敵搜捕殺害。錢興在群眾的幫助下,只身轉到一個已廢棄的金礦坑道隱藏了近一個月。11月中旬,錢興找到懷東隊的小隊長吳凡,由吳護送他到懷集,以便跟在外線活動的部隊及上級黨組織取得聯系。不料,他倆在懷集縣坳仔區仕儒村的山林中被國民黨民團發現,錢興在突圍時不幸犧牲,時年39歲。

錢興雖然不幸犧牲了,但是他的橫縣會議點燃了廣西武裝斗爭的火炬。到1949年,黨領導的武裝斗爭終于遍及廣西各地,它對配合中國人民解放大軍解放全廣西起了積極重要的作用。

錢興胸懷大志,英勇地投身于中國人民解放事業,無論環境如何困苦,斗爭如何艱危,始終矢志不渝。曾與錢興共事的人,對他的革命精神無不敬佩。其親密戰友、原兩廣縱隊司令員曾生將軍于1988年寫詩對錢興一生作了高度評價︰

南國多豪杰,

錢興是英雄。

救亡擎旗手,

解放作先鋒。

綏江埋忠骨,

千古令人崇。

錢興的豐功偉績,已經載入史冊,他的光輝形象,將永遠激勵著億萬各族人民。

(藍啟渲江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