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如平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0 15:16

蔡如平,原名祖蔭,字錫蕃,號葛民,1888年出生于廣東省東莞市長安鎮霄邊鄉。蔡如平家境清貧,很小就輟學,但他勤奮自學,知識頗廣,還練就一手好毛筆字。蔡如平從16歲起,就在本村雜貨店打工,終年勞累,不得溫飽,還遭老板虐待,激起他對世道的不滿,毅然離開家鄉,另謀生活出路。

1923年初,蔡如平來到大革命策源地的廣州,在帽廠當工人,接受了革命思想的燻陶,思想傾向革命。1924年1月,結識了工人部長廖仲愷,受到革命思想的啟迪,尤其是多次聆听他的演講,懂得了許多革命道理,積極投身工人運動。一次,蔡如平代表工人在台上演講,痛斥軍閥、土豪,頌揚工農運動,博得廖仲愷和工人們的熱烈掌聲,稱贊他是個有革命熱血的青年。同時,又結識了省農運領導人彭湃、阮嘯仙、羅綺園等,進一步得到他們的教育和培養,覺悟很快提高,信仰了馬克思主義,真正踏上了革命道路,隨後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為無產階級的先鋒戰士。從此,他一切行動听從黨的安排,誓為中國人民革命的偉大事業奮斗一生。

大革命時期,蔡如平投身農民運動,成為廣東省農協的五個領導成員之一,為廣東農運增添了光輝的一頁。

1924年9月4日蔡如平被任命為中央農民部特派員,與其弟蔡日新一道被派回家鄉——東莞霄邊開展農民運動。同農民一起勞動,宣傳抗租、抗捐、抗稅的主張和建立農民協會的道理,很快把農民組織起來,于1925年4月21日正式成立“霄邊農民協會”、“東莞縣第一區霄邊聯鄉辦事處”。省農會領導人彭湃和阮嘯仙專程從廣州趕來參加成立大會,發表演說,贊揚霄邊農會的建立為東莞的農運作出了榜樣。翌日,距霄邊五里路的廈崗鄉農會也宣告成立,人們歡欣鼓舞!可是,就在當天深夜,本鄉惡霸麥廷階及其兒子老虎平,勾結逆軍譚啟秀部,搗毀廈崗農會,殘殺了農會會長麥福紹等幾名干部。蔡如平聞悉,悲憤至極,即派蔡日新率領霄邊幾十名農軍火速趕去救援;同時通知駐大嶺山的黃埔學生軍一排去參戰,很快把逆軍擊潰,懲罰凶徒。事後,隆重安葬烈士,撫恤遇難家屬,恢復廈崗農會。接著,發動群眾,有策略地反抗苛捐雜稅的斗爭,迫使虎門要塞司令廖湘雲及聯團取消了30余種苛捐雜稅,保護了人民的利益。這一勝利影響很大。一些平日作惡多端的土豪派狗腿子找蔡如平談判,要農會不侵犯他們的利益,願意提供白銀兩萬元,作為農會和農軍的費用。蔡如平斬釘截鐵地說︰“人們不會無故犯人,若有人告狀,兩萬元是買不到命的。”狗腿子啞口無言地走了。

1925年春,東莞縣農民協會籌委會在虎門太平育嬰堂成立,蔡如平任籌委會主任。立刻組織青年和學生把霄邊農運經驗推向附城周圍、廣九鐵路沿線、寶太公路沿線和虎門附近各鄉村。4月,這些地區的30多個村,均已建立農民協會,實行“二五減租”。5月,東莞縣農民協會正式成立,蔡如平任執行委員長,成為全省有農民協會組織的22個縣份之一。但蔡如平沒有滿足現狀,他親身到環境艱苦的東莞四區山廈(現屬寶安)和廣九鐵路中段的常平周屋廈、偏僻山區大環、大沙等地開闢工作。為更好地接近農民,他學會了補鍋,常常赤腳挑著一副擔子,四處串門,一邊為農民補鍋,一邊宣傳農運,還親手寫宣傳標語。春節前夕,為群眾書寫春聯。他與群眾關系十分融洽,大家都親切地稱他“老蔡”。蔡如平還把周屋廈作為農運重點,許多工作親抓落實,把周屋廈建設成為革命基地,各項工作都搞得有聲有色;而且農民頗有戰斗力。當發現常平幾十個村的土豪劣紳糾合“常平社”並勾結當地反動警察與農會作對時,蔡如平就帶領農會會員三四百人和農軍40余人與“常平社”作針鋒相對的斗爭,終于把反動勢力壓了下去。6月12日,“劉、楊叛軍”一些部隊流竄到廣九線中段時,蔡如平率領周屋廈等農軍堵截。叛軍窮途,被迫在石灘附近繳械投誠。

1925年秋,蔡如平調到廣東省農民協會工作。1926年元旦,他出席了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1月底,中共廣東區委在陳延年領導下,建立了工委、農委、婦委、青委組織。蔡如平擔任了區委農委委員,分管中區(珠江三角洲)的農運。他雖然任務繁重,依然關心家鄉的農運,除返鄉檢查指導工作外,還要縣農協定期派人到廣州匯報,並給予指導。1926年,東莞農運得到很大發展,全縣已有區農協會四個、鄉農會128個,農協會員達12705人,農民自衛軍3000多人,成為廣東省中區農運的一支中堅力量和全省“農民運動最有成績”的縣份之一。

1926年5月1日,蔡如平出席了廣東省農民協會第二次全省代表大會,被選為廣東省農民協會執行委員和常務委員,與羅綺園、彭湃、阮嘯仙、周其鑒一起領導全省的農民運動。其時,曲江縣農會因混入不純分子搗亂而面臨分裂危險,蔡如平受省農協委派與彭湃、周其鑒等到曲江縣宣傳發動農民,改組了曲江縣農協,由真正維護農民利益的人當家做主。這年夏收季節,曲江縣農民因受災減收,紛紛要求減租。縣農協于8月1日召開全體執行委員及各區執行委員擴大會議,蔡如平和周其鑒都出席了,確定七成交租辦法,減輕了佃農的負擔。同年冬天,省農協根據中共廣東區委的指示,為加強農運重點發展地區的領導,農協常委分工到各地區指導運動。蔡如平分工負責北江地區,隨後兼任中共北江地委委員、省農協北江辦事處主任。他深入農村基層,調查研究,發現問題,采取果斷措施,促進了北江地區農運的發展。

1927年,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廣東反動派發動四一五事件,大肆搜捕共產黨人和工農運動領導人。4月24日,駐東莞反動軍隊匯合警察、民團100多人,殺氣騰騰地搜查縣委機關“琴芳園”及縣總工會。好在縣委事先有所防備,人員和文件已經轉移,使敵人撲了空。在此白色恐怖的嚴峻時刻,蔡如平已從北江調回東莞,擔任中共東莞縣委負責人,真可謂受命于危難之中。他被反動派列為“重犯”,遭到重點通緝和搜捕。

面對凶殘之敵,蔡如平泰然處之,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操心的是戰友們的安危。他不辭勞苦,日夜奔波,機智地穿插在敵人周圍,聯絡縣委,把縣委一班人團結在自己周圍,領導全縣黨員和革命群眾堅持不懈地斗爭。5月初,蔡如平不幸得了肺病,發燒吐血,不得已被戰友秘密送入莞城普濟醫院治療。反動軍警四處搜捕,處境危險。黨組織和群眾為保護他的安全,不讓他出醫院大門。蔡如平考慮到形勢與任務緊迫,毅然拖著病軀出院,化裝成清潔工人,離開莞城,經石龍乘火車到常平周屋廈村。縣委領導機關也搬到這兒。他立刻領導縣委整頓和健全黨組織,恢復活動;在犬眠嶺、石湖、大沙、大朗等地建立聯絡站,便于聯系各地黨員投入斗爭;同時響應省委的號召,成立“廣東省肅清反革命委員會東莞分會”,在莞城、石龍、太平和較大的圩鎮張貼布告,公開號召人民群眾起來斗爭;隨後把一批經受考驗的農運骨干吸收入黨,壯大了黨組織。6月15日,粵區特委發出第三號通知,要求東莞縣委組織工農武裝,進行對國民黨的破壞工作。因此,蔡如平與縣委委員李鶴年等在周屋廈、大朗、大沙、附城等一帶農村開展工作,在當地共產黨員周達墀等配合下,使一批覺悟了的青年又勇敢地行動起來,參加農軍。至8月,莞城、常平、環城等地都建立了工農武裝組織,在縣委領導下,自制武器,頑強地反擊國民黨反動派的大屠殺。

10月15日,中共南方局、廣東省委召開聯席會議。蔡如平以中共東莞縣委負責人的身份,到香港出席了會議,被選為中共廣東省委候補委員。會後,他回到東莞,為貫徹會議精神,召開了縣委領導成員會議,決定響應省委武裝暴動的號召,縣委成員分工到各地進行發動工作。蔡如平等到了常平、大朗、梅塘等地,很快組織了農軍800多人;陳均平在霄邊、北柵、金洲一帶,組織農軍100多人;賴成基在趙屋村也組織100多人;還有已經編隊的農軍三個大隊和工人武裝三個小隊,都作好了暴動準備。11月間,省委派趙自選在常平周屋廈召開東、寶兩縣領導人聯席會議,蔡如平、鄭南(又名鄭哲)分別代表東莞和寶安出席。會議要求組織東寶工農革命軍,準備響應廣州起義。會上當即成立“東寶工農革命軍總指揮部”,顧問趙自選、總指揮蔡如平。下設四個大隊,第一、二大隊由東莞負責;第三、四大隊由寶安負責。

12月11日,廣州起義消息傳來,蔡如平立刻在大沙主持召開緊急會議,部署農軍首先進攻莞城,佔領敵人軍事重地;虎門農軍听聞莞城槍聲,立刻進攻虎門太平,互相呼應。為加強對暴動隊伍的領導,決定蔡如平為進攻莞城前敵總指揮。正當蔡如平積極聯絡各地農民武裝,準備進攻莞城的時候,12月17日,傳來廣州起義軍已經撤退的消息,又得知莞城駐敵有所防備,並增兵一個團。為此,蔡如平立刻召集暴動隊伍領導人商議,多數人認為,進攻莞城已失去牽制敵人配合廣州起義的作用,為保存革命實力,應該把已集結的隊伍撤離,避免與敵硬拼。蔡如平考慮到,若強攻莞城,勢必導致農軍重大傷亡。于是,他決定取消進攻莞城的計劃,讓農軍撤回原地堅持地下斗爭。

廣州起義失敗後,黨內許多同志受到上級“懲辦”式的不公正處分,蔡如平也受到牽連,受到留黨察看處分,被解除了縣委常委職務。後來,中央發現廣東省“懲辦主義”的做法,派周恩來到廣東予以糾正,才得平反。蔡如平以革命利益為重,不計較個人得失,依然在周屋廈從事革命活動,與農軍一起破壞敵人的鐵路運輸線,阻止敵軍運兵進攻暴動隊伍;懲處了國民黨第三區反動警察局長李奉和“常平社”的反動分子,受到省委通令嘉獎;隨之與農軍一起集結在“東山廟”,組編工農革命軍,抗擊敵軍,開展宣傳土地革命。由于國民黨反動派調遣大批軍隊,對我工農革命軍進行瘋狂的“圍剿”,斗爭異常艱苦。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加上彈藥缺乏,供給困難,實在難于堅持下去。因此,蔡如平等決定停止武裝活動,隱蔽待機。

1928年冬,蔡如平根據黨組織決定,轉移到香港。接著幾經輾轉,最後在香港華面實驗小學和長沙書院任教。

1941年12月12日,日軍佔領香港,無惡不作。蔡如平懷著一顆救國救民之心,于1941年冬返回家鄉——霄邊,可是他已經家散人亡了!反動派實施株連革命家屬的殘暴手段︰把蔡如平家的房子燒毀了;妻子蔡文氏屢遭折磨至死;甚至兩個年幼的兒子都不放過,要“斬草除根”,逼得他們流離失所,生死未卜。蔡如平面對如此慘況,心如刀割,禁不住淚溢眼眶。但當他聞悉日本法西斯在家鄉的暴行和國家危亡、民族遭受災難時,立刻動身尋找黨組織,渴望早日投身抗日戰爭。

1942年初,他與東江縱隊領導人曾生會面。縱隊領導稱他為“革命老前輩”,親熱地向他介紹抗日形勢,要他把青年組織起來,公開名稱為“農業研究社”,即“青年抗日大同盟”。蔡如平爽快地接受了任務,就在霄邊串聯發動。憑借昔日他奠定的農民革命基礎,很快就把“青年抗日大同盟”組織起來,投入與日軍、偽軍、頑軍和土匪激烈的斗爭。他還十分關心戰友的安危,當“大同盟”領導成員梁靜宜被頑軍抓去後,他歷盡艱辛親往營救,終于使梁靜宜脫險。

1943年6月,建立霄邊鄉抗日民主政府,蔡如平被選為鄉長。抗日政府恢復了農會、民兵、婦女會等組織,掀起了群眾性的抗日熱潮。1944年夏,蔡如平被東寶行政督導處委任為東莞縣新五區聯鄉辦事處主任,後為新五區區長。他繼續發展農會、民兵等群眾抗日組織;實行減租減息、征收公糧。他辦事認真細致,在征收公糧中,既考慮抗日需要糧食,又注意農民的合理負擔,得到廣大群眾的擁護。1945年4月,蔡如平調到東寶行政督導處,擔任東寶農會主席,鞏固和發展了各級農會,進一步動員廣大農民投入抗日,為抗戰勝利做出了積極的貢獻。

1945年8月,日軍投降,國民黨反動派挑起了內戰。新一軍、保八團等反動軍隊,對我抗日軍民施行殘酷的迫害。蔡如平和廣大抗日軍民一道,轉入艱苦卓絕的游擊戰。他本來身體瘦削,又肺病復發,惡劣的環境,日夜勞累,使他病情日益嚴重。黨組織把他轉移到香港就醫,邊治療邊堅持工作。1946年初,全面內戰一觸即發。國民黨調動新一軍、新六軍、第五十三軍等部隊,借道香港九龍,乘坐美國軍艦赴秦皇島,轉赴東北、華北內戰前線。蔡如平帶病組織了“惠東寶人民反對內戰大會”,在彌敦道普慶戲院舉行聲討大會。蔡如平以大會主席的身份登台演講,慷慨激昂地譴責國民黨反動派發動內戰的罪行,並帶頭振臂高呼“反對內戰,我們要和平”等口號。當新一軍等部隊途經彌敦道碼頭登艦時,街道上懸掛巨幅的反內戰橫額,以示抗議。同年11月,廣東省委指示“惠東寶”恢復武裝斗爭,蔡如平幫助許多青年返回斗爭前線。1948年秋,正當蔡如平也準備返回東莞參加解放戰爭的時候,病情急劇惡化,經醫治無效,溘然逝世,終年60歲。

1975年,黨和人民為表彰他一生對革命的貢獻,東莞縣人民政府追認蔡如平為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