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鴻鈞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0 16:23

秦鴻鈞,原名秦相猷,1911年出生在山東省沂南縣世和莊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里。全家靠租種廟里的田地為生。由于家庭貧困,自幼失學,10歲時才在伯父的資助下進私塾讀了幾年書。16歲時在家鄉參加組織了農民協會,積極參與革命活動,同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隨後,經葛德孚介紹參加了中國共產黨。

大革命失敗後,秦鴻鈞堅持地下斗爭,參加了莒沂兩縣農民暴動,不幸被捕,受盡苦刑,後由家里親友多方籌措了一筆錢款,才將他解救出來。出獄以後,秦鴻鈞繼續參加革命斗爭,在他和其他同志的努力下,沂南地區黨的組織迅速發展。1933年春,由于叛徒出賣,秦鴻鈞被迫離開家鄉先後去青島、哈爾濱,通過地下交通員賀伯珍重新與黨組織接上了關系。

1936年,黨組織決定委派秦鴻鈞去蘇聯學習電台技術。在蘇聯半年的時間里,秦鴻鈞起早睡晚,以驚人的毅力提高技能和強化記憶,將全部技術武裝在自己的腦袋,熟練在自己的手指上,以別人無法奪走的方法,不憑借任何只字片紙的資料、筆記,回到了祖國,來到了上海,開始了為黨架設秘密電台工作。

為了工作的方便,秦鴻鈞和早已參加革命的小學教師韓慧如結了婚,在上海金神父路(今瑞金二路)148號一幢小樓里建立了小家庭,並以永益糖果店(開設在辣斐德路,今復興中路;萊市路,今順昌路口)老板兼跑外的公開身份作掩護,開始籌建電台,秦鴻鈞只能利用“跑外”的時間到處尋覓舊的零件,而不能到無線電行購買現成的器械。經過多時的努力,終于拼裝成了一台收發報機。電台建成後,秦鴻鈞便在密不透風的閣樓里開始工作。1939年,秦鴻鈞帶領全家赴哈爾濱工作,不久,又因形勢變化,奉調回到上海。

秦鴻鈞回到上海,租住了打浦橋新新街新新南里315號一幢舊式里弄房子的二樓。組織上指示秦鴻鈞在這里建立電台,任務是與中共中央華中局取得聯系。但由于種種原因未能接通,組織上又決定他暫時先到蘇北解放區新四軍軍部所在地——鹽城地區去工作。1940年夏秋之交,秦鴻鈞便告別了妻子和孩子離滬去蘇北。

兩個月後,劉長勝和有關領導研究決定仍要秦鴻鈞回上海建立電台。臨行時,華中局領導交給他一份重要文件,讓他轉交上海地下黨領導。于是秦鴻鈞裝扮成販豬商人,搭乘一艘販豬的貨船返回上海,不想途中又遇到海盜,他機智地躲過了海盜的搜查,回到了上海。到家時,渾身上下,又是豬糞又是土,狼狽不堪,可是身上的文件,卻是安全完整地帶到了上海地下黨領導的手中。

回滬後,秦鴻鈞根據新電台架設的方位,重新調整了頻率與呼號,終于和中共中央華中局取得了聯系,使華中解放區與當時敵人的佔領區上海,又架起了一座空中橋梁。

1945年8月,抗日戰爭勝利結束。蔣介石又發動了全國規模的內戰。隨著反共高潮的掀起,白色恐怖又重新籠罩上海。為了保證電台的安全,根據黨中央的指示精神,及時總結了上海局機要譯電和電台工作的經驗,重新作出規定,過去由秦鴻鈞直接送的文件,改由韓慧如承擔。秦鴻鈞又仔細地教給她傳遞文件的方法,韓慧如也十分機警、安全地完成了每次交給的任務。

1947年底,國民黨反動派的白色恐怖愈演愈烈,秦鴻鈞的工作也更加艱苦。他除了要排除由于機器破舊而造成的技術故障外,還必須不時地排除反動軍警、特務的偵察干擾。韓慧如回憶道︰“當時經常可以听到他在閣樓里不安地來回走動的腳步聲,有時幾個鐘點,有時甚至整個晚上。這種情況,往往是機器發生了故障,電台接不通。”

秦鴻鈞的工作室是一間矮小的閣樓。為了隱蔽,樓板隙縫都用紙條糊住。天窗和電燈也用厚布遮住,密不透風。夏天,小閣樓里悶得像蒸籠一樣;冬天,薄薄的屋頂又擋不住嚴寒的侵襲,秦鴻鈞長期在這樣的條件下工作,得了關節炎,又由于長時期的夜晚工作,視力也大大減退。妻子韓慧如心疼丈夫,為他著急,他卻樂觀地指著自己的耳朵說︰“只要這個不壞,就行!”

在敵人的眼皮下工作,得應付各種社會環境,必須十分注意與周圍居民和群眾的關系,取得他們的支持與掩護;此外也常常變換職業,以應付日益復雜的環境。所以這許多年來,秦鴻鈞當過老板,也當過賣苦力的伙計……;隨著形勢的發展,中國人民解放軍節節勝利,電台的任務也更加繁重了。組織上決定秦鴻鈞成為一個“失業者”,以便白天可以在家適當休息。這時,周圍的鄰居們不免會感到秦先生“沒出息”,“靠女人家養活”。但是秦鴻鈞依然樂呵呵地燒飯、洗衣、帶孩子,空暇時還不停地為居民們做點雜事。時間一長,鄰居們也都認為“秦先生是個好人,雖然找不到工作,這也沒有辦法。”

1948年夏天以後,國民黨政府陷入了覆滅的絕境,便瘋狂地對共產黨的地下電台加強了偵捕活動。11月,李白被捕,電台也同時被破壞了。劉長勝將此事告訴了秦鴻鈞,並指示他要密切注視敵人的動向,防止電台再受損失。當時,秦鴻鈞的電台既要配合大江南北的游擊戰爭;又要配合百萬雄師渡長江和解放上海的戰斗。如果從安全角度考慮,必須減少電台活動時間,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此時的秦鴻鈞完全忘記疲勞,完全拋開了個人安危。一心撲在工作上,不斷地從小小的電台接受黨的指示,再通過電波,傳送各種情報。而對此電台頻繁活動將會發生的一切後果,他也作了充分的思想準備。

1949年3月17日深夜11時,秦鴻鈞和往常一樣,在小閣樓里全神貫注地工作,韓慧如則在二樓的窗台前注視外面的動情。突然,樓下傳來了急促粗暴的敲門聲。韓慧如心中一緊,立即向閣樓發出警報。秦鴻鈞听到警報後,不慌不忙地發出了最後一組電碼,通知對方停止發報,並隨手拆壞了機器,銷毀了剛剛收下的密電稿。在這短短的幾分鐘里,十幾名凶神惡煞般的特務已經出現在秦鴻鈞的面前。他的電台據點,終因使用過多而被敵人偵悉。秦鴻鈞此刻面對敵人鎮定自若,表現了共產黨人臨危不懼的革命氣概。就在這晚,秦鴻鈞被捕,妻韓慧如也未能幸免。

國民黨上海警備部第二大隊特刑庭對秦鴻鈞進行了秘密審訊。秦鴻鈞任憑敵人嚴刑拷打,威逼利誘,仍堅貞不屈,不吐真情。敵人又故意安排了他們夫婦見面的機會,企圖從他們會面機會中獲得一點情報,但未能得逞;敵人又耍花招,派一名假扮的囚犯押進監獄,企圖套取秦鴻鈞的話語,但秦鴻鈞始終緘默。

1949年5月7日,國民黨特務頭子毛森決定對秦鴻鈞下毒手。這天,秦鴻鈞和李白、張困齋等12位難友被提出監獄,用汽車押送到浦東戚家廟秘密槍殺了。這天晚上,附近的老百姓听到烈士們在就義前高唱《國際歌》,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的口號,在悲壯的歌聲、口號聲中,烈士們流盡了最後一滴鮮血。

秦鴻鈞烈士的一生是短暫的,但又是偉大的。在他的革命生涯中的大部分時間是在“獨處”中默默度過的,由于革命的需要,他不能參加浩大的革命運動,甚至不能和更多的同志共處。他天天面對的是一架沒有生命的機器,然而,他用畢生精力傳播著永不消失的電波,建立起了共產黨地下組織和黨中央間的秘密通訊橋梁。這不也是偉大的斗爭麼?那噴發著特有節奏的電波不正透著悲壯激烈麼?今天,他的革命精神仍然涌動在我們的眼前,仍然不斷地鼓舞我們前進!

(瞿作君王蕙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