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元厚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1 11:26

史元厚,1929年生于山東省長清縣馬山鄉潘莊一個貧苦農民的家庭里。爸爸給地主扛活,媽媽在家賣豆腐,全家人過著衣不遮體,食不果腹的苦日子。史元厚從7歲就下地干農活,晚上還幫著媽媽磨豆腐,經常熬到深更半夜。

1937年七七事變後,日軍大舉南侵,佔領濟南後,又在史家莊北面的崮頭修建了據點。1938年,八路軍聯絡員到史家莊。不久,史家莊和潘莊成立了農民協會、自衛隊、兒童團等組織。史元厚和村上幾個孩子參加了兒童團。兒童團員積極地參加了站崗放哨,檢查來往行人,幫助縣武工隊和縣大隊偵察敵情、送信、送飯等。

一天,史元厚到龍鳳莊送信,在回來的路上,听人們說,敵人要搶收麥子,便急忙跑回村里,向自衛隊長朱興誠作了匯報。在得到朱隊長的同意後,第二天史元厚帶領潘莊的兒童團員們,緊急集合起來,避開敵人,抄小路,迅速來到了龍鳳莊支援麥收。

1945年8月,日本投降了。當時,已經是17歲的史元厚,為了養家糊口,來到濟南拉人力車。國民黨統治下的濟南,窮人的日子同樣不好過,史元厚風里來,雨里去,吃力地在街頭巷尾奔跑著,經常受人打罵,遭到侮辱。

1947年,史元厚的家鄉獲得解放。史元厚回到家鄉,看到解放後家鄉到處都是一片新氣象,從心里覺得特別高興。

為了粉碎國民黨反動派的重點進攻,解放區廣大青年積極報名參軍。1947年6月的一天,潘莊村里鞭炮齊鳴,紅旗招展,牆上貼滿了紅紅綠綠的標語,滿村的男女老少敲鑼打鼓,歡送史元厚等五名青年參軍。鄉親們千叮嚀萬囑咐,史元厚都牢牢記在心間,並表示一定要以殺敵立功的實際行動來保衛解放區,保衛勝利果實。

參軍後,史元厚被編入魯南軍區獨立團。同年秋,該團奉命開往肥城附近地區,經常在長清、平陰、東平、寧陽、泰安一帶游動作戰。鋤惡霸、斗地主,殲滅還鄉團,史元厚干得非常帶勁。

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勝利之後,魯中軍區獨立團奉命南下。部隊開赴徐州,經過整編,于1949年5月26日正式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團。史元厚被分配到警衛連當戰士。接著他們又奉命打過長江,直奔上海,接管了上海鐵路局。

在上海,史元厚所在部隊又改編為鐵路人民警察部隊,他變成了一名保衛鐵路的警察。他忠于職守,手握鋼槍,為保衛鐵路、人民安全而努力工作著。進城後,生活條件變了,但史元厚的思想沒有變,處處保持和發揚人民軍隊的光榮傳統,克勤克儉,艱苦奮斗,自己從不亂花一分錢。他蓋的那床舊棉被還是剛參軍時發的,別人都勸他領床新的,他說︰“我們國家還窮,自己少領一床,國家和人民就可以減少一點負擔。”衣褲鞋襪破了,他總是縫縫補補再穿,舍不得丟掉。

在革命大家庭里,史元厚尊敬首長,熱愛階級兄弟。有一段時間,部隊駐地離食堂較遠,來回要走很遠的路。有人說︰“吃飽了,走完這段路就又餓啦。”看到這種情況,他就主動要求承擔起去食堂為同志們打飯的任務。不管刮風下雨,從未耽誤過。史元厚還經常找新入伍的同志談心,發現他們有什麼實際困難,盡量幫他們解決。班里的戰友病了,他主動到床前問寒問暖,端茶送飯,熬湯煎藥。同志們被這顆火熱的心所感動,都說︰“史元厚就像我們班里的勤務員一樣。”

1951年6月,史元厚光榮地參加了青年團。不久,部隊開始學習文化,史元厚第一個報了名。在舊社會像史元厚這樣的窮孩子被剝奪了受教育的權利,如今組織上讓他讀書,就像枯苗逢甘雨,真是高興極了。

每天,東方剛剛發白,史元厚就起床認真讀書學習。上課時,他總是專心听講,認真地記。教員布置的作業,他都是當天完成。由于他學習刻苦,勤奮好學,史元厚終以優良的成績完成了學業,摘掉了文盲帽子。

1950年6月25日,美帝國主義發動了侵略朝鮮的戰爭,並把戰火燒到鴨綠江邊。毛澤東主席發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偉大號召,全國人民積極響應,熱血青年紛紛報名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史元厚懷著參戰的急切心情,寫下了決心書,他又跑到鐵路公安處找到中隊長說︰“批準我上前線吧,我要到抗美援朝最前線去打擊侵略者,保家衛國,為革命事業貢獻力量!”

但是,根據當時的形勢和任務。組織上沒有同意史元厚赴朝參戰。史元厚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卻翻來復去睡不著,想起了在舊社會經受的重重苦難;又想到了新中國成立後的變化;想到了美帝國主義對兄弟鄰邦朝鮮人民的蹂躪和屠殺;他再也躺不住了,先後七次向組織遞交了赴朝申請書。

1953年2月,史元厚的申請終于獲得批準,他被編入中國人民志願軍鐵道兵某部警衛連。在上海鐵路局召開的歡送大會上,胸戴紅花的史元厚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站起來恭恭敬敬地向毛澤東主席像敬了個禮,然後鄭重地說︰“同志們,我決不辜負領導和同志們的期望,堅決完成上級交給的一切任務,爭取為人民立新功。我要在火線上創造條件爭取入黨,為朝鮮人民,為祖國人民爭光。當革命需要的時候,我願意貢獻自己的一切……”

赴朝後,史元厚所在的鐵道兵部隊,主要任務是負責鐵路運輸,保衛鐵路安全。剛剛安營扎寨不久,就獲悉敵人妄圖從志願軍後方登陸的消息。部隊立即組織連隊搶挖工事,做好反登陸作戰的準備。史元厚和戰友們冒著零下30度的嚴寒,掄錘打 構築工事。史元厚手上磨起了血泡,肩膀壓破了皮,還是干得很帶勁。

修好工事和打完坑道,部隊又接受了幫助朝鮮人民修建住房的任務。朝鮮人民的家園被美國侵略者炸成了一片廢墟,群眾流離失所,無家可歸。戰士的責任感和對朝鮮人民的悲慘遭遇的同情感激勵著史元厚,使他產生了一股無窮的力量。他和戰友們一起鏟荊棘、劈亂石、刨大樹整地基、鋸木板,樣樣活他都干在頭里,什麼活重就干什麼活。他們經過57天的苦戰,在廢墟上修起了一幢幢住房,使無家可歸的朝鮮群眾搬進了新居。

抗美援朝期間,部隊廣泛開展宣傳和學習黃繼光、邱少雲、羅盛教等英雄人物的活動。史元厚被英雄人物的高大形象鼓舞、激勵著。他暗暗下決心,用實際行動向邱少雲、黃繼光等英雄人物學習。

有一次,一列滿載著棉花、汽油等軍用物資的列車在山洞里起了火,濃煙滾滾,火勢漫延。史元厚一邊高喊著“同志們,快去救火”,一邊迅速鑽進山洞,沖向火場。煙燻得他喘不過氣來,兩眼直流淚,什麼也看不見。他的臉和手被燙傷了,衣服被火燒著了,仍在奮勇救火。同志們看到他這般情形,硬是把他拉了出來。只見他在地上一滾,然後提起一桶水澆在身上,又沖了進去。烈火終于撲滅了,滿載軍用物資的車廂保住了,史元厚受到部隊領導的表揚。

1953年12月1日,中國人民第三屆赴朝慰問團第八分團來到史元厚所在的部隊。慰問團住的宿營車停在安州火車站附近,史元厚和幾個戰友被派去擔任警戒。

安州火車站後面有座龍潭嶺,山腳下有個龍潭池,當史元厚和戰友們路過這里時,有幾個朝鮮兒童蹲在爬犁上滑冰,突然間,從龍潭池傳來了驚叫聲,原來一位朝鮮兒童陷入了冰窟,他兩只手扒在冰上,掙扎著向人們呼救。

听到呼救聲,史元厚飛快地向龍潭池跑去。他脫掉棉衣,跳到冰上伸手拉那個落水兒童。“忽”一聲,他和兒童一起落入冰水中。史元厚毫不猶豫地鑽入水底,來回游動尋摸落水兒童。他好不容易摸到落水兒童,雙手吃力地將其托出水平,又推到冰面上。“嘩啦”一聲,隨著塌陷的冰塊,兒童又跌進水里。這時,史元厚竭盡全力把頭伸出水面,換了口氣,又潛入水底。摸了好幾圈,再次找到了落水兒童,用足力氣把他再次推出水面。但因冰薄,兒童再次墜入水里。

在冰水中,已被凍成半昏迷狀態的史元厚竭盡全力第三次潛到水底把兒童托出水平面,用盡力氣一推,把兒童推到了冰上。

落水兒童得救了,但史元厚卻再也游不上來了。史元厚用自己的生命,換取了朝鮮兒童的新生,以自己的英雄行動譜寫了一曲偉大的國際主義頌歌,在中朝友誼的史冊上增添了光輝的一頁。

朝鮮平安南道安州郡人民在12月5日召開了隆重的追悼大會,當地的黨政機關負責人、群眾代表以及朝鮮人民軍和志願軍第3000多人參加了追悼大會。朝鮮安州郡人民委員會委員長梁哲鉉,代表全郡人民向史元厚烈士致以深切地哀悼。

人們懷著沉痛的心情把這位國際主義戰士安葬在龍潭嶺上。朝鮮人民為了永遠懷念他,特將龍潭嶺改名為史元厚嶺;龍潭池改為史元厚池。為表彰史元厚的豐功偉績,中國人民志願軍領導機關給他追記一等功,並授予“二級愛民模範”的光榮稱號。

(周銘元杜新武魯民)